挺韩派新一轮反扑:贼喊捉贼 — 作者:草云 2012/3/2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9:20 上午

组织强大的讨伐阵容来对付“打假斗士”的妻子,也他妈的太卑鄙无耻了。这就是其中有吴稼祥、徐友渔等公知在内的一批所谓海内外教授律师干出来的骇人听闻的恶行—— 156位学人就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事件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公开信。公开信指称刘菊花硕士结业时答辩的论文涉嫌抄袭。要求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严肃处理这件发生在9年前的抄袭案。真邪乎,一边是代笔案,一边是抄袭案,这下可以扯平了吧,看你还打假不打假啦?

这156人,咋盯上刘菊花,盯上她的硕士论文的呢?当然有人发起的,当然是被方舟子打假打伤的人发起的,也就是品行不端被逮住的小人在报复,趁倒韩大战胜利在望之际,从方的背后捅上一刀,一刀结果他的性命。

可是,人们不禁要问,他们不是教授、律师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在中国一般的硕士论文通过的常规码?不知道在我国可怜硕士的论文的水准不就那么回事,能引用权威资料形成自己有一定说服力的观点也就很不错了吗?不知道一批批的硕士论文就是这么过关的吗?这样的论文绝大多数既不发表也不卖钱,不过用来考察当事人学习能力是不是够格而已。再说,又不是拿别人现成的论文改头换面,更没叫人代笔,这叫什么抄袭?硬说刘菊花的论文引文过多,没有完整清晰地标注出处,不过是不规范而已,这也算作弊?其中一位当年的考官更可耻,煞有介事地说当年因为资讯没有现在发达,因而没发现论文中的一些段落竟然来自网上的资料。现在有人举报了,查了,才知道。真是活见鬼。这是一篇有关新闻学的论文,典型的事例当然来自国外,更多来自西方那些著名媒体发生的新闻事件以及著名媒体人和专家的分析,这些不来自资料,来自互联网,小小研究生上哪去找?她自己能创作吗?作为考官,你他妈当初是真看不出来还是假看不出来,现在才恍然大悟,够恶心的了。要是刘菊花的论文算抄袭,那绝大多数论文都算抄袭,岂不是差不多所有的硕士论文都过不了关?你怎么早不向中国科学院告发的呢?你干脆把所有引文不规范的硕士论文都打不及格,让绝大部分硕士都回炉重读,你是不是神经不正常,疯掉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韩寒“代笔门”东窗事发引起的。不用说,这是挺韩的伪劣公知发起的新一轮反扑。他们使用的是贼喊捉贼的伎俩,企图把公众的视线从造假者身上转移到打假者身上。由于卑劣的天性使然,他们不惜向妇孺开火。在方舟子身上找茬找不到,便向他的孩子和妻子下手。笔者在上文中说过,挺韩的三种人就是文化领域的黑恶势力。发布公开信的这一伙就属于三种人的第二种,就是以假公知为代表的那些无良叫兽,无良知识分子。当然其中不乏被裹挟进来的不明真相的糊涂虫,但是纠集签名者绝对是无耻之徒。他们和欺行霸市的地痞流氓唯一不同的就是披着文化人的外衣。他们占据的思想文化的摊位绝对不许外人染指,就像在东京街头占着肉摊子又欺男霸女的郑屠户。除非你成为他们的应声虫或者打手。他们各霸一方,遥相呼应,一边打擦边球迎合大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挟民众以壮声威,牢牢控制住权力不得不让出的话语空间,一边吓退大众站在话语空间之外,要说什么吗,只能由他们代言,代什么言,他们说了算。谁知道,继麦田之后,跳出一个不信邪的方舟子,要揭开他们的人造品牌——天才少年意见领袖第一公知,这不啻捅了马蜂窝。于是,他们结成铁桶阵,长蛇阵,八卦阵,首尾相顾,四面围攻,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反扑。不料,却激起痛恨作假的广大网民的出离愤怒,他们不能再让这些整天民主自由不离口,却死死霸住本属于全体民众的话语空间,更不能容忍他们以假当真,指鹿为马,信口雌黄。在有没有方舟子都要坚决揭露骗子的汹涌声浪中,他们终于被一个个挑落马下,失去了往日高高在上的风采。他们会就此罢手吗?

不过,就从他们竟然盯住妇孺下黑手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们已经是黔驴技穷了。虽然看起来还能纠集156人,来势汹汹,却很下作,很龌龊。他们不知道,这样做哗地撕下面罩,完全彻底地暴露了他们高喊自由民主却意在上位控制话语权的险恶用心。他们曾经滔滔不绝的美丽言辞不过是虚假的包装,他们无意改变这个遍地造假的山寨国的专制本质,他们在乎的是他们自己和小圈子的利益最大化,指望什么时候让他们坐上这个山寨国权力决定分配的交椅,由他们来发号施令。至不济,也要利用民众对自由民主的渴望来铺垫他们向更高权力攀爬的高台,但是不幸的是他们过早地暴露了他们与民众背离的立场。眼下,即使要保住已有的忽悠来的成果也难了。因为大众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和专制权力造就的利益集团其实没有多少区别,两者之间不过是已经占山为王这一伙强盗和正在拉杆子疯狂作案的另一伙强盗,一个高唱庙堂虚伪的华章,一个传递江湖黑道的切口,彼此使用的话语体系不同而已。一个要的是一伙人的共产主义,一个要的是一部分人的民主自由,都把民众当成他们的铺路石和人梯。

来源:http://nanjinglong.blogchina.com/1249607.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