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生韩寒》关于林青监考韩寒的描述,有重大疏漏 — 诗人小郑 2012/3/2

发布日期: 三月 2, 2012 5:00 上午

《差生韩寒》关于林青监考韩寒的描述,有重大疏漏

作者:诗人小郑 2012/3/2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158035&page=1&1=1#8158035

———————————————————————————————————————

近日,萌芽杂志前总编赵长天,接受了网易视频采访。在这个采访中,赵长天试图与整个骗局划清界线,他表示“我自己可以保证我没有去沟通什么人从中做一些手脚,我也没有感觉其他人有做。”

从赵长天的采访视频来看,他可能也感觉到问题了,似乎在怀疑李其纲。赵长天表示“当时李其纲是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总干事,具体的事情都是他在张罗。”

从这段视频来看,赵长天比较坦然,应该是清白的,而李其纲的嫌疑比较大。但现在网友还没有找到,李其纲与韩仁均之前认识的证据。这个还需要一番挖掘。

赵长天在采访中也提到,编辑林青现在已不在萌芽杂志工作。我查了一下,林青是1982年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1990年到萌芽任编辑。2001年起职于上海人民出版社。

从这个资历来看,林青在萌芽的资历是比较老的,但是这么一个老资格的同志,却在别人都去吃饭的大中午,自己不能吃饭,要在那监督一个考生写作文。这说明林青在萌芽内部是比较边缘化的。

这可能就涉及到萌芽内部的派别斗争了。

1986年,曹阳担任萌芽杂志社主编,随后曹阳提名俞天白担任副主编。但两个人并不和睦。1993年,曹阳发现俞天白在外兼职,担任《沪港经济》杂志总编。曹阳借机向俞天白发难,在随后的杂志上把俞天白除名了。

俞天白当然就很愤怒,一怒之下就告到了法院。堂堂萌芽杂志的主编、副主编闹到这个程度,很是尴尬。也因为这个原因,最后1995年曹阳就被调离了萌芽。

这个时候赵长天上场了。他大概是被上海作协的领导借调过来,灭萌芽内讧之火的。此时,赵长天任主编,俞天白任副主编。

俞天白是1956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师范学院,显然跟编辑林青是校友。这似乎表明,林青是俞天白的嫡系。似乎也表明,林青跟赵长天是有距离的。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别人去吃饭,而林青却要监考。也能解释,后来过了两年多,林青会离开萌芽。

赵长天是1966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第一附中,但是他没有读过大学,所以也可以算作华师大系统的。这就跟李其纲比较对路了,李其纲是1978年9月入华师大中文系,1982年本科毕业就来了萌芽。(1982年华师大分配了四五个人到萌芽,似乎只有李其纲一个人长期在此。)

后来赵长天被聘任为华师大兼职教授,这显然是依靠李其纲的关系,当然也依靠了自己的文学成绩,但是牵线的应该是李其纲。这也说明,萌芽内部是有浓郁的华师大氛围的。现在关键要证明,1978年1月至12月期间,在华师大就读的韩仁均,跟李其纲有联系。这个现在没有证据!

至于《差生韩寒》一文提到的有关林青的监考:

“在那个房间里,少年韩寒纹丝不动地写了一个多小时,既没喝水,也没上厕所。林青将房门关好,坐在房间里盯着韩寒,一个多小时也纹丝不动。林青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回忆,整个过程中韩寒只说了一句话:“老师我写好了”,然后离开房间,林青就起身将试卷卷好交给了桂未明。”

这段话很有意思,林青和韩寒都“纹丝不动”,很像两大高手站在屋顶上准备动手啊!这估计是记者陈鸣的文学语言了。林青采访中的原话应该是“韩寒在考试期间没有动过”。但是至于韩仁均是不是中途又进来了,林青没有说,记者陈鸣忘了写!

而韩仁均中途进考场,以送点心的名义,给韩寒换卷,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要知道韩寒是11点多,到的考场。当李其纲开始出题的时候,应该是11点半不到。萌芽的考试是三个小时,一般情况也要两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按照常识来推测,韩寒结束考试应该是下午一点半左右。

但是林青和韩寒都没有吃饭啊!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自己随后出去给韩寒买点心。而且《儿子韩寒》中也说了,韩寒是没有吃早饭的。也即韩寒是饿着肚子在写作文,这明显不利于考试嘛!

而韩仁均买了点心以后,难道会在房门外等韩寒写完吗?何况当时的监考并不严密,在李其纲出题时,韩仁均一直在房间里,一直过了六七分钟以上,看到韩寒写下《杯中窥人》的标题,韩仁均才出去的。

所以韩仁均买好点心以后,进韩寒考试房间的可能性很大。你是父亲你也不会让儿子饿着肚子在那考试。

从这个角度,林青的回忆可能有问题。尤其是记者陈鸣,过于感性,过于偏袒韩寒,有可能不自觉在误导大众!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