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法庭对韩寒造假案的审判书 — 第一道德法庭 2012/3/3

发布日期: 三月 3, 2012 5:00 上午

道德法庭对韩寒造假案的审判书

作者:第一道德法庭 2012/3/3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87886&articleId=3332e63ae4b0a957986e75df93f9148d

———————————————————————————————————————

自2012年1月中旬以来,本道德法庭陆续接到大量对韩寒及其团伙造假的举报信,指控韩寒以非法手段窃取1999年由《萌芽》杂志社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并在此虚假光环照耀下,于2000年之后由作家出版社等出版单位陆续出版了2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三重门》等15本书籍,都是由他人代笔;一个在校七门功课成绩不及格年仅16-7岁的少年,绝不可能写出参赛命题作文《杯中窥人》等一系列文学作品。举报者同时强调,韩寒及其团伙多年来不断以如此人造神童作为资本而大肆招摇入市,承揽企业广告,代言各类产品新闻发布会,聚敛了无数的钱财,明显构成了欺诈行为。举报信进一步说明,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近年来以韩寒为名头的博客和微博中,登出的一些看似由他自己撰写而实则是由他人代笔的批评官方的杂文和议论文,骗取了不少不明真相的民众好感,尤其是得到了青少年粉丝们的推崇,以至崇拜,被视为青年偶像;进而由于超量的博客点击率和媒体出镜率,人气可谓如日中天;又在2010年4月入选上美国《时代周刊》,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之一;因此,更被个别媒体和庸俗文人热捧为少年天才、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等等,甚至还给他贴上当代鲁迅的标签。不难看出,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韩寒这个无中生有的人造神童,在中国社会里简直就是白里透红,红得发紫,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公众人物,所谓的高大形象绝不低于雷锋在人们心目中的高度,演化一场古今中外文坛领域中罕见的丑剧和闹剧。

本道德法庭及陪审团,根据现已揭露出的毋庸置疑的证据认定,众多社会人士和学者对韩寒造假案所进行的文本分析、视频与文字比照分析,以及常识性推理和笔迹甄别,事实清楚,论据充分,证据确凿,结论合理,被告人韩寒犯有严重欺诈罪的罪名成立,对韩寒及其团伙所做出的狡辩不予采信。鉴于这一造假案持续长达13年之久,其社会影响之恶,毒害之深,特别对青少年反智心理的不良影响尤为深重,且至今不见韩寒和相关责任人任何悔悟,反而继续编造谎言,百般抵赖,毫无羞耻之心;更为严重的是,韩寒及团伙对质疑者、揭露者和批评者进行无理人身攻击,用污言秽语进行漫骂,甚至进行下三赖式的威胁恐吓,大有气急败坏、丧心病狂、狗急跳墙之丑态,全无起码道德底线。鉴于此,本道德法庭为伸张社会正义之威,为捍卫社会诚信之本,为彰显民众呼吁之声,现郑重做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韩寒,男,1982年9月23日出生于上海金山,现为上海大众333 车队职业赛车手。经查明,该被告犯有严重欺世盗名罪,在民法和刑法中等同于欺诈罪,根据我国最高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凡是由欺诈所聚敛的非法暴利一律没收。并判处韩寒有期徒刑13年,鉴于案发当时,韩寒年龄尚不满18周岁,属于未成年,但其在年满18岁之后继续犯下的欺诈罪,罪不可恕,给予免除一年入监的刑罚,实为12年刑期的入监处罚。其第一监护人,即韩寒的父母必须缴纳人民币2000万元的罚款。所罚没款项一并划入国家315打假办公室账户。

二、被告韩仁均,现年56岁,现居上海,为韩寒之父,犯有严重欺诈罪和教唆青少年犯罪罪,其为达到望子成龙的目的,瞒天过海,与《萌芽》杂志李其纲等人密谋,将儿子制造出神童欺瞒社会。法庭认为韩寒的所谓参赛作品《杯中窥人》,正是由他和李其纲共同背后完成的,是韩寒神童造假案的罪魁祸首之一,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13年。

三、被告路金波,原使用名李寻欢,1975年10月生于河南,现任万榕书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出版人。在韩寒造假案中,充当十分卑鄙可耻的角色,时而以韩寒经纪人的角色,时而又以韩寒导师自居,忽悠蒙骗各路媒体和媒体人,投机取巧,唯利是图,上下左右通吃,玩遍媒体、出版、网路,手段拙劣,影响极坏。其粗鄙低俗的文字充满网络、刊物等各类媒体,严重污染媒介文化环境。犯有严重欺诈罪、恐吓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15年。

四、被告李其纲,出生于1954年,笔名南极,现居上海。1982年开始担任上海市作协《萌芽》杂志社编委、副编审。200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自称是韩寒新概念作文《杯中窥人》的发现者。该犯伙同其大学同学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共同谋划韩寒神童造假案,欺上瞒下,违反职业道德,擅自利用公权力造假,手段拙劣,情形恶劣,严重败坏《萌芽》这一全国性刊物的公信力,负面影响巨大。犯有严重的渎职罪和欺诈罪,现责令上海文化局和全国作家协会,开除其公职和作家协会会员资格,并移送司法机关立案彻底调查其罪行。

五、本道德法庭,责令《萌芽》杂志立即停刊整顿,向社会做出迟到13年之久的公开道歉。

六、本道德法庭认为,1999年所谓新概念作文大赛评选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对韩寒神童造假案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建议并责令原文化部部长王蒙先生向全社会公开道歉,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女士(案发时担任评委)向全社会公开道歉并引咎辞职。决不是走个过场,吃完大餐,收过红包,就像没事儿一样;在眼皮底下,发生这样惊天动地的丑事,你们总要负起一定的责任。应以切身实际行动,挽回上述不法之徒借用你们的名义招摇撞骗所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尽管暂时看可能有损你们二位的大名和光辉形象,但从整个民族文化净化的角度讲,你们的诚恳道歉将会起到积极的建设性作用,并载入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史册。

七、本道德法庭不无遗憾地看到,在这次揭露和批判中国最大文坛造假案中,各路媒体和媒体人以及少数知名学者却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在圆滑世故中丧失了公共知识分子的正面形象,因此说他们充当着一种虚假卫道士决不为过,令人十分痛心疾首。他们是易中天、张鸣、石述思、方宏达、赵忠祥、葛红兵、萧瀚、李铁等。这些人有的把持电视和报纸公共资源,或是口若悬河,或是连篇累牍,不顾基本逻辑常识,不顾大量所见事实,更不惜自己往日的盛名,竟然抛出荒谬的“代笔有理论”、“直接证据轮”、“质疑诬告论”、“揭批无用论”等等,或扮作超然的和事老,来嬉笑调侃,在电视节目的言谈中,在报纸约稿的笔触中,顾左右而言他,甚至提出反质疑理论,以混淆视听之能是,代韩进行狡辩,实在是滑稽可笑。其背后是否有个人利益关系和算计考虑,才做出如此下策的举态?殊不知这样做实在是得不偿失,就不怕给广大受众留下“公知老油条”的不良印象?今后还怎样赢得民众的信赖?本道德法庭对他们在这次文化打假中的表现提出严重警告,记大过一次,留“裆”察看一年,并责令深刻反省。

八、本道德法庭向来对各类“粉丝”采取无所谓的态度,但通过韩寒造假案在揭露过程中所见到的情形,不得不发表法庭意见。人们应当注意到,“粉丝文化”,这是一种比较低级的追星文化的延伸,是属于小儿科的东东,因为这是把灵魂交给别人,丢失自我和自我判断力而只剩下躯壳的无我状态,人与亦云,跟着瞎起哄,会被说成是跟屁虫,很不好听,千万不要仅凭表面喜欢而蒙蔽了自己,这会很容易使自己陷入到自欺欺人的可怜境地。因此,本道德法庭强烈建议青少年,还是脚踏实地地多读书,读好书,以建立起独立人格的判断力。更不要以是谁谁的粉丝而莫名其妙地得意忘形和自豪自夸。这次文化批假运动中就有很多很好的文章,相信是很开智的。如果哪家出版社将这些文章汇编成书,最好买来读一读。曹长青的网站www.caochangqing.com上面集中了不少的好文章,但可能需要翻墙才可以阅读到。再有,本道德法庭也不得不提到范冰冰小姐。依据举报,该小姐是现今娱乐圈中的“大姐大”,与韩寒是互为骨灰级粉丝,其芳名曾列入福布斯杂志富人榜,一贯出手阔绰,毫不含糊,竟然甘愿掏出2000万元“共攘”(供养)这个丑陋的虚假韩寒,大显昔时烈女为夫殉葬的古道遗风。本法庭认为,该小姐是属于那种脑子进水,把脸蛋泡发达了的非正常人,建议她进行无限期“休假式治疗”,至于那2000万元,敦促其捐献给北京协和医院脑外科,作为医治脑子进水病人的基金使用,其他不予追究。

九、本道德法庭认为,这次揭露的韩寒造假案绝对不是什么所谓个人性的“方寒论战”,而是全社会诚信到了危急关头的攻坚战,是虚假丑恶与坚守道德正义的社会性大论战。因此,在官方倡导所谓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背景之下,官方的鸦雀无声和视而不见的不作为,装聋作哑,是不可理解的,也是不可接受的。那么多各级宣传部、文化部的干部们不是总要把握舆论大方向吗?就这样默默地眼看着被边缘化,被淘汰出局吗?本道德法庭敦促党和政府的宣传、文化、媒体各部门也能够积极行动起来,放开媒体,广开言路,让全社会都参与和关注这场文化虚假案的大讨论当中。另外,本法庭也甚感奇怪,在大陆如此热烈的文化打假运动中,也很少见到海外知名人士的文章,更是少见大名鼎鼎的中文独立笔会的作家们发表意见,实为不解,也许防火墙作怪?还是被招安上岸了?

十、本道德法庭欣喜地看到,在这次民间文化批假运动中涌现了一大批可敬可佩的社会贤达人士,他们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且不为名,不为利,甚至不惜冒着人身安全的风险,勇于奋笔直书,在旷日持久的论战中做出了突出贡献。不管他们以前的政治观点如何,不管他们是教授级的知识学者,还是普通文化人,都表现出大无畏的道德勇气和正气精神,反映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学识素养,成为此役文化打假战役的最大看点,在不知不觉中给人们创造了一次难得的学习和心理共鸣的机会。尤其是麦田、方舟子、曹长青、肖鹰、赵鼎新、阎延文、李波、司马南、张放、AlphaQ、润涛阎、何哲、蒋泥、戴建业、华宇、刘国强、野火、安魂曲、剑道、萧峰、彭晓芸、崔永元、李钟琴、方玄昌、黄学章、顾晓军、黄学章、姚小远、刘远举、余小勇、胡胜华、郭德茂,项帆等等,他们分别从法理角度、逻辑角度、道德角度、社会学角度和历史文化角度等多方面,对韩寒造假案都做出了鞭辟入里的剖析和阐释,可谓论述精道,词语练达,针针见血,无论是文学性还是思想性,都给读者以绝妙的文笔鉴赏和思想启迪,是现今媒体中少见的。因此,可以预见,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又一个春天可能就是从这次文化批假事件中开始的,让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声明与呼吁

公理自在人心,所谓道德法庭就是在人们的心里,在人们的良知里,它看似无形,实为有形。笔者先是一位普通的围观者,后来越看越有话要说,越看越如鲠在喉,大有不吐不快之感,属于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种。因此,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只好潜伏埋名,借用法官之口,发表上述意见,但愿不会被方舟子和曹长青们列为打假对象。在此,也诚望海内外所有知识学人,先都放下意识形态之争,放下“挺韩保韩是为了借力打力”的权宜之策,其实这种权宜之策,也很容易阻碍正义力量的伸展和延伸,彻底揭露和批判这个虚假的韩寒,也是推进民主运动中的一次认知扫盲和思想演练。请大家积极行动起来,追求真理,正是从揭开一个个真相开始和累积起来的!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