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第十一回“劣质韩氏”自绝于“主流精英”:原因就在于韩氏父子是劣质品 —-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3, 2012 2:55 下午

“方方”臭鸡蛋,在微博上,抱怨说,“劣质韩氏”永远不能见容于“主流精英”。这句话,完全正确。诸位细思:如果方方,确如李敖所说,就是一个臭鸡蛋,那么,这种“臭鸡蛋”在市场上有竟争力吗?也许人们很穷,如乞丐吧,是有可能吃一点“带臭的鸡蛋”,但是,一旦人们有了钱,还会愿意吃这个东西吗?不会的,因为经济学早有定论:所谓“劣质品”,即“对该商品的需求,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减少”。由此可知,劣质韩氏想杀戮的群众,现在为什么会来揭露他们呢?原因就在于:主流精英开始“送知识下乡”了,于是,原来用来“精神上充饥的劣质韩氏”就要被抛弃了。但是,易中天式的“公知”,却不是这样的。他们认为:劣质韩氏有存在的必要,因为“说总比不说好,谈总比不谈好”。甚至“方方臭鸡蛋”也认为“劣质韩氏会有进步,会有更多的需求”。如果我们注意到:韩氏的劣质品倾向,就会知道,“方方臭鸡蛋”,是把“劣质韩氏”视为“吉芬品”:有一种劣质品,随着收入的增加而需求提高。虽然Stigler说从来就不存在这种商品,不过,这不妨碍“方方臭鸡蛋”的这种认识。

诸位读者,什么叫“主流精英”?这就叫“主流精英”。“方方臭鸡蛋”,只会玩一点“煽情”的东西,刻画一些“表面”的现象,但是,对真实的规律、内在的逻辑、哲学的思辨,他们是没有力量来理解的。这就是“方方臭鸡蛋”到现在还没法认识到自己“当初犯浑、今天死挺”这一错误的根本原因。

“主流精英”与“劣质韩氏”,有共同的语言吗?

“劣质韩氏”,在他的成名作《杯中窥人》中,引用《舌华录》,并由此引申说:

以后就有人这么教育儿子了:“吾儿乖,待汝老时,纵有一身才华,切记断不可傲也,汝视《舌华录》之傲人,莫不作笑话也!”

这种“引申”,冬烘气十足。钱钟书先生在评论明清黄色小说时,说:你去看,哪一部作品的前面,不要加一段“劝导世道人心的话”。但是,它不是真劝导,它是想卖掉那个“臭东西”。所谓“皮里阳秋”是也。劣质韩氏,居然把《舌华录》之类的作品(这部作品本就很差)当作读本,本已低级,更将“舌华录”作这样的引申,仿佛在“黄色小说的开始部分”去加一个“无趣的导言”,更是不知所云。

实际上,《杯里窥人》(现在,我们应该尊重“劣质韩氏”的作者原本了吧),从头到尾,就是一篇“拙劣、做作、上不了台面的作品”。

它的第一句叫:

我想到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写出这样的话,就该拉出去打。“人性”之广泛,绝不止“民族劣根性”,更不只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方方臭鸡蛋,你听好了:如果是你,能这样写吗?“我想到的是蛋,尤其是臭鸡蛋”、“我想到的是人,尤其是那个害我的人”、“我想到的是植物,尤其是那一裸马缨花”(最后一句,让张贤亮兄来讲解讲解)。除了韩仁均这样的笨鸟,哪一个三家村塾师会这样教你?

将这样的作品登出来的杂志社出版社,就该全部拉出去上“小学”。方方这样的评委,就该让她去学“啊不次得”。

接着的“鲁迅先生阐之未尽”,在这里如此地扎眼。首先“阐之未尽”不是成语,前后语境不允许这样的“文白混搭”。你可以这样说吗?“臭鸡蛋真是很臭,方方先生除之未尽,我们只能抛弃她了。”行文需要有连续语气,不能断断续续,“大喘气一般”。方方为什么不去看看苏辙的《黄州快哉亭》。那才是好文章,一气呵成,视角转化轻松自如,语气转换绝无滞碍。

试问方方臭鸡蛋:你为《杯里窥人》这样的破文章捧臭脚,不辜负了你们湖北的“快哉妙文”吗?

接下来,“劣质韩氏”又来了一句“我有我的看法。”鲁迅先生的阐述,丰民本不谈,就转向“我”,这算是哪一家的教学?没错,鲁迅先生谈了那么多“民族劣根性”,《论“他妈的”》也算是“在谈民族劣根性”吧!但是,他的结尾那么轻快:“这个“他妈的”,在这个时候,倒像现在人说的“亲爱的”!“(关于这篇文章的赏析,要去看那个被“劣质韩氏”蒙死的陈丹青兄的好文章。)阐之不尽?阐之不尽?你知道鲁迅先生在哪里没有阐之?

关键在于:这一段话,就像一个大便不畅的人,拼命地在挤。先是一团“稀”,再是一块“结”,再是一团“稀” 。“便”气不通,臭气通天,能吓得王皇大帝喊千里眼去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方方、叶兆言正在为这样的东西叫好呢!

方方兄,你不要在那里死挺!叶兆言兄是你的好榜样,你也该正视一下自己了。

上面的分析,足以说明“主流精英”是永远不可能认可“劣质韩氏”的了。

朋友们,你们试想:老夫受教于钱钟书先生,听到有人说“彻夜读《管锥编》”,那不应该欣喜万分吗?不想结识而引为知己吗?

可是,朋发们,当我乘兴而去,却发现“原来那只是劣质韩氏”在那里瞎说八说(吴语),原来是一个“瞎字不识的白丁”(这个“瞎”字是白字,具体见冯梦龙),心中不“他妈的胸闷”吗?张岱有一个“伸脚”的故事,后来注《唐诗三百首》的金性尧先生也出《伸脚集》,老夫今天也要伸一伸脚,把这些文坛西贝货的真面目揭开来。

方方兄,你来给我解释《杯里窥人》的第一句话,究竟符不符合“作文要求”?

让我们用网友们的话来说吧:你方方是骡子是马,就出来溜溜吧!

下回来谈方方究竟有什么样的病态审美。

朋发,咱们下回再见吧!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