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第十三回 叶兆言说:“我也是研究钱钟书的”,吹牛!—-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3, 2012 3:15 下午

前言

方方兄转了老夫的微博,撒娇地说:“这让人怎么看得下去?”并加“呵呵”二字,以示退让。由此可见,方方真不错,老夫都不忍下狠手了。李其纲兄也很不错,老夫为难他之后,写了《N2》出来,这是“氮气”,也可称为“淡气”或“蛋气”,总之是扯淡的意思。陈村兄为他求情,特意加注说:“人家好端端地过日子,有人创作了他,他非常无奈。”

不过,就如聂绀弩前辈写的那首诗:

黑夜黑猫煤里坐,白日白猫雪中行;

若将两猫放一处,可嫌黑白太分明。

所以,在是非面前,讲求的就是一个“黑白分明”。你们依靠“呵呵”“哼哼”(如方方)所得不到的,依靠“咆哮”(如林丹娅)所得不到的,依靠“憨憨(如劣质韩氏)所得不到的,也不可能依靠其他手段而得到。

叶兆言吹牛,也要看个地方!

叶兆言兄放话出来,说他也是研究钱钟书的。这让我笑掉了大牙。胡河清兄情何以堪?胡河清兄的文采,摆在那里,叶兆言兄,你能比得上他哪一点呢?

既然来谈钱钟书先生,那么,我就先来讲一个“海内孤本”独此一家(呵呵,除非杨绛先生愿意讲)。

有网友告诉我说:“钱钟书”,应该写成“钱锺书”。这句话既对也不对。对的是,如果是“后期的钱钟书”,那就是“钱锺书”,原因因何在呢?因为他说“我只想读一点点的书”,这“一点点”体现在何处呢?“你去看《西游记》第六八六页,新版”。

那婆婆真个丢了孩儿,入里面捧出二锺茶来。

既然是“茶锺”,那就是“很小很小”的了,所以,如果用的是“钱锺书”,那么,强调的是“他的伟大谦虚”(陈伯达捧毛主席的话,结果因为这句话,陈伯达被直接打倒想了解这段历史的朋发,大可以看看“李锐先生”的文童。

不过,如果是一般的理解,“钟”就是“钟爱”,也没有错。这是他名字的原意。

这个“原意”在他的《宋诗选注》的第一个人物“柳开”里,有这样的“自嘲”:

他(柳开)提倡韩愈和柳宗元的散文,把自己名字也弄得有点像文艺运动的口号:“肩愈”、“绍先”。

这句话写后,钱钟韩先生,指看“肩愈”,大笑不止。又指着“绍先”,大笑不止。“钟韩”就是“肩愈”。那么,“绍先”呢?杨绛先生是这样写的:

他出世那天,恰有人送来一部《常州先哲丛书》,伯父已为他取名“仰先”,字“哲良”。

所以,“仰先”就是“绍先”了。钱钟书先生的简介是:

钱钟书,原名仰先,字哲良,字默存,号槐聚,江苏无锡人,曾用笔名中书君

这就是钱钟韩童到镶宋诗选注》之后,大笑不止的原因了。这当然是一些“家事”。不值多谈。最值得谈的是下面的这个事,这与钱仲联先生有关了:

记得社甫跟他儿子说:“诗是吾家诗”,这个不会写言情诗、只会写“芭蕉叶大桅子肥”引得黄庭坚取笑秦少游“乃知渠是女子诗”的“韩愈”,当然也是“我钱家的事”。我都不去“注”他,你来玩什么?

于是,就有了那篇“指正钱仲联”的文章。收在《人生边上的边上》里。那篇文章写得很好。不过,在钱仲联先生看来,很不顺眼,于是钱仲联先生再版那本书的时候,一声不吭地把所引的“谈艺录”里的妙语,全都大笔一挥,直接删除了。这倒好,他那本书也就进了历史博物馆了,因为他里面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掉。

这个故事,一直延续到1999年。钱仲联先生当时(此时,钟书先生已去世了)接受记者采访,公开说:“中国,只有我一个人会读旧诗!”这算是活得长的一个好处之一了。

后来的人,不是很了解这段故事,所以,钱仲联先生去世后,他的弟子出来说:“钱钟书先生,也是很欣赏仲联先生的。因为他还专门为他的那个‘韩愈集注’写了个评论文章呢!”

老夫一笑。郭沫若说:“一家注李,不求甚解;千家注杜,太求甚解”,我想,钱仲联先生若是去“注杜”或“注李”,鼓“集注”吧,也不会惹出那么大一个笑话来。

老夫在书店里看到很多“专讲钱钟书先生”的书,大体都是先生所说的“摸象派”,现在,又出来了一个号称“也研究钱钟书”的叶兆言兄,倒也让人又惊又喜?

请问叶兄:钱钟书先生对电视剧《围城》是什么评论?他用的是什么语言?他为什么那样说?那种“说话技巧”来自于谁呢?有人对这句话有评论,当时“那个说话者”是什么样子呢?

叶兄,中国学问,如孙悟空学武功,是要“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哈哈哈!)去慢慢教的。你在外围兜兜转,不觉得辛苦吗?

叶兄,如果您拜访过钱钟书先生,他是不是拿起这本书说“我懂意大利文”,拿起那本书说“我懂梵文”啊?您会是什么感觉啊?是不是有点枯坐无味啊?

叶兄,你以后再说自己是研究钱钟书先生的,一定会惹人笑话的,因为我已经转发给“方方”了。哈哈哈!您是知道她的,她一定会哼叽哼叽地问你这个事的:“你为什么不回?你研究的是你的钱钟书,他研究的是他的钱钟书,你不回他,不是你没有理了吗?他知道点秘史,又能把你怎么样?”这一番“唇枪舌弹”,叶兄,你怎么受得了?

现在,朋友们,你们知道了吧?叶兆言兄是不是在”吹牛“呢?答案只有一个!

要知道文坛旧事,那就: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