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第十六回“我在明、你在暗”的不对称信息,“加分减分”的“方方算博士”—-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3, 2012 3:46 下午

前言

叶兆言兄抱怨说:“我在明,你在暗,不好玩啊!”叶兄一语中的。“《萌芽》补赛”不也如此吗?质疑者都在明处提问,“使用了公共资源来举办作文大赛”的组织者和评委,不也在暗处吗?不过,我与叶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没有大不了,我既然“匿名”而来,自是“无名”而去,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而已。

但是,像“《萌芽》补塞”这种“公共事务”里的“不对称信息”,就有一些问题了。为了防止出现“上次讨论吉芬品时随手打错”的毛病,我“百度”了“信息不对称”的定义:

“在社会政治、经济等活动中,一些成员拥有其他成员无法拥有的信息,由此造成信息的不对称。能产生交易关系和契约安排的不公平或者市场效率降低问题。”

叶兄,你现在可以看到:目前出现的这种“争端情形”(或曰“韩方大战”),不正是“市场效率降低”的表现吗?人们为了了解“真相”,支付了很高的“交易成本”,不是吗?

所以,“个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是没有多少关系的,哪怕有一天,我在明,你叶兄在暗,我也不会有什么担心和计较,毕竟叶兄书香世家,一门豪杰,足令世人景仰。我也不担心你背后“给我来一板砖”或“一计粉拳”。

但是,叶兄你参与的这个“公共事务”里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恐怕就需要多花些力气来“答疑”、“释疑”了。

我们应该关心什么样的“信息不对称”?

我在网上看到“蒋泥兄”来助我的拳。这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我匿名而来,犹如一团空气,无论谁来指责我,我都可以不理;无论谁来“粉我”,我都不会自作多情地将那些赞美“具体化到我个人的身上”。

但是,蒋泥兄,你不一样。“我在暗,您在明”。我可以戏呼“方方兄”,您却需要称“方方老师”;我可以叫板“赵长天兄”,您还要尽量保持文化人风度。现在,也许大家一时不能发难,但是,这世道会变化呢?那时,新仇旧恨,就全来了。

同时,世道混浊,万一我心想“您这不是来钓我的吧?”那更是浪费兄台苦心,辜负兄台爱护。我是一个“水军”,不值得这样的引起“现实世界”里的没完了的苦苦缠斗。

幸好蒋泥兄师出名门。当年钱钟书先生在《宋诗选注》的“后记”里补加“胡适评语”时,又是得意,又是感叹,又是感谢。兄台一定明白其中真义。

但是,兄台侠骨豪情,也令在下感佩万分。所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无以为报,惭愧惭愧。

不过,诸位读者,方方女士,在微博里所说的“我会回复,但我不会在压力下回复”(大意),倒是地道的“官方用词”,有人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不会掩瞒自己的观点,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讲,但是,这个时候不讲”,不正可以用来对照吗?结果呢: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钱钟书先生也长叹:“不图胜长支离史,留命桑田又一回”。因此,如果使用的是“公共的资源”,承担的是“公共的责任”,那就有必要将“萌芽补赛”的过程,说给“公共”们听。这样,可能也会使“公共们”能够更加了解一些。这不是更可能会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吗?

而且,从李其纲兄的N2里,我们看到了:其纲兄是很了解《求医》《书店》的全部评选过程的,他叙述得那样生动,将“各编辑的呼声”都写得那样形象,而且,又正好是一位“批评家”,而且,众位网发又如此的期待,其纲兄不下个场,亮个相,打两趟拳,还等待什么呢?

当然,我对其纲兄有一点小建议,那就是:不要把“文学批评上的陈旧术语”用来作议论,我在《第十五回》里,以《红楼梦》(第一回)的贾雨村“风尘遇知己”,作了一个例子,说明了如何将一个“简单的文学评论”写得让人懂。(镶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里讨论过“如何让人懂”)而且,我的那段“评论”,红学家里有人谈过吗?

最后,再用一句方方女士喜欢的笑话形式,来做这个结束语吧:前面引用了骆宾王的《蝉》,那就来讲个他的笑话。他有一联:“秦地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因为数字太多,被前辈们讥为“算博士”。方方女士在微博上,不断地写“加分”、“减分”,倒可称作“女算博士”。一笑。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