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声讨韩仁均》长篇连载第三回 由方方的不点评《求医》,说“善”—-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3, 2012 4:33 下午

(各位网友,老夫在前面已经向大家敬了礼了。下面就正式进入“劣质韩仁均”的问题。)

很多朋友会说,方方女士,还没有表态呢,还没有分析《求医》和《书店》呢,咱们应该追问方方。

朋发,方方是个老实人,也是个急性子,她听到我说了“道歉”之后,开心得不得了。一开始发贴问:“道歉了?在哪儿?有诚意吗?”看了之后,很快又说道:“道歉,我接受,管它诚意有否。”

我看到这里,哈哈大笑。好方方!听你第一句话的意思,好像是“没有诚意,就不接受呢!”结果,你“无论诚意有否”了。真有意思。看来,这个歉还“道”得不错。

那么,我是怎么知道方方已经给出了“对《求医》的意见”的呢?理由如下:

一、《长江日报》给出了报道,它里面说:

“青春不再出发”发表的长微博,细致比对分析了方方作品《桃花灿烂》开篇中的两句话:“母亲的仇恨就如这墙砖的颤色,任凭多少年风雨的冲刷都仍鲜艳如故”、“浸过雨水的红砖墙将颓旧的红砖楼房忽地涂上一种难以言说的情调”,并发出疑问:有哪一种红墙砖,“任凭多少年风雨的冲刷”,仍能“鲜艳如故”呢?“这种错误在‘劣质韩寒’《求医》里‘先告诉医生是疥疮,然后又忘了这一茬,只说自己痒’,不是一样吗?”

二、方方沉默。

这是一个公开的评论,《求医》与《桃花灿烂》是捆在一起的。认

三、方方不是一个沉默的人。

这些天,她很生气,对我的评价极低。专门针对我写了好几条微博。各位网发也已经看到了全过程。我不会躲着她。甚至,我会放下身段,去拜她为师。对我个人来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用方方的话说,”这不丢了我的份“。而且,方方的家世那样辉煌!更不丢我的份了。

但是,活跃的方方却对《长江日报》的报道不置一辞。她玩微博,可能看不到。这份报道,她当然看到了。

四、结论:

那不是显然的吗?有谁对自己的作品不爱惜呢?哪一个真正的作家不喜欢自己的作品呢?若有人指责自己的作品,那不是生气死了?当初余光中点评戴望舒先生的《雨巷》时,加了一句话:“好是很好,可惜,戴望舒的题材不广。”施蛰存先生看到自己的兄弟被人胡说,心头禁不住火起,顾不得自己生病住院,当场回骂:“诗,要什么题材广?《大英百科全书》题材广,但是,它不是诗!”直斥余光中没有资格讨论。所以,方方女士,看到了这个报道,沉默以对,那自然就叫做“默认”。

有人说,你怎么就知道她是在默认呢?她说她不屑回答你。那我告诉你,那还是“默认”。为什么呢?且待老夫细细道来。

《孟子》里有这样的记录:

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史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答了一堆大道理,于是,王曰”善“。

这个“善”,在很多书里讲,是梁惠王赞成了他的观点:”对啊!“实际上,不是这样的。而是梁惠王敷衍了他的,相当于现在的“哦“。

而在《史记》里也有这样的关于“善”的故事:

汉文帝长大了之后,就问陈平:“决狱’钱谷都是谁做的?”陈平说:“不归我管。”皇帝就问了:“哪你干什么呢?”陈平说:“我啊,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育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l即大夫各得任其职焉!“于是“孝文帝乃称善”。

这个“善”又是什么意思呢?金克木先生经常草这个故事来考学生,而且,通常会忍不住大笑。就像金克木先生所说:“这个善的意思就是:好啊!好啊!你不管是吧?那就归我管了。于是,就把宰相的权力收到自己的手上去了。”

所以,我们就知道了,方方所说的“不点评《求医》”,自然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善”!

这个“善”的意思就是:“你说得对。《求医》是一篇劣作。因为牵涉到我的《桃花灿烂》,所以,我不点评。”

朋友们,如果我们在“声讨劣质韩氏”的时候,还能学到一点知识,我相信,那是最有意义的事。比方方晒家谱,要好太多了。不是吗?

劣质韩氏,迟早会倒的。他们在知识的领域里,没有任何资本。我们要争取更多的人来读有营养的东西。这样,中国才会有真正的希望。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