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声讨韩仁均》长篇连载第四回 三家村塾师韩仁均,是不会教育小孩的:谈谈《书店》(之一之二)和《杯里窥人》的莫名其妙之处 —- 青春不再出发

发布日期: 三月 3, 2012 4:46 下午

预告

本部长篇之后,会讲“赵长天兄”的得意之作《孤独的外来者》里面的“经济学”错误。先做个小广告。说明一下理由:这部作品里讲述的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人物,叫赫德。在历史书里是“一个反面人物”,帝国主义者利用他控制了中国的关税;在费正清的眼里,是“帮助中国来征收关税”的人。老夫会对相关资料进行对比分析。

前言

网友们很好奇,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知识啊?我们这些晚辈该怎么学习呢?

要了解这个问题,我们就要知道:“什么是不好的学习方法?什么是笨的学习方法?什么是乱学?什么叫掉书袋子?”

举个例子来说。现在的《萌芽》的赵长天兄和李其纲兄,使用收缩策略,拒不对话,拒不接触,拒不回答“新概念大赛”里的各种问题。那么,能不能说他们俩就是“退让”呢?能不能说这二位就是“作家方方”所说的那种“善良的人”呢?

朋友,不能这样理解,不能这样简单地理解。那么,如果是老先生们会怎么把这个道理讲清楚呢?我来学一学,供大家批评:

赵李二位绝不是那么好的。你没有看到李其纲一开始的时候,凶神恶煞一般吗?麦田只不过是证据不足了,李其纲不是一下子杀气腾腾地要“保留诉讼的权利”吗?而且,后来,李其纲在接受了麦田的道歉之后,居然为了配合韩寒的诉讼,又由路金波公开宣布:“要以《萌芽》的名义正式起诉麦田”呢!所以,你说,他们怎么可能是善类呢?

至于说赵李二位为什么不起诉我?原因只在于:他们现在还找不到“实际的证据”。你没有看过《西游记》吗?孙悟空偷了蟠桃,偷了仙丹,偷了仙酒,众神仙来打他,他是怎么对付的?

那大圣正与七十二洞妖王,并四健将分饮仙酒,一闻此报,公然不理道:“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说不了,一起小妖又跳来道:“那九个凶神,恶言泼语,在门前骂战哩!”大圣笑道:“莫采他。诗酒且图今日乐,功名休问几时成。”……

但是,你千万不要落一个把柄在他们的手里,否则,他们就不客气了。你看孙悟空又是怎么玩的?

……说犹未了,又一起小妖来报:“爷爷!那九个凶神已把门打破,杀进来也!”大圣怒道:“这泼毛神,老大无礼!本待不与他计较,如何上门来欺我?”即命独角鬼王,领帅七十二洞妖王出阵,老孙领四健将随后。那鬼王疾帅妖兵,出门迎敌……

所以,现在赵李二位只是在等机会罢了,不信,你来几句粗话,来几句狠话,试试。他们两个马上就杀出来了。而且,是前呼后拥,整齐出战,绝不合糊。

你如果熟读了《西游记》,你就知道他们的这个套路了。有哪一个妖怪,不在等一个借口?那个蝎子精,抢了人家的师父,要跟唐僧成亲,这个错她是不提的,她只怪孙悟空跑到她的洞府去:“你怎么敢跑到我的闺房来偷看我的容貌?”于是,就打起来了。

所以说,现在赵李二位不出战,理由也是这样的。他们只在等一个借口,偏偏我不给他们借口,只是一点一点地蚕食他们。这样,这些人就没有办法了。

朋友们,你们现在知道了吧,我也把我的方法说出来了,而且,还做了“节目预告”,这才叫“堂堂正正”。赵长天兄半路出家,虽然翻新了“赫德”的日记,但是,他不懂经济学啊!他不懂凯恩斯的税收理论啊,他不懂拉弗曲线啊,他不懂“有税收的泊松过程”啊,所以,他的那本书当然是漏洞百出。我只等书店把书送来,这样,才能慢慢地分析它。赵长天兄是这个游戏的主角,所以,我们要花很长的时间来讨论那些东西。不是吗?

“掉书袋”,不能像韩仁均那样掉

现在,我们来看“劣质韩氏”的《书店》(之一之二)的问题。

看了这两篇文章,很多人会被它吓住,觉得这里面好深奥好多引用。书袋掉了一堆又一堆,都要被“书”砸死了。

但是,问题在于:劣质韩氏的掉书袋,是胡乱堆砌,不成章法,一看就知道野路子出身。

叶兆言兄功力深厚,学养也深,比方方那样的“滥情派”要好太多,应该也能够看出其中的问题。

书店(一)里有:

琼瑶的五十部和三毛的十八集。这种书往往看到第二章便可以猜到结局,正符合进化论的观点……

这是什么意思呢?进化论,有无数的观点,劣质韩氏所说的“符合进化论的观点”,符合哪一个呢?总不能说“稳定演化策略”和“复杂性假设”不是进化论的观点吧?但是,“看到第二章就能猜出结果”与这些观点,有什么关系呢?

再看,《杯里窥人》里有:

……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列子靠近。

方舟子看到这句话,大呼“难以理解”。“向列子靠近”?这是什么意思呢?列子能够御风而行,常在春天乘风而漫游八荒,他主要的观念就是清静无为。那么,这与“舒展”又有毛关系啊!

再如,《书店》(二),里有:

(走路都走不稳的顽童),一时找不到图画书在哪里,顺手拿起一本《西学与中国明清文化的研究》……

世界上有这样的书吗?《西学与中国明清文化的研究》?再不济的学者,也不会取这样的书名,它只能用来做“系列”的名称,而不能做书名。西学何其广也,中国明清文化何其深也,这明显就只能用来做“书系”的名字,又怎么做得了书名呢?

有朋友会说了,前面两条,确实有点“让人摸不看头脑”,但是,最后一条,却还是可以争辩的。毕竟人家是“文学创作”嘛(陈村语),到底可以虚构的。但是,虚构不是这样的。想用对现实的虚构,来探讨现实的荒诞,那就要符合常理,否则,就不能让人相信了。李其纲兄,你意下如何啊?

现在,我要稍微说一下赵长天兄了,你自己也是一个作家,为了写“赫德”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功夫做得很扎实,那么,我要请问你了:以上的这些问题,你又是如何把它放过去的?

赵李二位,你们总是在说:“我们玩的是新概念!”但是,“新概念”,不是这样玩法的。胡说八道,都成了新概念,那不是犯浑吗?

要想知道劣质韩氏的这三篇文章,还有哪些莫名其妙之处,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