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难道就应该是造假的天堂? — 许锡良 2012/3/3

发布日期: 三月 3, 2012 5:00 上午

中国难道就应该是造假的天堂?

作者:许锡良 2012/3/3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600591.html

———————————————————————————————————————

一个多月来,因为参与质疑韩寒造假事件,备受责难,得罪了不少朋友,我也豁出去了。像今天这样的周六时间,我又接到朋友的电话,在电话中,朋友责问我,为什么社会中那么多重大的事件你不再关注了,而一定要与韩寒过不去?韩寒造假与否,难道真的那么重要?代笔怎样,不代笔又怎样?北京某中学女生祼体跳楼死,你关注到没有?安徽合肥少女被毁容,你关注到没有?你家里有难的时候,不是也呼吁大家来关心吗?现在人家有难了,怎么不关痛痒了呢?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质疑无关痛痒的韩寒代笔?中国那么多造假的,你关心得过来吗?来势汹汹的一番质问,一时让我不知道怎样回答。确实至今我仍然感激那些当我家有难的时候真诚帮助过我的朋友们,而且我也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在回报这个社会。而且,我也知道我的朋友都是为我好,怕我陷得太深,惹的是非太多了,以致不好收拾。

但是,好心归好心,心里有话还不得不说。雾蒙蒙的重庆病人我当然也关注到了,也希望获得真相,但是,那有了解真相的条件吗?北京某中学的女生课间祼体跳楼死,我当然关注到了,但是,那个事情会有真相吗?到现在仍然是什么消息都没有,什么消息都不让报道。安徽合肥少女被官二代毁容案,我当然也关注到了,我当然也感觉到了万分悲痛,但对一事的关注与对另一事的关注并不矛盾,更何况,这样的事情不是几乎每天都在中国发生着吗?其性质与意义与药家鑫案、“我爸是李刚案”等等有中国特色的案件,有什么不同?再说,不也还是那么回事?那是早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事情,已经远不是道德层面上讨论的事情,我又不是审查此案的法官。再说,如果我再来抗议、谴责,谴责、抗议,如此,反反复复,层出不穷,那又能够说明什么问题呢?在中国千百年来,人间上演的不过都是类似这样的悲剧。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古以来的中国的特权与等级专制对人权的践踏,而特权等级专制之所以能够行得通,无不是靠弥天大谎来掩盖真相来实现的。在中国,自古就是难求真相,这是一个谎言造假的王国,在中国古代以来,这样的谎言王国,权力可以肆意而为,为所欲为,那么社会罪恶自然也会不绝如缕。而没有真相的原因,主要就是因为许多中国人并不具备探求真相的能力、勇气、精神与愿望,一个民族的灾难就是这样来的。

一个社会的教育腐败、学术腐败与精神腐败,其实是社会腐败之母。因为,官僚腐败,如果有健康的学术团体,还有批评与纠正的可能性。至少会在学理层面弄个水落石出,并且提出克服的办法。但是,学术研究的不良风气与文学创作上的胡作非为,已经使这个民族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了。韩寒事件,事关教育界、文学界与学术界三界的大事。韩寒如果可以人造,那么,今后,中国的教育界、文学界与学术界还会有什么责任担当?还会有什么作为?

中国这个社会要有希望,就是要从学会追求真相开始,这是一个很好的思维训练、方法训练与良知和勇气的训练与考验。质疑造假的过程,就是培养一个社会的科学精神的过程。如果能够质疑韩寒造假,能够寻找出这个真相,那么,其他公权掩盖之下的真相也有希望获得。质疑韩寒代笔造假,并不意味着就是在放弃对其他社会公共事件的关注。质疑公众人物代笔造假,意味着知识产权的重建,意味着对知识产权的重新认识与起码尊重。一个学者的天职是学术研究,而学术研究的天职就是追求真相。学者,又不是什么政治家,讲究斗争策略,讲究什么出奇制胜的招数,有时要高调,曲折盘旋,有时要低调,进退有致。学者就是无职无权的清议之士,所提供的思想意见,仅供参考。爱听不听都悉由自便。对这样的声音,你要是不愿意听,可以不听,用抗议这样的行为,实在是用了牛刀杀鸡。一个人能够关注的东西,能够有所感想的事情,都是有限的,一个人没有关注到的,可以有别人关注到。方舟子没有关注到的假,有别人可以关注到。他不肯打的,你也可以去打。打假的权力并没有被方舟子垄断。

但是,通过这些事情,我确实感觉到,中国确实是一个造假的幸福王国。因为,打假的人那么少,而护假的人竟然那么多。倘若中国没有方舟子,在中国造假将更是一项伟大而幸福的事业。现在来了一个“恶人”方舟子,坏了多少造假人的好事,打破了他们造假的巨大成就与丰功伟绩,确实令人可恶。因此,那些造假的人联合起来,将方舟子的妻儿老小都绑架起来了,确实是造假势力的最后疯狂。我想,发生此事也好,不如趁势将打假的战火烧得更大一些。上到院士,下到硕士,在全国来一个地毯式的举报,让学术造假之人,人人自危,就算是“学术造假大革命”吧,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为后代留下一点清净的学术环境与创作环境,牺牲这一甚至几代人的学术名声,那也是值得的。

韩寒事件,我想结局只能够是这样的:要么通过质疑还韩寒一个清白,给社会一个真相,让方舟子向韩寒道歉;要么韩寒承认代笔包装,是假作家假公知,然后出来向公众道歉。总之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否则,此事就是拖延个十年八年,甚至子子孙孙,也还是有人要说下去的。怎么可能从此就这样,没办法,算了?

2012年3月3日星期六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