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寒公知并不“知”– 金嗓子喉宝 2012/3/4

发布日期: 三月 4,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挺寒公知并不“知”

作者: 金嗓子喉宝 2012/3/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dc9f660100y642.html

———————————————————————————————————————

文章要点:

“5岁小女孩Marla面对质疑,尚能试图通过实时录像来证明自己。而30岁的韩寒在质疑面前却躲了起来,坚称‘全世界的作家都是无法自证的’。”

“两个多月后,他被判有罪。而支持判决的最主要证据,是一条发自Danielle Jones手机的短信。专家经过分析,认为这条短信作者是Stuart,而不是手机主人Danielle。”

“但是反击方舟子怎么反击到方舟子的妻子身上了呢?难道以宣传普世精神为己任的公知们的思想还停留在‘株连九族’的蛮荒时代?”

正文:

质疑韩寒事件以来,面对不断出现的证据,尊重常识的人已经可以做出一个判断,那就是韩寒极有可能确实造假。但是有很多支持韩寒的公知,抱定了几个观点,并以此为基础认定质疑韩寒无效。现在我们就来审视一下这些观点。

一,“质疑韩寒是文革再现”

如果认为质疑韩寒是文革再现,那么这样的“文革再现”并非中国专利。挺韩的人认为文学创作是不应该被质疑的。我觉得这个还可以扩展到其它形式的创作,比如音乐,绘画等等。然而,类似质疑韩寒的事情在美国却发生过。Marla Olmstead是美国名噪一时的抽象画天才。据她父亲说,她不到3岁就开始作画。4岁时,她的画已经在美国热销。评论家认为她的画富有层次,并且充分利用画布,有别于同龄孩子画的画。甚至有人把她和历史上的著名抽象派画家相比。

可是,对这个绘画天才的质疑声音开始浮现。其实这些怀疑唯一的根据就是Marla的画作不像是出自一个4岁孩子之手。加之和韩寒的情况类似,Marla的父亲也是画家。明显和质疑韩寒相比,这个质疑的基础要弱得多。像这样对于一个4-5岁孩童的,毫无根据的质疑,显然是比对30岁的韩寒的,有相当根据的质疑要恶劣的多。对于挺韩公知,这难道不更是“文革再现”和对Marla“私域”的无情侵犯么。不过美国如果有“公知”的话,他们的觉悟显然远远不及我们的公知。没有人出来对这些“无理取闹”的质疑当头棒喝。而Olmstead一家面对质疑也远远没有韩寒高调。在2005年他们居然同意了CBS新闻六十分摄制组在他们家安置一个秘密镜头,对Marla的创作进行拍摄。历经一个月的秘密拍摄,Marla终于在镜头前完成了一幅画作。看了录像后,专家的评价是【1】:“我没有看到她有非凡绘画天赋的证据。我只是看到了一个正常,可爱,天真无邪的孩童以和其它学前儿童类似的方式在画画。她只不过是有一个父亲在督促她画画。”专家也认为这幅画和其它号称Marla所作的画不是在一个水准上的。5岁小女孩Marla面对质疑,尚能试图通过实时录像来证明自己。而30岁的韩寒在质疑面前却躲了起来,坚称“全世界的作家都是无法自证的”。一个“意见领袖”级别的人物,在这一点上是不是少了点担当?

不久前Casey Anthony这个名字充斥着美国新闻的头条。Casey Anthony的“名气”源于她的2岁女儿Caylee Anthony的离奇失踪。这发生在2008年7月,地点是弗罗里达的奥兰多市。几个月后,Caylee的尸体在Casey Anthony住所附近的树丛中被发现。Casey Anthony成了重大嫌疑人。警察搜集到了许多对她不利的间接证据,比如她在女儿失踪后写的日记。她写道【2】:“我不后悔,只是略有担心。我希望事情的发展能够一帆风顺。我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并且认为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我觉得只要目的正当,手段可以不计。。。。。。我终于迎来了快乐,我希望它不会转瞬即逝。”这些间接证据最终没有说服陪审团。在举国注意力的强烈聚焦下,Casey被无罪释放。判决一出,美国上下一片哗然。Casey虽然赢了官司,却没有赢得人心。在绝大多数美国人心里,Casey都是她女儿不幸早逝的罪魁祸首。Casey Anthony在美国几乎成了蛇蝎女的代名词。新闻界知名人士也毫无顾忌地断定小Caylee的死,Casey逃脱不了关系。美国人像这样地,没有直接证据,却在道德法庭上给Casey Anthony“判罪”,在挺韩的公知眼里是不是“文革再现”呢?

美国社会像这样的,对公共人物,甚至是算不上什么公共人物的人的质疑案例不胜枚举。知名新闻人,Nancy Grace,就是以在她主持的节目中给人未审定罪而著称。笔者并不认同Nancy Grace的做法,但是这个例子却说明了在讲究言论自由的西方,人们是丝毫不避讳质疑的。

认为质疑韩寒是“文革再现”的人对文革的理解也停留在表象。其实文革的特点恰恰是对领袖的盲目崇拜和对质疑的钳制。文革和之前的反右,大跃进等运动紧密相关。这些历史事件都是当时左祸泛滥的见证。文革中被迫害的人很多在此前早已被批判。而这些当中,很多人被迫害的原因都是对毛泽东路线的质疑,或者其言论不被毛泽东喜欢。比如彭德怀是因为在庐山会议上进言毛泽东,揭露大跃进的路线错误而获罪。而让邓拓大祸临头的,是一稿人民日报社论《要反对保守主义,也要反对急躁情绪》。这个稿件毛泽东只看了标题,就批示“不看了”,后来又解释说:骂我的我为什么要看。而该稿标题引得毛泽东不悦的原因,不外是因为“反对急躁情绪”,让毛泽东觉得是在质疑大跃进。因为质疑毛泽东而获罪的还有张志新。她当时直言

“毛主席在大跃进以来,热多了,科学态度相对地弱了;谦虚少了,民主作风弱了;加了外在的『左』倾错误者的严重促进作用。具体地说,我认为林副主席是这段 历史时期中促进毛主席『左』倾路线发展的主要成员,是影响『左』倾错误不能及时纠正的主要阻力。导致的结果从国内看,是使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革命 受到挫折和损失。这种局面确实令人担忧和不安。”

这些话,最终给她引来了杀身之祸。同样被打成右派,并最终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林昭,也是因为对当时的路线,做法提出了质疑而因言获罪。

像上面的例子不计其数。这些人的遭遇相似的地方,就是他们都是对领袖,路线,提出了质疑,从而引祸上身。反右,大跃进,文革这些时代的特点是对毛泽东的极度个人崇拜,神化。任何对毛泽东的质疑都是不允许,都是要受到打击的。因此,如果说质疑韩寒事件和文革有任何相似之处的话,那恰恰是对人(领袖或偶像)的神化和对质疑的敌对态度。而这段历史,正说明了质疑精神的可贵之处。如果没有当时的盲目崇拜和盲从,如果理性的质疑不被迫害,反右,大饥荒这些历史悲剧可能不会发生。

二,“没有直接证据不能下结论”

质疑韩寒一方的确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是不是没有直接证据就不能下结论呢?对韩寒的质疑属于公众的言论。且不说对这种言论的要求要低于刑事审判。即使在刑事审判中,也并非没有直接证据就不能定案。这里我例举英美的几个案例。这些案例都是没有直接证据,仅凭间接证据判罪的。

1. 格林威治的谋杀案

这是一个在美国家喻户晓的案件。1975年10月30日晚,15岁的美国少女Martha Moxley和朋友们一起到一条街区之外的Skakel家去参加万圣节聚会。Skakel家有两兄弟,哥哥Thomas和弟弟Michael。当晚有人看到Martha和Thomas调情并且亲吻。第二天,人们在Martha家后院的一棵树下发现了她的尸体。Skakel兄弟成为主要嫌疑人。有人怀疑Michael因为嫉妒Martha跟哥哥亲热而怀恨在心,最终对Martha下毒手。但是因为没有证据,最终这个案子被尘封。时隔18年后,这个案子在1993年重新开启。控方的任务是艰巨的,因为该案不但没有直接证据,连间接证据都很少。一个疑点是Michael的供词说他曾在事发当晚,在Martha窗前的树上(就是在其下发现Martha尸体的那棵树)自慰。另外,有人供称听到过Michael向人讲过自己用高尔夫球杆杀了Martha,并且吹嘘自己杀了人却能逍遥法外。尽管如此,该案最终还是根据间接证据宣判Michael Thomas谋杀罪名成立。

2. 彼得森杀妻案

2002年12月,加州莫德斯托市警方接到Laci Peterson失踪的报案。Laci Peterson当时怀有8个月身孕。尽管亲友都坚称丈夫Scott Peterson的清白,警方却发现越来越多的疑点。比如Scott Peterson有多段婚外情,最近的一段是和一个女按摩师Amber Frey。Scott家人供认Scott在他妻子失踪前15天就跟他们说过他将独自一人过圣诞节。这意味着Scott可能当时已经预谋杀妻。Scott的情妇Amber Frey也向警方透露,Scott曾在妻子失踪两周前告诉她他是个鳏夫。Scott还在妻子失踪后不久用母亲的名义买了一辆车,并且订了两个成人节目频道。他还表达了出售妻子的路虎车的意向。控方认为这些都意味着Scott知道妻子不会再回来了。凭借这些间接证据,Scott最终被判谋杀罪名成立。

3. 没有尸体的谋杀案

刑事案件不但可以根据间接证据宣判,甚至还有没有尸体也判罪的谋杀案。一个著名的例子是英国的Danielle Jones谋杀案。2001年6月,当时15岁的Danielle失踪了。警方将嫌疑锁定在她的舅父【3】Stuart Campbell身上。种种证据表明,这两人之间曾进行着一种不伦的关系。最终Jones决定中断这种不合伦常的关系。但是她的舅父依然对她痴迷,不同意和她一刀两断。警方认为Stuart Campbell最终残忍地杀死了Danielle。2002年10月,对Stuart的谋杀罪审判开庭。两个多月后,他被判有罪。而支持判决的最主要证据,是一条发自Danielle Jones手机的短信。专家经过分析,认为这条短信作者是Stuart,而不是手机主人Danielle。警方最终也没有找到Danielle的尸体。

以上这些案例,都是发生在法制健全的西方国家。它们都说明了,在刑事案件的审判中,间接证据是可以作为有罪判决的依据的。那么作为一般性的道德评判,自然标准要低于刑事庭审。因此以充分的间接证据来质疑一个公众人物是完全正当的。挺韩公知在这点上很无知。

一些挺韩公知的无知还表现在道德标准上的问题。孙海峰,韩仁均曾经在微博上针对方舟子家人有一些非常不适当的,甚至是威胁,恐吓性质的言论。对于这种挑战道德底线的行迹,公知李剑芒的反应,居然完全是袒护孙韩二人,而且反而借此对受害者方舟子进行抨击。曾经因雇凶袭击方舟子而入狱的肖传国,近来也频频活跃于挺韩倒方的阵营,而且也居然得到了一些公知的支持。这几天的156“海内外学者”上书揭发方妻硕士论文抄袭的闹剧,一些公知也拍手叫好。如果公知们认为质疑韩寒不应该,那么他们转而支持质疑方妻,是不是在违背自己的原则呢?公知们可能会辩解,这个质疑是在反击方舟子。但是反击方舟子怎么反击到方舟子的妻子身上了呢?难道以宣传普世精神为己任的公知们的思想还停留在“株连九族”的蛮荒时代?这些事例都表明,一些挺韩公知置自己推崇的原则,甚至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于不顾,完全是“屁股决定脑袋”,一切道德底线均可为挺韩让路。

“公知”是一个神圣的称呼,是有着光环的。但是一些挺韩公知的在事件中的表现,没有让我们看到人性的光辉。有人把质疑韩寒的贬为“五毛”,原因不外是因为韩寒曾经发表过针砭时弊的博文。但是人性是一个复杂的概念。不是简单地贴上“公知”“普世”“五毛”的标签就可以笼统定论的。如果韩寒是造假者,那么他本身就是“时弊”的重大代表。如果说毒奶粉毒害了身体,那么假“意见领袖”则是毒害了精神。文坛的代笔习气更是对没有名气的年轻作家的压迫。毒奶粉,豆腐渣,地沟油,假文学天才,这些假的东西都是社会毒瘤。一个造假者成为“意见领袖”,是很丢人的事情,但是比这个更丢人的事情,是维护这个造假者。

挺韩公知们,你们不“公”,也不“知”。

注:

【1】这里的专家为心理学家。专家原话是:”I saw no evidence that she was a child prodigy in painting. I saw a normal, charming, adorable child painting the way preschool children paint, except that she had a coach who kept her going.”

【2】 Casey Anthony在日记中写道:“I have no regrets, just a bit worried. I just want for everything to work out okay. I completely trust my own judgment & know that I made the right decision. I just hope that 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 I just want to know what the future will hold for me. I guess I will soon see — This is the happiest that I have been in a very long time. I hope that my happiness will continue to grow — I’ve made new friends that I really like. I’ve surrounded myself with good people — I am finally happy. Let’s just hope that it doesn’t change”

【3】英文为Uncle,从姓上来分析是舅父。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