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韩寒余秋雨时代,非梦露阮玲玉时代 — 萧夏林 2012/3/4

发布日期: 三月 4,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是韩寒余秋雨时代,非梦露阮玲玉时代

作者:萧夏林 2012/3/4

http://xxlmc1855.blogchina.com/1250300.html

———————————————————————————————————————

萧翰在《合理质疑,还是围猎狂欢》一文中,一开始引用玛丽莲梦露和阮玲玉“人言可畏”的悲剧,暗示质疑韩寒代笔造假就是制造阮玲玉梦露“人言可畏”的悲剧。

萧翰忘记是身在何处,这是什么时代了。这是明星公众人物人言可畏的时代吗?一个金钱就是一切,商业名利就是一切的时代无耻的时代,人言不是可畏,而是人言不可畏,人言太不畏,是人言很威很美妙的时代。

人言不要紧,只要人言真。人言是生产力,是明星们的终南捷径。

现在是余秋雨章子怡范冰冰时代。

余秋雨诈捐人言可畏了吗?章子怡诈捐人言可畏了吗?成龙诈捐人言可畏了吗?没有啊?人家还成为央视教育部2010年中国梦的代表,为25亿中小学生讲述中国梦?成为中国的文化英雄。

现在没有阮玲玉了,没有玛丽莲梦露了。他们的时代过去了。

最起码中国大陆没有了。不要再故作聪明地让那个还有廉耻的时代与这个无耻的时代画上等号。明星们对三陪高官富豪趋之若鹜。他们渴望与高官富豪导演们的人言,多少人可谓成为谋女郎,甚至不惜造假成为谋女郎。女星不断制造绯闻丑闻炒作自己,时时刻刻想着张艺谋的床,想着高官的床,不上床也编造一个上床的绯闻和丑闻,炒作自己,扩大市场影响,获得最快的成功。这是所谓绯闻丑闻经济时代,绯闻丑闻就是星光,就是生产力,就是代言广告,就是金钱和成功。

过去的阮玲玉,是今日的章子怡,今天的范冰冰。

韩寒代笔丑闻败露了,你和南方报系泛南方报系不是在誓死保卫韩寒吗?

骗子会觉得人言可畏吗?

萧翰忘记了,韩寒是自己和南方报系包装的超级公知,超级公民,青年意见领袖,当代鲁迅,千万富翁,更是小流氓小痞子。韩寒有怎么脆弱吗?他会人言可畏,闹阮玲玉式自杀吗,太开玩笑了。韩寒不是女明星,不会玩自杀。中国都自杀玩了,剩下两个人不会自杀,一个是余秋雨,一个是韩寒,所谓上海双子星。

余秋雨前两年炒作自己去世丑闻,大家知道是余秋雨制造的假新闻后,非常遗憾。不希望是假新闻。

如果余秋雨章子怡韩寒们觉得人言可畏,无脸见人去自杀,民众是欢迎的。这说明他们知耻了。他们知耻了,中国的素质提高了,中国就有希望了。

真还希望他们觉得人言可畏,真还希望他们会人言可畏,能够有点廉耻。

可惜,他们没有。

一个骗子丑闻败露,他或许觉得人言可畏,影响他继续和南方报系继续骗下去?韩寒人言可畏不可畏,与大众有什么关系。他要真知道人言可畏,他不造假才对,不带笔骗人才对。韩寒是中国新权贵阶级,是超级成功者,代笔丑闻不影响他的成功。再怎么可畏自己也是大大的赚了,也还是千万富翁。否则,自己现在还在金山过着贫寒的小市民生活。

韩寒更不是阮玲玉梦露了。阮玲玉和梦露才华横溢,是靠个人才华奋斗出来的超级明星,而不是像韩寒是人工制造的伪天才,是你和南方报系和书商包装出来骗人的伪公民伪公知。既然你们还坚持韩寒超级公知,青年意见领袖,获取超级名利,当代鲁迅,这么强大,他还害怕什么?韩寒也必须接受民众质疑,接受社会批判,而且回应质疑和批判,而不是吓得东躲西藏。这是韩寒义不容辞的义务。

如果韩寒像女人像当年的阮玲玉那样人言畏一下,就闹自杀,那怎么被南方报系自由主义成为超级公知和当代鲁迅的。除非你们心里也认为是假的。

萧翰和南方报系的韩寒保卫战,赶快结束吧,赶快承认韩寒假造,赶快承认自己失败,赶快向民众道歉吧。由南方私知,韩寒集团军师,回到国家公知的轨道上来。不要为了一个小骗子小痞子,为了自己一个失误制造的韩寒公民,继续践踏自由主义的理想。

萧翰,在韩寒保卫战上,你南方报系南方报系私知们,坚持不是胜利,而是失败,南方报业的失败,南方报系私知们的失败,也是中国自由主义的重大失败。

萧翰,你是真公知,曾经的卓越公知,韩寒是假天才,假公知,假公民,是商业娱乐明星,你对于知识分子和大学生的影响影响远远超过韩寒1000倍。韩寒是假大空的公知,即使没有代笔丑闻,没有韩三篇伪公知宣言,韩寒的影响也只是媒体偶像明星的影响,是虚无的泡沫,是过眼烟云,无法深刻影响青年一代的心灵和思想。你和南方报系无限夸大了韩寒的价值。何况现在韩寒是个人造韩寒,代笔韩寒。五毛韩寒。

韩寒是什么,韩寒如他所言,韩寒是个屁。

韩寒走到自己祭坛上,倒掉了。

萧翰,回到自己,回到公知岗位,不要在为韩寒这个骗子战斗下去了。

这是什么时代?网上有个段子给了我们很好的注脚。

是阎婆惜把宋江送进班房的时代;是镇关西拆鲁智深宅子的时代;是武松给西门庆看家护院的时代;是诸葛亮三出茅庐难见刘备的时代;是关羽过五关贿六将的时代;是包拯把秦香莲送进精神病院的时代;是宝玉娶红楼十二钗的时代;是白骨精三打孙悟空的时代;是喜儿美滋滋嫁给黄世仁时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