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医》非韩寒所作的证据补充 – 以松江二中优秀作文选为线索 — 2愣zi 2012/3/5

发布日期: 三月 5, 2012 5:00 上午

《求医》非韩寒所作的证据补充

——以松江二中优秀作文选为线索

作者:2愣zi 2012/3/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35c1e01010p75.html

———————————————————————————————————————

先附上作者在天涯上2012/2/11发的帖子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83251.shtml

99年6月版松江二中优秀作文集《思叙淙淙》上收有韩寒《求医》,将新概念参赛作文中“韩寒”误读为“园寒”的情节删去,足证在半年后韩已无法解释该情节,因原作情节当为“韩仁均”误读为“猿人君”。

可以参看以前的帖子 :从文学角度看“韩寒”《求医》真伪及评说韩方论战高下 http://tysurl.com/3sS3Qe

摘抄:

二、细节与情节对作品主题表达的意义

《求医》中一个表现医生不学无术的重要情节是那个医生把韩寒的名字读成了“园寒”。已有不少网友指出这个误读只可能发生在繁体书写习惯的人身上,如《“园”来如此 — 为方舟子的〈求医〉考添块砖》(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072264&page=1&1=1#8072264)。还有几篇不错的,有的里面还附有繁简比较的图片,很精致,一时没有找到,现在把观点梳理如下:

先破

韩寒从字音字形角度无论如何读不成园寒,这是从细节考虑

韩寒读成园寒,并不构成对韩寒的侮辱而表达出讽刺效果,这是从情节及文章主题角度考虑。

再立

韩的繁体“韓”与辕的繁体“轅”很接近,这是从细节考虑

韩仁钧如果误读,成为猿人君,极幽默,构成对韩仁钧的侮辱而表达出对医生的讽刺。

所以,韩仁钧是这篇小说,至少是这个情节的原创者。

———————————————————————————————————————

首先,为了避免本人被网友误会为钓鱼者或韩仁均,我先说明一下这个材料的获得过程。我有个大学同学是韩寒留级后的高一同学。在2月初我关注质疑韩寒事件时,我就QQ连线那个同学了解韩寒的情况。由于那个同学是韩寒隔壁班的,又是在韩寒新概念获奖后入学,所以无法给出代笔与否的明确答复,只是告诉我一些周边的事。不过,他提到有个作文集里面有韩寒的《书店》,但是看了感觉写得很好。我就在孔夫子旧书网找到并购买了该书。

收到书已经是大约一周以后了。拿到书时,我发现里面没有《书店》,只有《求医》。松江二中是一年出一本作文选,我同学说的那本是另一年出的。在网上我没有找到那一本,有兴趣的网友可以找找,特别是上海的朋友。

这里强调一点,就是韩寒在该作文集中只有一篇入选,而全书360页,按每2页一篇文章计算,共有约180文章,很多学生入选了多篇文章,有个学生有15篇入选。相比之下,韩寒在并不算什么会写文章的学生。

由于我之前关注过《求医》中的“园寒”的问题,所以特别看了文章的那一部分,发现“园寒”情节没有了,再看文章其余部分,基本没有改动。

我在天涯和微博上公布了这个发现:

我不确定最早提出园寒问题的网友是谁,只能在这里表示一下感谢。我想说:推到谬误的不止一个人的力量。另外关于钓鱼的问题。其实没那么多人钓鱼,只是有些是网友好心找了个错误的证据。大家不必疑神疑鬼,只要自己有判断力,不急躁,不会被钓的。质疑中就算犯了昏招,只要承认了就可以满血满状态复活。擂台上还有一拳打倒别人,再扶起对方的继续过招的。而被扶起者也要一拱手表示刚刚确实自己失分,然后才能继续出招。大家总担心失误,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不肯放弃自己原来的观点,辩论永无休止。

当然,当时的观众很少。有幸网友madmadmadmad转发了微博,引起部分网友的关注。现在我把书拍摄成照片,供各位网友研究。

书的出版时间很重要。书前的刘绪元序的写作时间是1999年3月16日。韩寒参加新概念决赛是在1999年3月28日。那么向新概念寄文章跟文章入选作文集,基本是相近的时间。

《求医》全文如下:

上面画框的部分,新概念作文选的版本中是这样的:

这位女医生不甘示弱,凑几个字后实在写不出,又怕她的尴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聊天。她看着卡,认识我的名字“韩寒”,却不知道普通话该怎么念,闭上眼睛读:“园寒!”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 The PsyChopatologyof EVndny Life》上说,故意念错一个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场侮辱。我尚不能确定她是否故意念错,所以不便发泄,忍痒承认我是“园寒”。

这个版本中,对于弗洛伊德、《父与子》之类的掉书袋没有什么删改,但把这些掉书袋千呼万唤、回环簇拥的核心——错读为“园寒”的情节——简化为了半行字,这无论是从学生作文还是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说,都是讲不通的。如果是参赛时为了避嫌隐去名字还好理解。但现在的情形刚好相反,比赛时不删,在学校内部发行时不必避嫌,反而删去,那解释只有一个:韩寒当时在学校里就无法解释自己名字和“园寒”的关联,担心被人问起。那么,很多网友为韩寒开脱“园寒”之疑,提出的上海话、金山话还有韩寒小名之类借口,都不攻自破。

另外,通过细心分析,我们可以判断有“园寒”的是原版。因为,新概念版这小节结尾有“忍痒承认我是‘园寒’”,“承认”是与上文医生喊我名字呼应的。那声喊后面加了个叹号,是呼喊的语气,需要人回应。松二文选版那小节为了删去“园寒”,结尾改成了“只好忍痒头点”。“头点”可能是“点头”之误,但肯定是“承认”的简单改写。但修改时忘记了上文已经没有直接写医生喊名字,只是说医生看卡时叫错。正常交谈时提到名字时,对方不必做出点头的回应。所以,松二作文选版有了删改留下的缝隙,应该是改稿。

当然,这只是就目前所见材料给出的合理解释。欢迎韩寒自己给出正解。

这个材料的意义在于暴露了韩文的作伪之迹,在文献学上属于版本学和校勘学,就是关注文献流变的过程,从而分析作伪者的身份和心理,这跟青春不再出发从创作论的角度研究的方法,还有方舟子从当事人叙述矛盾的角度研究的方法,是殊途同归。

最后说几句。这次论争,特别是这个证据的发现、公布过程,让我体会到信息发布权的重要,以及关注、转发对于网友耐心研究问题的鼓励。我们要多一点冷静思考,少一点呼喊叫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