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赵长天访谈文字实录》的质疑 — 临时特战队员 2012/3/5

发布日期: 三月 5,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关于《赵长天访谈文字实录》的质疑

作者:临时特战队员 2012/3/5

本文作者是天涯网友@临时特战队员,黑字是访谈原文,红字是质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dd978201010okx.html

———————————————————————————————————————

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有没有违规网易娱乐:各位网友大家好,我们今天访谈的主角是作家赵长天老师,《萌芽》杂志社的社长,新概念作文大赛就是《萌芽》主办的,自从韩寒受到质疑以来,新概念作文大赛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我们选取了网上几乎所有的质疑问题,看看赵老师是否能为我们寻求到答案,赵老师,您好!

赵长天:你好!

网易娱乐:在新概念评委的一致表述里,韩寒当时其实是错过了复赛,之后你们是临时决定用电话通知他补赛,您觉得这个过程是否合法正义?

赵长天:我不认为程序上属于违规,因为新概念作文大赛所有的程序和规则都是通过一个我们的“工作委员会”和“评委会”在一起开会(决定的),这是我们理解中最高的一个决策机构,之后定的所有规则也都是这个委员会定下来的。然后我们最终定奖项也是通过这个委员会来定的,这个委员会一致都同意给他(韩寒)这样一个复赛补考的机会,我觉得程序上还是公正的。

规则中明明没有可以补考的条款,有没有加解释权约定,所以,程序非正义,必须道歉!网易娱乐:有人认为这个程序是违规的,还有人质疑其他的选手可能因为这个举动而被剥夺了(得奖)资格?

赵长天:我们一等奖不是一个人,不是第一名的概念,我记得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是有20个一等奖,本来没有韩寒就只有19个,一等奖的数字不是定死的,所以不存在加韩寒一个就把别人挤掉这个问题。

随便增加一等奖数量,不符合规则,程序非正义网易娱乐:您之前曾在访谈节目回忆是上午10点给韩寒打的电话,有许多网友觉得凭当时的交通条件在60-70分钟内韩寒不可能从上海金山赶到补试会场(上海市肇嘉浜路的青松城宾馆),起码要用到100分钟左右,所以他们从这个细节推论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对这一指控,你有什么想说的?

赵长天:说实话,网上现在网上有很多质疑,一个是“你们评委之间对于一些细节的回忆说法不一样”,这是一个质疑的原因,包括也有的人说“赵长天你自己说的话也前后不一,你对这个记者和那个记者说的也不一样”。我倒觉得细节不一致比较正常,因为对于十几年前一件事的回忆,那么多人的回忆,不可能都完全一致,记忆这个东西其实不太可靠,包括我自己的记忆,我也不能说我的记忆就百分之百的准确,就是我说的对,我也不敢那么说。反过来说,如果现在当事人说的完全一致,一点差别都没有,假如我是一个局外人我倒是要怀疑,我会想这可能是对过口径的,对过口径就会一致。

如果这个中间有“猫腻”的话,我们就会对对口径,因为这个事情很容易做到,我们把一些当事人找来大家讲讲好到底几点,算一算(时间),因为如果有“猫腻”我们就会很慎重的对待这件事情。至少在这中间,我自己可以保证我没有去沟通什么人从中做一些手脚,我也没有感觉其他人有做。所以我们从来没有想到去对,把这件事情搞得非常严密。至于这个时间的问题其实我也看到网上的一些(分析),说实话你现在让我回答我也讲不太清楚,因为我最开始讲10点也是个大概的时间。

哈哈,记忆不可靠,不可能准确!哈哈,和韩寒一模一样:我记不清了。事实就是前一天晚上我们评委都把它(复试的文章)看完了,分数都已经统计出来了,统计出来以后,一般评委第二天开会就是把之前统计的分数讲一讲,然后我们评委定一定有几个人(能够获奖),比方说4分以上就算(得奖),看看有多少人,比如说19、20个人,或者掐到4.1分或者3.9分,就把这个(得奖名单)定下来。我们一般是9点钟开会,所以我当时我就说大概是10点,至于确切时间你让我回忆到底一定是几点钟,我说不太清楚,韩寒到底什么时候到的,好像大概11点左右,也只是个大约的时间。至于网上那个很清晰的做这个事需要几分钟那个事要几分钟来推算,我只能说我说不清楚,确实我也没有这么好的记忆,究竟是9点40分呢还是9点50分呢?大家要怀疑也只能怀疑,但是这个也只能是怀疑而已,并不能来确定这个事情(时间上的“猫腻”)。

哈哈,往9点40分靠呢!网易娱乐:再说回复赛,当时有个叫宋静茹的参赛选手你们是用电话通知她的,为什么到韩寒这里你们反而是用信件通知,导致最后让他错过复赛呢?

赵长天:宋静茹这个事情我也没有去查过,当时我们一般不是用电话通知,我们基本都是通过邮件,当时也有人打电话来问,比方说初赛他参加了,问我们为什么他没有接到(复赛)通知,他打过来问我们可能会告诉他,告诉他我们已经发了邮件你没收到吗?宋静茹有可能是这种情况,我没有调查过,因为现在调查也很难,那么长的时间要调查当时是谁打的电话也不太容易,韩寒他可能没来问,没来问所以就没有去通知。

韩仁均就在上海,而且他本身就是写作者,那么着急,他会不打电话问?骗鬼?

因为到第二天了已经定下来了再去通知一个人来复试的话(只有韩寒一个人),宋静茹肯定是通知到了所以她来参加复赛了,补考确实是例外,作为个别人,包括我,即便是《萌芽》主编,我们也只不过是主办单位之一,我们个人没有权利决定给谁来补考,确实是个例外,这只能是这个委员会大家都同意才有权,这个集体才有权。所以如果说这个事情中间有阴谋的话,那我觉得前一天晚上就该做了,因为前一天晚上就可以说为什么韩寒没有,那个时间就很充裕,没有那么急急忙忙了。

那是韩仁均还没做成工作,不是吗?(韩寒没有来复赛)我也觉得有点可惜,因为觉得前面初赛来的两篇文章(《求医》和《书店》)我也觉得写得不错,文笔很老道,说实话当时也有人怀疑是不是他自己写的,包括我们编辑部的人,认为(复试)他没来是不是他不敢来了,本来复赛我们称之为“验明正身”。其实我们《萌芽》过去也评过奖,一般文学刊物评奖从来没有复赛的,因为文学作品“作假”的概念就是一个“剽窃”的概念,就是抄袭,比如说你发表出来了,或者评奖时有人站出来说这个是我写的,他拿出证据来,那么就铁定是抄袭,取消资格,这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一个作家一下子就完全名誉扫地,因为会有人拿出来(作品)对照。

别偷换概念啊:这不是抄袭剽窃,而是直接造假,韩仁均会站出来说是自己写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之所以有复赛就是因为有大学参与,并且大学会重点关注,其实当时大学也没有讲明一定会保送或者加分,因为谁都不知道这个大赛的作品到底水准如何,结果会怎么样。你说一等奖就给加分或者免试,但万一一等奖都不好,你当然也要评奖出来,所以大学也很谨慎,我们也没有想到新概念会搞到后来这么大名气,影响这么大,当然我们希望它做得很成功,当时我们就觉得我们有复赛已经很严格了,已经非常认真了。事后许多网站对照高考说我们的规则不严格不严密,的确是这样,高考是不可能随便补考的吧!从第一届因为影响那么大以后,我们就觉得第二届的规则还要更严一点,包括复赛就变密封卷了,第一届不密封的,谁写的都看得到,第二届评委看的是谁的稿子就都不知道了,这是一个慢慢完善的过程。

果然,第二届韩寒就得了个安慰奖,在叶兆言眼里,就是个屁!如果说第一届(的规则)不完善,可能有漏洞,我也承认了,包括为什么只有一个人监考。当时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林青他又不认识韩寒,他怎么会去作弊呢,我完全就没想过这个事情。【注——电话补采时赵长天也谈了林青现在去向:他现在已经不在《萌芽》杂志社,但是之前《南方周末》的报道有采访过他。】【《南方周末》的《差生韩寒》报道里称:“林青将房门关好,坐在房间里盯着韩寒,一个多小时也纹丝不动。林青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回忆,整个过程中韩寒只说了一句话:‘老师我写好了’,然后离开房间。”】林青,你在哪里?不会被灭口吧?现在,棒子交你手啦,站出来吧!我承认我们当时(的做法)是不严密,这个不严密只能说他(韩寒)当时假如是要作弊的话,他是有可能有这个机会(作弊),我也承认,但是这不等于一个人监考就一定会有作弊。

哈哈哈,那就是至少50%?既然不严密,道歉吧!也有(网友)说为什么我们给韩寒得奖,就是想把新概念作文大赛炒热,其实新概念“热”主要不是因为韩寒,因为比赛以后最突出的其实不是韩寒,最突出的是那些进大学的人,当时《羊城晚报》有篇整版的文章叫《一篇文章进大学》,这个影响非常大。第二个影响大就是新概念作文大赛的那本作品选,一开始我们找的那家出版社觉得这个书最多只能出1万册,没什么人看好,但作家出版社却说1万不止,他们大概可以出2、3万册,当时的编辑袁敏很有能力,最后把书做到60万套,这个一下子(新概念作文大赛)影响就大了。

韩寒是到写《三重门》,写《穿着棉袄洗澡》,对这个教育体制一种非常强烈的反叛,然后要退学,这个时候他变成为了一个事件,引起了社会上包括学生对这个教育体制不满的一种共鸣,这个时候韩寒才一下子“热”了,才被注意,其实一开始韩寒的这两篇小文章(《求医》和《书店》),大家可以去查一查当时媒体的反应,靠韩寒一个人是不能让新概念出名的。

羊城晚报》、作家出版社,站出来吧!网易娱乐:方舟子说韩寒的出名和之后《萌芽》销售量的上升是“一拍即合”的,对此,您作何回应?

赵长天:《萌芽》销售量的上升,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新概念这套上下两本的选集,因为这套书发了60万套,看到的人就远远不止60万个人,很多人是看了这本书才知道有个新概念作文大赛,这个比赛是《萌芽》办的。《萌芽》的确是因为新概念作文销量上去的,但我认为主要因素是这套书。当然韩寒后来出名以后对新概念作文也是有很大帮助的,他使得新概念作文大赛影响更大,更出名。到后来大家说起来就说韩寒就是那个新概念大赛出来的,赵老师就是发现韩寒的。这对《萌芽》杂志确实是有促进作用,但这是后来才起到的作用,情况不一样。

网易娱乐:在你们当时的“征文启事”上说一共有8家单位准备了近20套的考题,考前2小时才会拆封,为什么却只有韩寒一个人的题目是李其纲出的,当时就这个题目你们有没有过议论,还是一致通过?

赵长天:是这样子,20多套题(在前一天)已经拆封了,就等于已经泄密了,所以当时我们第一反应就是不能用原来题库里的题了,因为当时考试结束以后我们也没有限制说不准让人家(外界)知道,我们也没有这个限制。考也考完了,题已经用过了,所以我们觉得不能用20多套题里选一题,更不能用昨天考过的题。第一届的题目好像有两个,有一个我忘了,当时选的人最多的一个题,也是大家印象最深刻、做得最好的题就是所谓“咬了一口的苹果”。其实这个题目也不叫“咬了一口的苹果”,有点像行为艺术,就是考试开始前考场外进来一个人拿起苹果咬了一口又放下来,这整个过程是个题目,大家都对这个题目很欣赏。

20多套题放在一个封袋里吗?显然不可能,只会是一套题一个封,20多个封而已!请公证处的人站出来,说明当时的情况吧。

所以韩寒来复赛评委就觉得题目最好跟昨天的题目不一样,但最好能够类似,有点性质接近的题目。因为出题目是很复杂的,我们每年出题目会花很多时间,包括几轮投票,因为韩寒这个事情也来不及,他确实很匆忙,他来的时候就11点多钟,下午就要颁奖大会了,时间非常紧迫,这个过程我也不能说得非常准确,谁提议我也不记得了,好像是评委会同意的,当时李其纲是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总干事,具体的事情都是他在张罗,就叫他出个题,他出的题可能就是想模仿前一天“咬了一口的苹果”这种形式,也出一个类似行为艺术的题,把一张纸塞到茶杯里面去,这个题目就是这样出来的,我当时就灵机一动,而且我也感觉这个题目蛮好,临时想出来的,也不牵涉到什么泄密。当时完全没想到会有所谓作弊,会有人来质疑这些事。

网易娱乐:也有许多网友说,很多当时在场的当事人说法不一致,说当时李其纲放到杯子里的究竟是一张纸还是一块布,或者是一个茶包?

赵长天:我现在回想好像是张纸,这张纸就连我们杂志社里两个人都说法不一样,李其纲说是一张白纸,胡玮莳说是一个茶包,这两个人究竟谁说得更准确我也说不清楚,但我觉得是白纸,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细节记忆我也真的很难判断准确。

哈哈哈,全是敷衍的推辞!

网易娱乐:还有人说当时韩寒写的明明是《杯里窥人》可是在选集里却是《杯中窥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错误?【注:此问题为视频专访后又进行电话补采的】赵长天:当时的题目其实是没有限制的,韩寒写的《杯里窥人》和《杯中窥人》不一样,我估计很有可能是编辑袁敏当时给改掉的,因为当时她也改了一些其他的标题,但因为她现在在开刀,所以我也没有和她去核实这件事。

袁敏,站出来,是不是你改的?

网易娱乐:有网友说韩寒当时没有参加复赛,为什么在第二天的补赛中他会有准考证号,而且准考证号116的字迹和底下的文章字迹相同?【注:此问题为视频专访后又进行电话补采的】赵长天:因为我们前一天已经准备了准考证号,只不过当天韩寒没来,所以这可能是当时别的编辑告诉他让他自己填上去的,但具体的细节我真的记得不是很确切,所以不排除是别人叫他补填之前预留给他准考证号的这个可能。

网易娱乐:听说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试的时候现场有公证处现场监督和公证,为什么在韩寒补赛的时候却没有人在场公正呢?

赵长天:当时公证处的人已经走了,因为公证处的人是我们请来的,他们只有两个时间会在,一个是出题的时候,还有一个就是决定评奖的时候,评奖名单决定结束了以后公证处的人就走了,他们走了以后,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叶兆言还有陈思和就提议说还是打个电话问问(韩寒),大家都同意,可是公证处的人已经走了,再叫回来的话……我们也就想还是算了。总而言之,我承认第一届(的规则)不是特别严密,如果就这一点我也愿意表示歉意,但是在这背后确实不存在什么阴谋。

那就是没有公证,没有法律效力,请收回吧!韩寒在新概念复赛中有没有作弊网易娱乐:李其纲之前说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之前他根本不认识韩仁均两父子,据您了解,他说的这个情况是否属实?存不存在网友说的泄题?

赵长天:我觉得是没有泄题,好像这原来是麦田说的,李其纲和他(韩仁均)认识,是因为李其纲是华师大中文系的,他(韩寒)父亲也是华师大中文系的,后来就这个事我问过李其纲,李其纲说“我是78届的”,韩寒父亲是77届的,不是一届,而且他父亲读了没多久就因为肝炎退学了,所以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交集。网上还有种说法,说他们两个是同时毕业的,但这个事情我知道,他(韩寒)父亲是华师大的自学考试的,自学考试是自学一门考一门,学分制的,积累到多少分,然后就可以去换张毕业证,你什么时候考出,考3年、4年,甚至6年都可以。所以这个事情跟读书是完全没有关系的,而且平时我也从来没有感觉到李其纲和他父亲认识,因为如果认识他总会流露出来,或者讲吧。顺便我再讲一句,有的网友说“赵长天你自己讲的你跟韩寒父亲认识”,我是讲过和韩寒父亲认识,但那是在韩寒已经成名以后,有些电视台做节目,我、韩寒、韩寒父亲在一起做节目才认识的,所以后来有记者问我你认不认识他父亲我才说认识,那是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之后认识的,不是之前。

哈哈,赵长天,你当时为什么不这样说?网易娱乐:那韩寒在参加复赛的时候他父亲有没有一起来,您有没有见过?

赵长天:见过,但没有怎么说话,因为那个时候跟他父亲不认识,我们也急急忙忙的,我们要赶紧去吃饭,吃完饭以后还要安排会议等等很多事情,所以当时只能说是见了一面。

网易娱乐:那颁奖之后也没有交流吗?

赵长天:颁奖之后也没有交流,当时颁奖大会那么多人,颁完了就结束了,没有交流。

网易娱乐:宋祖德在08年说韩寒的父母买通了新概念的评委,当中好像还包括您,前些天方舟子也转发了这条微博,您怎么回应?

赵长天:这个绝对是无中生有吧,绝对没有,有的话你拿出证据来,买通?买通谁?怎么买通的?

你承认“这个不严密只能说他(韩寒)当时假如是要作弊的话,他是有可能有这个机会(作弊),我也承认”,为什么现在说“绝对没有”?心虚什么?网易娱乐:韩寒的复试作文你们当时是怎么看的,因为当中引用了不少的典故,很多人觉得在一小时之内就写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太可能?你们当时有没有怀疑过?

赵长天:当时没有怀疑,因为这个题目是临时出的,而且说实话这个题目我都觉得挺难做的,只是觉得这个韩寒确实写得不错,还是很聪明的,所以当时看完以后虽然说他把纸写成布了,可大家觉得这也无关紧要吧,因为新概念作文有一条,我们不太讲究一定是要怎么切题得无懈可击,在这方面的要求不是那么严格的,只是我们会判断他(选手)有没有可能事先准备好一篇,每次看复赛这是我们最注意的一个事情,就是说他有没有可能因为这个题目是一个可以猜得到的题目,事先准备好一篇,背下来。但韩寒复试的题目事先很难猜到,他不可能猜到这么一个行为艺术来准备,即便是准备一块布,他也不可能想到会是这么一个考题。他写布呢,我是这么想的,他可能是因为想写一个社会对人的影响,一个浸润的过程,布可能更明显一点,韩寒把它换成布了,大家也觉得好像无关紧要嘛,也没有评委因为他写成布而提出要扣分。

你真装傻,明明是纸,写成布,本身就不切题,怎么会无关紧要呢?

网易娱乐:曹文轩在点评《求医》时说:“你很难会想到如此老练文字竟出自一个高中一年级男生之手,这种老练又不是做出来的,而是一种自然流露……我不太清楚他何以会有如此老练的文风,”现在质疑的人里,也有人拿曹文轩的评点做为证据,您怎么看这一点评?

赵长天:曹文轩这么讲我觉得是在称赞韩寒吧,我们其他人也有这个反应,好像是写得太老练了,但是这个我刚才讲了我们其他人也有怀疑,这个不能因为写得好、好到超出他这个年龄(该有的水平)就说不是他写的。这个事我再多说一点,大家就文章是不是韩寒自己写的有那么多质疑,我觉得《南方周末》那篇文章已经蛮能说明问题,因为文章采访了许多韩寒的同学,同学都讲他写一段给他们看一段,这个过程都写了,我想这还是能够说明问题的。

这个已经被批得体无完肤了: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明确地说看见写了什么!

当然《求医》和《书店》没有这样一个证据,但退一万步说,这即便不是他(韩寒)写的,也很难说是一个作假,因为在文学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的,就是几个人用一个笔名。我就拿韩寒父亲来说,韩寒父亲和韩寒共用一个笔名,这也和其他第三者没有关系。《三家村》就是三个人写的,鲁迅文章中间还有周作人的文章,以鲁迅名义发表的还有瞿秋白的文章,也没有人提出异议,因为只要当事人没有意见就行。现在那么多时间以来没有一个人拿出证据来说韩寒的这篇文章是我写的,如果只要有人拿出依据说《求医》是我写的或者《书店》是我写的,而且拿出证据来,那韩寒就是抄袭,因为那就是铁证了。这么多时间没人指认,那么我觉得这就证明了那就是韩寒写的。

赵长天,你彻底臭啦,在你眼里,竟然这样都是可以的?试问:韩寒的作品,如果是韩仁均写的,谁还会去看?他天才作家的名头,是怎么来的?你揣着明白装糊涂,为老不尊,你彻底完蛋了。韩寒不是抄袭,他是造假,!三家村和鲁迅,那是文坛佳话,流芳百世;可韩寒造假,将遗臭万年,你就是殉葬品!网易娱乐:很多网友都说这是他父亲写的,所以他父亲也不可能站出来指认他。

赵长天:如果说是他父亲写的,那么也跟别人没有关系,在我们这一辈人里对韩寒的印象好还是因为他近年来的一些表现,韩寒在中间的那段时间也对教育体制说了一些过头的话,对教育体制我也有看法,但有些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也觉得高考不好,但不高考你能怎么办呢?谁能想出比高考更好的办法,又公正,又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人才的办法,想不出怎么办,只能高考。所以韩寒的一些过激言论我也并不赞成,包括韩寒后来批这个批那个,有的话也说得不太文明,对这些我都很不赞成,公开场合我也都说过,但是年轻人嘛,都有一个过程,这是我对年轻人宽容的一种方式。

韩仁均不说,就和别人没关系?你这是什么逻辑?他不是靠着韩寒天才的光环,那些书有人看吗?韩寒的小说我也不觉得有多么好,包括《三重门》,他的小说还是比较一般,至今为止也不能说是写得非常好,但他的杂文我觉得写得不错。我对韩寒是抱有一个期望的,觉得他有可能会写得更好,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次的事情(指“方韩大战”)对韩寒来讲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这么多人对韩寒不满意也有一定道理,韩寒的名声超出了他实际的水平,但他的确很聪明,他也做得不错,他能够写文章,还能够做赛车手,还能得冠军,综合的这些因素,再加上他关心的一些社会问题,说的一些话老百姓也很赞同,说得很巧妙,这些因素加起来他的名声变得那么大,这是有点超过了他实际的影响力。

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太过分了,你韩寒的运气也太好了,所以我觉得现在让他有点挫折也未必不是好事。毕竟他才29、30岁左右,今后的路还很长,我也觉得他读得书也不见得很多,他应该再补补课,好好学习学习,他应该知道天下之大,能人之多,他的学问也还是很有限的。他不会静,可通过这件事情如果他能够静下来好好反思的话他会把今后的路走得更加扎实,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也未必是件坏事。但我只是觉得现在许多人无休止的去纠缠这件事情,我觉得没有意义,所以我很少在网上说,今天你们来也好,因为微博上我以前跟他们去讲,我只有讲(韩寒)确实是作弊可能很多人就满意了,你说没作弊他就是不满意,而且微博有一百多字的限制,也讲不清楚。

你觉得没意义,我们觉得很有意义!我们纠缠,是因为我们不想再受骗!

网易娱乐:上面我们问了这么多的问题,其实我们就想跟您确认一下,韩寒究竟有没有在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时候作弊,您能否给我们一个明确的回应?

赵长天:我认为是没有作弊,绝对没有作弊。

你自己都承认有漏洞,怎么现在这么绝对?我再把思路理一理,第一是没有必要,因为新概念作文它不是靠韩寒或者他得一等奖而能够成功的,我刚才讲了新概念作文的成功一个很重要因素是大学的参与,当时大学为什么会参与,因为教育部给重点大学有个叫“文学基地”的计划,因为90年代以来大家对于一些基础学科不重视,比方说中文系、历史系、哲学系,考的人很少,甚至考分还不如新闻、广告那些专业高,那是不正常的,所以教育部就当时很多重点大学那样的权利,搞一个文学基地班,“文史哲”打通,给予大学自主招生的权利。这些学校拿了这个权利以后也不知道去哪里找那些“文史哲”特别拔尖的人,正好那个时候我们《萌芽》杂志社去找他们商量,说我们来搞一个作文比赛,这个比赛限制少一些,不要像高考,而是能够看到更多学生真实的水准,大学一听就觉得“一拍即合”,因为在当时年轻人知道不多,但当时大学老师都知道,因为《萌芽》是个老刊物。他们觉得这个比赛很好,由《萌芽》牵头,他们可以从中选一点人,所以大学才参与。

大学参与非常重要,当时《萌芽》确实没有多少影响力,但是像北大、复旦那些大学是有影响力的,所以新概念的成功主要是这些大学都来参与,而且后来这些大学也兑现了(之前的约定),第一届就有6、7个选手大学保送。我们要做得就是让更多的,好的大学来参与,所以新概念从当时的6、7所大学一直扩充到现在有17家高校参与,我觉得这个才是重要的,韩寒不重要。对于我们来讲韩寒确实是一个特例,网上有人讲韩寒起了个很坏的作用,说韩寒让人不好好读书,这个话有一定的道理,当时韩寒要退学我再三跟他讲,我也做他工作叫他不要退学,现在有时候我去一些中学做讲座,讲到韩寒都会说你们不要学韩寒,因为他是个特例,你们还是要考大学的。因为即便你觉得考大学不好,你还是得去考,大多数人只有这条路,所以我到处跟人讲不要学韩寒。我们更不会拿韩寒做为新概念的一个招牌,如果拿他做招牌新概念会失败的,会给新概念大赛减分,因为大多数家长就会来反对你,我估计现在也有很多家长会反对,说我们把孩子教坏了,不好好读书,那我们怎么办?这不是教唆孩子做差生吗?我们是绝对不会突出韩寒(严重偏科)这一点的。

但是韩寒后来成功了,你要摆脱这个关系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就是新概念出来的。后来的情况也是出乎我们意料的,青春文学热起来了,当时确实有些人因为新概念作文得奖,马上就有出版社找到他们出书,也得了一点名气,虽然可能没有韩寒那么大。现在也有不少人想通过新概念自己能够出书,实现自己的文学梦,这个也是新概念很多届以后的事,我们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冲着出书来参加比赛,我们到现在还在想新概念走的究竟是什么路?就是我们让大学有另外的一个途径来选一点写作写得好的学生,允许他们有一些偏科,但没有像韩寒那么绝对。

网易娱乐:“方韩大战”之后,您和韩寒有没有在私底下进行过交流?

赵长天:我只是跟他通过一个电话,是韩寒给我打的一个电话,他就表示说抱歉,这个事情让《萌芽》也惹了麻烦了,他说他也没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自己还是不成熟,表示歉意,大概这么个意思,我就回他说无所谓吧,这个对《萌芽》也无所谓,反正以后你好好做自己的事情,其他没有多交流。

网易娱乐:那您对于他(向方舟子)提告的这一处理方式做何评价?

赵长天:韩寒这次的整个应对我觉得确实比较差,说明他没有团队,我觉得如果他有一个好的团队的话他的应对会更有章法一些,他现在没有章法,包括一开始没有必要那么强烈的反应,也的确没有必要去上诉,但我也说过尊重法律,因为韩寒你既然告了,如果法庭让我们去作证,我们也可以去作证,韩寒那次在电话里讲我也不一定上诉了,他说上诉也没有意思,就是胜诉又怎么样呢?别人还是说不相信。反正这次他的应对是蛮失败的吧。

网易娱乐:李其纲之前曾解释说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更多的起到了一个“验明正身”的作用,到现在这么多届的新概念办下来,有没有通过复赛检验出代笔的例子?

赵长天:复赛确实是为了“验明正身”,但我们确定这个人初赛就是抄来的变成一个非常慎重的问题。我们后来的一个做法就是把复赛的比分增加,原来复赛分数大概只占总分的10%-20%,现在就把复赛分数增加到50%了,如果觉得复赛不好就把复赛分数打得很低,这样的话选手就得不了奖,用这种方式来限制,而不是公开说这个人初赛是抄来的,因为说是说“验明正身”,还是一个判断,不能确证,就因为复赛不好说选手初赛的作文是抄来的,还是要很谨慎,因为这涉及到年轻人的名誉,所以后来从没有因为复赛水平不及初赛就公开说是抄,只有把复赛分数打得很低,不让他们得奖的情况。

网易娱乐: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初试和复试的比重到底是怎么样的,评委采取的是计分制还是表决制?

赵长天:第一届初赛的分数当然是评分制,复赛的分数到底占多大比例,我现在一下子也记不太清,但占得很少。

赵长天对于韩寒的个人评价

网易娱乐:许多网友表示韩寒现在写不出以前《三重门》的那个水平了,您觉得韩寒这么多年来他的文风有没有改变,或者说写作水平有没有提高?

赵长天:《三重门》写得不太好,现在说写不出《三重门》水准我就觉得有点奇怪,韩寒后来的小说也不是特别好,他写小说不太认真,他没有构思的。像《长安乱》,是为《萌芽》写的,因为韩寒有名,就让他写一点(连载),我就觉得他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没有一个很好的构思,最近的那本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我认为是写得比《三重门》好,他没有《三重门》那种(模仿的痕迹),《三重门》很明显的模仿了钱钟书,很不成熟,但反过来说《三重门》你要让人代写,特别是让长他一辈的,比如他父亲,或者甚至有人说是我代写的,我说我写不出,不是因为它太好了写不出,而是让一个隔了一代的人去表现现在20来岁的年轻人,这很难写。因为我们这两代人的差别太大了,代沟太严重,所以你没有这个本事(去代写)。

网易娱乐:网友也说了,因为隔代,也有很多人说只有70、80年代经历过的人才写得出《三重门》。

赵长天: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三重门》里面那种炫耀,我们这代人绝对不会这么写的。

哈哈哈,你们那一代人?你还真会代表啊!“让一个隔了一代的人去表现现在20来岁的年轻人,这很难写。”同样的道理:让一个16岁少年写出40岁左右的境界,不是同样很难写吗?网易娱乐:您之前说过韩寒给你的第一印象比较普通,和媒体报道中的韩寒是两个人,你会不会觉得韩寒更多的意义上来讲是一个舆论塑造出来的偶像呢?

赵长天:韩寒在公众舆论面前形象和他本人形象给我感觉完全是两个人,他在媒体面前很张扬,甚至有些不讲道理的感觉,但在私下里他是一个很温和,很能和人相处的人,我也不知道反差为什么那么大,可能是他叛逆,或者说他定下了这个叛逆形象他就要去做(维护)这个形象。

哈哈哈,你终于说到一点实质性问题了:韩寒就是一个两面人!你真情流露啊,老狐狸!当然我没跟他讨论过这个问题,另外我再说一句,我今天之所以(接受采访),是因为我希望把这个谈话的录像放到网上去,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尽管说不定里面也会有漏洞,因为我是随口讲的,我不是那么深思熟虑的,又会造出很多漏洞被人家质疑,那也无所谓,被人质疑也没有关系,但他毕竟是我自己讲的。

但是记者采访(指文字)差别非常大,像这两天网上流传的《南方周末》上写“韩寒的初赛稿和复赛稿都是我亲眼看着写的”,初赛稿怎么可能我看着写呢?等于说这是作弊的,然后我把这个作弊话公开到报章上去,哪有人那么傻的?记者采访写的稿子里的描述有时候会和被访者原本的意思相差得不可思议,所以我觉得特别要紧的事情我会要求记者写完给我看一下,当然有的给看有的不给看就发出来了,有的无关紧要也就算了,但有些网友也很天真,说你说的不对就要去纠正,我哪有这么容易就去纠正,这个报纸上发也发了,谁给你去纠正。有人误解也只能是误解了,没有办法的。

哈哈哈,《南方周末》陈鸣,你他妈还真不是个东西,连你们的同盟连理都出卖!!!!!你们真是不可思议啊!网易娱乐:刚才您也说了,韩寒叛逆的形象跟他本人很不符,在认识路金波之前韩寒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处于销声匿迹的状态,您会不会觉得他背后有一个营销的团队,把他塑造成现在这个形象?

赵长天:他跟路金波之间的关系我不太了解,我也不能随便瞎说,但因为路金波是个出版商,所以韩寒宣传书我想是有个团队的,制造些热点的宣传我想是有的,但是韩寒好像没有一个固定的团队。因为曾经有一次有广告商联系我希望韩寒做广告,结果我给韩寒发了个短信,发给的是他当时的女朋友,你想他总应该有经纪人吧,好像他也没有经纪人。平时我跟韩寒联系也不多,有事我就给他发个短信,沟通下就完了。

网易娱乐:这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有个题目就叫《韩寒》,不知道您有没有参与评审工作,您觉得韩寒在当代学生中是怎样的形象?

赵长天:出《韩寒》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们觉得选这个题目的学生会很多,结果发现选这个题目的人不是太多,所以好像现在的年轻人,“90后”甚至是“00后”,他们对韩寒其实不像“80后”那么熟悉,甚至可能还不如一些年纪大的人关心,因为韩寒后来关心很多社会事件所以很多年纪大的人对他会有关注,“90后”对韩寒好像不是那么了解。

网易娱乐:你觉得现在的新概念大赛有没有像韩寒那样的“苗子”?

赵长天:当然我们也想最好再出现一点像韩寒,包括郭敬明,张悦然这些人的选手,一开始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影响比较大。但现在好像没有(这样的“苗子”),当然不是说现在写得不好,现在的学生表达能力很好,也有写的文章写得不错。我觉得韩寒的出名是一个机缘巧合吧,很多因素造成的,也不是说现在再也没人写得出比韩寒更好的文章了,所以就出不来,不是这个原因,而是因为韩寒这么巧合的凭这么几篇文章,这么年轻就变得这么有名,甚至被评为世界100个具有影响力的人,这是一个很偶然的一个事情,小概率的事件,所以不能说现在的学生就不如韩寒,因为韩寒是一个太特殊的例子。

网易娱乐:您第一次见韩寒时对他有什么样的印象?

赵长天:第一次见韩寒当然是补考的时候,补考的时候个子小小的一个小孩,也没多注意,我们吃完饭回来韩寒已经考好了,好像跟他说了几句话吧。

你根本就不在现场,你怎么能够肯定没有作弊呢?为什么呢?当时韩寒在宾馆的房间里看书,好像是一本《欧洲哲学史》,我印象挺深的就是一个高一的学生竟会看这么本书。后来接触,就是因为韩寒出名了,出名是因为反教育体制,就会有些电视台叫他做节目,上海电视台浙江电视台,有时就会叫我做嘉宾,这种场合有过一些接触,后来也有过几次吃饭或者《萌芽》有些什么事情让他写点稿子。

网易娱乐:这么多年和韩寒接触下来你觉得他的形象,或者说气质有没有改变?

赵长天:做节目有过一些接触,我的印象是上了镜头他就是非常倔的一个人,下了镜头他的话也不多,比较温婉,但是人很固执,我劝他不要退学,他的老师也叫我帮忙一起劝他,他当时也不说不同意,他也不跟你顶,不跟你争,但就是不听,我劝他也没用。有一次去杭州做节目,那次他父亲也去,他的班主任也去了,他的班主任好像是个数学老师,当时就很气,因为韩寒答应补考,也没去补考,我们也跟韩寒做工作,说了很多,最后工作也没做成,当时就觉得韩寒这个人怎么那么倔,因为涉及到退学我跟他父亲也交流了一下,但是他父亲也没办法,说韩寒这个小孩儿在道德上我一点也不担心,当然他更了解他儿子。后来我最近才看到韩寒曝出他那些信什么的,就觉得韩寒还是不容易的,高一高二的小孩子竟然还写信叫父亲不要贪杯什么的,这也很少见,发现他确实还是很尊重他父亲,是很懂事,很懂道理的一个小孩。

网易娱乐:韩寒的博客抨击了很多的社会时弊,在年前他的态度有个转变,说可能会批评一些民风,把矛头指向了老百姓,对他的这一转变您有何看法?

赵长天:他原来好像就谁都批评,不管是老百姓还是政府,写“韩三篇”我觉得是有点转变,有点变化,我觉得人是一直在变化,特别是在成长的过程中间,可能到了30、40岁以后变化会小一点。一个人从10几岁到30、40岁变化最大,可能他会慢慢成熟,火气也会慢慢小下来,比方换做是我,我现在如果还是年轻的时候,看到网上那么多人骂我,我就会跟他去对骂,可是到了我现在这个年龄我就不会跟人去对骂,我也不会特别的生气,会比较理解,不了解内幕的人来怀疑也情有可原。因为他没有经历过,他被那么多的疑问,推理推得丝丝入扣的,觉得很有道理,那么他选择来怀疑你(也是正常的)。其实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推理推出来的,世界上恰恰很多真实的事情是不可思议的,他就是真的。

网易娱乐: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韩寒有没有代笔?

赵长天:没有,我觉得没有代笔,因为他不是写一篇,如果就是写一篇,那么我没有那么多的理由确定他没有代笔,凭什么说你没有代笔?可韩寒写了那么多了,那么多的文章难道都是代笔的吗?如果那么多的文章都是找人代笔的,那么那个代笔的人为什么不自己出名呢?为什么要让韩寒出名?我就不能解释,唯一解释就是他爸爸,他爸爸可以让儿子出名,但他爸爸代得了吗?他爸爸有这么大本事他爸爸老早就出名了,他爸爸就喜欢文学喜欢写东西,他有这点能力的话他早就应该有名了。所以我基于这么多文章的判断,基于这么长时间没有人站出来说‘我代笔的’,我判断韩寒没有代笔。

没人说他所有作品都有人代笔,但关键的、有点水平的大部分都是。“基于这么长时间没有人站出来说‘我代笔的’,我判断韩寒没有代笔”。我靠,你忽略了一个前提:韩仁均是他爸爸,路金波、新浪是利益共同体,他们不站出来,那就韩寒没有代笔?你可真是太厉害啦!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