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长天先生,请回答我们对新概念作文大赛韩寒造假的质疑 — 临时特战队员 2012/3/5

发布日期: 三月 5,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赵长天先生,请回答我们对新概念作文大赛韩寒造假的质疑

作者:临时特战队员 2012/3/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dd978201010ol7.html

———————————————————————————————————————

亲爱的赵长天先生:

感谢您在百忙中接受网易专访,为我们还原韩寒新概念作文大赛作假一事又提供了充分的质疑理由。请您从一个爷爷的角度出发,面对孩子们纯洁的大眼睛起誓:您一定会如实回答我们如下的疑问。现在开始。

一、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到底有没有违规?

您认为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让韩寒单独参加复赛,不属于“程序上违规”,您的理由是:程序和规则都是你们的“工作委员会”和“评委会”在一起开会(决定的),所以您觉得程序上还是公正的。

我希望您多少懂点法律常识,如果不懂,请您去谷歌或者百度,键入“法无授权即禁止”这个内容,您就会清楚地看到,对公权力来说,规则没有授权,就是被禁止的。在《萌芽》杂志社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中,根本没有允许补赛的条款,也没用例外解释授权。所以,您和您的组委会无权更改约定规则。

同时,这样更改规则,对其他参赛选手,尤其是落选选手是不公平的,有违公平正义原则。您说韩寒是追加的名额,不影响别人,所以没有不公平。可是,如果韩寒和其他人一起复赛,你们还要追加名额的话,一定是韩寒吗?如果你们不再追加名额,那逻辑上就是:你们单独为韩寒预留了一个名额,为什么?

有人说,“法无禁止即自由”,其实,那是针对私权利的,对公权力来说,只能是“法无授权即禁止”,而且还必须遵循公平正义的大法则。

下列问题,请您务必正式回答:

1、没有授权的更改程序和规则,违背程序正义,难道不违规吗?

2、做出更改,损害了他人正当利益,有违公平原则,难道不违规吗?

3、程序非正义而又违背公平原则,必然导致结果非正义。请问赵先生,这个非正义的结果——韩寒的一等奖,难道不应该取消吗?你们作为始作俑者,难道不应该正式、郑重、公开地向全国人民道歉吗?

二、没有公证的单独复赛,增加一个一等奖名额,这个大赛还“公证”合法吗?

很感谢赵长天先生给我们提供的资料,您明确地说:公证处的人“只有两个时间会在,一个是出题的时候,还有一个就是决定评奖的时候,评奖名单决定结束了以后公证处的人就走了,他们走了以后,………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叶兆言还有陈思和就提议说还是打个电话问问(韩寒),大家都同意,可是公证处的人已经走了,再叫回来的话……我们也就想还是算了。”

——好厉害!公证处公证的,应该只是前19名的成绩,韩寒算什么?他的成绩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如果你们修改了评奖名单,那就是公然造假!不是吗?

一份公然造假的成绩,公证有效吗?无效的成绩公证有法律约束力和公信力吗?请回答!

三、韩寒复赛的细节矛盾重重,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说让你老人家现在回忆,那是难为你,可你2000年前后被采访时说的话,总不能也是模模糊糊吧?您老年龄大了,也不难为你,就请回答如下5个问题。

1、在讨论韩寒初赛作文的时候,你们是怎么知道韩寒是偏科厉害的学生的?

(千万不要说你们没这样说过,自由心证,要对得起良心。)

2、到底是谁、什么时候让编辑打的电话?

李其纲和您都说是十点,您还说是9点40、50之类的,可是,打电话的编辑说,9点就通知韩寒父子来复试啦。为什么?这位编辑后来解释,是打电话问为什么不来参加复赛。那么,在讨论让韩寒参加复赛之前,是谁让编辑打电话给韩仁均询问复赛的事的?这个人不是您就是李其纲!这个人难道不是提议让韩寒来参加复赛的人吗?到底是谁、什么时候让编辑打的电话?请回答!

(退一步说,你们编辑部会给韩仁均打电话,此前十分关心比赛的韩仁均就不会给编辑部打电话?骗鬼啊!)

3、韩寒复赛,为什么不用套题抽签确定,而让李其纲出题?

您说原来的“20多套题(在前一天)已经拆封了,就等于已经泄密了,所以当时我们第一反应就是不能用原来题库里的题了”。请问:这20多套题是装在一个信封里的吗?抽出一个题目,其他就泄密了?

4、李其纲投到杯子里的,是纸,为什么韩寒的作文写的是布?

这个说法不一,但您记的是纸, 韩寒为什么写成了布呢?既然基本上确定是纸,韩寒写了布,作为作文来说,是不切题的,为什么你们没有人追究?这是作文大赛,考究的首先是对题意的观察分析,连观察都错了,还可以得高分吗?

质疑这个的目的是想告诉你:韩寒本来就知道题目,不过是作弊的双方弄差了。不是吗?

5、为什么《杯里窥人》成了《杯中窥人》?为什么?

您说:“我估计很有可能是编辑袁敏当时给改掉的”。您可能忘了吧,《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是后来的事,此前的新闻报道中就从来没有出现过《杯里窥人》!

请您和韩寒出示当年的获奖名单公证件(您有吗?)您能出示吗?请一定出示,这一项至关重要,关系到您和您身后的团队的清白呢!请三思!

赵长天先生,下面的问题,您不用回答,是我对您在网易访谈中一些逻辑的不同意见。您是我的父辈,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请您海涵。得罪了!

1、您对韩寒参加复赛为什么没接到信件或者电话通知、到底是谁提议、电话通知时间、投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编辑监考、到底是《杯里窥人》还是《杯中窥人》等诸多环节,都存在讲不太清楚了、不能肯定、不是很了解、很难判断准确、记忆不是很准确等等模糊前提,您是怎么有底气说:“在这背后确实不存在什么阴谋”的?从逻辑推理上说,您根本就没有理由得出确实不存在的理由。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有可能存在,但您没有发现,不是吗?

2、您说“一般文学刊物评奖从来没有复赛的,因为文学作品“作假”的概念就是一个“剽窃”的概念,就是抄袭,比如说你发表出来了,或者评奖时有人站出来说这个是我写的,他拿出证据来,那么就铁定是抄袭,取消资格,这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一个作家一下子就完全名誉扫地,因为会有人拿出来(作品)对照”。

很清楚,您在这里偷换了概念:我们质疑韩寒作假,不是单纯的抄袭剽窃,而是直接内外勾结造假,韩仁均会站出来说是自己写的?李其纲会站出来说是根据您的指示作弊的吗?显然不会!所以,您用没有人站出来指证抄袭剽窃来反证造假,本身就是逻辑错误。

3、您和李其纲反复强调,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之前不认识韩仁均。其实只要有人指证你们认识,你们就彻底完蛋了。您自己说过,您和韩仁均很熟,当时您没有限定时间,您现在解释为作文大赛之后认识的。为什么?

韩仁均和李其纲曾经同校,即便当时没有交集,文学爱好者韩仁均会不去巴结你们这些大编辑、老同学? 其实青春不再出发的文章里,说早就警告你们要警惕那个下作的小作家韩仁均。

就算您此前不认识韩仁均,怎么就能确定李其纲也不认识?事实是:您认识,对吗?

4、“我承认我们当时(的做法)是不严密,这个不严密只能说他(韩寒)当时假如是要作弊的话,他是有可能有这个机会(作弊),我也承认,但是这不等于一个人监考就一定会有作弊。”

没错。可是,您也不能肯定就一定没有作弊吧?您怎么能肯定“这个绝对是无中生有吧,绝对没有”呢?”

5、“大家就文章是不是韩寒自己写的有那么多质疑,我觉得《南方周末》那篇文章已经蛮能说明问题,因为文章采访了许多韩寒的同学,同学都讲他写一段给他们看一段,这个过程都写了,我想这还是能够说明问题的。”

赵先生,您太让我失望了,连一个简单的三段论推理,您都做错了:《南方周末》的报道是不会错的,《南方周末》报道了,所以韩寒的文章是他自己写的,这个判断才成立。可是,很遗憾,恰恰是大前提有问题:《南方周末》会出错而且也出了错,被人批得体无完肤,通篇没有一个明确的人证说:看见韩寒写的《三重门》哪一部分,什么时候在哪里写的。这个大前提不存在或者存在错误,您的结论还成立吗?

6、“我就拿韩寒父亲来说,韩寒父亲和韩寒共用一个笔名,这也和其他第三者没有关系。” “如果说是他父亲写的,那么也跟别人没有关系”。

——再一次请赵先生不要偷换概念,韩寒的代笔事件,是彻头彻尾的造假,如果韩仁均以自己的名字发表作品,谁会去买账?共用一个笔名,为什么不用韩仁均?而是包装成白卷英雄、天才作家、叛逆青年?

一个完全虚假的青年偶像,骗了多少家长的钱?损害了多少青少年的心灵?能说和第三者没有关系吗?

可怜的赵爷爷,您真的老糊涂了吗?在您眼里,竟然这样都是可以的?试问:韩寒的作品,如果署名韩仁均,或者明确是他父子合写的,谁还会去买去看?他天才作家的名头,是怎么来的?你揣着明白装糊涂,为老不尊,你彻底完蛋了。韩寒不是抄袭,他是造假!

三家村和鲁迅,那是文坛佳话,流芳百世;可韩寒造假,将遗臭万年,您不怕做殉葬品吗?

7、“我觉得没有代笔,因为他不是写一篇,如果就是写一篇,那么我没有那么多的理由确定他没有代笔,凭什么说你没有代笔?可韩寒写了那么多了,那么多的文章难道都是代笔的吗?如果那么多的文章都是找人代笔的,那么那个代笔的人为什么不自己出名呢?为什么要让韩寒出名?我就不能解释,唯一解释就是他爸爸,他爸爸可以让儿子出名,但他爸爸代得了吗?他爸爸有这么大本事他爸爸老早就出名了,他爸爸就喜欢文学喜欢写东西,他有这点能力的话他早就应该有名了。所以我基于这么多文章的判断,基于这么长时间没有人站出来说‘我代笔的’,我判断韩寒没有代笔。”

你忽略了一个前提:韩仁均是他爸爸,路金波、新浪是利益共同体,他们不站出来指证,那韩寒就没有代笔?

没人说他所有作品都有人代笔,但关键的、有点水平的大部分都可能有代笔。而这个代笔,是造假,是内外勾结的包装造假,岂是一个代笔能够瞒天过海的?

8、“韩寒这次的整个应对我觉得确实比较差,说明他没有团队,我觉得如果他有一个好的团队的话他的应对会更有章法一些”。

赵先生,您的逻辑太强大了。国民党被共产党打败,说明他没有军队?有军队的话就会更有章法一些?错啊!只能说明,要是有团队的话,那就是一群猪团队。再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他们应对失措,不正是因为成了过街老鼠吗?

9、“但我只是觉得现在许多人无休止的去纠缠这件事情,我觉得没有意义,所以我很少在网上说”。

你觉得没意义,我们觉得很有意义!我们纠缠,是因为我们不想再受骗!我们实在受不了这个草包骗子和他背后的团队,我们这个社会也承受不起啦,必须彻底反对!

当然,如果真实诚信、善良道德、美好纯洁在您老人家眼里都没有意义,那我们也就不纠缠您。行吗?

结论:这世界所有的自相矛盾都是有理由的,没有理由的自相矛盾,那一定是个矛盾,而这,正是我们所要质疑的。

赵长天先生,我们等待您的答复!

最后,请赵先生专访中提到的胡玮莳、林青、叶兆言、陈思和、曹文轩、袁敏、公证人员、南方周末陈鸣、《羊城晚报》、作家出版社,都站出来吧,各人找各人的证词,提供吧!我们在等!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