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语言指纹”的分析 — 道前子 2012/3/6

发布日期: 三月 6, 2012 5:00 上午

有关“语言指纹”的分析

作者:道前子 2012/3/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33db3701012wib.html

———————————————————————————————————————

在网上,看到《〈三重门〉作者身份的语言学分析》一文,据说是复旦古籍所苏杰先生的大作,一位校勘学的专家。韩寒事件至今,在韩方阵营中,我很难见到真正的专家,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对韩寒的文本进行独立的分析与研究。所以,苏杰先生精神可嘉,当为榜样。校勘作为一种学问,我们老祖宗早就在做了。那么,就采用苏杰现代化的,所谓“语言指纹”的说法吧。

我就采用二篇小说,按照苏杰先生的方法,进行“语言指纹”的鉴别。按理,纳入文本越少,采样难度越大。但反之,更便于说明问题。

[便] 韩仁均《暗号照旧》5例,韩寒《傻子》7例。

韩仁均《暗号照旧》:

1、便胡乱地翻起来,借以掩饰自己的窘态。

2、便扑哧一笑,

3、便赶紧说:“一定一定。我是每晚有空的,只是怕,怕你不方便,影响你。”

4、便把在肚子里打的草稿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5、便马上停住脚步尴尬地说:“我,你,你,你要休息了是吗?我以后再来。”

韩寒《傻子》:

1、便也有些心动了。

2、所以同学们便叫他“傻子”。

3、便提着棍子去女厕所打老鼠。

4、便与傻子撞了个满怀。

5、便去和傻子的父母商量,

6、便又跳入了冰凉的河中,使尽全力将小宝推向岸边。

7、便又“嗵”地一个猛子扎入了柳月河中。

[又] 韩仁均《暗号照旧》8例,韩寒《傻子》12例。

韩仁均《暗号照旧》:

1、只见小刘老师打开窗,探出头忽然又伸出手对着阿龙扬了一下,又轻轻地缩了回去,

2、但阿龙再想想,又强压住沸腾的感情,

3、小刘老师又伸出手来朝他轻轻扬了一下,

4、小刘老师又撩开窗帘,打开窗,对着他这个方向优美地扬了两下手。

5、到了小刘老师的宿舍门前,又屈起了手指。

6、小刘老师听到三记不轻不重文文雅雅的敲门声,知道又是阿龙来了。

7、“笃笃笃”敲了三下门,里面的小刘老师一 听就知道又是阿龙,

8、轻轻地打开窗,手势优美地对着阿龙家楼房的方向轻轻地一扬,又一扬,扔了头发,接着缩回手,关上窗,放下窗帘,回过身来。

韩寒《傻子》:

1、老师们又向校长反映,说傻子越来越不像话,上课时睡觉,而且一觉睡得又香又深,

2、傻子下课老和小同学切磋武艺,甚至在校园一个积了又臭又厚的大粪的坑前与一个高年级学生比赛跳远,

3、傻子娘边缝书包边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傻子要跟上要跟上……

4、傻子差点又动了拳头,他的手握着拳在明显地颤抖。

5、球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飞出墙外,又听“嗵”地一声,想必球已投入柳月河的怀抱了。

6、校长怒起,好小子,还嘴硬!又“啪”一下,

7、校长左右为难,眼下又没桥,难道游过去?校长又怕引起公愤,只好摆摆手,和几个老师再“商议商议”

8、校长眼睛一亮,示意将船划过来,又和几个老师权衡了一下,决定“强渡柳月河”

9、几个女孩更加兴奋,其中一个甚至站了起来,可又站不稳,左右摇晃。

10、傻子感觉到了,便又跳入了冰凉的河中,使尽全力将小宝推向岸边。

11、他上来换了一口气,又潜入了河底。

12、又一年的春天,又在柳月河畔,

[只是] 韩仁均《暗号照旧》2例,韩寒《傻子》2例。

韩仁均《暗号照旧》:

1、但小刘老师中师毕业,国家户口,全民教师,而自己只是一个养猪专业户,这段婚姻怎么能成功呢?

2、,便赶紧说:“一定一定。我是每晚有空的,只是怕,怕你不方便,影响你。”

韩寒《傻子》:

1、更多的只是空把房子盖起来,却没钱粉刷,一任赤裸的红砖经受着风吹雨打。

2、只是惊惶地看着厕所里的女孩子一个个惊叫着从他身边掠过,夺门而出。

[一个] 韩仁均《暗号照旧》2、5例,韩寒《傻子》7例。

韩仁均《暗号照旧》:

1、灯光下勾勒出一个漂亮姑娘的轮廓。

2、而自己只是一个养猪专业户,

3、可是中间隔着一条小河,要过去,要兜一个大圈子。

4、阿龙茫然地啊啊了两声,尴尬地笑了,原来他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5、那么好一个小伙子,竟然心脏不好。

韩寒《傻子》:

1、二楼高年级,底楼低年级,两侧各一个办公室,

2、这显然是土设计师犯的一个错误。

3、傻子下课老和小同学切磋武艺,甚至在校园一个积了又臭又厚的大粪的坑前与一个高年级学生比赛跳远,

4、她让傻子坐在一个角落里,一本正经向同学们介绍起傻子的优点来

5、郊游的队伍行进到柳月河一个大拐弯的地方,河的对面风光绮丽,同学们叽哩呱啦嚷着要过河

6、几个女孩更加兴奋,其中一个甚至站了起来,可又站不稳,左右摇晃。

7、傻子以为河中还有人,便又“嗵”地一个猛子扎入了柳月河中。

[还] 韩仁均《暗号照旧》6例,韩寒《傻子》5例。

韩仁均《暗号照旧》:

1、三年下来不但造起了新楼房,还积余了一万多元钞票。

2、我还以为是地下党接头打暗号呢!

3、小刘老师的小房间,布置得整洁素雅,井井有条,空气里仿佛还隐隐约约散发着阵阵清香。

4、阿龙胆子大了一些,主动对小刘老师说:“刘老师,下次还暗号照旧吗?”

5、阿龙喜得眉飞色舞,比当了村长还兴奋,

6、小刘老师说:“休息还早呐。我习惯了,吃过晚饭梳梳头。”

韩寒《傻子》:

1、发现除了脸黑点、皮肤粗糙点外,五官尚还齐全,发育还算正常,

2、傻子作业之差,史无前例,订正了还错,订正了再订正,还错!

3、还加了一句:傻子这么差,干脆让他读四年级好了,

4、校长怒起,好小子,还嘴硬!又“啪”一下,

5、河里还有人在扑腾,是小宝,原来他还不会游泳。

通过以上“语言指纹”的鉴别,按苏杰先生的说法,这二篇小说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当属无疑。

我想说的是,校勘学是一门综合学科,单取其中一脉,必将“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唯有“会当凌绝顶”,方能“一览从山小”。

如果苏杰先生果真是一位校勘学专家,当知其理。

道前子

二0一二年三月六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