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再撒谎,委过于路金波——真够朋友的 — 作者: 国语 2012/3/6

发布日期: 三月 6, 2012 5:00 上午

韩寒再撒谎,委过于路金波——真够朋友的

作者: 国语 2012/3/6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116938549&bid=2

———————————————————————————————————————

近来,一对笔名同为韩寒的父子当起了缩头乌龟,连早前蹦得欢的老韩寒的微博也哑火十几天了。而大媒体在继续封杀质疑韩“公知”的文字的同时,仍在接连抛出挺韩的软文。最近一篇是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的软文。

与臭名昭著的挺韩软文《差生韩寒》(《南方周末》发表)一样,《中国新闻周刊》的这则软文无甚新意,大量的篇幅无非是直接或间接地说韩寒面对记者(但是没有视频转播给公众)时吹得如何如何的牛。正如网友指出的那样:韩寒不当着公众的时候就牛,面对公众的时候就怂了。对于这些垃圾内容,我们就不必去多加置评了。

此文有两处地方倒是颇有点意思。第一,韩寒埋怨一些网站的投票对它不利,不是正常网站。该软文是这么写的:“此时他眼中那些‘正常的’网站,投票比例都在9:1、或者8:2,但‘到了凤凰网或者是左派的网站,新华网就会变成5:5或者4 : 6。甚至有的网站方舟子在一夜之间的投票会增加两百万票,最高峰的时候一秒钟3000票,瞬间就能从9比1到1比9’,他不知道谁在操纵着这一切。”但是,人们注意到:

1、凡是投票结果对韩寒“有利”的网站的投票,都是可以不停刷票的,投票规则明显不正常。而且这些投票都在开始不几天只有几万票时就急急忙忙停止了,“不知道谁在操纵着这一切”。而人们对韩寒的质疑是逐步深入的,韩寒的支持率处在下滑之中,投票持续下去对韩寒不利。因此这些网站的行为也是不正常的。而韩寒却把投票设置不正常,行为不正常的它们归入“正常”之列。

2、凤凰网并非左派网站,甚至一些左派骂它是野鸡网。而右派也说它是五毛网。凤凰的人以前还吹捧过韩寒,甚至说他是鲁迅的转世灵童,并为韩寒提供过做势的平台。韩寒发迹,凤凰网虽然不如南方报系拥立之功大,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次凤凰网投票活动有一个相当于背景介绍的文字,是稍偏向韩寒的,实施了对韩寒比较有利的舆论导向。然而,由于凤凰网的投票设置还比较正常,相同IP不能连续进行刷票,比较公平,作弊相对较难,而且事先就明确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投票截止时间,有充分时间吸取最新民意,投票结果就对韩寒不利,就因为这样,韩寒就把它打成了“不正常”(凡是投票结果对韩寒不利的网站的投票大都不能连续进行刷票的,因此也就一同被韩寒认为是“不正常”网站),真是翻脸不认人。所以怎样区分正常与不正常,韩寒与大众的价值观完全相反。

3、有哪个网站关于韩寒的投票总票数达到了两百万票?还一夜之间增加两百万票了?韩寒真的有那么重要?

难怪有网友一针见血地说:“凡是可以作弊的地方,韩寒都很厉害。而不可以作弊的地方,比如凤凰的投票,韩寒就不行。跟韩寒13年来的表现一致。”

第二个有意思的地方是本文要分析的重点——韩寒不改撒谎毛病,又一次说谎。该软文是这样写的(见以下三个自然段):

[ 1月29日凌晨,韩寒多本书的出版商路金波在微博上宣布韩寒将正式起诉方舟子。路金波的口气有点急切:“1000页手稿、书信等铁证齐备。韩寒邀请方舟子到上海法庭‘当面对质’。”

“我觉得说得太早了,太慢了。”(评:天才啊,“太早了,太慢了”该如何理解?妓者为什么不详述一下,省得大家又误会了韩天才的意思)韩寒后来对我说。韩寒和路金波确实就方舟子的质疑通过两三次电话,但他并没有授权路金波去发布起诉的消息。路金波仓促披露并没有说清楚,韩寒的起诉其实是针对方舟子的行为是否恶意,而非关于韩寒自己作品的真假。路金波的宣言在某种程度上将人们的视线集中到韩寒证明自己作品真伪的方向上,这一点后来被敏感的方舟子(及其支持者)攻击。

但韩寒也没有要求路金波将这条被转发了两万多次的微博删掉。“我不会让朋友删东西,我不是这样的人。”韩寒说。]

呵呵,可真够朋友的。然而,人们从路金波微博“1000页手稿、书信等铁证齐备。韩寒邀请方舟子到上海法庭‘当面对质’。”这句话怎么也看不出它会“在某种程度上将人们的视线集中到韩寒证明自己作品真伪的方向上”而不是“针对方舟子的行为是否恶意”?

想当初,韩寒又要悬赏又要到法院去告状,妄图借公权力来压制学术质疑,引起舆论一片哗然,粉丝蒙羞、学者谴责,认为他这样针对质疑者极为不妥。于是韩寒在不止一接受采访时,对他的告状行径加以辩解。大家可以去看当时的视频,特别包括那个他把姚文元先生发配去延安当童工的视频(韩仁均先生看了该视频,不知作何感想?)当时他是这么说的:

[ 韩寒:因为对这个事情诉讼并不是一个很酷的选择,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第一,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办法说清楚,我希望我所递交的证据——我的手稿,我的书信,我的手稿有1000多页,还有很多朋友的证明——可以还我一个清白。因为无论我拿什么东西出来,我拿出手稿1000多页,方舟子会说这1000多页的手稿是以前就有,就是抄了别人的,有人会说这是你过年的时候现抄出来的手稿,那我一天要抄100多页;我拿出书信,方舟子会说这是假的,因为你第一封信是叫“我的父亲”,第二封信叫“爸爸”;我说有卷子,他说这是假的,卷子不可能带回家。所以我希望所有的东西有司法鉴定,因为我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交给想看的人手里。这是第一。

第二,我觉得我不能开一个特别不好的先河,相信绝大部分文字工作者是没有这些(证据)的,只有默默无闻地工作,如果看到作家或文字工作者,有很快的途径,不需要文字争论和文字途径,只要一口咬定文章不是自己写的,是别人代写的,如果是这样,我想以后很多文字工作者会遭到这样的待遇。]

尽管这番话啰啰嗦嗦,语句不通,充分体现出韩天才语言表达能力之差,但还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将人们的视线集中到韩寒证明自己作品真伪方向上的”正是韩寒自己!不就是他说“第一,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办法说清楚,我希望我所递交的证据——我的手稿,我的书信,我的手稿有1000多页,还有很多朋友的证明——可以还我一个清白……,所以我希望所有的东西有司法鉴定……这是第一。”的吗?他自己对着镜头是这么说了,人们也是这么理解的,怎么现在才一个月不到,就又否认了?

一个月内两次自相矛盾的说法,至少有一次是谎言!

两次自相矛盾的说法,都是出自他韩寒自己的口,怎么把责任推到路金波那条简短的微博上呢?当初见人们纷纷指责他以告状对待质疑者不妥,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左脚,韩寒就说起诉第一是为了证清白。现在看到“以起诉证清白”成为天下笑柄,换块石头把自己的右脚也打肿了,就又想改变说法再去砸自己的左脚,还怪路金波不该把石头对准他的右脚。

韩寒这样的朋友,可真够朋友的!从韩寒狂妄声称要杀戮群众,公众早已领教了他一阔就变脸的德性,假以时日,曾经捧红韩寒的媒体或老板,总有一天会体会到什么叫做养虎伤身的。劝你们还是早点把浑水中的脚抽出来洗洗干净吧。

最后我要说一说那些写软文的记者们,你们有一手好文笔,却去竭力把水平比你们差得远生理年龄30却极力装娕说谎成为习惯的人,你们就不感到受侮吗?看到你们的作风,就想到现在荧屏上充斥的辫子清廷戏,一个个以有在皇子皇孙跟面前自称奴婢、臣妾的机会为荣幸。你们是中奴性教育的毒中到骨子里去了吧!你们难道就不能挺起腰杆一次,说一声:百闻不如一见,呸,原来他真是个草包啊!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