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的话能救韩寒吗 — 仙人指路010 2012/3/8

发布日期: 三月 8, 2012 5:00 上午

冯骥才的话能救韩寒吗

作者:仙人指路010 2012/3/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b01c69010123hp.html

———————————————————————————————————————

网上报道说,昨天有记者采访到了参加两会的文化届政协委员冯骥才。当问到“代笔门”事件时,冯骥才说:“如果我是韩寒,我不会搭理这事,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去,我还是继续写文章,不断地发表作品。”

冯骥才说这话,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完全正确。但放在韩寒这件事上,却只能算是说对了一半。问题的关键是,韩寒不是冯骥才!

冯骥才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作家。近些年他为保护文化遗产、保护文物、古建筑,辛苦奔走,利用自己的学识和见识,从社会各界唯利是图的商业行为中,抢救了很多险遭破坏的文化遗产。这方面他所做贡献的名誉,完全不亚于他在文学界的声望,可谓劳苦功高,广受称赞。后来听说他被聘为国务院参事,我不懂这个职位的职责,想必与文化保护有关。有了政府的支持,他做这些工作可能会更有力度,听着是件令人欣慰的事。

我这里只说作家身份的冯骥才。他的小说功力很深,深受读者喜爱。这方面,冯骥才本人也是相当有自信的。他的小说随便摆在书店哪怕最不起眼的地方,也会被识货的读者找出来买走,彻夜地读。冯骥才是靠自身实力写出来的,不需要任何炒作。他在2005年10月份开通新浪博客,目的也不是与网友互动扩大知名度,而是要呼吁保护文化遗产、古建筑。他的博客开篇语:你有你的心灵空间,我有我的心灵空间,这是我和你共有的心灵空间。意思是:彼此尊重,共同关注我们生存环境里共有的话题。冯骥才不参与任何规模的网络论坛,极少与网民互动,互联网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宣传文化保护的窗口,是一个拯救文化遗产的工具。冯骥才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互联网还会被文化投机分子当成蒙蔽读者、制假售假的黑市场所。冯骥才不会理解,一个作家,有感而发,挥斥方遒,多么快意的事情,这难道也会让人代替?什么人会把这么舒服的写作事情拱手让给别人快活?答案是韩寒这种人。

韩寒的成名与冯骥才完全不同,他是靠着各路商业文人的炒作配合,煽乎起来的。尤其是互联网的普及,为他找到了绝佳的造势平台。他和他的炒作团队充分利用了一切可以达成目的的手段,互联网上的网民和不谙世事的少年,是他们的主攻对象。这些人文化造诣不高,读、写、听、看,都容易被商业文人牵着鼻子走,自身缺少作品鉴赏力和不良文化免疫力。于是韩寒团队的那些上不了台面作品趁虚而入,先是铺天盖地的偶像吹捧,然后就是唯利是图的商业打劫。

如果按照冯骥才所说的,一个作家不管别人怎么说,一心一意地出作品,靠作品征服观众、击退谣言。毫无疑问,这方面冯骥才能做到。可韩寒就算真的再活五百年,他也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压根儿就不爱写作。幸亏韩仁均寿命长,能一直为他儿子代笔,不然韩寒早就露馅了。看来冯骥才很少看这次事件的视频,要是能看一点,就会感受到,韩仁均这么呕心沥血地为儿子写,韩寒白挂一个作家名分,他都嫌麻烦,总是在采访时流露出随时准备退出文坛的言论。足见作家这个招牌在韩寒来说,实在是个苦差事。我们可以从各种访谈中看到,韩寒结结巴巴地与主持人对话,前言不搭后语,目光游离,舌头打卷,那个难受劲儿连观众都不愿意再看下去。这种苦,足以抵消韩寒在其他风月场合的乐,相信只要一想到第二天还有访谈,就算美女铺满地毯,他也没心情消受。就这么难受。

冯骥才的想法没错,我干嘛要搭理别人怎么说呢?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写我的不就行了嘛!布隆迪人民质疑我,管他呢!牙买加人民怀疑我,管他呢!也门人民不信任我,管他呢!这些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冯骥才不上论坛炒作自己,没向网民宣传自己的作品,也没诱导网民去购买自己的作品,买卖全凭读者自愿,也就是说购买冯骥才作品的都是纯读者身份,与网民身份无关。网民当然不会质疑冯骥才。在这一点上,韩寒就完全不同了。

韩寒虽然是萌芽杂志捧出来的,但他真正如日中天,被封为精神领袖、青年榜样、当代鲁迅,都是依靠网络造势得来的。他在博客、微博上大力促销自己名下的书,网络给他和他的团队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利益。网民的支持,是他们这个利益团伙得以疯狂成长的最肥沃的土壤。他的作品好,受益的是网民;他的作品不好,受害的也是网民。而且喜欢他作品的网民普遍年龄偏小,这就使得我们更不能忽视他的作品质量,以及作品本身所传递的道德问题。网民掏出了大把的个人收入去支撑韩寒的利益团伙,这种情况下,他造假代笔,就不是他个人的事情了,网民就有了质疑他的权力。你究竟是不是真的?你的作品究竟是谁写的?必须告诉网民实情。网民的这种质疑权利是与韩寒从网民这里得到的利益同时产生的!这是一个矛盾的正反两个方面,不能拆开来说。这不是布隆迪人民质疑柬埔寨人民,这是大部分布隆迪人民质疑另一小部分布隆迪人民。你从我家门口把花盆拿走了,为什么?得有个说法。比如冯骥才的小说《俗世奇人》,里面写的都是清末天津的奇人奇事;如果这时候有一家人找到冯骥才,说你小说里写的那个钓鱼人就是我太爷爷,同名同姓同地址,你写的不对!冯骥才能说我爱怎么写这么写,你爱怎么质疑这么质疑,我不管!这样的情况恐怕就不是一关门,质疑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你写了人家,人家问问你,合情合理。韩寒就是这样,因为你韩寒赚了网民的钱,现在网民发现其中有诈,来问问你,怎么能关起门不理不睬呢?

说到底,韩寒不是冯骥才,冯骥才也不是韩寒;二者完全没有可比性。冯骥才仅从一个作家的角度考虑,觉得可能是一个年轻的作家遭到了不公正围攻,作为同行前辈,本能地说句话,也是宽厚长者的风度。韩寒做不到冯骥才所说的关起门来一个劲儿出作品。他韩家的那些作品,如果不是按在一个少年才俊的头上,是根本不会有人愿意读的。韩寒年龄大了,韩仁均那点儿文化水儿也掏空了,韩家的作品已经失去文化良心,是赤裸裸的商业产品。一大批枪手利用韩寒的名字,在向大众兜售着劣质文化鸦片。这种模式已经复制出了很多作坊,遍布各个行业,比如影视界的编剧行业。冯骥才这些年光顾着抢救文化遗产了,没料到正经文化遗产一天比一天少,邪恶的文化毒瘤倒是一天比一天多,已经蔓延开来,控制不住了。

冯骥才是文化界重量级人物,因此他的话被当成韩家救生圈,被韩粉们兴奋传阅学习。报道称冯骥才还说:韩寒挺有才华的,是挺有思想锐度的一个人。韩粉们千万不要拿着这句话当成救命人参,泡成药酒从韩寒身上所有的眼儿里灌进去也救不活他。这句话只能说明冯骥才从以往对韩寒的模糊印象中,感觉到他曾发过一些叛逆的言论,这种言论来源可能是报纸,也可能来自网络。潜台词是说:韩寒的作品我没什么印象,也不感兴趣,倒是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常插科打诨针砭时弊,我觉得挺难得。要是冯骥才知道了这些所谓“思想锐度”也是别人代写的,都是打政治擦边球,为了博取更大名声以便在商业中获利。那冯骥才恐怕不会说这一句。

冯骥才,一个仁厚的老作家,他说这些话无损于他的形象,也无助于韩寒的苏醒。这些都是门面话,记者捡着爱听的也才找出这么两句。深层次的,比如“我不太了解详情,只能说这么多”之类的,没见报道,也不好猜测。韩寒以及韩粉们,不要只找自己愿意听的渲染。冯骥才还说了关键的话,他要你韩寒不断地出作品,用作品说话。韩寒能接住这样的信任吗?能对得起冯骥才这样的老前辈的鼓励吗?过去的一切都是假的,今后即使幡然悔悟要学好,恐怕也晚了。劝韩寒还是别吃这碗饭了,该干嘛干嘛吧。至于冯骥才说的,表现了一个老作家的宽厚,他可丝毫没说不相信韩寒造假,他说作家要用作品证明自己;换句话,要是再也写不出来,那就证明自己是假的。

从冯骥才的话中,我能感到他对这件事兴趣不大。真的能怎样?假的又能怎样?与他无关,他的心思不在这上头。有几个能像方舟子那样的,谁叫板跟谁干,谁造假跟谁打。方舟子的微博窗口,我感觉就像医院化验室的小窗口一样,摆满了各种等待化验的东西,窗口外站满了等待结果的人们。而方舟子的大量工作只有一个:验便。真难为他了。

2012-3-8 中午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