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下半身—笑谈挺韩巨将沈浩波 — 张怀旧 2012/3/8

发布日期: 三月 8, 2012 5:00 上午

奇怪的下半身– 笑谈挺韩巨将沈浩波

作者:张怀旧 2012/3/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38e3d0e0102duad.html

———————————————————————————————————————

当一位下半身诗人开始学会用大脑思考、用嘴说话的时候,不但他本人不太习惯,旁观者也会觉得奇怪。这一点从沈浩波先生的微博里可窥一斑。

就如同一名妓女突然出现在农贸市场吆喝卖菜试图通过双手勤劳致富一样不习惯。她首先要了解菜价,然后还要识秤并学会与人讨价的本领,这需要一个过程。

沈浩波的微博让人感觉他还没有完全学会用上半身思考,遣词造句显得生疏不入戏,经常说不好人话。“脑残”、“脑残们”、“脑残前辈们”、“你他媽”,这些都是这位德高望重的下半身诗人的语言习惯,看起来就像个不识秤的卖菜女,于讨价还价中恼羞成怒。虽然他的脑袋够大,但容纳的可用智商甚少。

事实上,我并不觉得沈的文笔比韩任均强,是不是他一不写诗就不会讲话了呢?也不是。我们细看下去,发现他也有一套自己的逻辑,那是一套诗歌般的逻辑,不认真斟酌一番很难理解他的用意。

如沈在微博隆重宣布他这两天一直在上海,是,独唱团不会再有,韩寒将博客账号与密码全都交给他任其删改,但是他只字未动……上海小叫驴……

我们真不知道这几条微博所包含的深刻或不深刻的含义是什么,是对一本绝对纯文学杂志的缅怀?还是为了告诉我们韩寒把他当个人物?抑或是为了说明他对文字原创性的尊重与敬畏?

又如他在微博屡次转发自己的微博,强调“脑残们”挖出了他的下半身诗歌作为“黑材料”疯传,还动不动他就想起文革,然后感叹自己“居然见到了永恒”,在挺韩的同时坚决不忘翻出自己若干年前的诗、视频,并声称那是自己不小心在网上搜到的……虚荣心态昭然若揭。

虽然沈反对代笔论的立场姗姗来迟,但我们依然可以见到他的“永恒”,他永恒让我们去先去读读《三重门》等书,然后再下结论。这里我要引用李敖先生送给杨澜的话:知道是臭鸡蛋,就不用全部吃下。就像在菜场,大家都说你的鸡蛋臭了,你还偏要我们买回去尝尝然后再下结论,是吗?你觉得有必要这样吗?把我们都当傻逼一样的试验品吗?磨铁的臭鸡蛋卖不出去了么?我相信婊子卖菜也不会像你这般强买强卖。

依照上述沈浩波先生“证据在先、论点在后”的观点,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就好像:

方舟说:沈浩波,我肏你妈!

沈浩波说:请你拿出证据来!

方舟子:我有一根阴毛!

沈浩波:我要确凿、直接的证据!

方舟子:我有你妈屄的照片、视频(部分手搞)及调情录音!

沈浩波:这些都不足证明你肏的是我妈屄,请你组团到江苏调查!

方舟子指着视频说:你看这形态、色泽与质感,都红肿了,难道不是我本人肏的吗?

沈浩波说:你肏的是代屄!

方舟子说:我回家问问我父亲……

于是诞生了两大阵营:挺屄派与捣屄派。

沈浩波反对李银河教授的集体性交主张,坚持“孤身奋战——干净!!集体批判——肮脏!!”(原话),反对暴力狂欢,倡导一对一论战,并以他当年PK韩寒为例。这我又觉得奇怪了,有人在街上抓到小偷,且不说小偷是否手持凶器,很多人群起而攻之将其绳之以法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你以为大家都像你这般冷漠,让很多人袖手旁观一对一的战斗?你真当这是华山论剑呢?华山论剑还要看对象呢!也许,你向来喜欢对着妓女一对一地写诗、诵诗,这不叫勇敢,这叫逞能。

要说方舟子“集体”了,那韩二就不集体吗?你们的集体从代笔开始,然后由媒体参与造神席卷了出版业,最后引发今天的集体质疑与论战,捂不住弥天大谎就威胁方舟子的妻女,这就是你们的下作。方舟子的集体倒韩运动是民众自发的行为,他们互不相识,他们出于道德正义感而走到了一起;而你们,是一群狐朋狗友、乌合之众,各怀鬼胎,以文化人的姿态干着民工讨薪的活儿。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上海著名斑竹、艺术总监——陈村,这是个地道的牛鬼蛇神,此人将方舟子的诗歌及新语丝的资料全部存盘,打算趁两会期间“上告”,有网友说“文字狱”要抬头,要我说,他应该“上访”才对,这样更贴切。沈浩波近期与此人沆瀣一气混在了一起,看起来交情不浅,这让我震惊片刻又趋于平静,——这很正常,难道不是吗,南方派系不都这德性吗。海派文人之中,我就没见过几个要脸的东西。

沈先生还对赵鼎新教授的评论文章进行了曲解与构陷,声称作者以道听途说为预设前提摆出立场。这我又奇怪了,在文章中我丝毫读不出赵教授的明确立场,他只是就方、韩双方的论点论据作出了理性的分析,最终的结果对“韩二”不利——这是读者的主观感受与客观判断,无关作者。要我说,沈先生应该好好读读这篇脍炙人口的文章,不要总是抱着《漂来漂去》不放。

也许有人要告诉我,沈大诗人除了那首带有明显猥亵妇女儿童倾向的《一把好乳》及《强奸犯》之外还写过别的什么诗,对不起,我没那兴趣,我对沈先生的印象就是一把好乳,扯别的没用。恐怕也只有沈先生才会千方百计将这样的诗歌与文革绑定在一起,实在有才。

请原谅我上文扯到了磨铁公司,要不是诗人冷阳兄告诉我沈浩波是磨铁总裁,我还真对这个公司没兴趣。恕我见识短浅,除了文笔“一流”的《明朝那些事》以及几本装神弄鬼的劣作,我还真不知道这家公司出过什么好书。要知道,这本书浪费了时任责任编辑的冷阳兄好几个星期才得以成功上市,因此我觉得他从磨铁辞职是对的。总裁沈浩波光荣下岗也是对的——要不他怎么会这般无聊,每天在微博磨叽,没事就不能开开会么?除了把老婆的内裤往头上套(摘自其《精液的味道》),你还能干点别的么?下次你能给我们写点长的么,别老这么短,否则你怎么能理解长篇?除了陪李承鹏吃吃饭,你还能干些什么?吃顿饭也发微博,真把自己当三流明星了。还“荠菜圆子”,还“思乡”,你吃睾丸思床吧,那才是你的本职与本能。

我们几乎不用多想就会知道沈浩波先生挺韩的真正目的——炒诗、卖书、挣钱,如果还有别的,那就是——发泄下岗带来的困惑与不满。

相比之下,我觉得王小山先生就不错,他出了几本短篇小匠曹寇的书,那是真材实料,是文学的希望,但它不挣钱,这我们是知道的。

如果让一个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掩耳盗铃、制假贩假并且不识货的诗人长期存在于中国的出版业尤其是小说出版业,那我们的文学就没命了。

沈先生也曾向茅奖靠拢,除了说“尖刀之后再无谍战”,其他基本说不出几个像样的句子来。——那么诗人沈浩波到底、究竟、难道……有没有才华呢?答案是肯定的——有!但他的诗歌已经被黄色网站击败了。从诗歌层面上说,沈的审美不积极,人性不向善,心胸不敞亮,即便镜头感再强,也没人愿意再看他的文字毛片。即便他后来想高雅一把,但又“四不像”。

就在本文截稿时,笔者发现沈浩波先生在鏖战间隙还不忘喝杯茶泡个妞,一改下半身风格,以顾城北岛式的悲怆与凛然竭力邀请从未谋面的出版界美女“笑黎”,曰:“约你一叙。”——此为诗歌界出版界搭讪界的一朵惊鸿奇葩。

张怀旧 2012-3-8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