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我过去关于韩寒的言论 — 许锡良 2012/3/9

发布日期: 三月 9,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反思我过去关于韩寒的言论

作者:许锡良 2012/3/9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709128.html

———————————————————————————————————————

作为一个曾经撰文称赞过韩寒的学者,虽然称赞的时候并不多,但是,我今天要作真诚的忏悔,专门来为过去的那些关于韩寒的言论作一次梳理,以便澄清自己的思想脉络,总结经验,吸收教训,以启迪未来。

韩寒进入我的视野,成为我的论述对象,最早是在2006年,这一年的3月5日,我开通博客,发表了第一篇博文。这一年我撰写了平生的第一篇关于韩寒的文章题目叫《韩寒成功的奥秘》,这也是我第一次提到了韩寒。具体写作时间是2006年10月13日,在这篇文章中,我分析了韩寒成功的个人条件与社会条件,我是这样说的:“那么韩寒为什么能够成功?其实除了他个人的因素外,可能社会的因素也是一相当大的原因。韩寒个人的素质主要表现在他特殊的文学创作天才上。天才总是有点怪的,而且不可能是面面俱到的,总是有那么一点偏激与怪僻。韩寒在这么一个时代里成长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在这个时代里,社会的转型,传统的习俗的巨大惯性与年轻一代人要求个性解放与独立思考的强大冲击力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景观。许多年轻人很想过独立自主的生活,可是在勇气与才气方面又没有把握走出这个设定的路线。但是韩寒却能够有这个勇气与才气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新路。韩寒所敢于做的,而且能够做成功的正是他的同龄人中许多人所梦想而又不敢尝试的。像韩寒这样的人,如果屈服于世俗的压力,按世俗给定的路子走下去,那么韩寒也不过是千万个凡夫俗子中一个而已,即使步步顺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这样的路成功率非常高,基本上没有什么风险。但是韩寒的路的确没有多少可学性,因为这样的路设限太多了,要求的条件实在是太多了。更主要的是,它的淘汰率也实在是太高了。中国出一个韩寒也许是成功的,但是出第二个可能就不那么成功。正如中国出一个雷锋是英雄,但是雷锋后面的人,尽管也完全和雷锋一样,甚至远远超过他,也仍然会淹没在这个巨大的阴影下。这就是特定榜样的唯一性。韩寒也具备了这样的唯一性。如果要求大学生们就业,以韩寒为案例,可以说基本上是没有多少说服力的。”

在这篇文章中,我虽然直接赞扬韩寒的个性,但是,目的却是要倡导个性化的教育人生与社会对个性化的人应该具有的宽容,并以来说明个性化社会与对个性宽容的社会是进步的社会。在这篇文章中,我还提到带校长班去上海华东师大听讲座时,说到了那个给校长开讲座的教授介绍了华东师大资深老教授陈桂生先生找韩寒谈话,苦口婆心地劝他读大学,特别是去华东师大读大学,韩寒听后直接说:本来我是想来你们华东师大读书的,因为听说华东师大的女孩子长得很漂亮,但是来这遛了几天发现她们并不漂亮,所以现在又取消了来华东师大读书的念头了。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但是当时的教授在举这个例子时说得有声有色的,而且听课的一百多位校长都禁不住笑了。

我当时把韩寒的这种浅薄而庸俗的回答当成了韩寒的个性表现而给予了赞扬。现在看来是轻率了。不过,以当时的条件,恐怕在全国范围内与我犯类似的错误的人不在少数。在文中我还分析了韩寒这种成功之路,在中国没有可复制性。因为,与雷锋那样的典型一样,复制的效应只能够是递减的。也就是在广大青年学生中不具备推广价值。当时我从一个教师,一个教育学者的视角对韩寒的关注与赞美是难免的。因为,我在学校当老师近二十年,又在大学研究中国的教育问题,对中国应试教育的弊端应该说是具有切肤之痛的。因此,内心里也急切希望有一个富有个性的叛逆差生的案例能够说明应试教育的危害性。其实,那时我对韩寒的了解仅限于新闻对他的报道,从来没有读过他任何东西,包括他的博客都没有光顾过一次。也就是说,我对韩寒的判断,是来自于外界的评论,而不是亲自去察看与研究。犯这种错误是难免的了。今后无论评论人与事,都必须要在充分的了解与研究的基础上进行,不可以仅仅是看新闻报道就信以为真。

我撰写的第二篇关于韩寒的文章是在2008年11月26日,文章的题目叫《韩寒是中国教育的一面镜子》,此文还收录进了我的学术思想随笔集《追寻教育的真谛》,算是一篇败笔之文。在文中,我这样评价韩寒:“韩寒这个出生于1982年的新一代人,他身上所拥有的非凡的气质、独立的个性,及过人胆略与锐气,还有敢说,也敢行,且敢于负责的精神境界,是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普遍比较缺乏的。他有许多非常独到的见解,也有许多的话显得是那样刻薄与尖锐。但是我们常常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一些话里常常包涵着深刻的哲理与独到的见解。他敢说敢行,敢担负责任。他的学历只有高中一年级,但是他能够靠赛车与写作养活自己,并且从中获得自己的尊严。

可以这么说,韩寒是我到目前为止所发现的,受中国教育与中国传统文化污染最少的一个人,而且也是能够绕开体制与传统的束缚生活得最潇洒的一个。他以自己作为中小学生的简短而深刻的体验感悟着中国的教育与中国社会,发表了不少看法。有许多都是一语中的。并且他对教育与教师,都有过许多的冷嘲热讽,有些话说得还相当刻薄。但是,他说的是有道理的。话虽然难听,但是,事实就是那样。这样的话,常常也只有韩寒这样的人敢说出来,而且有能力说出来。”然后我通过网络上流行的一些韩寒语录,分析其针砭中国社会中种种弊端,特别是教育界存在的弊端。韩寒的形象与他的某些言论成为我分析中国教育与中国社会的依据。因此,说“韩寒是中国教育的一面镜子。”

现在看来,这面镜不是一面平面镜,而是一面多棱镜,也就是说,包装成真话代言人,社会良知代言人的人,其本身也可能是假的。真是假作真来真亦假,令人防不胜防。不过客观地说,文中分析的那些社会弊端是确实存在的。不能够因为韩寒代笔包装,是假公知,假作家,就对些代写的话包含的意义给予完全否认。

第三篇写到韩寒的文章,是《挑战央视,韩寒一人足矣》,写作时间,是2010年2月19日,写作此文的背景是当时听说央视拒绝韩寒这样的杂牌军,因此,感觉韩寒作为思想者的力量应该是不可轻视的。因此,我在文中这样称赞韩寒:“央视对许多国人来说虽然是一个可怕的巨无霸,但是挑战它,只要一个韩寒就足够了。思想的力量,有时不在于人多势众,财大气粗,这些对于思想言论的影响力来说,并没有什么帮助。当然,人多势众,财大气粗,有时也会甚嚣尘上一时,热热闹闹,煞有介事,但是,那只是泡沫,是经不住时间打磨与浸泡的。

在思想学术领域里,其实,人多势众不是什么优势,财大气粗,也不解决真相、真理问题。历史上,一个庞大的帝国,常常就是被一个有才学的乡村野老一语给予击破的。在中世纪时的欧洲,那些宗教裁判所的铁律统治,常常经不住像哥白尼、布鲁诺这样的人一语道破。一个爱因斯坦就可敌过那个时代全世界所有的物理学家。在思想学问的世界里,讲人海战术,是没有用的。天才就是这样的人,常常以一人之力,就敢与一个老朽的帝国作战,并且撼动帝国的根基。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世界却是天才改变的。”

如果抛开韩寒人造包装,而是以一个真正的思想者来说,此文所说的道理还是存在的。思想有穿越时空的魅力。此文只是借当时异常热门的韩寒表达一个道理,即思想的独特价值。并不是专门为吹捧韩寒而写的。

第四篇写到韩寒的文章题目叫《余秋雨赢了,韩寒呢?》,写作时间是2010年2月27日,这篇文章的写作背景是当时同是上海著名作家的余秋雨先生“近几年来,连连上演的一系列丑剧,已经让他在国内外出尽了风头,上海市文化大师,假捐款与秋雨含泪,再加上才华横溢的文化做作,读其文,常常令人感觉虚伪得恶心。最近又听说,他因文化,成为了国有资产股东下的亿万富翁。从个人的荣华富贵来说,无疑,他是赢了,而且是一个大赢家。但是,不论怎么看,都感觉他赢得不光彩,赢得无知无耻无畏。不过,在中国传统文人中,自古就有:笑骂归你笑骂,富贵我好自为之的传统,社会民间的那点笑骂,相对于此一生从官方获得的荣耀与富贵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然后拿韩寒的成功与余秋雨相比,此文极力赞扬的是韩寒以市场为依托,以说真话为安身立命来求得自己的成功,我是这样评价的:“任何社会,都是要有人成功,都会有人发达的,但是,成功发达的性质与内涵及途径却是大有讲究的。据我所知,在美国,没有人敢靠讲假话,靠假捐款,靠含泪相劝死难灾民回家安息,自认倒霉来致富,更不可能靠这个获得文化大师头衔,也就是说,一个健康发展的社会,应该是没有人能够靠做坏事,说假话,靠忽悠成功的。相反,一个人做坏事,说假话,忽悠的结局只能够是破产,在名声狼藉的同时,可能就是监狱在等着他。这样的社会就是诚信社会,自然也是良性社会。在这样的社会,成功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靠说真话,做有益于公共利益的事情。即使有时明明是对自己有益的事情,也要让人感受到,社会确实因为他的行动举止而获得了福利,即使一个人的行为目的对于个人来说,就是冲着金钱去,但是这种力量的存在也会有利于社会福利的增加。”在这里呼唤诚信社会的成功标准,就是说真话,办真事,不能够靠忽悠取得成功。这应该是我一直的信念。那时自然没有想过韩寒的成功虽然不同于余秋雨,但是竟然也是人造出来的,甚至比余秋雨还要可怕。因为,余秋雨就算是御用文人,其本人还是有一些才华的,你可以不赞同他的文风,也不赞同他的思想观点与为人方式,不过,你不能够说他的文章是别人代写的。这个性质是不同的。

第五篇写到韩寒的文章,是2010年4月7日,题目就叫《当韩寒成为意见领袖》,文中我这样评价韩寒:“美国《时代》周刊说,韩寒入选是因为‘中学辍学’,并且作为最为畅销书的作家,这个解说显然是不太准确的。严格来说,辍学并不是决定因素,在中国辍学的人多了是,畅销书作家每年也有不少,但是没有一个能够与韩寒相比,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韩寒本质上是一个现代中国最需要的公民,遵守法律与公德,同时又特立独行,保持独立思考与自由言说的权利。更重要的是,韩寒有见识,他的思想见解简单明快深刻,有强大的逻辑性与时空穿透力,这是他深得一代年轻人喜欢与追随的重要原因。”然后我谈到思想在人类社会前进中的作用,以及在互联网时代思想传播的方式的开放性,思想信息与创造力将会在社会中占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第六篇写到韩寒是2010年5月31日,题目叫《龙应台如何评价韩寒》,背景是2010年5月29日晚,龙应台应《南方周末》与中山大学的邀请到中山大学作纪录片《目送》的演讲、交流对话时,有听众问及龙应台如何评价韩寒。我作为此次讲座的在场听众,写作此文只是一个忠实的记录者。在此短小的文章中,我这样记录了龙应台当时评价韩寒的文字:“龙应台先生说,韩寒的出现是一个令人高兴的现象,这说明中国大陆新一代在成长,他们要求活出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声音,不愿意按照别人的安排来生活。这是可喜的一面。韩寒无疑是非常优秀的。但是,韩寒热,其实也说明我们的社会开放得还不太够,还不够多元。一个常态的社会,不是只出一两个韩寒为代表,而是每一个平民都有机会表达自己的声音,无论地位高低,无论影响大小,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而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个人生活与思想观点,都是别人不可取代的。是属于自己所独有的。因此,希望社会开放多元一些,有更多的人能够表达自己的思想观点。”如果不考虑韩寒代笔人造的因素,龙应台对中国一个公民的评价与期望也是合情合理的。相信龙应台如果知道韩寒原来是包装出来的假货,她是绝对不会这样评价的。

查阅以往文稿,我撰写有关韩寒的文章就这六篇,这六篇文章,2006年算是第一篇,2008年是第二篇,其余的四篇都集中在2010年,也许这一年韩寒被包装得特别火热,而且还获得了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人物与年度世界影响力100人中排位第二位,影响力超过奥巴马总统的青年偶像级人物。这样的风暴不可能不影响到我的判断。这六篇中,有一篇是记录龙应台的话,不算是我的文章。不过,我也赞同龙应台的那个评价标准。其实,那样对年轻人独立思考与自由表达,富有个性的生存方式的期望,我认为抛开人造韩寒这一因素,也仍然是成立的。不过即使是这些赞扬韩寒的文章,也仍然是在以学术的方式讨论着,并不纯粹是为了赞扬韩寒而作的。有时赞扬韩寒,也是为了期望中国成为这样的健康良性的社会:

“一个健康发展的社会,应该是没有人能够靠做坏事,说假话,靠忽悠成功的。相反,一个人做坏事,说假话,忽悠的结局只能够是破产,在名声狼藉的同时,可能就是监狱在等着他。这样的社会就是诚信社会,自然也是良性社会。在这样的社会,成功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靠说真话,做有益于公共利益的事情。”(《余秋雨赢了,韩寒呢?》)现在,韩寒正应了文中的观点,一个人靠说假话,靠忽悠的结局只能够是破产,诚信而良性的社会的成功要靠说真话,去做有益于公共利益的事情,而不是靠代笔包装欺骗大众。

反思自己的思想历程,一个学者,任何时候,都要学会用理性的方式去探讨社会问题,而不是参与到造神运动中去,就我来说,虽然以往主观上无意造神,但是客观上其实是起到了参与造韩寒的神的作用。只有以学术为使命,以求真为天职的学者才能够经得住历史的检验。

2012年3月9日星期五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