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三重门》的代笔之谜(第四回)—- 作者:令狐大哥

发布日期: 三月 9, 2012 2:14 下午 | 关键词:

第四回  书被催成墨未浓

作者:令狐大哥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只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

  也许有一天我攀上了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

  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

首先申明,上面这段歌词决无讽刺之意。对于雄鹰来说,展翅高飞时是何等的洒脱,但如果是一只小鸟,最好还是羽翼长成再翱翔天际。

实际上,韩寒公布《三重门》手稿应该是这次代笔门的高潮部分。我相信,现在很多人对4月1日出版的《光明磊落》都翘首以盼,当然也包括我再内。我们先来看看韩寒公布的手稿图片:

显然,这种稿纸是正规的文稿用纸,不是一般的作业本或者笔记本。注意,这种稿纸的特点是不适合翻页连写,因为稿纸本上端的胶合层极薄,翻页拉动后极易分离。这种设计其实就是方便每写完1页后,单独放置保存(类似于信签本的设计)。

问题是,用这种稿纸是否适合课堂写作呢?显然是不适合的,原因如下:

1、课堂上用这种纸,在颜色、形式上与笔记本、作业本差距均太大,容易被老师发现;

2、每写完1页要单独放置,纸张散乱,容易丢失,注意上面右图的夹子,显然每写一页要重新夹到另外一本,太不方便了;

3、幅面过大,不适宜在狭窄的课桌上书写。

从常理上说,韩寒采用这种稿纸的理由可能有三个:

1、出版社要求稿件要用正规稿纸;

2、自己的写作习惯;

3、原稿修改过多,需要眷抄一份。

我们先不评论上述理由哪一个更恰当,先看看韩寒亮出的另一张手稿照片:

 

从上面的图片中,我们看到韩寒这些短文的稿纸类型大多数并不是正式稿纸,很多是笔记本(包括底部复印的来源也是),也有少量格子稿纸和信签(见右下部分)。显然,上面理由的第2条已经不成立了。再看看写作时间,上图的红色方框中文字为“文学啊文学”,这篇《零下一度》中的文章中,明确提到“ … 第二次高一时,遇上几个志同道不合的人 … ”,这证明该文写于《三重门》之后(第2个高1时)。再看该文中这样一句“ … 海天出版社每年都要收到几百部校园长篇,《萌芽》的胡玮莳和《少女》的郁雨君每次说起稿件情况总是喜气洋洋 … ”,这显示韩寒此时已经与出版社更熟悉(与写三重门时相比),实际上,新概念获奖之后,很多杂志就经常向韩寒约稿了。但韩寒这时却仍然在用笔记本写作! (另外,上图中绿色方框段落文字基本可以肯定为“小镇生活”,似乎与“文学啊文学”同一笔记本,估计在2000年前后由韩寒创作的可能性较大,网上流传说韩寒14岁写作应该没有依据。)

那么,这些短文原稿既然在韩寒手中,那么交给杂志社的稿纸是什么样子呢?

  • 如果韩寒用了这些笔记本纸张的复印件去投稿,那么韩寒显然并没有遵守出版社要稿纸书写的惯例,那写于约1年前的《三重门》为什么要全用稿纸呢?
  • 如果韩寒投稿时再眷清一遍再投稿,为何1年前的《三重门》都可以一次用稿纸在课堂上成型,这些短文却要费力抄一遍?

总之,韩寒课堂上用稿纸的1、2个理由均不成立了。因为,这些写于更晚时间、水平更稚嫩、写作用纸更像一个高1学生的韩寒,没有理由在1年前却具有更老练、更规范的原稿用纸习惯。

实际上,结合前几回论述的无人证明韩寒课堂上创作稿纸写的三重门手稿,再对比韩寒提供的这些短文的原稿用纸类型(这些笔记本倒是很适合课堂上写作的)。显然,一个最合理的解释是上述手稿的书写之地并不在课堂上,而是在韩寒家中,是三重门的眷抄稿,抄写时间自然只能是1998年秋冬的周末及寒假时间了。

当然,上面这些只是推论,但如果没有一个更合理的解释,也没有直接证人证实韩寒课堂上创作手稿。我们是相信上面这些合理的推论,还是相信韩寒的本人陈述呢?让我们再来讲一讲光阴的故事。

首先,对于选择相信韩寒的人来说,我其实也有一些共同点与你们分享:

1、《零下一度》中有一些文章(特别是2000年左右创作的)我相信是韩寒原创;

2、韩寒说“《零下一度》更能代表他自己”,这句话我也相信。

但是,绝大部分看过《零下一度》的的人都会发现,这部分文章的水平实在太差。有一篇“永远的远方”,首先是发表于2000年05期,创作时间应该是在2000年前后,大家看下面这段话:

“坦白说,这篇小文字是失败的,由野鸭而得到的含义“超出常规的人也有价值”,牵强得一塌糊涂,莫名其妙。但是,野鸭的故事却很有意义。许多看似一天到晚去远方的人,其实是缺少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不过,文中有句话算是说对了:“超出常规的人也有价值。”一个人如果活得像块方糖一样呆板方正,那么他的价值还没有一块方糖大,方糖可以让水变甜而他不能,更何况方糖还有棱角而他没有。荒唐。”

这种大白话+烂比喻,简直与《三重门》的作者判若两人。更奇怪的是,最后的一句“荒唐”,是想用“方糖”的谐音,但放在这里突兀之极,简直是为了用谐音而刻意为之。说实话,这真的有点像一个初学杂文,而且模仿《三重门》(看来确实看不懂《围城》)写作风格的人。读者觉得,用荒唐来评论一个呆板方正的人合适吗?为什么一个方正的人就意味着没有棱角呢?难道这种水平才是真实的韩寒?难道这就是韩寒说“《零下一度》更能代表他自己”的原因?我真的很理解为什么《零下一度》的编辑在韩寒提交的稿子中要砍掉一多半了。

上面这一段分析,主要的一个疑点是:刚过半年左右,一个刚刚有长篇处女作得到肯定的少年,会不会写作水平突然下降?或者说,文笔突然从老辣变得稚嫩?实际上,韩寒的最大漏洞就在这里,韩寒父子也在拼命地掩盖一切与时间有关的东西。我们可以从已有的资料中看到:

1、《儿子韩寒》中韩父说:“尽管《书店》发表在前,《夕阳依旧美丽》和《新老师》发表在后,但从成文时间看,其实《书店》晚于《夕阳依旧美丽》和《新老师》,哪怕只晚几天。”

评:看来韩父深知,一个人不可能先写出文笔老辣的《书店》,再写出文字普通的《新老师》等作品,因此,“晚几天”也要为韩寒争取,但由于书店发表在前,要想多争取点时间也确实不容易。

2、《儿子韩寒》中韩父说:“我们从他初二以后真正看到他的文章,是参加"首届新概念作文比赛"的文章《求医》、《书店》、《杯中窥人》。写这些文章时,其实他的《三重门》已将完稿了。”

评:韩父为了证明这些老辣的短文不是突然而来,只能尽量把99年3月自己才看到的《三重门》完稿时间前推2个月,只是这个只是推测的东西,为何说得这样肯定呢?其实韩父还有一个言下之意:如果韩寒不是长篇已经基本完稿,没有充足的理由抽出时间专门写几篇短文去参加作文比赛(以前从来获不了奖)。总之,韩父为了把故事编顺,在时间安排上很下了一点功夫。

下面再来看看韩寒讲述的光阴故事:

1、我们先来看看韩寒在2000年出版的《零下一度》中对刚进松江二中的生活描述:

“进了松江二中要住校,无父母管教,很幸福。我每天上课看书,下课看书,图书馆的书更是被我扫荡干净,只好央求老师为我开放资料库。中午边啃面包,边看“二十四史”。为避免我的文风和别人一样,我几乎不看别人的文艺类文章,没事捧一本字典或词典读。看了书后,我却懒得写。我最恨人家看了一本书就像母鸡下蛋,炫耀不止。我美其名曰自己乃是多看少写。”

评:为了显示自己博览群书后才是下笔有神,这里的是“我每天上课看书,下课看书,” “看了书后,我却懒得写”。但长篇不早点写,99年3月怎么完得成啊?毕竟是30万字哦(加上韩寒自述前期写废的10万字)。

2、看看《差生韩寒》中陆乐的的观察:

“1998-1999年秋季学期开始了,在陆乐的观察里,这个体育生的懒和不听话很快就露出马脚,他除了上语文课,其他课程几乎从不听讲。他在书桌上码了一大堆书,砌成一道墙来遮挡老师的视线,自己在底下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书,一本接一本。不看书的时候他就不停地写东西,晚自习的时候他也在不停地写,作业也不做。”

评:《差生韩寒》在同学的证词基础上也无法否认这学期韩寒是读书写作并重。如果考虑开学军训,然后应该10月份才有加入文学社经历吧,然后才可能创作三重门。正常高中一天加上晚自习约9节课,除掉韩寒要听的语文课、每周文学社半天、每周2节体育课,每周还有约35节课。如果按韩父说的3月初完稿(第2期刚开学),估算课堂写作时间最多18周约630节课。如果按韩寒说的多看少写,如果计1/3时间写作,韩寒需要每节课完成1429字。显然不可能!就算按《差生韩寒》中改为“边看边写”,如果计1/2时间写作,韩寒需要每节课完成952字。抄写速度写长篇?

最后,我们再说一个与光阴有关的年龄的故事:

1、先看看韩寒在博客“光明磊落”(2012-1-25)中对三重门创作故事的描述:

“好在我留下了当年《三重门》所有的手稿,定稿整整四百多,加上初稿和修改稿一共超过八百页,接近四十万字。17岁的我为了这本书,花费了整整一年多,也荒废了学业,白天到深夜,课内到课外,周一到周日,甚至连体育课都逃了,和一帮来例假的女生一起窝在教室里不停的写。我至今所有的荣誉都是因为这本书而开始。”

评:韩寒生于82年9月,三重门98年9月开始写,定稿被韩父看到时间是1999年3月,明明16岁花不到半年时间创作《三重门》的韩寒,为什么硬要把1999年12月-2000年3月花3个月进行的出版社返回修改也算成创作过程?为什么要把令人骄傲的少年天才的成名作时间人为推后?

当然有韩粉会说,韩寒说的是虚岁,那再看下面一段:

2、韩寒博文《看着手稿真欢乐——附16岁写孔庆东文章一篇》(2012-1-28)题目就是16岁,应该不会记错吧,再看内容:

“我居然发现了一篇《眼中孔庆东》(具体写这篇文章的时间记不清了,大致是十六岁),后来我想起来,这篇文章还被收录到第二本书散文集《零下一度》中。虽然现在看起来文章水准不高,颇为口水,但是以16岁孩子的水平来看,实属不错,而且这也是现代网络上颇为流行的文体,16岁的我已经在熟练使用。”。

评:题目、内容反复强调16岁,要么确实记忆深刻,要么就是故意显得这些短文写于 “17岁创作”的三重门(3天前博客“光明磊落”提到的)之前。那么事实是怎么样呢?下面是《眼中孔庆东》的第一段(奇怪的是,照片偏偏看不到这一段):

“最初是在《青年文摘》上看见孔庆东的《47楼207》。一看,心里就大叫一声完了,因 为当时我正在应《少女》的郁雨君之约写一篇《那些事那些人》,写了一半,文笔风格均和 《47楼207〉重复。被这小手捷足先登了,我的东西再出来就没有多少意义。这一度使我的 《那》文辍笔半年。”

按凯迪论坛一位网友的论证如下:

(1)文中提到的青年文摘为1999年9月刊,证明一为青年文摘1999年9月目录,链接为:http://www.fox2008.cn/ebook/qnwzh/19999.html

(2)证明二为孔庆东文章《四十五岁风满楼》中1999年大事记的内容“9月,《青年文摘》刊载《47楼207》,许多青年朋友从此开始认识本人。。。。。。”链接为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01/29/336409_9.shtml

(3)在确认韩寒看到的是1999年9月刊的情况下,根据韩寒《眼中孔庆东》文中提到“《那》文辍笔半年”可以推断,《眼中孔庆东》一文只能是1999年9月+半年后=2000年3月后的作品。

韩寒总不能在1999年9月已满17岁的前提下,说自己在2000年3月还是16岁吧?

韩粉肯定要说时间太久,韩寒忘了。但是为什么前后只差3天的博客,前一篇把16岁的三重门说成17岁写,后一篇却把17岁写的短文说成16岁写。这种“故意忘记”的结果恰好是把一篇文笔稚嫩的短文创作移到了文笔老辣的长篇之前,真的是韩寒忘记了吗?

下回看点:

1、韩仁均与故事会

2、韩寒与林雨翔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00d5e501012qz5.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