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在厦大演讲的黄段子剽窃艾的 — 石毓智 2012/3/10

发布日期: 三月 10, 2012 5:00 上午

韩寒在厦大演讲的黄段子剽窃艾的

作者:石毓智 2012/3/1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050001010ijf.html

———————————————————————————————————————

为了尝试回答钱学森之问,这两年来我走访了二十余所世界名校,听了无数场各个领域世界级大师的讲座。我在2010-2011年在斯坦福大学访学期间,也听了艺术系的不少讲座。我多么希望我们的国家在不久的将来各个领域能够涌现出影响人类的大师,不仅在科技界,而且在文学艺术界都有这样的人才。然而我所看到的现实是反智慧、反审美思潮在当今中国的泛滥。

下面以韩寒2011年5月24日在厦门大学的演讲和艾的《一虎八奶图》为例来管窥这种思潮。首先说明,他们的寓意,这里不做任何评价。

我一直持这样的观点,假如韩氏父子如苏洵、苏轼、苏辙一家,写出了优秀的作品,那么代笔问题虽然严重,也算是对中国文学事业的贡献。然而韩氏父子则不,他们以抄袭来的黄色段子,制造噱头,哗众取宠。下面讲韩寒如何剽窃艾的“创意”。

韩寒2011年5月24日在厦门大学的演讲上,跟往常一样,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稿子来念,下面是开头的一段内容:

其实中国是有成为一个文化大国的潜力的,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要主编一本杂志到现在都没有出版。然后呢宪法上有规定,每个公民都拥有出版的自由。但是呢我们的王法又有规定,就是呢领导有不让你出版的自由。这个杂志在很多地方在审查上遇到了一些问题:里面有一幅漫画,漫画里是张图,主人公是个男的,他没有穿衣服——当然这是不可以的嘛,因为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我们不能露出那个阴丨部在公开的杂志上——但这个我认可,我觉得没有问题。所以我特地把那个杂志特别大的一个logo把它放在不合法的那个部位。突然之间就是出版社和审查人员告诉我们这个不可以,你把这个人的中间这个地方挡住了,这个是在暗喻“党中央”(挡中央)。我的反应和大家一样——我被雷到了。我当时脑子里就在想,朋友,把你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放在文艺创作上而不是文艺审查上那该有多好。 通过这个故事我想告诉大家其实大家都是很有想象力的。

韩寒讲到这里,博得哄堂大笑,热烈的掌声。然而,这没有任何“惊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它只是简单的抄袭。我敢肯定,韩寒这是抄袭艾的“形体艺术”而虚构出来的情节,根本不存在“出版社和审查人员”说这种话。这是韩寒讲话的一贯做法,抄袭别人的“创意”,经过自己稍微的改装,变成自己的。关于这一点,我们还会提供更多的案例。

在韩寒演讲之前,艾的《一虎八奶图》已经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估计很多网友都看过,韩氏父子也不会不知道。艾与四个女的全裸拍照,他坐在中间,用双手遮住自己的阴部,据说这是暗喻“党中央(挡中央)”。艾这是把汉语中常用的谐音修辞手法用于人体艺术,且不管他的思想境界是否高,起码可以说得上是“相当有创意”。世界上的任何创意,第一个想到的是杰出,仿效者则是平庸,剽窃者则是无耻。韩寒的做法就属于这最后一种。

韩寒只是把艾的“创意”从人体艺术转化为语言表达,这就是品德问题了。也许这个“谐音”也不是艾的“首创”,他只是“以身作则”把它形象地表达出来。我觉得韩氏父子基本上是缺乏智慧的,常用这种偷来的“创意”,设计出类似黄色段子的东西,来吸引大众。

我不是反对裸体照相,但是人要有自知之明,像艾这号人,腆着腐败的肚子,看了后饭都吃不下去。如果他把这些东西放在个人相册里,没人去抗议的。

韩寒这种做法可以用八个字概括:语言肮脏,行为丑陋。他是利用大众对现实的不满,宣泄情绪,从中获取私利。韩寒和艾这类人,既缺乏智慧,也没有思想,更没有对这个社会的担待,他们是当今反审美、反智慧思潮的代表人物。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