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韩寒的利器 — 石毓智 2012/3/10

发布日期: 三月 10, 2012 5:00 上午

马桶——韩寒的利器

作者: 石毓智 2012/3/1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050001010k49.html

———————————————————————————————————————

一般人看见运马桶的车,大都是捏着鼻子赶快走开。韩寒看准了人的这个弱点,英明地选择了把“马桶”作为进攻的武器。

不要说方舟子这种对他代笔的质疑,就是温文尔雅的正常文学批评,韩寒的第一反应就是拿起马桶泼人。韩寒既没有智慧为自己辩护,也无修养听听别人的意见,而是只会耍泼皮无赖。

200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白烨教授对80后的作家做了以下评述:

“80后”作家这样一种姿态坚持下去,成为主流文学的后备作家是完全可能的。

我以前说过“80后”作者和他们的作品,进入了市场,尚未进入文坛;这是有感于他们的“明星作者”很少在文学杂志上亮相,文坛对他们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人与文;而他们似乎满足于已有的成功,并没有走出市场、走向文坛的意向。

白烨这个评论是专业的、客观的,而且充满着对这一批作家的美好期许。然而韩寒大概觉得没有被奉为“当代鲁迅”,就开始带着自己的一大帮小喽啰向白烨展开了“泼粪战”。白烨还是温文尔雅地劝告他们:

不喜欢我的文章,但不可以用“屁”、“逼”、“装丫挺”这样粗暴又粗鄙的字眼骂人;这不是文学批评,这些语言已经涉嫌人格侮辱和人身攻击。

韩寒大概看出了白烨这类文人的弱点,用更臭更稠的粪便向白烨泼去:

“屁”是骂文坛的,您别自作多情,以为您就是文坛。

“逼”是生殖器,但“装逼”的意思不是假装自己是个生殖器,您别断章取义。我说的是装逼的逼而不是你妈逼的逼。

“我操”是我在操,和你没关系。

“牛逼”并不是牛的逼,不相信您不知道。

至于“马桶”,我觉得马桶很无辜。难道所谓进了文坛的人都不用马桶?也是,排泄物都写出来了,自然不用马桶。

仔细看看文章吧,有一个字是骂你的吗?牵涉到您的地方全是白先生,如果您硬要说白先生等同与白痴先生就是我在骂人的话,那我也没办法。

活灵活现的一个泼皮无赖!韩寒这种人是典型的文明的反例,民主的反动,既没有民主的知识,更没有民主的修养。韩寒谈民主仅仅是博得人心的作秀。

果然,白烨不堪其臭,关掉博客躲了。

韩粉们的骂功就是这样学会的。当时,几十万韩粉们欢呼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凯旋:“犀利!”“好文!”“骂得好!”“真过瘾!”“字字珠玑!”“无人能比!”“这样的文章谁能写得出!”

最不可思议的是韩仁均,作为父亲,不仅没让自己的儿子节制一下,还在《儿子韩寒》中对自己儿子的这种“卓越”表现大书特书,称自己儿子为“狙击手”。大概参与其中骂仗的也有韩仁均。这是一对什么样的父子!

这一点我特别佩服方舟子。方舟子质疑韩寒当初,韩寒的第一反应就是操起马桶泼来。韩寒千万没有想到方舟子是不怕臭,越泼越精神!

今日有韩寒现象是中国的悲哀,明日让韩寒这种人得势则是中国的灾难!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