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是能不能质疑的问题,刘菊花是有无必要质疑的问题 — 黄学章 2012/3/10

发布日期: 三月 10, 2012 5:00 上午

韩寒是能不能质疑的问题,刘菊花是有无必要质疑的问题

作者:黄学章 2012/3/1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e6d5940100x0m2.html

———————————————————————————————————————

近来,韩寒造假问题已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了,没有什么好辩的了。所以我的关注点也已转向其他方向。

不料,网上呐喊声又起,突然杀出一支由154位学者组成的敢死队,一举揪出了又一位造假者,而这位造假者,竟然正是打假英雄方舟子的夫人刘菊花。于是,“韩氏父子店”又回光返照式的振奋起来,大有围魏救赵,反败为胜之望。

我想,大凡智者干事总要考虑两个问题,一为这件事能不能做,二为这件事有没有必要做。

质疑韩寒,当初的辩论交点就在“能不能”质疑。因为他天才、神童、领袖、偶像,光芒万丈,怎么能随便质疑呢?很多公知纷纷出来论证说,对作家不能质疑代笔,因为任何作家都无法自辩,那样将导致文坛的灾难,说得几乎是要文化浩劫,“国将不国”的可怕。

即使后来有的公知承认可以质疑,但也先要弄清楚“界限”,“底线”,要有“可靠证据”等等,说来说去,还是质疑不得,不得质疑。

现在的刘菊花呢?没有光环,当然就享受不到,在“能不能”质疑,这个级别上辩论一番的待遇了。就连放言“今后凡有人被质疑代笔,我就支持谁。方舟子如果遭质疑,我也毫不犹豫地支持方舟子”的大侠易中天,此时也不挺身而出了。所以,刘菊花毫无疑义能够质疑!

但是,在第二个“有无必要”质疑的问题上,倒是值得探讨探讨一番的。

一个文化造假者,造假的目的是什么?显然是为了欺世盗名,获取非份的荣誉,以及随之而来的物质利益。

一个碌碌无名之辈,并没有获取到相当的名声和荣誉,即使有造假行为,也就像小偷作案(刘菊花的情况我不了解,此处并非指她),并没有偷到值钱的东西,或者得手一点蝇头小利,也就是相当于偷窃未遂罢了。你把他拎出来一阵群殴,这是不是太过份,不道德的行为?而参加群殴者竟然是所谓高素质的“学人”就更加可耻了!

当今,天朝成了一个造假大国,这是人人皆知的耻辱的现实,学术领域也不例外,抄袭、剽窃、代写、假文凭……泛滥成灾。我看154位学人中能出污泥而不染,洁身自好的也不会很多,就这样去打一个无名小卒的假,岂不滑稽可笑?这样,才真正会搞成错误人人有份,人人自危了。

所以我说,刘菊花完全能质疑,但张鸣教授当初为韩寒辩护的“高见”,用在质疑刘菊花身上倒是比较合适的,即“没有必要,毫无疑义。”

韩寒则完全不同,他不是小偷,而是个“江洋大盗”,十多年来名利双收,获取不义之财难以估计。社会公众和相关部门完全有责任,有必要揭露其真面目,阻止其继续诈骗的行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