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毒草韩寒·消灭反智主义 — 张怀旧 2012/3/10

发布日期: 三月 10,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铲除毒草韩寒·消灭反智主义

作者:张怀旧 2012/3/1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38e3d0e0102dub2.html

———————————————————————————————————————

这是时代的选择。

所有人都会看到这一天。

十三年的青春与错爱对于惨遭荼毒的年轻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他们还有重生的机会。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方舟子先生一直以一位理科生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试图通过“勾股定理”来证明韩二代笔的几何角度,这几乎比“哥德巴赫猜想”还难,即便是陈景润先生也只证明了“1+2”,像韩“2”这样的“1+1”论证,并非靠简单的数学定理可以解决,于是严谨治学的方舟子先生逐渐陷入了困境,拿这颗“皇冠上的明珠”没办法。

有人说,要不就试试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或者运用霍金的宇宙学说来探讨一下这十三年的“时间简史”?如果这样研究下去,那么大家也许很容易就得出一个结论:韩寒是黑子,不是太阳。如果把这颗黑子拿到地球上呢?那它必将失去原有的光芒,成为一颗掷地有声的棋子,还“明珠”个屁。

用科学的理性思维去解剖一种畸形的文化躯壳,这本身就是不明智的。其实问题远不如我们想象的复杂,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拿起手术刀,剖开他的肚皮,里面是草包还是经纶,一目了然。问题是,这颗人造“明珠”是不可以随便切割的,它是挺韩方的救命稻草、长生不老丹。

充满智慧的文明人总喜欢运用敏锐的眼光来发现问题然后再用科学的理论来解决问题,事实上他们也常常将简单问题复杂化、复杂问题简单化。

很显然,在反智主义浪潮中因运而生的“文学天才”、“当代鲁迅”、“自由公民”、“意见领袖”,都不是需要通过“绝对值定理”来论证的数学名词,而方舟子先生从一开始就站在平面几何及立体几何的立场上求解,殊不知这是一个复杂的化学反应堆,或者说这是一个需要通过人工新陈代谢而苟活的稀有物种。

换一种说法,你让爱因斯坦、哥德巴赫、霍金去跟玉皇大帝论战,这不是对牛弹琴么?牛魔王们不会袖手旁观的。

与反智主义谈“智”,在“读书无用论”面前掉书袋,在庙宇之下谈科学,有用么?他们会说你穷酸、迂腐、不敬。他们用嘴说不出好话,只能以菊花示人。事情就是这样,不用想得太复杂,对方的手段并不高明。

清华肖鹰教授说得好,“只有骗子才不知道真相”,这是北大精神在清华的重现。赵鼎新、周轶群、张放、戴建业等公知学者们的理性文字已经让我们看到了真相,以路金波为代表的大部分韩粉已经开始反思、忏悔甚至倒戈,这是他们忧国忧民的开始,我们原谅他们曾经的顽固与无知。

文化犯罪与迷信活动不是道德警察与科学家可以联手侦破与废除的,方舟子先生的调查取证工作可以告一段落了,你的敬业精神大家有目共睹,你可以休息了,请保护好妇女儿童,别让她们再受伤害。

方舟子们,请你们不要再欺负弱者了。真相已经大白,答案已经明确,给韩二们留点最后的尊严吧,你们要知道,作为在文化边缘娱乐消遣的他们或许受过一些风骨的熏陶,否则他们早就供认不讳、举手投降了。

我们可以预见,“尊神”死前必将还有一次“回光返照”式的殊死一搏,我们不用担心他们死灰复燃,他们定会瞑目,然后接受来自天国的一声不友好的问候,我们不会留给他们一丝一毫的遗憾。

接下来的战斗,留给我们吧!

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中国,也无所谓这十三年的伤痛。

在这毒草丛生的时代,在这傻逼横行的世界,到处举行着另类的比赛,文学早已被无情地淘汰,所有的沉默者都将无法沉默,我们不必踌躇,也不必流泪,更不必磨叽,那个十七岁的穿越少年还会回来,我们相信他。他将不会再是一颗镀金的棋子,他将成为铁铸的螺丝钉,我们相信他暂时不会生锈。

但他却不相信自己,成了一只红眼绿头的乌龟,失去了往日的膨勃,趴在窟里假装受伤,任人击打他美丽坚硬的外壳。不要怪我们没给他机会,是他一次次地偏离了做人的航线,是他放弃了被理解与宽赦的善意。

我们分明已经感觉到牛魔王们的战栗了,以少妇六六、袁敏、笑蜀(疑似女性)、崔卫平、方方为代表的老妪作家、公知、造假者、出版人、记者们都抱着对一位帅哥的爱慕心理及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充当了月经不调的反智主义悍将,导致一些不明真相的追随者爱屋及乌地加入了盲目挺韩的队伍。他们心知肚明,但他们就是不愿承认自己错了,都把自己当夏明翰,将那糜烂的宫颈伸得老长。

韩氏集团一面享用着国家赋予的种种福利,一面诉说着这个国家的种种不是,时刻不忘摆出一副上海“十三点”的腔调,对于他的支持者们,除了欺骗,他们连一声感谢也没有说过。

春风又绿江南岸,两会精神似砍刀,一根毒草终于倒下了,这是历史的必然。蛇精死了,那些小蛇还没死绝;孙悟空死了,那些小猴儿能放过他的敌人吗?清除国患是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伟大舵手毛主席当年镇压反革命前前后后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摆平局面。对付这帮难缠的老鬼小神,我们无需动用无产阶级专政的棍棒,我们需要一场新新文化运动,将他们搞死、搞臭、搞烂!我们与机会主义没有道理可讲,他们是一群因走路不稳而右倾的猪,对付他们只有一种武器——屠刀。

请让我们接过朝鲜人民革命党的枪,将以韩二为首的资产的走狗、人民的公敌、国家的叛徒集中起来统一枪毙!我们有耐心、有信心、有决心打一场胜仗,毒草一天不除,反智主义的王国就一天不灭,中国青少年的成长就永远走不出迷途,中国理性启蒙的进程也难以重续。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送给我们。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送给韩神。

张怀旧 2012-3-10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