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公民与方舟子宿命 — 一座空城 2012/3/11

发布日期: 三月 11,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韩寒公民与方舟子宿命

– 一个高中语文老师对方韩之争的总结

作者: 一座空城 2012/3/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df7dd20100xom9.html

———————————————————————————————————————

年前开始到现在,方韩之争(其实,称“代笔门”更准确些。因为这“争”的成分已很少,韩寒已下去很久)已持续了不短时间。“这场‘文化真伪大辩论’的伟大历史意义”或许并不像张放老师说的那样举足轻重,但我想,是该为这一事件作一个总结的时候了。

对于这所谓的“方韩之争”的结论,虽然诸多韩粉或挺韩派曾提出许多证据来辩护,复旦大学苏杰教兽还用到了词频统计的分析方法,但显然,这些论据都无法站住脚跟。所以,我的基本结论是,韩寒代笔真相已毋庸置疑。韩寒的确不具备文学写作的能力。这一点,建议各位多看方舟子先生和张放老师等学者的分析。然而,我们并不能据此认为,在这次“代笔门”事件中,方舟子就是胜利者,韩寒就是失败者。相反,我的补充结论是,方舟子必败无疑,韩寒们才会是永远的胜利者。对于这一点,我会在本文末段给予详细论证。

一,关于韩寒

公知?天才?当代鲁迅?韩寒的头衔我没有必要再一一列举。在许多场合,他都曾因为自己在当代的“影响力”超过苏轼而沾沾自喜。稍有文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怪诞现象的产生不是因为韩寒的作品有多么出色。文学之外的原因恐怕是更重要的。还有一点,可能与今天中国人的不学无术不无关系。大众不读书不说,《红楼梦》的读者越来少不说,就连疑似被标榜为“当代鲁迅”的天才作家韩寒,却也连《红楼梦》都没有看过,这如果不是今天这个时代巨大的笑话,就是这个民族难以言表的悲哀。

假设我们不分析不看《红楼梦》对一个所谓作家和“文坛人”的意义,那么,在面对方舟子逻辑严密的极为理性的质疑的时候,这个大作家应该如何应对呢?注意,这个时候的韩寒已年届而立,应该早已脱离了“低级趣味”,脱离了年少时候的小器和幼稚了。我假定,故事本来应该是这样发展下去的:

那一天,作家韩寒从赛车上摘下安全帽,然后到厕所里舒服地冲了个澡。他想像着前天晚上那个“活儿”挺好的范跑跑,然后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进书房。然而,在迈向书房的过程中,他的心慢慢沉重下来,因为他在想着的,是这个民族,这个时代的问题。在这个专制的社会中,我们要“谈革命”,要“说民主”,要“要自由”。然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谈何容易。“革命”?这基本上很难。“民主”?“自由”?也似乎遥不可即。这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从远古走来,在这个声色犬马滔滔洪水的今天,她的未来在哪里?她将往何处去?

他在对这个民族的革命、民主和自由的忡忡忧心中打开电脑,却看到了那篇作者著名为“麦田”的文章:《人造韩寒——一个关于公民的闹剧》。

当这个标题映入眼帘,作家韩寒在勃然大怒的同时,慢慢将文章看了下去。然后,他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他先前的勃然大怒是因为,他是一个极端孤独的人。他在做着的,是为民请命的事情。他在思考着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革命,民主和自由,思考着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其未来这样的大事情。他是无私的,他的全部身心,都将要奉献给这个的民族,尽管这个民族现在看来一点也不美。然而,他的所作所为没有得到认可,相反,他招来的,是人们对他的质疑。

然而,韩寒毕竟是韩寒。他是一个天才,一个悲天悯人的作家,一个仅次于钱钟书和李敖的作家。对于一般人的质疑,他怎么会介意呢?他不会和他们计较什么,更不至于怀恨在心。然后,他再在电脑前坐着,在将麦田的文章又重新看了一遍之后,他发现,麦田对真相虽然知之甚少,但他的文章里,的确讲到了一些可疑之处,尤其是他为什么会在赛车期间写出那样么多的博客,那么多为民请命的文章。

思考良久,他于是慢慢开始动笔,准备心平气和地回答关于麦田在文中提到的问题。

然而,韩寒虽是天才,是名满天下的大作家,但他毕竟只有三十岁。所以,一时忍不住,他竟在文章扬言要悬赏2000万以鼓励那些胆敢怀疑他找人代笔的人。

于是,第二天,在微博里,他便看见了一个著名“方舟子”的人对他悬赏2000万细节的嘲讽。

这个时候,坐在前的韩寒已经是哭笑不得。他想,我他妈的只不过是一时气不过才这样的嘛,至于范跑跑为什么要加2000万,也与我无关嘛。

哭笑不得一会之后,悲天悯人的大作家韩寒再次冷静下来。方舟子这人他也曾听说过,据说是一个从美国回来的科普作家。但他方舟子的名头,是不能和我韩寒相提并论的。他为什么要嘲讽我呢?哦,是了。大概,就如那些骂名人的人一样,为了出名,然后出书挣生活费吧。人生哪,都不容易,哪怕你是海龟。算了吧,随你去吧。你要是能把我骂出个名堂出来,出个小名,再出本小书,可以养家糊口,也不错。

于是,韩寒在电脑前坐着。他掏出一支香烟,然后用火机点燃。慢慢地,那美丽的烟圈从他的嘴里一圈圈吐出来。在那些些蓝色的烟圈里,他看到了这个被圈住的民族。这个民族被圈住的灵性,远没有他吐出的烟圈那般生动,那么袅袅婷婷。

于是,他下定决心,不再理论关于方舟子的嘲讽。然而,对于麦田的质疑,他是需要认真地予以解释的……

(链接:韩寒的应对:我有这么多的手稿……看看韩寒的气质里,有没有“天才作家”的痕迹(11分14秒始)http://video.baomihua.com/11237889/18432200

二、关于方舟子

方舟子,男,1967年生,45岁。美国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博士,曾先后在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生物系、索尔克生物研究院做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为分子遗传学。

我想,应该没有会去怀疑,方舟子可以在美国获得一份至少能让他过上小康生活的工作?在这天,在40%高官毫不避讳地声称愿意把子女送到国外的时代,移民美国应该是很多有才或有钱的人的梦想?学业完成之后,方舟子回到了中国。2010年,因为揭露假道学真骗子的伎俩,他险些命丧铁锤之下。

“锤子事件”之后,我的同乡刘菊花女士对她的夫君说的那句话曾让我感动万分。她在文章中对方先生说:“那么,阿民,我们还是逃跑吧?”

这话里,包含着多少心酸,多少痛苦?除了亲身经历的人,有几个人能懂得?然而,一年多过去了,我们没有看到他们的离去。他们勇敢地留了下来。他们这样的执著,到底是为了什么?

方先生1967年生,以福建高考语文单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大学那些年代里,他写出了那些足够感动尚有理想在心中的芸芸众生。89过后,他们离开了这片土地。然后,他又回来了。

方先生1967年生,今年45岁。45岁,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是不是一个理想的写作年龄?在这个年龄里,那些有理想并且坚持不懈的智者需要做的,是静下心来,钻入文学的世界里,钻入诗歌的世界里,钻入科学和神的世界里,以铸造自己不朽的思想和灵魂。然而,现在,45岁的方舟子先生在做着的是什么?他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进行着的,是所谓的“学术打假”。然而,今天,这个世道,这学术的假,还有打的必要吗?今天没有学术。所谓的作品,只要不抄袭就算是好作品了。

方舟子的打假是无休止的。在这里,我的结论是,方舟子的确不是“像唐吉诃德”。方舟子,就是唐吉诃德本人!他想要横扫群魔,殊不知妖孽当道,群魔不仅早已丧失良知,其对人的方式便是不择任何手段了。所以,你便可以看到,竟然会有154个所谓的“学人”联名举报一个普通的硕士毕业生。而这举报的唯一原因,便是对象是方舟子的妻子。

方舟子,你的未来在何处?

三、关于易中天们和肖传国们

在讲易教授前,我想先引用一下台湾李敖先生的一句话。李敖是韩寒佩服的作家之一。(按韩寒的排序,钱钟书第一,李第二,韩寒第三)那么,李先生的话,自然是有说服力的。在接受杨澜女士采访的时候,李敖说,韩寒的作品就是臭鸡蛋,他是从来不会看去的。他怕别人反问他:你都不看,怎么知道那是臭鸡蛋?于是,他接着说,他天生就有识别臭鸡蛋的能力。他说,只要他不看的书,就是臭鸡蛋。我们不一定非得把整个臭鸡蛋都吃掉,才知道它是臭鸡蛋吧?

在今天这个所谓信息爆炸的时代,他的话不仅是经典,而且是我们需要掌握的一种基本方法。据中国新闻出版网统计,中国现在平均每年出版书籍30多万种!如果你没有识别“臭鸡蛋”的能力,你就会淹没在这个假货遍地的时代荒原里。

依稀记得当年的《易中天品三国》出版权是以千万的价格买给某家出版社的。因品三国而扬名立万的易中天与于丹教授有得一比。先有于丹伦敦耍大牌三天换三个房间,后有易中天发飙奚落记者(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3ODU0NTcy.html?full=true),暴发户嘴脸暴露无遗。在“大作”《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中,易先生似乎对自己的“学术超男”头衔耿耿于怀不以为然。其实,能混到这样的名头名利双收已经很走运很走运了。你如果连臭鸡蛋的味道都嗅不出来,在自己站错队后也没有勇气痛改前非,你的胸怀和你的智慧又何处体现呢?

距对代笔门定性的日子应该不远了。然而,现在,在那个“天才”的大作家都已偃旗息鼓多日之后,仍然有不少人在作最后的挣扎。据我个人了解,这些最后的呻吟之声源自于两种人:易中天式的脑残(我在这里为我用了这个词向所有阅读者道歉。这词很不该用,但这是在借用易中天老师曾经用过的词语,我就自己原谅自己了)学者和肖传国式的妖孽。前者天生不具备识别臭鸡蛋的能力,后者是方舟子的敌人。

对于易中天们,我们除了同情,还能有什么呢?不要怪罪芸芸众生,因为众生麻木。鲁迅生活的时代,与今天,能相差几许?鲁迅对他自己生活的那个时代常常无可奈何,他常常觉得自己仿佛是置身于毫无边际的荒原里,艰于呼吸视听。今天,这个时代,我总认为与鲁迅的时代差别不多。2012年3月8号,清华大学肖鹰教授作了《韩寒神话与反智主义》的讲座,但遭到很多清华学子的激烈反对。对此,方舟子本人评论说:“清华也有那么多学生崇拜一个七门挂科退学的特差生啊?真是反智无所不在。”

四、方舟子的宿命

在《凄风苦雨学彷徨》中,方舟子先生说,他在“内心深处可悲地无可奈何地深受着这个多灾多难一点也不可能的民族”。从方舟子的作品中,我认为我们是能够捕捉到鲁迅的影子的,不管这影子是深是浅是浓是淡。在网上,有民众针对方韩之争评论说:人们因为了解而支持方舟子,因为不了解而支持韩寒。这也是我的观点。如果我们认真静下心去读方舟子的作品,我们一定会有更多一些的收获。

然而,正如我在本文开头所讲,到最后,方舟子必败无疑,韩寒们才会是永远的胜利者。我这绝不是耸人听闻。在此,请允许我再引用方舟子先生的作品。在《江山无限苦情伤》中,方舟子曾说,在八十年代的那次事件之后,理想主义在中国彻底地消失了。“在理想主义之后,取而代之的自然是世俗的拜金主义:只有钱是实在的,其它的,不管多么动听,都是虚妄。”方舟子先生写这篇文章是在一九九五年。近十七年来,中国社会的发展不幸被方舟子先生言中了。“从此之后,中国的大学生再也无力承担社会良心的角色,而在一个一切向钱看的社会,社会良心越发显得重要。……社会良心的丧失,恐怕正是其最严重的后果。”

有这个背景,我们再来看今天的三鹿奶粉事件、小悦悦事件、佘祥林事件等等等等,就豁然开朗了。历史的发展可悲地按着方舟子先生在十七年前的预言演进着。在由导引社会前进的精英组成的中国学术界,其本质也没有不同。今天的学术已经不可以用“腐败”来形容,因为它已经腐烂了。今天,以韩寒代笔门为因由,教授学者们早已站在各自的队伍里骂开了。“脑残”“手淫”“意淫”“枉为人师”“活儿好”“呸!你也配!”等等下三滥的泼妇骂街的语言,绝对是无所不用其极。在这样的所谓争鸣中,我们能看到的是骂街,是互殴,是人生攻击,而不是学术。

近百年前,鲁迅生活的时代,那些大师们也曾有过长久的争鸣。被鲁迅骂过的人不在少数。然而,我们在那些真正的大师真正的“骂战”中,何曾见过这样的语言?在此次争鸣中,清华大学肖鹰教授支持方舟子的观点,这是我非常敬佩的。但在回复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学术批评网创始人杨圣玉时,他的语言是这样:“一,作为教授,我替您不值;二,作为男人,我替您可耻;三,作为个人,我替您悲哀。”我没有细究其立论的根据,但我认为这样的语言毕竟是不妥的。然而,其对头杨圣玉教授的语言更离谱:“我至今不能确切地知道这位‘清华美学教授’和‘方舟子妻’即著名的刘菊花女记者是什么关系,但从肖先生几篇来势凶猛、霸气十足、杀气腾腾的博文看,也许不是一般的男女朋友关系。”这已经不仅仅是下流的问题了,这样的人格的确是不配搞学术研究的。(个人观点)

我一直在反思,这样的状况其腐烂因何而来?理想主义破灭之后,剩下的大抵只有金钱、物质和欲望。所以,今天的教授们衣冠学者们在做的是什么呢?从现在的状况来看,作品只要不存在抄袭,大概就可以算得上非常优秀了。教授们除了做课题抄书写书骗取国家课题经费然后在潜规则女学生之外,哪还有时间来从事所谓的学术研究?诺贝尔?那更是笑话中的笑话了。所以我们不要去管真相了,管好自己的生命和安全就已经是莫大的成功。物质主义是绝对的时代精神,你要是敢去动别人的既得利益,他就是要和你玩命的,肖传国已经对此作了最好的诠释。

关注方舟子已有许多年,并读过他的不少作品。其人其文给我很大启发,其执著其可爱其“无情”其理性主义所演绎的科学精神正是今天这个时代这个民族所需要的。其逻辑是如此严密,以至于行走“江湖”十余年从未失手。其执著信念所幻化出的痛打落水狗精神是如此无敌,以至于其敌人只能用锤子来应对。方舟子的逻辑是清楚的,事实是清楚的,证据是确凿的,问题也该是简单的。然而,现在,方舟子正陷入群魔的围攻中不能自已。这看似荒诞,但我们如果联系这个时代的时代精神来分析,结果就不证自明了。这个时代正被金钱、物质和性淹没着,不需要良知、诚信,更不需要理性,不需要科学精神。方舟子要以一己之力给这个社会注入这些真正理想主义的东西,这就是唐吉诃德的宿命。所以,方舟子必败无疑。

最后提一句麦田。麦先生虽是IT行业出生,没有广泛涉猎文学,但其大文《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必定会成为不朽的作品。至少在中国文化史上,其地位是毋庸置疑的。许多年以后,当人们在无意中提及此事时,或许偶尔会对其在此文后的那个荒唐的道歉感到一点点遗憾吧。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韩寒公民与方舟子宿命 — 一座空城 2012/3/11”

  1. 三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 asmallboy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韩寒公民与方舟子宿命 — 一座空城 2012/3/11 (一个高中老师的总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