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母牛—驳挺韩女将方方 — 张怀旧 2012/3/11

发布日期: 三月 11, 2012 5:00 上午

愤怒的母牛—驳挺韩女将方方

作者:张怀旧 2012/3/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38e3d0e0102dube.html

———————————————————————————————————————

首先我声明一点,我不喜欢与老妪级别的文字工作者打笔仗、口水仗、各种仗,哪怕是少妇也行。我担心老年人体力不支或者眼神不好,但是我也绝不放过任何一头发疯的母牛。

我说感谢她“发炎”,并学沈浩波“约你一叙”,她就怒了,还又复制又粘贴又抓屏又上传又长微博地汇总一番,说我不文明、不是作家(大意)、措辞不对、满丢人的,等等。结果呢?超过半数的人反对她,理由是:韩寒满嘴“逼”、“屁”、“女人活好”、“日”的词汇,她却置若罔闻,听到几个医学妇科词汇及“老妪”、“少妇”、“发炎”就说不文明。无奈之下,方方老师只好学陈村、笑蜀拉黑,——这就是“韩挺”们的作派——心虚了。

请问方方老师是不是非常害怕、敌视或敏感、芥蒂所有的妇科及妇科病词汇?是不是心里有阴影?是不是这样的字眼经常出现在你身边的某本病历上?否则你怎么会说这“满丢人的”?你能保证在你本人及你所欣赏的某些作家、作品中从未使用过这样的词汇么?

作为一名高龄知识女性,常年卧床写作,就算真的“月经不调”,那不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吗?为文学而作的牺牲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呢?这种“不丢人”的妇科病总比文坛是个“屁”字、谁也别装“逼”字来得要文雅很多吧,总比把教师比作妓女,把文坛说作“淫”坛要理性不少吧。年近花甲的你怎么不去怒斥他们几个“大腕”,倒教训起小小的我来了?你也太一本正经、小题大做、斤斤计较、不解风情了吧,你当“新概念”评委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义愤填膺、严以治学啊。你连调侃与调情都分不清楚,还写什么小说?

有网友说“约你一叙”是诗人沈浩波最新发明的“约炮”新词,经本人使用,经“不加V”(木子美)转发,这一来二去就明确诠释并引申强化了“约炮”的语义,近期有可能被网络百科收录。但事实上我与方方谈话的语境与“炮”无关,我就不知道她为何又因“约你一叙”愤怒到那种程度,难道是因为某位文学天才也这样对她说过继而也被她批评过吗?

我忽然觉得作为湖北省作协主席的方方老师与湖北人“流氓燕”的思维相当,人流氓燕至今一直为妓女的生存问题奔走呼号甚至不惜以身作则“十元一次”力挺民工。您呢?跑微博来挺寒挑刺。不是说不可以挑刺,我支持百家争鸣的文学讨论,但你也挑对了才行啊,你偏偏挑了一根毛出来,还说毛“不文明”,毛能不委屈吗?此为“吹毛求疵”(刺)方方新解,学习了,主席没有白当。

从一开始我就对“代笔”论毫无兴趣,因为那是“呆逼”(南京话,见作家雅兰《南京呆逼》载于《小小说选刊》)的作为,闲暇之余我也曾对此调侃过几句,但我绝不会像某些“稻田”败类那样为自己写出的任何文字道歉,这是一个文字工作者最起码的职业操守。

但既然你们惹我,就不要怪我在此多说几句。

过去的两个月中,在挺韩阵营中涌现了几位“航空母将”式的女流之辈,别人先不说,要不是搜索了一下,我还真不知道中国还有一位叫做“方方”的作协主席,刚开始我差点以为这是池莉的本名,后来才发现这是您的笔名。恕我直言,这笔名起得真够“文革乡土”的。当然,笔名、艺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本身,“小沈阳”这个名字也很俗,但是他的作品“不丢人”,因此成功了。“方方”这个名字一样可以靠作品取胜,王宝强、安妮宝贝就是眼前的成功案例。

按照惯例,中国的演员与作家都是要评级的,葛优、陈道明是中国一级演员。因为葛优与方方年龄只差二岁,长相也颇有几分神似(注意,是神似),所以我想问问方方老师是为国家几级作家?如果不是一级、二级,我想最起码也是三级吧,否则没有成功作品并且名不见经传的你怎么会坐上铁交椅吃上公家饭?

这里有一条来自体制内的说法(具体我就不点名了):处处以文学讨便宜的你们,每年都要等候着政府拨财政款出国,到处以研讨会的名义游山玩水,怎么能违反中宣令呢?你们当然是见风使舵的,上级抽你们一巴掌你们自然没话说的,你们肯定是要把体制外拉黑的。没有中宣部,你们这些寄生虫靠什么活呢?既然中宣部下令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保住韩二(又见《南都周刊》教委发炎),你们当然要端稳自己的饭碗……

那么方方老师怎么样才能够端稳自己的饭碗呢?她只有一个法宝:双重标准。(网友火眼金睛,笔者不再赘述。)

母牛们怀揣更年期及二次更年期的梦想与前半生乃至这一生的遗憾来到了微博,抱着对妇科病及相关医学名词无比恐惧的心理加入了论战,以双重标准要求别人,对同盟的污言秽语视而不见,对反对派的理性批评与措辞艺术却暴跳如雷、拍案而起。你还是个作家吗?你竟然与身体作家木子美及蹩脚写手麦田站到了一起,他们的文字能看么?是你真正欣赏的么?或许说,你欣赏文字汉奸与牌坊妓女么?不要告诉我他是卧底,还永不消逝的电波呢。

那么,到底、究竟、难道……方方算不算是个作家呢?答案是肯定的——算!

一位作家用了毕生的时间与精力写就了六十余部作品,比起李敖先生的一百多部,算不上“等身”也算得上“等半身”了,怎么会不是作家呢?并且她高居令人羡慕景仰的作协职位,怎么能不算作家呢?——算!肯定算!

问题是,笔者昨晚参加了一次规模不大不小的聚会,总共四十来人,年龄层次从十八到五十岁不等,职业分别是杂志编辑、企业老板、学生、公务员、导游等,恰好在聚会期间有大家自由讨论的十分钟,我就借此机会询问一下他们是否读过方方的作品,结果他们的回答让我大跌眼镜。他们先是问,是李春波的“小芳”么?然后又说读过方舟子的诗。我提醒他们说“方方”是湖北作协主席,于是他们纷纷拿起手机上网搜索。最后有人搜出了《今日名流》,说,“如雷贯耳!如雷贯耳啊!”。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我调查的社会人群太宽泛、不精准,我应该去问问李长天、赵其纲、叶兆言、曹文轩、陈村、韩二均等公牛们是否读过方方的《大篷车上》。好,即便我真的这样去做,会得到什么答案呢?我想公牛们也未必就读过母牛们的作品。

这些老牛为什么会落得作品无人问津、人品一塌糊涂的局面呢?要我说,是因为他们的作品不是为人民而写,而是为工资而作。他们为了生存、名誉及仕途,不得不背离一个写作者的初衷,他们变得慵懒、暴戾、顽固、刚愎自用、回避真相、胡说八道,他们因过失而坚持,因恐惧而颤抖。

我依然会像韩粉喜欢韩寒那样喜欢方方十八岁那年梳理的文革小辫子,从那张黑白照片上看,她是那么地可爱、单纯、青涩,“我爱拉方”,我怎么也无法将她与一头母牛及韩寒的“逼”、“屁”、“活儿好”、“日”、“操”、“深喉”等字眼联系在一起,我觉得那是对《十八岁进行曲》最无耻的亵渎。

张怀旧 2012-3-11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