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韩寒“天才”保卫战 — 萧夏林 2012/3/11

发布日期: 三月 11, 2012 5:00 上午

南方周末,韩寒“天才”保卫战

作者:萧夏林 2012/3/11

http://xxlmc1855.blogchina.com/1252312.html

———————————————————————————————————————

前记:南方报系什么时候学会客观中立

这篇文章在2月20日就写完了,后来看到不少质疑文章写得不错,一直没有修改。前几天看见陈鸣在《南方都市报》公开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公开当婊子立牌坊,睥睨天下,觉得可笑。南方周末有种在自己的版面上让陈鸣当婊子立牌坊?南方周末没有,也不敢,可见做贼心虚。所以,转到南方都市报这个在外地看不到的报纸上,发表陈鸣婊子自鸣的脑残文章。陈鸣这种严重违背新闻职业道德的事情,南方周末新京报等南方报系多次发生,但是,事后从来不来不反悔,都是强硬反击,不是本报,就是报系提供当婊子立牌坊的版面,自我炫耀,实在上不了版面,就在网上叫嚣。

南方报系作为有理想的大报,这么多年,还没有学会新闻的客观中立,不仅没有学会,而且为了小集团利益,肆无忌惮地践踏新闻人的客观中立的原则。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伟光正的造假传统在南方报系得意流传。

南方周末,南方报系越来越堕落,像中国的大学一样离世界一流大报越来越远。

鉴于此,只好修改这篇文章,表达一下自己意见。也把南方周末的三场韩寒保卫战完成。

一、韩寒和南方报系保韩,只剩下“天才论”武器了

韩寒代笔事件爆发一个月,2012年2月16日,南方周末三个整版的篇幅支持韩寒韩寒,进行所谓的韩寒天才保卫战。

封面故事是韩寒在中学松江二中的大幅彩色照片,占据半个版的篇幅。

1.5个半版的“纵深”版刊登《差生韩寒》和《世界差点把他忘了》两篇文章,书写韩寒天才的中学时代和北京的漂泊时代,尤其是《差生韩寒》一文,一切都是天才,一切都是天才的传奇。所谓的“差生”是南方周末绝对反讽,“差生”的背面是绝对的文学“天才”,“上海差生韩寒”实乃“中国旷世文学天才”。

写真版《焦点之外看韩寒》,图文并茂,写的是温和谦逊的韩寒,是韩寒在母校在车上在家里在办公室等的印象,是天才的美德,所谓代笔风暴中的韩天才以及家人的文学侧记。

陈鸣两篇文章第一是“挖掘”天才新故事,所谓文学天才故事新编,天才轶事,第二是整理天才老故事,对过去韩寒自诩的天才言论进行完美注释,意在制作韩寒中学时代文学天才标准版。《差生韩寒》几乎就是韩寒的上海法庭文学天才辩护词了。

毫无疑问,这几篇文章是这一期南方周末和韩寒集团精心策划的韩寒保卫战,为韩寒天才论背书,更是为韩粉和韩寒的律师提供最韩寒“可靠”的天才证据。南方报系和南方私知知道,韩寒保卫战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失去了任何正常的所有合理性和合法性,只剩下“天才”这个最后的辩护堡垒。因为“天才”没有理性,没有理由,可以打败一切,或者说可以抵挡一切。天才是不可思议的真理,是可以和常识抗衡的。只有坐实了韩寒是文学天才,才能让南方报系和韩寒在韩寒保卫战不至于一溃千里,一败涂地。甚至,可以依靠天才论在上海法院打败方舟子,击败所有质疑。

韩寒和南方报系只剩下“天才”这个武器了。韩寒只能坐在“我是天才的城堡里”,让南方报系保卫了。中国南方伟光正——南方报系,别无选择,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韩寒。

1、是韩寒天才赞美诗,还是“韩寒是不是天才”的调查

陈鸣《差生韩寒》出来以后,引起很大反响,批评如潮,说是不客观不独立,是知音体,方舟子说是软文,李海鹏扬言要南方周末告方舟子。

陈鸣独立吗?当然不是。南方报系在韩寒问题上,要是客观中立,那就太阳从西边出了。

要是陈鸣独立客观,就不能把《差生韩寒》写成酸不拉几韩寒天才颂了。陈鸣的文章的应该是“韩寒是不是天才”的调查文章,应该是客观中立的绝对写作。陈鸣是韩寒的崇拜者,是跪着写韩寒韩寒赞美诗的文中充满对韩寒质疑的不屑和南方报系自以为是的叫嚣,表现出来的是南方周末的霸权主义的南方报系人格和北大“未名湖,我的大海”北大最大人格。南方报系人格,就是死不改悔人格,就是利用资源战斗到底的流氓人格,也是典型文化首骗余秋雨人格。

在南方周末头版《差生韩寒》一文起笔文字:“韩寒从未承认,在随性和天才的姿态背后,以差生形象出场的他承受过巨大落寞与压力。十余年来韩寒努力证明自己:2000年《三重门》出版;2008年介入公共意见空间。挖掘两个成名点前的经历可以发现:说服更多的人,同时引发更多质疑批评这似是“差生”韩寒难以改变的人生戏码”。“在随性和天才的姿态背后”说明什么,说明这篇文章的立场和基调——韩寒是天才,这也决定了这篇文章不是写韩寒是不是天才的问题,而是写韩寒如何天才如何闪现天才光芒的。“说服更多的人,同时引发更多质疑批评”,陈鸣很清楚自己的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为了说服更多的人相信韩寒是“天才”,他更知道引发更多的人质疑批评。这篇文章目的清楚,就是挑衅叫嚣,就是誓死保卫韩寒,韩寒是天才韩寒是天才韩寒是天才,气死你们气死你们气死你们。

怎么吧?我是南方周末,我是南方报系。

有这一段文字,我们就可以知道整篇文章写什么了,知道这一期的南方周怎么写了。

所以,方舟子,还是什么人不要向陈鸣和南方周末要什么客观中立独立,更不要要什么平衡。南方周周誓死保卫韩寒,陈鸣和南方周末早就司马昭之心了,再要什么中立客观,那不是弱智吗?

韩寒是南方周末包装的偶像,不会拿韩寒的钱,文章无所谓软文。文章写得这么恶心,陈鸣拿没拿韩寒的钱外人难以知道。

据说陈鸣是北大中文系的毕业生,其丑陋动机不说,仅仅故作文学的文字就很不及格。就说这一段吧,别说北大生,就是一般高校中文系的学生也不至于写得这么疙疙瘩瘩,词不达意,错误百出。

“以差生形象出场的他承受过巨大落寞与压力”,这是说现在,还是过去。如果强调过去,就该是:“以差生形象出场的他承受过什么落寞与压力”,如果强调现在,则是“以差生形象出场的他,没有像今天这样承受如此巨大的落寞与压力”。

“ 十余年来韩寒努力证明自己:2000年《三重门》出版;2008年介入公共意见空间。”这个句子是什么意思,这是“证明自己”什么呢?莫名其妙的陈鸣,莫名其妙的南方周末,还要把它写在头版头条头段。

所谓“这似是”对呢,还是“这似乎是”对。

差生韩寒是伪天才,的确是差生。

陈鸣虽然是北大中文系的学生,就新闻专业就人格道德就汉字来说,陈鸣的确是差生,很差很差的差生,虽然南方报系极力吹捧。

2、陈鸣天才论,知音体余秋雨体

陈鸣两篇文章语调哀伤,悲怆文学语调贯穿文章始终,与其说是天才颂,不如说是韩寒倒掉的追悼词。陈鸣跪拜天才韩寒,灵魂却在唱韩寒神话破灭无法挽回的哀歌。

这篇文章看起来是记者调查,按照新闻原则也应该是记者调查,但我们几乎看不到调查的手,我们看到的是文学青年玩弄文学的黑手。读起来是报告文学,文学味十足,却难见报告的脸,全知全能的小说传奇叙事无处不在。陈鸣写的是真人,写出来的不是真事。他是记者调查?绝对不是。他是报告文学,他是散文,他是小说,是,又什么都不是,真真假假。所以,有人称之为知音体,所谓真人非真事,所谓三分真实,七分虚构,时间地点人是真的,故事是假的。

或者说是余秋雨体,即记忆文学,说谎文学。不是散文,不是小说,也是散文,也是小说。我称之为骡子文学。

这篇文章一再证明韩寒是文学天才,都是谁出场证明韩寒是天才的呢?第一是韩寒,第二是韩寒的爸爸韩仁均,第三是韩寒的同学好友,第四是韩寒的老师,第五是所谓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组织者《萌芽》社长和评委,不是家人就是朋友老师,一个利益集团的。

从文章叙事中我们看到组织者的影子,这些人是韩寒和赵长天组织的。这样的证言证词在很多地方模糊不清,不少韩寒天才轶事,这没有消息来源的小说叙事主人,第一是韩寒,第二就是陈鸣了。一些话来源虽然明确,但是话语含糊,没有直接引语,很显然是居心叵测。

我想,韩寒的这些老师同学朋友都是赵长天韩寒找来的,这些或明或暗的被调查者是不是早早被收买了?我们无法得知。这篇文章是按照韩寒博客的指示和暗示去写的。只写了韩寒高中勤奋天才岁月,没有写韩寒初中的学习生活,没有写韩寒初中的文学天才。一个正常的调查起码要调查韩寒初中的语文成绩和文学天才,尤其是考试作文成绩。韩寒的爸爸说韩寒的文学天才可是在初二被发现的。即使调查高中生活,也不应该仅仅调查韩寒的同桌和宿舍同学,而应该是任意的同学,如果韩寒是文学天才,全班同学会有谁不知道呢?在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在不是第一时间的时候,在韩寒的带领下去调查他的同桌室友和老师,包括他的爸爸和韩寒自己,又有什么合法性呢?只要脑子不出问题,有谁会相信呢?

无论记者怎么写,再加上记者作了一些技术处理,这些人应该不会出来抗议。赵长天李其纲方方叶兆言这些所谓韩寒制造者是不会出来抗议的。

韩寒《三重门》出版的那一年,由金仲伟、杨慧霞、王抗美执笔的《<新民周刊><法制日报><上海法制报>联合调查余秋雨“文革问题”》在《新民周刊》2000年第34期发表,企图为余秋雨文革历史平反。这篇调查报告是余秋雨带领三家报刊记者写的所谓余秋雨文革调查,余秋雨参与了写作,在文章中颠倒黑白,大肆造假,明明说余秋雨在文革中有问题,余秋雨在文章中说自己没有问题。余秋雨主导了自己的调查,很可能余秋雨收买了记者,否则记者不会听从余秋雨。余秋雨捏造上海新闻老前辈夏立言谈话,引发夏立言先生的严重抗议,《新民周刊》被迫公开道歉。新民周刊领导说,我们被余秋雨骗了。

这是典型的余秋雨调查余秋雨自己,当然是余秋雨文革没有问题。

韩寒领着南方周末的记者搞韩寒天才调查,在陈鸣笔下,韩寒怎么会不是伟大的文学天才呢?

2004年,南方周末新京报的张英张弘兄弟也与余秋雨勾结,把余秋雨当做大师炒作余秋雨《借我一生》,猖狂造假,乱改批评余秋雨者的文章。不过,文化首骗余秋雨过河拆桥,得便宜卖乖,今年初,在西安的一家垃圾刊物上骂南方周末。

南方报系制造了韩寒公知神话,为保神话只好知音体余秋雨体了。

3、韩寒天才故事新编

《差生韩寒》主要目的就是要强化韩寒在中学的文学天才形象,第一是挖掘创造天才新的故事,所谓创新,第二是为韩寒自诩的天才论作证,就是通过老师同学之口,或者小说的全能叙事证明韩寒是天才,所谓推陈出新。韩寒过去没有自诩的天才故事这里有很好的创造,韩寒自诩的一切天才言论在这里得到充分的论证。

陈鸣笔下的不少故事早就有了数个的版本。大家不知道陈鸣笔下的版本是真的,还是韩寒韩寒父亲等以前的版本是真的。我很担心这些韩寒天才故事是为韩寒证实还是证伪呢?

韩寒在学校学习的差,韩寒因为差和父亲关系的紧张,不用说了,韩寒怎样刻苦读书,怎样写小说,韩寒单独参赛,如何买书也无需赘言。

当然,我最关心的是韩寒天才故事新编。新编故事还真不少。

文章一开头,就是天才故事新编。

刚刚进入松江二中的韩寒就摆出桀骜不驯的天才姿态。

一个又黑又瘦、头发蓬乱的高一新生站起来,轮到他向全班作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韩寒。韩是韩寒的韩,寒是韩寒的寒。”底下笑成一团。接着,他又郑重其事地说:“从今往后,松江二中写文章的,我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教室里一片欢腾,笑声中有嘲弄的味道。

我看这一段以为是小沈阳穿越到松江二中了。

这一段奠定韩寒所谓松江文章“第一”的天才基调,除了为了呼应第三部分最后一段,钱钟书去世,韩寒是中文第二,更是引领韩寒天才论的基调。

1998年12月的一天晚上,教室的电视机里播放《新闻联播》,一则消息说钱锺书去世了,正在教室里晚自习的韩寒突然激动地站起来,走到电视前,他盯着电视机良久,转身对班上的同学说,以后这个世界上写文章,我就是第二了,排他前头就剩个李敖。

这一次,教室里没人笑。

所谓“教室里一片欢腾,笑声中有嘲弄的味道”,大家觉得可笑,不相信。

所谓“这一次,教室里没人笑”大家相信了。

这真是绝妙的小说细节。这样神话传奇韩寒自己怎么忘记了,以前韩寒和路金波怎么没有挖掘出来呢?南方周末就是南方周末。保卫韩寒高于一切,一切皆有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

韩天才用三个月征服了同学们。三个月,这真是天才速度。。

韩寒用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松江由第一到中文第二的梦想。

真天才故事是这样发生的,假天才的塑造也必须这样传奇创作。

韩寒天才故事新编在陈鸣笔下随处可见。

1、晚上回到宿舍,他经常和同学聊起某某作家的某某作品,这是他情绪最高昂的时候,他对睡在对面铺的沈宏伟说:“全世界用汉语写字的人里头,钱锺书是第一,我是第三。”那时候的沈宏伟听得一脸茫然:“钱锺书是谁?

2、别人是抄黑板报,而韩寒却是真的“写”黑板报——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想到什么随手就写上去,居然也是一篇很棒的文章——如果不去理会那些错别字的话。

3、初中时候韩寒刚进罗星中学,写的第一篇作文《我》就被当时的语文老师彭令凤赞赏不已。彭令凤如今已经退休,住在上海市区,她在电话里头说,在教学生涯里从来没见过这么早熟的学生。“初中开始写作文风就很老练、诙谐,而且他看问题的角度跟同龄人完全不同。”彭令凤发现,闭卷考试的时候其他学生花半小时才能写好的作文,韩寒通常十分钟就写好了,而且接题就做,下笔成文,基本上不做改动。

4、韩寒进松江二中不久,买了一本邱剑云写的新书,三天后他读完那40多万字,对人说:“这本书还可以,将来我会比邱老师写得好。”这话后来传到邱剑云的耳朵里,他感到十分高兴,锐气十足的少年在那个时代已经不多见了。

5、少年韩寒对钱锺书的崇拜在这两篇文章里到处可见,《三轮车》开篇第一句就是“我有个和钱锺书先生一样的毛病”。《戏说老鼠》里面则学着钱锺书吊了很多书袋,引用了《诗经》、《三国志》、《史记》、《挥尘新谈》……这两篇文章也深得高一(7)班班主任、语文老师戴金娜的赞赏,她给的评语是:“老练辛辣”、“见微知著”。

6、当时的韩寒还去参加了诗歌社的课程,指导老师是吕玉萍。她对韩寒的才华印象极深,有一次诗歌课上大家写诗,韩寒很快写了一首,横着读意思庄重,竖着读却是恶搞。

7、有一次在食堂,韩寒指着碗里的饭跟同班同学说:“就吃饭这个事情,我马上就能写出5000字。”和开学时候大家一阵哄堂大笑不同,这次同学们毫不怀疑。

8、邱剑云不时听到其他老师议论起韩寒:很多卷子他不做,只是在空白处对卷子本身作一番让人哭笑不得的点评,甚至连语文试卷也不好好做,数一数差不多赚够60分就停笔了。

邱剑云曾经在文章里用六个字形容了那时候的少年韩寒:才气、狂气、勇气。他特别强调了勇气——“为了写作,放弃了数理化,不求走遍天下,只顾驰骋笔下。”

9、现在人们很难说清楚是“新概念”作文大赛给了韩寒机会,还是韩寒成就了这项赛事。

老师同学好友,南方周末召唤,韩寒召唤,还有上海市教委打招呼,市委宣传部保护,这么几个人出来为韩寒作证,证明韩寒是天才,韩寒就是天才了?

二、关于《世界差点把他忘了》

陈鸣第二篇文章《世界差点把他忘了》,这篇文章书写韩寒北漂的艰难传奇。天才除了叛逆,除了勤奋,还必须艰难。没有苦难和苦闷,天才就会显得空洞。

这篇是写韩寒放弃写作成为赛车冠军。韩寒写作是冠军,想赛车赛车就是冠军。韩天才无所不能。

这篇文章的写作手法与上篇文章无异,也是充满了小说手法。

两年后,韩寒拿出出书的所有积蓄,买了一辆富康,一路开到北京。当他短暂地住在复兴门外的一个招待所的地下室,身上的钱只够交每天几十块钱住宿费的时候,他可能会想起邱剑云说过的这段话。

书的销量也一直在下降,《三重门》卖了100万,《像少年啦飞驰》只卖了30万本,2002年出了一本作品精选集《毒》只剩下10万本。

曾经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高中生,韩寒吹牛皮要写进华文圈前三,后来一本《三重门》为他引来无数关注。最后在无尽的口水中,差生韩寒又一次回到默默无闻。这次他已经决定放弃写作,他吹牛皮要拿个赛车冠军。

每天韩寒睡到下午2点多醒过来,看看报纸,和黄旭明等车友约到另一个朋友苏阳的改装店里见面,一整个下午只聊车。有时候他们开车到郊区,找一个小树林练车。

练车十分耗钱,最小的改装动辄几万,一些常规损耗也很厉害,零件需要维修,基本上练一次车要换一条轮胎,费用就接近2000块钱。有一阵子实际上韩寒穷到连轮胎都买不起。

韩寒的精力过人,后来他向车友们拿出新书《就这么漂来漂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黄旭明翻开那本书,每个片段都是他们亲身经历,韩寒写的时候却毫无风声,刨开每天呆在一起的时间,黄旭明推算:韩寒只能是在每天半夜的时候悄悄码字。

“很长时间里他就是个玩性大发的孩子,一个捣蛋分子,偷偷用功,然后吓你一跳。”这像场恶作剧,少年韩寒也因此心满意足,乐在其中。

在北京漂泊的四年几乎已经是韩寒成长历程中的最低谷,有一阵子他几乎已经从公众视野里消失。

有一次蔡崇达去见到韩寒,电话里韩寒要他带去一个汉堡,见面后韩寒一直在一边吃汉堡一边写博客。“我问他能不能先吃再写,他还是轻轻松松地说俏皮话:‘读者嗷嗷待哺,都在等待我的乳汁’。”“他如果不坚持写,有一天世界就彻底把他忘了,但是实际上那天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第二篇文章继续的是韩寒天才传奇,所谓北漂的不幸和传奇。不过,也无意间说出了一些事实。韩寒在北京的4年是孤独的是艰难的,有时住地下室,甚至生存都出现了困难。这与韩寒《三重门》卖了100万,《像少年啦飞驰》30万本,《毒》10万本,身价数百万的吹捧完全不相符。由此可见,韩寒图书的销售册数也是大大的假大空。图书杂志销量10倍百倍的造假一向是中国的特色。

这篇文章与《差生韩寒》不同,韩寒写完文章就给同学看,在北京谁也没见过他写作,每天半夜码字。这是天才黑夜文学传奇,还是奉告月黑夜的代笔传奇呢?

我们也看到韩寒也是刻苦练车的。这与韩寒自诩自己是不练车的赛车天才相悖。

所谓“北京四年无所事事”,所谓“世界快他忘了”也是一种事实。要不是2006年的所谓韩白战,韩寒拼命叫嚣,社会上还有谁记得韩寒。不过,这与南方报系南方公知所谓韩寒十几年呼啸中国,领导中国青年的吹捧南辕北辙。

这两篇文章是南方周末的记者陈鸣写的,每篇文章“南方周末记者陈鸣”下面都是“发自上海北京”。我不明白一篇文章怎么发至两个地方?怎么回事,以为我的脑子进水了。这两篇文章是在上海和北京采写,每篇文章写完之后,需要在上海北京两个地方才能发,否则,就发不到广州吗?

南方周末的记者就是牛逼。

三、《焦点之外看韩寒》,造假说谎

南方周末的第六版写真版,是一个整版的《焦点之外看韩寒》,是充满南方周末天才崇拜韩寒写真集。第一在写天才韩寒的温和,和所谓代笔危机中韩寒和韩寒家人的所谓故作的从容,意在冲淡先前的对麦田方舟子的污言秽语的流氓形象,有为韩寒重塑形象的苦心。

第二就是韩寒家的这个书架照片,韩寒的这个书架摆了一些书和一些杂志。照片下面的字是:“韩寒在自己的书房里,很多人批评他不读书”。照片找事的的意义就是韩寒是读书的。谁很多人批评韩寒不读书,韩寒不读书不是别人诬陷的,是他自己说的,18岁之后不读书,只读资讯。他也确实这样做的。他在文化和文学上的一问三不知的白痴状态,就是一个不读书的文盲状态。不过,书架上这几本书和报刊杂志也无法证明韩寒读书,任何城市家庭的书柜里的书都比韩寒书架书多。

这张书柜照片不是最大,却是第二大,照片是刻意摆放的,不是摆放在中心,而是排放在第二的位置。如果摆放在中心,主题就太突出了,就会让人猜疑,引起惊醒。

我想这个书柜里的书和报刊应该是韩寒临时摆上去的,用于拍照的。当然是韩寒和南方周末的合谋。

2012年1月16日,南都周刊《“公敌”韩寒》写到:“马一木,韩寒的《独唱团》的同事告诉记者:‘韩寒确实不看书,他家里的书柜都是用来放赛车头盔的”。现在韩寒的书柜里怎么装满了大半的书,赛车头盔偏居一角呢?

南方周末和韩寒联合造假,保卫韩寒,可谓费尽心机。只是被人一眼识破。

韩寒摆弄手机的照片下面,有一段说明文字“韩寒拒绝了新浪开微博的高价邀请,但他会经常摆弄手机微博上有关他的信息都会有人告诉他。”。韩寒过去开过微博,后来关掉是事实,现在开不开微博也不是很清楚。他爸爸的微博是他的,还是他爸爸的,目前也有争论。不过,前些天就有报道,《传韩寒收千万重开微博 知情人称新仇旧恨欲算总账》,上面还有韩寒微博截图。韩寒曾经开微博,没几天关闭了,“对于此次强势回归,L称,一是某网站高达千万的驻站邀约;二是总编辑‘这就是偶像的魅力’的热情邀请”,三是为了“算账”。所谓““新仇旧恨,欲算总账”,“该熟知内情的资深媒体人表示,‘用赵本山的话说就是,韩寒准备把王八捞出来,按个放血’”。

这到底是媒体,造谣,还是韩寒借此炒作。很显然,韩寒是在不动声色地炫耀自己千万身家的影响力。如果真有所谓微博千万价码,韩寒早就开了。他开开试试,他有开微博的精力和智慧?只不过是一种相互勾结的炒作而已。

在这期南方周末出版4天后,我们看到韩寒开通微博的消息。2012年2月21日,成都商报报道,《韩寒又开微博:不说一句话 粉丝已达七十多万》,“昨日网上惊现韩寒通过加V认证的微博。昨日晚上,记者通过搜索发现,一个名为韩寒的微博确实有新浪加V认证,身份是作家、赛车手韩寒。且该微博关注的人为0,也没有发任何消息,但粉丝却高达74万。新浪微博相关负责人透露,这个韩寒的微博是重新通过的认证”。接下来很多媒体进行了报道。

一边在南方周末说自己不开微博,一方面开微博。韩寒显然是说谎。不过韩寒开不开微博已经不重要了。韩寒再怎么显摆,也无法挽救倒掉的命运。

南方周末这几篇推翻了韩寒过去自己书写的自己好玩不读书的文学传奇,不练车的赛车冠军奇迹,现在创造了一个异端勤奋执着学习的天才。

这几篇文章一出,天下哗然,南方周末造假,南方周末编造韩寒神话,南方周末报格破产,质疑和批判声不断。

我们新浪和凤凰网上网友对这几篇文章一边倒的质疑和批判。难道真理掌握在韩寒手里,掌握在南方周末记者陈鸣的手里。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