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的本质就是一个奸商 — 许锡良 2012/3/13

发布日期: 三月 13, 2012 4:00 上午

韩寒的本质就是一个奸商

作者:许锡良 2012/3/13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760772.html

———————————————————————————————————————

商人在市场社会是一种正当的职业。在中国传统的农业文明社会,商业与商人都是被贬抑为“末”,而农业才是所谓的“本”,在各种职业排位中“仕农工商”,商是最低档次的职业。一个人如果不读书科举取仕升官发财、种田,即所谓的耕读,而去经商,就叫“舍本逐末”。在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琵琶行》中,记载了一个年老的妓女,嫁给商人,还是很不甘心情愿,还要这样埋怨:“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可见在中国传统的农业文明里,商业活动与商人是多么地低微不堪。

我说韩寒的本质就是一个奸商,绝没有轻视商人与商业活动的意思。相反,我是市场经济的热烈拥护者。对于诚实经营的商人与他们的商业活动都是非常尊重的。在韩寒涉嫌造假遭受众人质疑的过程中,韩寒也被许多人力挺,力挺他的原因,是把韩寒看成是一个文化人、一个作家、一个公知意见领袖,把韩寒遭受质疑看成是一个倡导民主自由、社会正义化身的青年偶像,正在遭受邪恶力量的迫害。这是许多善良的人在这个问题上力挺韩寒的主要原因。其实,将韩寒作怎样的定位,是许多人的态度的关键点。

如果换个角度来看,将韩寒看成是一个商人,先看他卖什么货色,再看货色的真假,这个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就一般的有形商品来说,可以说,在中国那种贩卖劣质假货,以次充好的商人是绝不会得到顾客的欢迎。更不可能得到被欺骗的顾客的保护的。也就是说,作为顾客,一般来说,没有一个人会愿意遭受奸商的欺诈与蒙骗。花了大价钱,却买的是假冒伪劣产品。但是,如果一个商人,被包装成文化人、作家与公知意见领袖,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这是韩寒欺骗大家,却仍然得到不少人(利益相关者除外)的真诚捍卫。因为,文化与思想类的商品不同于一般的商品。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商人无论卖什么商品,都不会提升商人本身的名望、身价与能力,但是,思想文化类的商品不同,这种商品要求商品与人品直接挂钩,作品作为商品,蕴含了一个人的才能、素质与思想境界与人格精神的高低,因此,作品与人品是不能够分离的。作品与人品,互为印证,互为产品。也就是说,一个作家、学者,每写出一部作品,都可能会验证与提升一个人的社会声望,当然如果是败笔的劣质作品,也可能降低一个人的社会声望,毁掉以前积累下来的个人声誉与公信力。好的作品与好的作家、好的学者,总是互相支持的。开始,某好作品出来,第一次让人关注到此作品的作者,从此人们记住了这个作者的名字,以后,随着署名某作者的作品的增加,人们在读作品的时候,不再是先读作品,而是开始关注这是谁的作品。越到后面,越是先看作者,后读作品。这就是思想文化市场中的作品与人品之间的互相印证效应。这种效应,是普通商品在交易过程中不会发生的。普通商品,无论买卖一栋房子、一块金子,无论买者还是卖者,都不会特意关注到买卖双方的人品与素质和能力究竟怎样,只看这些货物的品质就是了。

今天,对韩寒的质疑,可能要采用分层的分类方法。先将韩寒作为商人所贩卖的货品用括号——()悬搁起来。先别看他究竟卖了一些什么。然后一层一层来分析。

首先,韩寒本质上就是一个商人。他被包装出书,包装的内容有初中毕业的差生、语文考试不及格、数十万字的长篇小说的创作者,而且这部长篇小说有着丰富的文史知识,用这种强烈的反差,引起社会的新闻效应,然后以此形成社会热点问题,热点因此变成了一个卖点。这些是作为一般商品市场上的常用的营销手段。韩寒作为商人身份的特点其实从他一年动辄数百万册的书籍版税收入、商业广告形象代言人,动辄千万的商业代言费不难得出韩寒作为商人的典型特点。如果,是一般商品,如果商品质量确实还不错,即使有包装,其实也没有什么。只要不以次充好,不卖假货,商业营销策略与造势都是市场中允许的经营策略。

其次商人与作家、学者、青年偶像这些身份也可以是重叠的。即作为商人的韩寒,当然可以是作家、学者、公知领袖与青年偶像,这些都没有问题,但是,前提是,这些必须是互相吻合的。即,既然韩寒贩卖的是自己的思想文字与创作才能,那么,这些思想文字与创作出来的作品必须与韩寒的真实才能与学识见识水平相一致。这样,他的偶像形象才成立,而且他的商业活动才有价值,他才会有代言资格,而且代言费才能够身价千万。相信如果大家都知道韩寒是人造的假货,那么,署名韩寒的书就不再会有市场,而且,人们也不可能将他作为作家、意见领袖与青春偶像来看待,那么,商业代言人的资格也就不复存在。这一切都只有在假相的情况下,才可能存在。因此,韩寒作为商人,其实是一个以欺诈蒙骗为经营手段的非法经营行为。说到底,这就是一种不遵守市场规则,不诚信经营的奸商行为。

再次,我们来看一下刚刚被括号()圈起来的内容。有人说,大家只要看这个作品是不是值得看就是了,不要过问作品是谁写的。并且用钱钟书的著名比喻:“吃鸡蛋就好了,不要过问生蛋的母鸡。”来说明作者究竟是谁不重要。这个说法是很成问题的。首先,署名韩寒的作品,无论小说,还是那些博客上的社会时评,即使有一定的可读性,但是,也远没有达到什么思想前沿的程度,艺术巅峰的高度。如果,这些作品作为一个成年的普通作者的作品,其实根本就不会形成那么大的吸引力与诱惑力,根本成不了社会的热点。即使许多颇有才华的公知人物也承认,韩寒写的那些时评,即使有点可读性,其思想深度与见识广度也远不及自己,但是,却为韩寒的知名度与社会传播力而赞叹不已。并且对质疑韩寒持强烈的反对态度:“打倒韩寒我就能出头?”思想文字,从长远来看,本来是靠自己的思想深度来产生影响力的,并不在乎这个话是由谁说的。相反,谁说的话有思想深度,富有哲理与魅力,谁就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但是,韩寒的造假效应,常常把真正有思想,有价值的声音掩盖了。这种掩盖是用造假的方式,将许多不可能的事情捏造成为“事实”,从而产生了震撼人心的社会效应。本来作为成年作品的小说《三重门》,可能出版都有点困难,即使出版,其发行量也是一个很普通的数字。但是,如果这样的小说被说成是一个未成年写的,而且这个未成年人还是多门功课不及格,特别是连最不应该不及格的科目的语文也不及格,那么,这种不可思议性必然带来社会强烈的反响与众多好奇心。本来韩寒的文史知识与社会见识水平是远不足以成为一个公知人物,更不要说成为公知领袖人物的,但是,因为有枪手代写,这个不可能的事情也成为了现实。杰出的赛车手、长跑冠军、多部长篇小说作者、社会时评家、影视业内明星、歌曲创作者、青春偶像等等,这些头衔与名望,即使随便一项,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是很奢望的事情,却同时集中在韩寒一个人身上,这个时候要想不产生社会震撼效果那是不可能的。现在,由于造假全都在一个年青人身上得以实现了。这些行为,对于一个真正富有才华的作家,对于一部优秀的作品,对于一个真正的公知人物,其实都是极不公平的竞争。打倒假造的韩寒,另一个人能否出头,我不敢说,但是,这种人造包装代笔的假作家与假公知是必须给予揭穿的。

作为商人,特别是造假奸商的韩寒,却被许多人寄托了民主自由的希望,这是非常幼稚可笑的。要知道奸商的目的只在挣钱,而且常常是不择手段地赚钱。什么好卖就卖什么。民主自由的旗号有市场,就卖民主自由,卖到一定时候,积累到一定的政治资本了,特别是感受到有政治风险的时候,就及时转向,招安受降。因此,去年年末的时候,被包装出来的“韩三篇”就出台了。这其实就是以自己的十三年骗取来的社会声望与政治资本主动去邀功请赏,是传统的受降招安的招数。大家被他出卖了,还在极力替他数钱,为他卖命。人在受到欺骗的时候,那脑子确实已经不再属于自己,而是被一种魔力控制着,失去了起码的理性与常识。在质疑韩寒事件过程中,我也曾经问过一些学术思想上的朋友有什么高见,没有想到平时著书立说,习惯于条分缕析,娓娓而谈的朋友,只给了我一句话:“你是神经病”。其实,应该说是“精神病”,精神病患者,常常看任何正常人都是精神病,而唯独不承认自己是有病的。他们仍然誓死捍卫韩寒,以为在捍卫中国的民主自由的种子,在捍卫一种正义的声音。却从来没有想过,这其实只是在捍卫一个以欺骗为手段,以赢利为目的,特别是包装成“正义”和“真话”代言人的奸商。我相信,17岁的韩寒,作为未成年人是无辜的被包装者,那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作为三十岁的韩寒再次以假公知的形象出现的时候,他是要担负完全的责任的,而且在被质疑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狂妄、无知、耍赖、威吓,已经失去了一个起码现代公民的素质,被包装出来的所谓“公民”韩寒,其实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奸商。

不过,韩寒成为这样的奸商,不是他天生的品质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一个病态的造假王国里产生的最为典型的病态人与病态现象。雷锋典型的出现折射了中国官府造假传统的延续,而韩寒假偶像的出现,则说明了中国官府与民间社会的文化价值基础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不择手段,出人头地。因此,在政治上,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在商业里,不欺蒙拐骗赚不了大钱,在生活中,不造假产生不了快感——这就是中国的千年痼疾,韩寒作为思想文化类的奸商,那同样是中国的种子、土壤、气候、温度、湿度等等的综合性产物。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