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是个百变金钢 — 舒炎 2012/3/15

发布日期: 三月 15, 2012 4:00 上午

韩寒是个百变金钢

作者:舒炎 2012/3/15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430255.shtml

———————————————————————————————————————

我曾想,韩寒十三年来是如何演变过来的?这位风光无限的人应该具有许多不同常人的天才本领才对。包装也好,欺骗也罢,他本人至少应该要有几把刷子才配这名声,否则几个月前的他,大到不能倒的底气是从何而来的呢?

可奇怪得很,事件发生以后,韩寒的所作所为连一把刷子的毛也没见着,大家对此都很不能理解,这么会是这样一个样子的呢?所谓,阳光帅气是畏畏缩缩的?意见领袖会语无伦次的?天才神童能结结巴巴的?为此,我们应该怎样去理解这种反常的情况呢?

大约也只能批评那些包装他的人连一点职业道德都不讲,方能说得通的了。但是,就算包装个疑似的,也该弄个略为雄伟康庄一点的罢,如今弄一个这样的韩寒出来显眼,丢人算是丢到他姥姥家了。这不,现在才想到,要帮他盖好被子不露马脚,哪里还来得及?更何况这马脚还有严重的关节炎。所以,教训是深刻的。

也可能韩寒这十三年来被人捧得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名叫什么了,真还以为自个儿就是那个万人迷亿人怜的韩寒了,所以他才有了今天顺间落地的不习惯。我们理解他,可怨不得别人的。

因为,该帮他的人早己出手,而想帮他的人,大约也觉得他现在的样子太丑陋而缩手作壁上观了。因此,沒什么好抱怨的,怨自己吧,为什么十三前,出道以后不多读点书?闲的时候,装什么比玩?哪怕肚里有一点点货色,也不至于象现在这样,被人家剥皮剥了个底吊。呵,哪怕就读点科普读物,从中也能知道点该如何对付那个方舟子的办法的,对吧。

现在的韩寒,由于自身懦弱的性格,已经把他以前冐似强大的意见领袖的伪外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想叫众人看不见都不行了。人品如何就不多讲了罢。可是我们,包括旁观者全看见了,事件发生以来,韩寒用手殖器语言朗声骂人开场,接着就用自己女儿作盾牌极端赌咒,随之而来的是重金悬赏。不久再说开玩笑作罢,当人用视频为证来揭榜时,他又否认视频上曾说过的话,在应答狡辩中显现的漏洞和文史功底的差劲也一览无余,而高调的二次吿状,全都悄悄地撤诉,承诺出版的手稿,又无声无息近似愚人节的玩笑。至于如今的韩寒身在何方?真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看够了。

纵上所述,韩寒,从天才神童,意见领神。转化到今天象小丑那样的过程,很遗憾只用了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演变得真他娘的彻底。叫人为之可叹,可悲,也可怜。这和他出道出名时一样的神奇。

原来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人把他比作三国时的刘阿斗,扶不上墙。呵,别槽贱人家阿斗,在蜀亡后的那场关系到自己生死的宴会上,阿斗尚能急智地称,此处乐,不思蜀而逃过一劫。而现在这位,在面对自己信誉有关之时,却只会不住揺着脑袋说,我深深深深地失望。这个深失望的言语,假如放在一千几百年前那个宴会上,他还能深发展么?

别和我说,韩寒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男人,老实讲,自称乐意做叛徒的他,放在那时,连逃命的资格,本钱都没有,就那么惨。而这才是韩寒的本来面目。

可是,如此快的煞有喜感的结果又怎能不让将他竖立起来的人垂首顿足。断手足般地疼痛呢?是的,把一个这样智力水平的人能够举到神坛上硧实不容易。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他们清楚。我们本也不想多讲些什么,可那些仍在坚持力挺他的人的确让大家感到不可思议。叫人欲罢而不能。

现实就是这样,如有个回贴很愤怒地说,你们对韩寒了解有多少?他在文章中已经说了中学时己能彻夜闷读二十四史,管锥篇了,难道他不能写出三重门么?呵,这种应答,到底回还是不回?不要以为挺韩之人这种颇有喜感的答复少。

我们曾经抱怨他们老是把所有的质疑挑几个易回答的出来,忽悠一下。老实讲,如果不一揽子回答所有质疑,而只选几项答疑是很能穿越,蒙人的,因为只有全部或大部应答之后才能更看得清其狐狸尾巴的毛色。

虽然,我们觉得有许多个很硬的质疑韩寒不学无术的观点,还有些韩寒弱智的视频,挺韩的人常常是躲避开,不回答的,比如,视频上延安整风的文元同志。文人相轻的轻成为亲热的亲,还比如,韩寒十四岁(序言自称初一的作品)写成的小镇生活里,扑鼻的七八十年代的描写似大学生活的中年人笔调。可是现在,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有人竟英勇地来应答了,在经过漫长的思考后。

那么,让大家来见识一下罢。如何?

对延安整风,康生,姚文元他们。。。。。。。这句话。人家的回答是,康生后有停顿,韩寒换了囗气。姚文云则就是另一句开头了,和前句没关系了是另起一行的意思。两个概念了。说明文元没去延安。啊,,,,可以这样啊。一个换气运动就把这事给完全平反了。

关于韩寒十四岁作的小镇生活一文,人家回答则是,他听他爸爸讲得经历故事,然后少年韩寒模仿成年人的笔调写成的,不行么?噢,你的意思是小韩寒坐在小板登上,托着小腮膀子,流着大哈喇子,无限崇拜地静听作家韩他爸讲得故事后写成的小镇生活?对滳,哑囗无言了吧,是的,绝对。

而最后那视频上,韩寒听到文人相轻的轻时,茫然问是亲热的亲么?这个场面,也有了最终解释,人家的回答是,真沒品味,韩寒这是幽默,连这个都听不出来。呵,真的,听不出来,因为我们全傻掉了耶,偶滴娘噢,还可以这样玩的啊。回答质疑的那位女士先生,您甭客气,您比韩寒幽默多了。呵

这三个老挂在质疑人嘴边津津乐道的画面和文本,被人家顺间轻松地颠覆干净,而且还让人目瞪囗呆。彻底认输。笔者也是通过类似的事后才彻底放弃了和挺韩的人论争这一念头的,因为不服还真的不行。

可是,他们把质疑的人用这种方式驳得哑囗无言以后难道就算胜利了么?他们以为大多数旁观者都是三岁的孩子?他们全是瞎子?唉,真的,当我们手指上苍,无言以对时,挺韩的人确实洋洋得意好不开心的。

在他们的眼里,韩寒过去是天才,神童转世,而现在,韩寒在他们手中,则又成了一个百变的金钢。什么反常识反常理的事情,在这个金钢面前全部能够迎刃化解,所有的例外都百变成了自然,所有常人的疑点在这个金钢身上也忽然理所应当了。韩寒的金钢不但百变可应付上百种疑点,他将来还会是孙行者,72种变化更是他追求的目标,有了此等造化在身,尔等的这些个质疑又能奈他几何呢?

愿上帝保佑他吧。当韩寒有一天从地窑里出来的时候,将要面对成千上万个质疑的目光,我们希望那时候他站稳了,能够自己大声地回答那些来自众人,读者的声音,而不是别人。我们希望那时候他的语言能够顺畅些,用词丰富一点,目光也不要游离。要对得起那些以前加封在他身上的众多著名称号。至于意见领袖,我看还是算了吧,如果他再不出来走走,众人对他就只剩下意见了。韩寒,难道你真不想做领袖了么?

我知道,他现在只想杀了方舟子是吧?呵呵,如果,他有这个胆量的话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韩寒是个百变金钢 — 舒炎 2012/3/15”

  1. 三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我爱图文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韩寒是个百变金钢 — 舒炎 2012/3/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