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伪判断Vs善恶判断 — 大隐于朝 2012/03/16

发布日期: 三月 16, 2012 4:00 上午

真伪判断Vs善恶判断

博主:大隐于朝 2012/03/16

http://xys030788.bokerb.com/?do=blog&event=view&uid=4734&ids=213767

———————————————————————————————————————

《真伪判断Vs善恶判断》这篇文章,是我那篇《价值思维Vs情感思维》文章的姊妹篇。从思维方式的角度来说,思维方式是一级命题,而判断能力则是建立在思维方式之上的二级命题。所以虽然《真伪判读Vs善恶判断》和《价值思维Vs情感思维》从文章的角度来说,二文属于姊妹关系,但是从命题的角度来说,判断能力(强弱或方式)的问题,是且仅仅是建立在思维方式(价值思维或情感思维)这种一级命题之上的“子问题”而已。换句话说,只有解决掉了一级问题,二级问题才能够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繁荣发展;反之,则必然走向其反面。

我很早以前强调过宗教是思维之锚的说法,也相当于强调了思维方式是也仅仅是依靠人们的宗教信仰这个信仰平台,方能发挥大脑的相关机能。有什么样的宗教信仰,就有什么样的思维方式,这是信仰平台的规定性,这一点绝不以任何人的自由意志为转移。

既然宗教信仰属于人思维方式的平台,那么建立在此平台上的思维方式,极大地影响着人类的思维方式。欧美人与印度人的思维方式天壤之别,这与他们的宗教信仰密不可分;同样秉承儒教信仰的人,其思维理念与其他宗教信仰的人相比较,也有云泥之别。

前文我已经强调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属于一种典型意义的情感思维方式,与欧美人的价值思维方式,确有云泥之别。由于思维方式的天差地别,导致的人们认识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有极大的不同。譬如:强调价值思维方式的人,其思维特点天然的聚焦和关注于事实的真相,追逐事物的本真,是这种思维方式的本质和特点。同样的,强调情感思维方式的人,其思维特点天然的围绕和沉醉于事实表现出来的善恶,追逐事物本体对人的好坏影响,而不是“事物本体”之本身。正因为两个思维方式中,一个关注事物的本体,另一个醉心事物本体表现出的善恶,因此,两个思维方式从结构的角度来说:价值思维方式的人关注事物本质,情感思维方式的人醉心事物本质对人带来的(善恶)影响。

很显然,两种思维方式的人对事物本体的认识态度截然不同,所以根据两个思维方式衍生出来的人的判断力则大相径庭。价值思维方式紧紧围绕事物本体,对事物本体进行本质性的研究并作出了该事物本质对人的所有价值如何的“价值之判断性解读”;情感思维方式则针对事物对人的情感带来的好坏怎样也即善恶怎样,而带来“情感之判断性解读”。于是,东西方思维方式带来的人类对相同事物的不同解读,就在这里分道扬镳:价值之判断性解读和情感之判断性解读,一个根据本体的属性来对事物进行判断;一个根据事物给人带来的影响对事物进行判断,这就是两种思维方式的区别所在。

因为价值之判断性解读的判断力(方式),要求判断者必须将事物之本真即事物的真伪搞清楚后,才能进行最后的价值判断并作出反应。根据这一种思维方式特点,这种思维方式其本质就是“真伪判断”。而因为情感之判断性解读的判断力(方式),并不要求判断者搞清事物的本体真伪性,而只要求判断者在对其自身情感满足的基础上,做出事物本身善与恶的判断就足够了,所以这种思维方式的本质就是“善恶判断”。

我曾经说过人类的思维方式带来的人类行为的最终结果,其程序不外乎是:认识(思维方式)带来判断,判断带来行为(大脑根据人的判断发出行为指令),(不断的)行为产生习惯(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习惯演变成性格(根据人的价值取向或者情感取向将行为方式固定化和价值化,成为固定的人生行为套路),而性格(人生定型的行为套路)将决定人或者民族的最终命运。

当东西方人在其文明之初,其宗教信仰(也即民族或种族的思维平台)定型后,各民族的思维方式便依据其思维平台的不同,其价值判断力(西方的价值判断力和东方的情感判断力)对东西方人和民族的发展,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现代东西方社会发展的差异,正是由当年东西方宗教信仰的不同而导致的,而且这种差异还将随着宗教信仰的不同而继续存在着。

有关韩寒质疑门的事件,从本质上来说,中国人对本事件的不同反应,其实最根本的还是因为判断力(价值的判断力和情感的判断力)不同而产生的,这本没有什么奇怪的。在西学东渐一百七十年后,中国人的判断力在西学的强烈影响下,中国人目前为止,很多人居然对本质疑门事件的真伪判断依然麻木不仁或本能的抗拒,而单单对凭据中国传统思维平台不断繁衍和流传下来的善恶判断情有独钟,实在是让人费解的很。尤其令人费解的是那些高举西学旗帜,不断的传播(他们自称为启蒙)西方文明各种文明要素和本质的人(统称为右翼或者公知),却在真伪判断能力这个问题上,大摔跟斗乃至全军覆没。

看来,我关于中国人思想文化脱胎换骨最少需要二三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判断,确实是正确的。检验这个判断正确与否的试金石,就是中国人的判断能力,也即,中国人的判断力,是不是从情感的判断力,真正意义上转向了价值的判断力。换句话说,也就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是不是从善恶判断真正的转变为真假判断。从目前中国知识界文化界等精英的表现来看,目前中国人判断问题的能力,是非常糟糕和令人不安的,中国精英们,根本就无力承担中国与西方世界共同进步的重责,那是因为中国知识精英在质疑门这么一例小小的真伪判断命题上的表现,都是如此惊人的蹩脚和让人不屑,更不消说中国人能表现出与西方先进同台竞争不落下风的能力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