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的作品至少为三个人所写(二、三) — 石毓智 2012/3/20

发布日期: 三月 20, 2012 4:00 上午

韩寒的作品至少为三个人所写(二、三)

作者;石毓智 2012/3/2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0500010111ux.html

———————————————————————————————————————

三、语言指纹鉴别法

每个人的语言表达习惯,就如同指纹一样,是不一样的。世界上没有两个人的语言使用规律是完全一致的。

我根据自己研究的经验,设计出一套语言形式的标准,来鉴别一部作品的作者问题。迄今为止,我运用这种方法做过两项研究:一是利用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战国纵横家帛书》,来鉴别同见于《史记》和《战国策》(汉·刘向编订)的故事原作者是谁,部分研究成果发表于香港大学主编的《东方文化》(2011年卷2期),题目为《词语的诠释与历史事件解读》;二是辨别《红楼梦》前80回与后40回是否为同一作者所写,这项研究正在整理数据之中。不是因为韩寒事件影响巨大,我是无法腾出时间来做这项工作的。

作者语言鉴别又分为以下几种情况:一、相同语言背景的作者(如同一方言);不同语言背景的作者。二、口语鉴别和书面语鉴别。只要鉴别的语言标本足够大,如书面语的理想篇幅为10万字左右,鉴别结果的可靠性接近100%。

因为这里只涉及小说体文本的鉴定,简单给读者介绍相关的形式标准:

一、口头禅和习惯用语。每部作品都有最高频率出现的、类似口头禅词语,不同的作者往往用法不同。

二、词语选择的偏好。同一个概念,语言中往往有多种选择,比如小便、撒尿、尿尿、解小手、上厕所、方便一下、嘘嘘(方言)、唱歌(旅行社用语)等,一个作者往往倾向于用其中的一个或者特定的几个。

三、词语搭配不一样。比如强调性质的程度,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倾向性的使用,诸如程度词的选择就有:真漂亮、好好吃、蛮眼熟、恁贵等,有些具有方言色彩。

四、句式选择的差异。一个作者会特别偏爱某些句式,与此同时他从来不用某些句式。

五、句子的长短、复杂性不一。有些作者喜欢用简洁的语言,有些作者则常使用冗长的句子。

六、疑问形式的不一样。汉语普通话的疑问形式丰富多彩,此外还有五花八门的方言表达,所以每个作者都有自己个性化的疑问用法。比如有些作者总是用“正反问句”(你吃不吃饭),而有些作者则一般用“吗”问句(你吃饭吗),这与方言的影响有关。

七、组织段落、篇章的结构不同。每一个作者都有一套自己的写作技巧,结果形成不同作者的不同风格。

八、整部书的结构不一样。有些作者喜欢像章回小说那样组织整部小说,而有些作者则一通到底,不分章节。

九、叹词的差别。不同方言的叹词系统差别悬殊,除了少数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以外,绝大部分人虽然说普通话,但是他用的叹词受自己方言的影响,比如有些方言区的作者用“喏”,而另外一个方言区的人压根儿就不用。

十、语气词的差别。除了普通话共用的“呢”、“吗”、“吧”外,每个方言区都有一套特有的语气词,一个作者很容易在写作中掺杂进自己方言的语气词。而且因为同一语气词写法不一样,比如表示疑问的有人喜欢用“麽”,有人则统统用“吗”,还有人写作“嘛”,有人干脆不加区别。

十一、 比喻方式的不一样。有些人特别喜欢打比喻,而有些作者则很少用。有些人一打比喻就想到古代的典故,有些人则只能在现实生活中寻找喻体。

十二、 象声词的选择不一样。比如,就笑声来说,就有哈哈、呵呵、嘿嘿、嘻嘻等,不同的作者往往选择其中的某一个。

十三、 模拟同一声音的书写汉字不一样。比如同一种声音,有人写成“唉”,有人写成“哎”,还有人写成“嗳”。一个人的习惯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

十四、 标点符号的使用不一样。比如有人常用破折号,有人压根儿就不用。有人用破折号表示省略,有人则用省略号。

十五、 直接引语的方式不一样。比如,有人只用中式的方式,就像《论语》中的“子曰”永远放在直接引语之前,有人则间杂英语方式,在直接引语中间或者后面指出说话者。

在上述这些特征上,一个作者是很难模仿另一个作者的,同时也很难掩盖自己的“特色”。其中叹词、象声词、语气词是一个作者内化最深的语言现象,下面我们将根据这三项标准来鉴别《三重门》和《他的国》的作者问题。

———————————————————————————————————————

按:下面的分析稍微有些难度,牵涉一点专业知识,高中以上学历者理解起来应没有困难。

四、最内化的语言特征差别

叹词、语气词、疑问方式是一个人的深层的语言能力,如果两篇作品在这上面存在系统差别的话,就可以判定不是一个作者所写。要理解下文的分析,请注意以下4点:

1、普通话的共同用法。汉语普通话常用的语气词(如“吗”、“呢”、“吧”、“啊”)、叹词(如“喂、哎呀”等)、疑问方式,不同的作者可以学习模仿,所以不同的作者在这方面的差别,不在于用不用,而在于怎么用它们。

2、作者自己方言的影响。因为汉语方言在这三个方面差别非常大,一个作者会不自觉地受自己方言的影响,掺杂进自己方言的用法。所以这一点对鉴别不同方言区的作者非常有效。

3、阅读古文献的影响。此外,一个人读书的领域、工作的地方不同,也会用一些属于自己个性的形式。

4、作者习惯的书写习惯。还有不同的作者对同一语气词或者叹词有不同的书写习惯,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由此也可以判断作者问题。

4.1 《三重门》和《他的国》在叹词使用上的差别

4.1.1 《三重门》用而《他的国》不用的叹词

1. 噢:噢,就是讲讲文学原理、创作技巧。你要背《史记》,噢,不许赖!(030)

2、哈(用在句首):哈,赌场出疯子,情场出傻子。

说明:“哈”这种非模拟笑声的用法,《他的国》里没有。

3、哈(用在句尾):我知道,他这是故意卖弄,把自己装成什么大学者,哈……;好,正书,哈——(074页)。学校?校长?哈!他们一管,钱从哪里来?(205)一个私立中学,哈,这样子的试卷也要我来做。(214)

说明:“哈”用在句末,表示不同意,必以为然,《他的国》没有这种用法。

4、嗨:他这个人又顽固又——嗨,根本不是一块教书的料。这样我就……嗨嗨,是不是很自私?(036)

5、嘿嘿:泥巴嘿嘿笑了两声,没有言语。

6、哦:哦,这是完整版的,未删节版的。(173页)哦,他是高三,你少理会他。(314)

7、呀!你太坏了!我和这小子!(030页)呀,我最怕死了。(054)呀,正是因为写不好,免得今年有人套题目。(158)

8、哇:哇,你的头发是用什么洗发水洗的?(031)

9、嘻嘻:小时候还背古文呢,嘻嘻,笑死人啦。(035)

10、哟:哟,你别吹了。(051)哟,语文天才来啦。(164)

11、唉:唉,女孩子,虚荣一点,也是情有可原的。(053)

12、唔:“唔。”林雨翔的旧观念被冲击得摇摇欲坠。(081)唔,原来是这样。(083)唔——没有没有——(83)唔——我想想。(319)

说明:这是一个方言叹词,北方方言一般没有。

13、喏:喏,以后,你在这种事情上有什么不懂,尽管来问我好了。(081)喏,你听仔细了。(096)我把歌词给你看,喏,在这儿。(146)

说明:这是很有特色的方言叹词,只有少数南方方言还保留着。

14、呃:呃——是吗?(111)

说明:此种用法的“呃”在《他的国》里则写作“哦”。

15、嗳:嗳,林雨翔,你晚饭吃了吗?(135)

16、嘘:嘘,你听着。(158)

4.1.2 《他的国》用而《三重门》不用的叹词

1、咦:咦,怎么又来了一个跳楼的。(186页)咦,怎么散场都要排队啊?(186页)咦,怎么又来了一个跳楼的。(241)

说明:“咦”这种叹词用法是河南话的特征,赵炎的单口相声专门模仿过河南人这样说。《三重门》虽然偶尔用一下“咦”,但是使用频率远不及《他的国》高。

2、哦:哦,书记先生,我们对贵国的网站实在没有兴趣。(203页)泥巴哦了一声继续走路。(141页)

说明:这里的“哦”一般写为“啊”。

有些叹词虽然两部书都有,但是用法不同。比如下面两句话,一样的情况,《他的国》用“唉”,《三重门》则用“嗨”。

可眼前……唉,这感觉就好比印度的航空母舰沉到了海底。(《他的国》38页)

他这个人又顽固又——嗨,根本不是一块教书的料。(《三重门》17页)

同时,两本书的作者所使用标点符号的习惯不一样,《他的国》用省略号,《三重门》则用破折号。

总体上看,《三重门》的叹词使用,不仅与《他的国》出入很大,而且使用频率也高很多,这说明是不同作者的写作风格。《三重门》的下面一段话可以说明作者追求的写作风格,就是不吝啬用叹词:

日本人对文章里的叹词毫不吝啬,一个接一个,频繁得像中东的战事,如“唔——阳春面。”“好——咧。”“真好吃啊!”“妈妈你也吃呀!”“啊,真的!”“哦,原来是这样。”

4.2 《三重门》和《他的国》的句末语气词的差别

4.2.1 《三重门》用而《他的国》不用的语气词

1、咧:可爸,他最近出书咧。(17页)

说明:这个“咧”在《他的国》中一般写为“啦”。

2、矣:以前小时候的事情了,现在不行了,老矣。(029页)。再套几句评论,高分矣。(100页)

说明:这个“矣”也可能是学古代的用法,也可能是受方言的影响。

3、噢:才子,好福气噢,不许亏待了我的朋友。(030)不准骗我噢!(053)你可不要打她的注意噢。听着——别自杀噢!(097)

说明:《他的国》里“噢”的这种用法都是写作“哦”。

4、哟:你一定要背哟。(034)

说明:这种“哟”在《他的国》里一律写成“啊”。

5、而已:说说而已,寄了信后都忘记了。(067)鬼你个头,哪来的鬼,可怕一点而已!(119)

6、啵:这么念,懂啵。(079)这样可以显示你用情的深,内心的矛盾,性格的稳重,懂啵?(094)

说明: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方言特色的语气词,北方方言里一般没有。

7、嗨:嗨,老师水平真破!(079页)

8、喽:那我告诉你喽。(097)

说明:“喽”在《他的国》里都写作“啰”。

9、啦:哪里啦,就一顿饭嘛。(135)

说明:《他的国》里都写为“啊”。

10、咧:好——咧。(231)

4.2.2 《他的国》用而《三重门》不用的语气词

1、哦:你别指桑骂槐的哦。对不起哦,我刚才睡着了(28页)。不行哦,我要独唱的(157页)。哦,是这么回事(162页)。哦,不是润色(163)。

说明:“哦”的这一用法在《三重门》里都是写作“噢”。

2、啦:我们的摩托车怎么啦?结束啦。(186)算不得新鲜事物啦。(191页)

说明:这是“了”和“啊”的合音,多用于河南在内的北方话。

3、喽:人们欢呼着,睡觉去喽;都是兄弟,一起来喽(42页)。

说明:与“啦”功能相近,多用于河南在内的北方话。

4、么: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我是你的女人么。

说明:《三重门》则写为“嘛”。

5、呗:那你自己弄就自己弄了呗,我又不会唱歌。(42页)那就换一个人在一起呗。(103页)那你就叫鼠鼠呗。(127页)那就叫比比呗。(128)你就当是凑合呗(166页)

说明:这里的“呗”通常写为“吧”。《三重门》中没有这种用法。

6、啰:比赛用的头盔啰,要三千多啰,这里当然买不到了。(121页)我想进来就进来啰。(166)我想坐哪就做哪啰。(166页)

7、啊:娃啊,你替你爹妈想想啊。(240页)

说明:《三重门》中这种“啊”则用“哪”。

4.3. 《三重门》和《他的国》在疑问形式上的差别

4.3.1 《他的国》用而《三重门》不用的疑问形式

第一、在《他的国》中,大量的特质疑问句和正反问句后都跟上一个“啊”,这种疑问形式在《三重门》里不存在。例如:

1、会不会修不好啊?(38页)

2、你这为什么不让看啊?(55页)

3、怎么样,痛不痛啊?(121页)

4、在哪里洗啊?(147页)

第二、 用“该”表示推测的疑问语气:

1、 该不是摔了我的车了吧。

第三、用“不”作为句尾表示疑问。这种用法不见《三重门》。很多方言里没有疑问语气词“吗”,表疑问就用否定词作为句尾,河南话就是其中的一种。来自这些方言区的作者常常不自觉使用这种疑问方式。

1、要不我回来以后再来取。你看行不?(62页)

2、有个小女孩失踪了,你帮得上忙不?(148页)

第四、“不行”用在句尾构成疑问句。

1、我唱个自己的歌还不行?(158页)

4.4 《三重门》和《他的国》在书写形式上的差别

4.4.1 《他的国》用的而《三重门》不用的书写形式

1、么 :那我们的摩托车明天能修好么(34页)?吃掉他们你们很快了么?(199页)我们可以自己在这里拍摄么?(199页)

说明:“么”对应的是普通话的“吗”,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的国》都把“吗”写成“么”。相反《三重门》则一律用“吗”不用“么”。

但是,也有个别情况是写成“吗”的:他就是一个书贩子,排毒污染亭林镇,这是文化吗?(218页)你不知道这里是禁摩的吗?(226)

2、么(感叹、反问) 例子:不要紧的么。

说明:在《三重门》里这些地方一律写成“嘛”。

3、同样的情况,《他的国》的作者时而用“嘛”,时而用“么”,说明他拿不准这两个字的区别。例如:

a、PX项目,就可以招到亭林镇嘛,有污染可以治理,没有污染就没有政绩,没有污染就没有进步,PX太显眼那就改个名字么,叫XP有什么不好么,人家还以为做软件的么。

b、这不是已经有歌词了嘛。(161页)

4、《他的国》的作者不知道“啊”的变音规律,比如“啊”在韵尾[n]结尾时要念成“哪”,但是作者仍然写成“啊”,例如:同志们啊,请大家安静一下。在韵尾为后应为“呀”,作者一律写成“啊”,比如:怎么散场都要排队啊?(186页)你喝水能喝醉啊?(215)你都看不出来我是和我爸妈住在一起啊?(217)在韵母[o]后读“哇”,作者仍旧写成“啊”,比如:咱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啊。

上述现象说明《他的国》的作者没有学过现代汉语语音课,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三重门》中则有“啊”、“呀”、“哪”等形式,虽然跟标准用法有出入,但是说明该书的作者是知道“啊”的音变规律,应该学过现代汉语课。

这种具体现象的差别,说明两个作者的语文知识背景差别很明显。

4.4.2 《三重门》用而《他的国》不用的书写形式

1、 《他的国》用“啊”,《三重门》则写成“呀”:“找你们呀。”Susan天真道。

2、《三重门》有时把疑问的“吗”写成“嘛”,《他的国》没有这种现象。

3、哪:问你哪!(034)

说明:这是“啊”的一个音变形式,《三重门》的作者显然知道“啊”有音变形式,与《他的国》作者显然不同。

4、啦:哎哟,挤啥啦。(043)

说明:这里的“啦”应为普通话的“呢”,《他的国》没有这种用法。

5、呀:快考试了,你呀,一点不急。(069)

说明:《他的国》此处的“呀”一律写成“啊”。

6、呢:我呢,特地要跟你谈心,放松你的压力!(069页)

说明:《他的国》此处的“呢”都是用“啊”。

7、喽:那我告诉你喽。(097)

说明:“喽”在《他的国》里都写作“啰”。

8、嗳:嗳,林雨翔,你晚饭吃了吗?(135)

说明:《他的国》一般写为“哎”。

9、啦:好啦,对不起,我不好,惹你难过了,好啦。(241)

说明:虽然《三重门》和《他的国》都用“啦”,但是用法不一样:《三重门》的“啦”多用在句子中间,与形容词搭配,是一种固定用法;然而在《他的国》中则是用在长句子的末尾,表示状态变化。

4.5 结论

两部作品在叹词、语气词、疑问方式等方面存在着系统的、全局性的重要差别。

《三重门》和《他的国》不可能是一个作者,而是两个内化语言差别非常悬殊的两个人,他们各自的内化语言都带着自己强烈的方言色彩。

那么,为什么我们能够断定《他的国》是路金波所写,仅仅是因为书中描写的都是真实世界的他的生活和工作吗?下面我们仍然用“语言之问鉴定法”来看路金波与《他的国》之间的关系。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韩寒的作品至少为三个人所写(二、三) — 石毓智 2012/3/20”

  1. 三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我爱图文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韩寒的作品至少为三个人所写(二、三) — 石毓智 2012/3/20 [...]

  2. 一、对韩寒作品的质疑 —- 作者:sleepwhile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语言指纹鉴定(石毓智)    韩寒博文分析(石毓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