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韩之争的实质意义 — 叶舟boat 2012/3/21

发布日期: 三月 21, 2012 4:00 上午 | 关键词:

方韩之争的实质意义

作者:叶舟boat 2012/3/21

来源天涯高楼作者自帖: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441260.shtml

———————————————————————————————————————

在当今生活节奏像蹦迪一样快速的时代,很少有一个纯民间话题能够像方舟子质疑署名韩寒的文章和文学作品是否出自韩寒本人之手一样,能够受到社会各界如此长时间的热切关注。其卷入的网民、公知、明星、作家人数之多,讨论之深入,涉及问题之广泛,表述方式之五花八门,观点对立之尖锐,形势发展之跌宕起伏,必定会在中国当代社会思想发展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而其最终结果之至今仍然扑朔迷离,不能不使所有深陷该话题讨论的人,抛弃对方韩之争中具体问题的争论,回过头来追溯一下:社会各界对此议题的观点如此对立的原因究竟何在?

方舟子在其最近的一次微博发言中,有一句关键的话:“他没有那个写作的能力”。回顾方舟子质疑韩寒的过程,最早两篇质疑文章的标题分别为“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和“天才韩寒的写作能力”。所有支持质疑韩寒的人士,驱使他们去探究真相、挖掘证据和编织逻辑链的动力,都是同一个,那就是:韩寒这个人在公众场合下所展现出的思想水平、文学素养,与在暗室中写出那些文学作品和社论文章的署名韩寒的人所具有的思想水平和文学素养,对不上号!

所有反对质疑韩寒的人,除去对一些具体证据与逻辑的反对外,支撑他们反对质疑韩寒的最核心的动力,在于他们不认为在韩寒发表的文章和韩寒的公众表现之间所存在的这种巨大差异是不可被接受的,至少是不值得被质疑的。很多支持韩寒的网友,以80后的个性做为为韩寒辩解的根据,其实质,也在于他们认为一个人可以在其文字表述能力与语言表述能力之间存在巨大差距,并举了很多中外名人的事例。但是,这些为韩寒做辩解的人都忽略或回避了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即使在不面对公众和以文字为表述工具的前提下,韩寒在其个人的微博中,经常表现出不具备最基本的文字表述与语言驾驭能力、不具备基本的文史常识。

一个科学家不大可能在与人讨论其专业问题时,经常犯基本的专业概念错误;一个作家也不大可能在用文字表述其观点的时候,经常连造句都不会,这是常识。为什么会有这个常识?因为一个科学家在其成长为一名科学家的过程中,不仅要接受严格的科学训练,使其具备良好的科学素质,这种素质保证了他不可能经常犯专业概念错误,而且其在成长为科学家的过程中,不断地接受专业人士和专业机构的专业检验,比如硕士答辩、博士答辩、学术报告答辩、文章的审核等等。同样,一个作家在其成长为一名作家的过程中,也必须接受严格的写作训练,而且在其成长为一名作家期间,还要不断地接受同行和专业机构的检验,比如报刊、杂志、出版社编辑的审核和修改意见等。正是这些写作训练和各文学机构的检验,使一个作家具备了良好的文学素养,而正是这种文学素养保证了他不可能进行在文字表述时,经常连基本的造句能力都不具备。反过来说,如果一个科学家在谈论其专业问题时,经常犯基本概念错误,那这个所谓的科学家,就会受到听众的质疑,被怀疑为不具备基本的科学素质,甚至被怀疑为假冒伪劣;授予其各种学位的机构,也必然会受到大众对该机构学位审核水平与审核资格的质疑。同样,一个作家,如果在以文字表述其意愿或观点时,经常连句子都写不通顺,就必然会被读者质疑其不具备基本的文学素养、其发表的作品并非出自其手笔,甚至怀疑接纳其进入作家行列的文学机构不具备合格的审核水平与审核资格。

各行各业,各学术领域,都有一套严格的培养人才的审核机制,对接纳新人进行监督。这是各行各业的自我保护方式,保护自身领域不被鱼目混珠。任何人想要涉足某个社会领域,都必须要接受该领域监督和审核机制的制约,没有例外。

国家设立人才教育、培养、审核的机构,比如小学、中学、大学;各学术部门设立学位审核与授予机构,比如各地、各单位的学位或学术委员会,各报刊、杂志、出版单位对文章、书籍的编审,甚至中国共产党各级组织部对干部的审核与业绩评审等等,都是社会对人才审核的体现。这种审核机制,保障的是走向社会、为社会服务的人才的质量。各部门、各领域对于人才的审核标准不同,大众对此有基本的理解。比如,对教师的要求,既要具备良好的专业素质,还要有良好的表达和与人交流的能力;而一个商业公司对受聘人员的要求,则主要考虑其专业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所谓试用期就是为此)。

我们常常谈到一个词:“切磋”。文人之间、学术界各人之间通过切磋达到交流的目的。什么叫做“交流”?具体知识层面互通有无,这是交流的一个方面,但还有另一个方面,也许更重要:思想的碰撞。在交流中,人们可以对他人在学识、见识、品德、潜力等各个方面获得直接的综合认识。这种认识构成了学术界或文化界对一个学人或文人的信任基础。

所有学术界的人,无不希望有更多的这样被他人直接审视的机会,比如参加学术会议的机会。所有文人(除了韩寒),也都希望有更多的机会来与文化界的人士进行更多的交流。这是谓“被界内人士所承认、接纳”。

公知,公众知识分子,是有特定内涵的一个称呼。它特指以自己的思想影响或引导大众思潮的人物。就像一个准备进入科学领域的人,必须接受科学界的审核,一个准备进入文学界的人必须接受文化界的审核一样,一个准备用自己的思想影响或引导社会思潮的人,必须接受社会各界的审核,也就是质询。以为社会思想领域没有专门的机构来审核进入该领域的新人,不是愚蠢就是无知。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公共厕所是没有准入审核机制的。社会思想领域不是公共厕所。没有专门机构不等于没有审核、质询机制,社会思想领域对人才的审核机制,就是大众的质询。

韩寒问题,其实不在于韩寒是否被代笔,也不在于韩寒能否出文学作品。这些问题,原则上属于文化界内部的事。如果韩寒只在文化界内讨生活,出几部小说、出几篇散文,总之,只要韩寒把自己的活动,限定在文化界内,那么,只要文化界认可,他就可以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看没看走眼,那是文化界自己的事。可是,韩寒出圈了,他走出了文化圈,迈进了思想领域,使自己成为了公众知识分子。当任何一个学术界或文化界的人,跨领域向其他领域拓展时,尽管你在你原来的界内已经得到了承认,你仍然要通过交流、切磋的途径,争取得到新领域内界内人士的承认和接纳。特别是,当你迈进社会思想领域时,就必须时刻准备接受社会各界人士的质询。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思想家不接受社会各色人等质询的。这种质询,观点的争论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人们通过质询,知道你的思想是否是建立在坚实的学识基础上。因为,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也有某天在大街上捡到一篇文稿而抄吧抄吧拿去发表或一时兴起攒出一篇看上去像模像样充满睿智的文章的可能。而即使原来业界的人承认和接纳了某个人,其它业界的人也不想被一个草包所迷惑。所以,交流、质询,这是社会自我净化、检验和保护的一项功能。这种功能不仅能够保护社会不被骗子所引导,同时也是对有真才实学的人的一种保护。

韩寒的问题,关键在于他或他们无视社会的这种功能,以为可以不经社会质询与交流而随心所欲地想在那里插一足,就在那里插一足,真以为有钱能使磨推鬼。你或你们想引导社会思潮,可以,但你或你们必须准备好回答社会各界的质询。再强调一遍:如果韩寒或韩寒们只在文学界里折腾,外界人士轻易不会介入文学圈,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看没看走眼,那是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事。可是他现在出圈了!

社会质询是社会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即使有了这种机制,也不能保证不出现社会各界全都看走眼的情况。“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当年汪精卫的粉丝不但不比今日韩寒的粉丝占社会百分比的比例少,更比今日韩寒的粉丝质量高。可是,事实证明社会各界全都看走了眼,汪精卫中年成为汉奸。社会自我保护机制失效,社会要为此付出代价。当年我们民族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差点亡国。韩寒虽然没有汪精卫那样的才华,但是,社会决不可能像萌芽当年那样开启例外,对一个进入社会思想领域的人,撤销社会自我保护机制,尽管这个机制并不那么完善。

社会对韩寒的质疑,不是观点的争论,而是对一个以作家身份曾经进入过社会思想领域内的人的基本文化素质的质疑。原因就是韩寒没有在社会大众当中,建立起对自己基本文学素养的信用(credit)。拒绝与社会大众交流,拒绝直接回答社会各界的质询,社会当然有权拒绝你。

不要以为悄悄回到文化领域,回到暗室写作就可以息事宁人,这个事态根本就不是一个可逆过程。回避社会质询的结果,等待你的,将是伴随你一生的来自社会各界的不断起伏的质疑声浪,即使你受得起,你的家人也受得起?

韩寒要想平息质疑,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老老实实与社会大众进行平等交流,在交流中展示你的真才实学,获得社会各界人士对你作为一个作家、一个文化人的基本素质的信任。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萌芽,甚至整个文化界应该是此次质疑声浪最大的受害者。你们当初无论有意还是无意的一次例外、一次对规则的违反,埋下了今天剪不断理还乱的后果,你们对得起社会对你们把文学人才关的信任吗?韩寒拒绝在公众面前接受社会审核、展示自己的文学才华,蒙羞的是当初给他盖文化合格章的萌芽杂志社和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所有评委。而对韩寒来讲,这些人当初对你的一次宽容,造就了你13年的声名,改变了你和你家人的生活面貌。而如今你又是怎么报答他们的呢?让他们随你一起遭遇信任的危机?让这些已经成名成家的前辈在剩余的人生道路上与你一道蒙受质疑?一个人可以没有才华,但不能没有良心!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