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胡说”“逼文化” — 向牛奶 2012/3/24

发布日期: 三月 24, 2012 4:00 上午 | 关键词:

漫谈“胡说”“逼文化”

作者:向牛奶 2012/3/24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24&id=8210779

———————————————————————————————————————

胡适当年在一次演讲中幽默了一把,他把孔子学说、孟子学说、孙中山学说与自己的学说并列在一起,于是就出现了“孔说、梦说、孙说和胡说”在下面听众的诧异中无形中把自己的屁股与孔孟摆在一起。

还别说自胡适后,将近80年能“胡说”的人真没有,如今出了个胡玮莳打破了这个记录。又一个胡说诞生了!胡玮莳这个名字很文化但很怪很少见,叫胡玮莳或胡莳玮都不错,反正一看就是她,一个瘦小精明的上海小女人,屁颠屁颠地跟在韩寒后面扯起了“胡说”的门帘。

到目前为止,胡玮莳描述的韩寒参加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细节都对不上茬,不仅仅是跟别人对不上,是她自己对比上,几乎是一次一个样,到最后回答用哪只手擦屁股这样简单问题眼神都会游移,真让人费解。说复赛日期一会说27号一会又说28号;打电话一会是打给韩寒一会又说打给韩仁均;打电话时间一会说9点一会说10点,说着说着她就成13点了,她显然是隐瞒什么和为韩寒开脱。她这个年龄的毕业生应该是男的言必谈尼采,女的必读汪国真,很单纯很阳光很2B的,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上韩寒。仔细揣摩,可能是当时她见到的《书店》和《求医》并没有显露出《三重门》那样的怨愤阴沉之气。有几分平白。要是胡玮莳早几天知道韩寒15岁夜读《管锥编》,16岁解析《论法的精神》。那胡玮莳一定会吓的月经不调。估计可能是人的动物属性使然,英雄爱美人,美人爱混混的定律起作用了。文化界里的小混混着实不少,像拧财神,拧财神属于一个典型的文艺2B靠谱青年,这个瓜虽歪但还甜,尽管拱着一张被门挤过的脸,确实有歪才。但韩寒就不同了,他跟拧财神的区别是要把文艺去掉再加个“不”字,就成了2B不靠谱青年了。很多公知了说韩寒率性、敢说、真实,还说韩寒启蒙了大家。我实在搞不明白率性在哪启蒙了谁?后来一想可能是韩寒的裤裆文化率性,下三路启蒙。这可能跟时代价值趋向和官员们的爱好吻合。以至于出现灿烂的以韩寒为代表的“逼文化”。易中天和梁文道估计也是受这样“逼文化”的启蒙。不是老夫下作,是因为在韩寒与易中天之间实在找不出来他们“相濡以沫”的理由,他们之间唯一的公约数是下三路,这个是韩寒的强项,但未必是易中天的强项。至于梁文道更奇怪了,要说民主的话题,启蒙者早在民国年间就有了,林语堂先生就是,因为只有熟知西方和东方文明的可能更准确地说清楚民主这个话题。林语堂死了,梁文道的思想体系也是横跨东西的,他咋就佩服起韩寒来了?很奇怪。至于胡玮莳就更说不清楚了。韩寒有一篇著名的《文化是个屁 谁也别装逼》的逼文,作为韩寒的发现和偃苗者不知道作为母亲的胡玮莳应该怎么看,为了方便大家我把此文抄录在下面。

——“屁是骂文坛的,您别自做多情,别以为您就是文坛。

逼是生殖器,但”装逼“的意思不是假装自己是生殖器,您别断 章取义。我说的装逼的逼不是你妈的逼的逼。

我“操”是我在操,和你没关系。

“牛逼”并不是牛的逼,不相信你不知道。

……

(从波折号后为韩寒原著,特此注明)

下面的就省略了吧。不知道作为一个传统中国妇女的胡玮莳是如何看待被李铁、梁文道称为当代鲁迅的这篇很“逼”的文字。假如是易中天、孙海峰之流乐呵呵地欣赏此“逼”还说的过去,毕竟是爷们,他们没“逼”。这个很牛逼的“逼”文应该算做是中国逼文化的顶峰之做,但作为资深编辑的胡玮莳与赵长天、李其纲在一起欣赏他们捧起来的逼天才的时候会不会有humor 反应。

前两天有天才PS一幅照片,上面是13钗。仔细想想张艺谋可够坏的,这13两时个数字连在起就是个大写的B,花6亿银两就拍了B片。

在这张照片上有几个还真不错,范BB和姚大嘴,也有易中天妹妹易天这样的女人,顺便说一句,易天长的“很抽风很象形”。不知道照片上有没有胡玮莳。看了这张照片才明白韩寒走哪里都说自己“活”好的意思,在这点上韩寒还真的很率性,那些捧韩寒的爷们们丫头们也很率性,当然这个率性千万别联想10块钱买5根文化女青年喜欢的老黄瓜上去,那属于妇女用品的研究领域,不在本文讨论的范畴内。

韩寒说他彻夜读《管锥编》引起众多童靴的嘲讽。其实韩寒误打误撞搞对了,这个《管锥编》中的易经部分其实就是与“房中术”有关,属于韩寒“活”范畴的学术类著作,就是“逼”文化的一个旁支。我简单地说一点,易经里有“泰”卦吧,这个泰卦就是春天好合,二八月狗恋裆就是这个意思。其它的大家补充或者置疑,我保证不去法院起诉置疑者。至于毛诗左传部分,那韩寒即使看也是一堆的符号,连起来读韩寒都未必读的下来。这个我可以跟韩寒打赌,随便找一页,韩寒要是不结巴地读下来,我输一方!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