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三重门》的代笔之谜(第五回)—- 作者:令狐大哥

发布日期: 三月 25, 2012 1:47 下午 | 关键词:

第五回  事如春梦了无痕

作者:令狐大哥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 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曾经记得韩寒某次访谈中提到他喜欢张国荣的歌,上面的歌词个人觉得特别适合用于归纳最近土豆访谈的主题,也想将这几句送予韩寒及他的同学朋友们,如果他们能够看到。

前两天,在《三重门》手稿公布之前,土豆网的访谈出人意料地公布了。许多当事人的回忆诸多矛盾,如万花筒般眩人。但除了这些访谈和即将公布的手稿,大家将很难看到进一步的证据了,例如韩寒家电话99年3月清单、邮箱、博客登陆的IP地址记录等等。这些韩寒可以拿出却不愿公开的证据,又隐含了什么样的事实呢?

首先,我对朱莲同学的回忆很关注,作为正常的推理,朱同学尽管偏向韩寒,还不至于在明显事实上公然撒谎。因为这段回忆与《三重门》直接相关。我简单归纳朱莲的记忆包括下面有价值的要点:

(1)韩寒上课及晚自习处于看书或写作的状态,晚自习时周围同学(包括陆乐)断续看过韩寒的《三重门》手稿;

(2)不记得有10万废稿的事情(陆乐同时也证实看过的和最后书上的一致);

(3)约萌芽得奖时开始看韩寒《三重门》手稿,高一结束时手稿未看完;

(4)老师、同学(住校的)基本都知道韩寒在写长篇小说,老师们默许韩寒上课看书或写作的状态;

(5)看三重门手稿过程中还看韩寒写过其它稿件寄出,投往其它杂志。

(详见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QzwGQtEZOjw/?fr=rec1

上述记忆意味着什么?答案居然是韩寒同学课堂看到三重门手稿居然是新概念获奖后的发生的!看过我前几回博客的读者也许知道一点时间对韩寒父子的重要性。而且也知道陈鸣不愿意公开韩寒同学采访录音的事情。实际上,尽管朱莲有可能记不清确切的看手稿时间(现在问韩寒可能他会这样说),但是,上面2、3、4、5条回忆均指向这一答案,推论如下:

第2条证明韩寒给同学看时已经跨越10万废稿重写的阶段,因此10万废稿如是韩寒创作只能写于高一前,但韩家父子均否认这一点,而且韩寒那时不知文学社为何物,又要集中精力中考。唯一的解释只能是10万废稿在高一第1学期的家中由韩父完成。

第3条说明韩寒给同学看手稿时,韩父手中早已有了一份复印的全稿,而且送到了出版社(参考《儿子韩寒》)。

第4条说明这种状态不可能出现在高一第1学期,因为那时老师肯定会告诉韩父这件事,而不是像韩父声称的高一第1学期一点不知情;但如果发生高一第2学期则可以解释(韩父第2学期开始时第一次看到《三重门》手稿)。

第5条第间接说明同学看到《三重门》手稿是第2学期,因为韩寒第1学期除了投往新概念作文的短文外,根本没有写过任何发表于杂志的稿件(遍历韩寒作品目录,除了新概念参赛作品,,没有任何杂志在1998年9月到1999年6月间发表韩寒稿件,按6个月出版周期算,韩寒在高一第1学期应该没有投稿发表的事);新概念获奖之后,才有一些杂志向韩寒约稿,韩寒也只有1999年6月后才陆续有一些稿件见刊。朱同学的这个记忆很强烈,也就印证了不太确定的第3条回忆极有可能是真实的。

其实,我最早怀疑韩寒代笔的原因就是韩寒说1998年高一第1学期课堂创作《三重门》的时候(见博文《光明磊落》)。原因有两点基于常理的判断:

(1) 课堂写长篇不可能老师不知道,因此韩父也不可能不知情(老师肯定要告诉家长);

(2) 新概念获奖之前,韩父不可能授意韩寒放弃学业,装模作样在课堂写长篇。

因此,已确定在高一第1学期完成的《三重门》(99年3月韩父就复印了一份)肯定不是韩寒创作,而韩寒在高一第2学期给同学看的只是一个抄稿而已!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解释是唯一能符合众多证人证言的结论。于是,陈鸣在《差生韩寒》中不公开同学录音的原因也就显而易见了。再次感谢土豆网、感谢朱莲和陆乐同学。

为了增加一点佐证,我们再看看韩寒第一个高1的成绩单:

如果韩寒高一第1学期就完全放弃了课堂和晚自习的学习,用于看闲书和写长篇,数学和外语能考到76和70分(至少表明这学期的内容还是学了一些的)?政治和历史可以靠考前突击,这两门可不行。更有意思的是,第2学期韩寒的化学由43变成25,英语由70变46,恰好也证明了同学说新概念后才看到韩寒写手稿的真实性。应该准确的描述为:新概念获奖后,韩寒才完全放弃了课堂学习,并向同学传阅《三重门》手稿。

这一回我们要先说说韩仁均与《故事会》的渊源。先看下面这一段来自金山区官网(http://jsq.sh.gov.cn/)的文章:

注意上面红线标出的吴伦(87年担任金山区故事学会首届会长)。再看下面一段吴伦的介绍(来源http://book.sohu.com/20040714/n220997009.shtml):

再看看《故事会》的固定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有一段时间故事会主编也兼任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该社总编郏宗培近期接受土豆的访谈:

(参考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01SbfdOanc/

12 -13分钟明确提到《三重门》手稿由故事会副主编吴伦特别推荐过来的,介绍了作者父亲是故事会的资深作者,却没有介绍韩寒获奖的事;

20 -21分钟明确提到看稿子的时候不知道韩寒新概念获奖的消息。

显然,韩仁均1999年2-3月就通过自己的关系极力运作韩寒出版长篇的事情,正因如此,韩寒父子才无法将三重门成稿时间推到高一第2学期。我们再看看韩仁均的辩白:

“我可以这么说,一切能够靠钱靠关系靠舞弊能获得的好处,都不会轮到我们先得到,我们甚至连号都排不上。”

顺便问一下仁君同志:

(1) 韩寒进罗星中学靠的是什么?(《儿子韩寒》说“在朋友的帮助下,借读到…”)

(2) 特招进松江二中靠的是什么?(《儿子韩寒》说“经学校研究…”)

(3) 三重门稿件直接通过当时副总编郏宗培进文艺出版社又靠的是什么?(故事会副主编电话亲自推荐)

我们还应该相信韩仁均的话吗?在同样的时间,韩仁均可以找关系推荐韩寒的手稿,难道不去找找萌芽老同学的关系争取新概念获奖?尽管“假清高”在中国遍地皆是,但如此高调地假清高却真的是“欲盖弥彰”。

下面再说说韩寒与林雨翔。

松江二中的邱剑云说《三重门》是韩寒的半自传小说,这一举道破《三重门》代笔的玄机!纵观三重门,我们可以看到,凡是韩仁均可以掌握的韩寒的情况,就会出现在林雨翔身上(如家庭结构、初中补课、体育生特招、高中提前入校集训、军训1周、曲线进文学社等),而韩仁均很难掌握的韩寒的情况,就不会出现在小说中,例如韩寒的初高中课堂生活、文学社的真实情况等,在小说中均没有涉及。

由于有了土豆的访谈,我这里就只强调其中的一点。邱剑云老师访谈中明确表示:

(参见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7eiFuHuww_s/?fr=rec1

(参见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Tk1sZPtNec/?fr=rec1

(1)三重门中描写的文学社生活跟实际松江二中的文学社基本不符;

(2)邱剑云与韩仁均很熟悉(第2段视频26分处)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地方,韩仁均熟悉邱剑云,三重门中就对马德保、万山两位浓墨重彩(都和邱一样中年男性、出了几本书);熟悉戴金娜,于是就有了唯一有名字的高一老师梅董(都是年轻女老师,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体育生特招接触过体育组长、校领导,这些人物也跃然纸上。但其他人呢(陆乐、朱莲的回忆都说没有某个同学的专有原型出现在小说中)?其他课程老师在小说中一个没有,同学中明显对上号的也没有!

由于时间关系,我这里就不再多作论述了。上一回留下的悬念很多被土豆网的访谈证实,这些访谈基本已经接近代笔的谜底,但显然还不能算铁证。我希望4月1日韩寒的手稿如期面世,那将是代笔门的又一个高潮。我这里作一个预言:

10万字废稿中必然没有林雨翔初中获全国作文大赛一等奖的情节!

如果得到证实,我将在下回细述缘由。

下回看点:

1、手稿与抄稿

2、主角与配角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00d5e5010133u2.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