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了的三重门 — 舒炎 2012/3/25

发布日期: 三月 25, 2012 4:00 上午

穿越了的三重门

作者:舒炎 2012/3/25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24&id=8212898

———————————————————————————————————————

土豆网的全版视频非几个小时是看不完的。可是,网上出了这个视频后没有多长时间,一些挺韩人士忽然觉得这个东西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宝贝了, 于是,喜形于色地大喊大叫道,质疑韩寒的事件可以就此结束啦,因为韩寒少年时的同学和老师都来为他作证了,证明韩寒那时便博览群书,并很酷地在学校写了三重门的。咚咚锵。

这下,沒话讲了吧,傻了吧,,文本分折,韩寒视频的弱智表现有什么说服力?看看吧,十三年前的事,同学们仍然记忆在心,激动啊,韩寒那时出彩的形象放在今天,对他们来说仿佛如昨天发生的一般,依旧亲切得很。这不是,我们现在听来都感动得泪水,像开自来水似地哗哗的流。

马上,网上出现了大标题,诸如里程碑,树耻辱榜,质疑结束之类,声势大得惊天动地,总之,挺韩人士终于扬眉吐气,有的就差喜极而泣了。真的,好辛苦的,很不易,他们的尽心尽责,也不知韩寒在地窑里知道不?

质疑的人果然静场了,呵,可是大约没有过多久罢,那视频上的事出毛病了。不是么?韩的同学朱莲说,韩寒写三重门的时间是参加大奖赛得奖之后(1999年3月28曰获奖)开始写的。而且在学校,这一点同桌陆乐也证明是高一第二学期开学后才始写,而且朱莲还讲她是从开篇第一页开始看的。同学们呢,也是写一张看一张写几张就看几张,反正双方都好不自在,这状况学期结束也没结束罢。

可是,赵长天那儿却讲四月上旬就收到全稿了。而郏宗培说他们那里收到三重门稿件时间还要早,连大奖赛还没开始呢。郏宗培在视频上说,手稿是1999年初由韩仁均委托故事会编辑叫吴润(音名)转到文艺出版社的,出版社给出修改意见,可韩寒拒绝修改,(注意拒绝修改)过了二个月左右后,韩父从出版社取回了稿件。

再看赵长天视频说,他是在大奖赛结束后从韩家拿到手搞的,赵又推荐给了文艺出版社,赵说韩寒仍拒绝修改,因此手稿在出版社沉睡了近九个月之久,到1999年底赵长天再次把三重门搞件推荐给北京的作家出版社,于是三重门得以出版。

换句话讲,三重门稿件在几个出版社转的时间该是在四月上旬之前戓者还要更久以前就己经开始了。再看韩仁均(儿子韩寒)中的说法,我是在韩寒高一的第二学期,即1999年的二三月份,才知道他在写小说的,那时,他的小说已接近尾声了。。。。。。在1999年3月28日,萌芽的胡玮莳和赵长天知道了韩寒写了部长篇小说的事。。。。。。。参赛回来,韩寒将全部书稿订正一遍后,四月份把书稿送到了胡玮莳那里(即赵长天那里)。

大家发现问题了吧,首先,郏宗培说的见全稿时间和韩仁均讲得见到写稿时间严重不符,谁在说谎?其次,就算是如韩父讲的四月份把全部书稿给了胡和赵那儿,也该是四月上旬左右的事,那么,那个韩寒四月初在学校的写一张给他人看一张是这么回事?朱莲还强调看到了开篇第一页,韩寒为什么要这样做?再有就是唯一时间上能接上的只是,99年初韩父通过故事会将搞件给文艺出版社,然后二个月后取出,差不多正好是3月中旬左右,他在大奖后(99年3月28日)再转给胡和赵,仅此而己。

而其他地方则矛盾重重了,韩寒再如何展示写三重门的时间也不该在大奖赛之后即四月初之后啊,因为这和其他证人郏和赵的见全稿时间相碰也太滞后了呀。有人讲,韩寒这时候在初稿基础上写修改稿呢,这个时间差不多。可问题是郏和赵已经反复强调了人家韩寒不愿做丝毫改动的,郏编辑还说可能是他性格使然吧。这个连土豆网釆访人都说,韩寒自己讲的决不修改的,所以她也奇怪来问郏编辑和赵长天,你们到底提出了什么意见了?让他那么反感。

问题出在哪儿了?谁在说谎?赵和郏?他们没必要呀。那么是儿子韩寒的文中说谎了见稿时间?三重门是早就悄悄地写好了,韩寒之所以不怕麻烦地在己经暗暗完稿的基础上表演了一回给同学们看写三重门的盛况,是因为这是当时对外能证明三重门是自己写的最直接有效的方式,难道不是这样么?那么,三重门确实不是韩寒写得啰。而广大同学们看见的仅仅是表象? 或许成了某人的道具而已。

靠!里程牌质疑结束的大牌子还举着呢?要是不能解释这一点,其他什么韩寒自辩之类的东西不看也罢。怎么办? 急啊是真着急呵,现在,对挺韩的人来讲就只能牺牲朱莲了, 说她证明得不确切了,对伐?请看,这个小姑娘回答提问时老是讲大概呀。好象呀,可能的呀什么的、记忆肯定有误。有漏洞,不算数的,毕竟过去十三年了呀。挺韩的又找到理由了呵。

可笔者真的弄不懂了,你们现在又不认可朱莲的证词了啰?还有陆乐的,是也不是?视频上的同学和那个没教过韩寒课的邱老师都没少赞美韩寒呀,都是赞美他十三年前的那些英勇故事,那些个记忆现在是肯定?还是否定呢?所谓大概,好象,可能,记不太全之类的话,土豆网视频上的这些证人哪一个不曾讲过?说说看,假如以此来论是不是都该做不算数?你们肯这样?如果肯,那请尔等把举起得土豆网视频一出质疑结束的牌子收起来。如此我等也无话可说。对不?

可是你们不愿的呵,这么好的人证, 可找到了, 都是宝贝, 岂能一扔了事又回到之前的局面呢?,怎么办呢?就来一个选择性放弃吧?好不好?让这些证人马上抽风,便可以忽尔清楚,忽尔大概了。换句话说,要的时候他们就分外清楚,不要的时候就让他们大概。记忆有误,不算数戓者也可以讲他们胡说,反正是否开关全捏在你们手中。呵,能这样玩么?同志们。

老实说,现在要把手稿出稿的时间理顺,照韩仁均的版本圆,那必须要否定掉全部郏编辑的证词和部分否定长天的证词了,至于朱莲的也要否定,至少需要她把韩寒学校写作的时间提前才行。累啊,真他娘的不是人干的,要不让他们再来个声明什么的?反正事件发生后发声明的还真不老少的。

虽然,我对韩粉之类的应答有过心里准备,可总忍不住还要埋怨他们几句, 什么姚文元去延安是断句, 韩寒是讲二件事姚文元没去延安啦,。什么小镇生活是小韩寒听他爸讲故事后模仿的啦.。等等,这些个精典对答确实能驳得正常人哑囗无言。很历害的。赞一个。

可文人相轻,亲热的亲,是韩寒幽默之类的答复,如今已证实大约是确切幽默的了, 因为这次视频上人家韩寒说了呀,那个什么,校对,写成叫对也是一个大幽默啦.。噢,原来韩天才都这样讲过的,那尔等还废什么话,反正这就是幽默。好吧,算是领教了韩氏幽默的真谛了,就二字,滑稽。

至于稿件干净什么的,韩幽默也讲了,那是因为做学生上交作文时都需干净,否则老师要骂的,因此,久而久之,学生们在作文时就都养成了行文干净的习惯了,所以,韩学生的长篇小说初稿干净便是这样的好习惯造成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这和有无,写作能力,写作思路让它干净全无关系。唉,弄了半天,才知道好习惯也能造出天才作家的。真他娘的开了眼了。

有趣的是那个自辩的采访里, 看把那个韩夫人忙得, 及时提醒韩寒别老幽默达十四, 五次之多.。呵,放下个帘子, 她就是慈嬉太后了。沒料到在家里韩寒也活得这么沉重。不忍再说他什么了,就此打住罢。

几天之后,将躬逢据说是韩寒三重门的初稿真迹出版盛事,也别说,心里还挺激动的。只怪本人福薄到现在还不曾见得天才真颜,惭愧得很。见字如见人,那就见见他出版的真迹过过瘾吧,,至于波兰城实,小镇镇府之类就只当没看到好了。一样的韭菜炒大葱。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穿越了的三重门 — 舒炎 2012/3/25”

  1. 三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我爱图文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穿越了的三重门 — 舒炎 2012/3/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