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粉是个屁X脑残别装逼》终极揭秘《穿着棉袄洗澡》代笔真相(更正) by 蓝色风暴

发布日期: 三月 27, 2012 4:12 下午

蓝色风暴注:尽管前文论述已颇为严密,但在脑残韩粉眼中依旧漏洞百出;鉴于前文写作较为匆忙,现经过仔细地核对,确发现有地方论述有误。因此有必要续写一文,重新分析还原事情真相,让乌合之众钻不到空子。

首先,回顾一下前文得出的三个结论(蓝色风暴注:部分需要更正):

1,写下“那么徐中玉可以面壁一下了”的人就是韩仁均;

2,那一帮到澳大利亚学习回来的留学生不是韩寒的朋友而是韩仁均的朋友;

3,“学习了六年英语”指的是在国外而不是在国内。

其次,示众一批脑残韩粉对我前文意思的歪曲:

【D美美S:【最后一次晒驴】韩寒写到:他一帮从澳洲学习回来的朋友说,空学了六年英语,连日常英语单词都不知道。智力正常人的理解:出国后发现自己在国内学的英语无用。@蓝色风暴911 的理解:出国后六年还不会日常英语,一定是早期出国的刷盘子族,他论证了两千字!此等智力,有必要再看下去么?不浪费时间了。】(蓝色风暴注:这个 D美美S 蠢货甚至不看完全文,不知道我原文得出的结论,揪住个小错就胡诌一气,黑体部分就是歪曲我的原意。)

   【dopebear:结论预定,所有所谓疑点通通都会指向结论。鉴定完毕!//@哲学老怪:回复@无名居里无名士: 驴还真挺多的。我服了。 //@无名居里无名士:韩寒,高一学生,前推六年,小学三年级,会有“一帮”去“澳洲学习”的“朋友”?应该是他爸的朋友才对吧?《穿着棉袄洗澡》中这一段,是他老爸代笔无疑。您可真是在这儿“晒驴”啊。

              @哲学老怪:【最后一次晒驴】韩寒写到:他一帮从澳洲学习回来的朋友说,空学了六年英语,连日常英语单词都不知道。智力正常人的理解:出国后发现自己在国内学的英语无用。@蓝色风暴911 的理解:出国后六年还不会日常英语,一定是早期出国的刷盘子族,他论证了两千字!此等智力,有必要再看下去么?不浪费时间。】(蓝色风暴注:哲学老怪 这头蠢驴为了抹黑本人,直接复制上面那蠢货的微博,还洋洋得意。引的 dopebear、无名居里无名士 、心心伊、chaos_wu、 伪君子NO1、似澈无尘、不再革命、@不捣翁、 天气不好呀、兔子wh、沟槽党、交通指挥、小心_谨慎、bekandy、_______91、俗人108 之类的脑残纷纷转发叫好,可笑之极。)

   【沟槽党:你的确亮了。哈哈。10岁去澳大利亚留学?在澳大利亚留学六年? //@蓝色风暴911:自己没看懂,傻不傻?】

    再次,感谢下面这两位网友的提醒或支持:

   【黄雨披:没错,徐中玉确实是编写语文教材的,但是是主编《大学语文》的吧,这恰说明韩仁均才会熟悉徐中玉编写的大学语文,因为韩仁均上了大学中文系后来自考的,肯定对徐中玉的书很了解。 //@蓝色风暴911:看完我前面两部分你就不会这么天真了】

   【黄雨披:一般中学课本教材都会署名某某编委会,而很少单独标出写书的人,这点很不同于大学教材的使用,大学教材经常是用个人专著 //@蓝色风暴911:看完我前面两部分你就不会这么天真了】

   【@sunzhenge:关于梁实秋那段你再仔细读一读H文的上下文,H的意思是由于语文教材选文的限制,不少学生因没有课外阅读现在还认为粱是走狗,这是徐中玉你们这些体制内的学者需要反思的。好了,我觉得这么分析H文实在是浪费时间。…略】

   【陶海鼎:专业个屁!徐中玉是编上海语文教材的,每个80后上海学生都知道这个人,语文书第一页就有!还凭这点去联系上华师大和韩父,这个博主大概是韩家放的倒钩吧!//@中财尚超:很专业的考据!IT人的优良传统。】

   【陶海鼎:这个博主完全是帮倒忙!韩2后来视频采访的时候也提到鲁迅梁实秋论战可见这个是韩2知道的为数不多的知识点,还有上海学h版语文教材人尽皆知的徐中玉都能拿来当强证,足见他研究不够沽名钓誉!大家谨慎转发小心授韩粉口实!//@中财尚超:非常好,结论和补充完全认同!】

   最后,开始详细分析验证上述的那些结论:

    1,写下“那么徐中玉可以面壁一下了”的人究竟是韩寒还是韩仁均?

    先看原文中相关的两句话:

    一、“而真正有艺术欣赏性的梁实秋、钱钟书、余光中等人的文章从来见不到,不能因为鲁迅骂过梁实秋就不要他的文章吧?”

    二、“如果到现在还有学生一见到梁实秋的名字就骂走狗,那么徐中玉可以面壁一下了。”

   这里提到了鲁迅骂梁实秋以及学生骂梁实秋为走狗,这是有原因的,下面回顾一下历史背景。

    现代文学论争史上,鲁迅和梁实秋的论战旷日持久,以1930年为中心,长达8年,产生了40多万言100多篇文字,内容涉及教育、文学、翻译、批评、政论等诸多方面,包含人性、阶级性、普罗文学、翻译理念、文艺政策等诸多论题。这场大论争高潮迭起,基调是严肃的,但也不乏恶骂甚至人身攻击。在这场论争中,留给后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个著名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称谓了。

  冯乃超是左翼文学理论家,1930年参加筹建中国左翼作家联盟,被推举为《理论纲领》的起草人。冯乃超和鲁迅一样,极其反感梁实秋《文学是有阶级性的吗》一文中的一些主张。1930年2月,他在蒋光慈等主编的《拓荒者》第二期上发表《阶级社会的艺术》一文,批驳梁实秋的某些观点,其中说:“无产阶级既然从其斗争经验中已经意识到自己阶级的存在,更进一步意识其历史的使命。然而,梁实秋却来说教……对于这样的说教人,我们要送‘资本家的走狗’这样的称号的。”冯乃超站在普罗大众的一边,具有道德上的天然制高点,奉送给梁实秋的这顶帽子,并没有经过学理上的推理与论证,所以说梁实秋是“资本家的走狗”,只是逞了一时口舌之快,纯粹是道德上的一厢评判,该定义并未在事实和逻辑上坐实过。  梁实秋看到《拓荒者》上冯乃超关于称他为“资本家的走狗”的文字后,做了《“资本家的走狗”》一文,发表在《新月》杂志上以示答复。文章先据冯乃超一文中所引恩格斯关于无产阶级的定义,“觉得我自己便有点像是无产阶级里的一个”后,又就“走狗”定义道:“大凡做走狗的都是想讨主子的欢心因而得到一点恩惠”,并质疑道:“《拓荒者》说我是资本家的走狗,是那一个资本家,还是所有的资本家?我还不知道我的主子是谁,我若知道,我一定要带着几份杂志去到主子面前表功,或者还许得到几个金镑或卢布的赏赉呢……我只知道不断的劳动下去,便可以赚到钱来维持生计,至于如何可以做走狗,如何可以到资本家的账房去领金镑,如何可以到××党去领卢布,这一套本领,我可怎么能知道呢?”梁实秋不承认自己是资本家的走狗,甚至觉得自己应当属于无产阶级,并从逻辑上反讽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文坛“二元对立”的绝对化思维,“有一种简单的论理学:非赤即白,非友即敌,非革命即反革命”,非赞同左翼,即“走狗”。冯乃超给梁实秋扣上“资本家的走狗”这顶帽子后,鲁梁论战开始悄悄发生微妙的变化,意气的成分加重了。“这一点”就是现代文学论战名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论争又从梁实秋和冯乃超之间转回到鲁梁,鲁迅在梁实秋的原题上,新添了两个定语“丧家的”和“乏”。鲁迅无法根据定义证明梁实秋属于“资本家阶级”,所以对梁实秋的自我辩护置之不理,只是剑走偏锋,辛辣挖苦梁实秋:“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即使无人豢养,饿得精瘦,变成野狗了,但还是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的,不过这时它就愈不明白谁是主子了。”“梁先生既然自叙他怎样辛苦,好像‘无产阶级’(即梁先生先前之所谓‘劣败者’),又不知道‘主子是谁’,那是属于后一类的了,为确当计,还得添几个字,称为‘丧家的’‘资本家的走狗’。”在鲁迅看来,梁实秋既然自己都不知道主子是谁,不是丧家是什么?话已至此,思想分歧和文艺理念冲突已在其次,意气之争则占了上风,鲁梁论战以鲁迅高踞普罗大众的道德制高点发出的嘲骂而达到了高潮。“走狗”、“丧家的”、“乏”,这三个词是一个递进而“骂”的过程。在这场有关普罗文学的战斗中,由于鲁迅站在普罗一边而梁实秋相反,交战伊始,双方的正义与非正义就由立场划定了,剩下的就是战斗的手段。《“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一文充满大量政治语汇,左翼色彩十分强烈,和鲁迅之前与新月派的论战风格大相径庭。论争双方因为竭力想将自身从潜在的政治迫害和政治裙带中解脱出来,不惜意气用事,甚至实施局部的人身攻击,使论争的本来面目变得愈加复杂难辨。鲁梁论争以对梁实秋贴上充满阶级斗争火药味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标签而结束,在论战的过程中,鲁迅与梁实秋相互之间的感情事实上都受到了伤害。以上参见:http://culture.people.com.cn/h/2011/1230/c226948-3483407195.html

这就是文学史上著名的鲁梁之争,流传最广的是鲁迅骂梁实秋为“丧家的”“资本主义的乏走狗”,《“丧家的”“资本主义的乏走狗”》这篇文章还被选进了中学语文教材。文章参见:http://wenda.tianya.cn/wenda/thread?sort=wsmorv&tid=4d2198f43a81f887

经过多个网友的提醒,笔者查找了鲁迅作品教材史,有资料如下:

1977年~90年代初:与现实政治联系相对紧密的杂文,与以前相比有所减少。

这一阶段中学语文课本中的鲁迅作品,主要是对“文革”前17年大部分选目的恢复,入选作品有:杂文:《〈呐喊〉自序》《论雷峰塔的倒掉》《灯下漫笔》《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文学和出汗》《“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友邦惊诧”论》《答北斗杂志社问》《拿来主义》《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人生识字糊涂始》《流产与断种》。 

20世纪中后期~现在:《“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等文章,阶级性太强,文人对骂,学生无法理解,这类文章已经被撤换。

    【温立三:上世纪末,中学语文界掀起了一场中学语文教育大讨论,鲁迅研究界部分专家介入了这场讨论。讨论自然涉及中学鲁迅作品的选目问题。主要意见有二:一是中学鲁迅作品中有些选目不妥,特别是那些被认为是“骂人”的文章,如《“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文学和出汗》《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等均应退出中学语文课本;二是认为鲁迅作品在中学语文课本中入选篇目太多,师生普遍持反感态度。

    对前一个问题,随着鲁迅研究的深入,争论越来越少,共识越来越多,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和21世纪初的中学语文课本中,如杂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等一类文章已经被撤换。】

以上参见:http://news.sina.com.cn/o/2009-08-21/114416162890s.shtml

         http://hi.baidu.com/knowage/blog/item/028ac81668eeb419962b43d3.html

有上海的网友表示,当时高中生使用的语文教材为徐中玉的H版(试用本)。经过检索,笔者发现:

前两册语文书,也就是高一阶段的语文课本目录如下现行上海高中教材

上海教育出版社高级中学课本语文H版(试用本)1——6册总目录

(1995年11月第二版 2005年11月第15次印刷)

第一册
第一单元语言的品味(一)
1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     李大钊
2荷塘月色             朱自清
3廉颇蔺相如列传         司马迁
4*鼎湖山听泉           谢大光
5*咬文嚼字            朱光潜
第二单元语言的品味(二)
6风景谈              茅 盾
7白莽作《孩儿塔》序       鲁 迅
8枫叶如丹            袁鹰
9*邹忌讽齐王纳谏         《战国策》
108醉翁亭记           欧阳修
第三单元思路的探究(一)
11书《洛阳名园记》后       李格非
12*短文两篇            爱因斯坦
13*自信心与谦逊精神        赵红州
14我在你们的眼睛里确实是倒立的  严济慈
15*耳闻不如目见          顾均正
第四单元主旨的把握(一)
16我们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    ***
17石钟山记            苏 轼
18*论美              培 根
19*词二首            毛泽东
20*记忆              韩少华
文化常识(一)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
[附录]
芣苡
伐檀
硕鼠
蒹葭
文化常识(二)
百家争鸣的结晶——–——————先秦诸子散文
[附录]
鱼我所欲也
非攻(上)
秋水
劝学
和氏
文言基础知识(一)
文言基础知识(二)
写作
第一单元仔细辨析题意第二单元 写出动情之处
第三单元 "理"从何来
第四单元 议论要有针对性
应用文训练 读书笔记
口头表达训练 说来上口 听来顺耳
 
第二册
第一单元 主旨的把握
1世间最美的坟墓—记1928年的一次俄国旅行茨威格
2与朱元思书                吴 均
3散文两篇
 对岸                   泰戈尔
 火光                   柯罗连科
4*夜莺                   麦斯特勒斯
5*地下森林断想               张抗抗
第二单元 主旨的把握(三)
6最先与最后                鲁迅
7*略论思维的"惰性"             章炳元
8师说                   韩愈
9*论毅力                  梁启超
10*字风和世风               刘征
第三单元 思路的探究(二)
11药                    鲁 迅
12促织                   蒲松龄
13*最后一片叶子              欧·亨利
14*一碗阳春面                栗良平
15*林则徐                  吕宕 叶元
第四单元 语言的品味(三)
16大力弘扬灿烂辉煌的中华民族文化      李瑞环
17《梦溪笔谈》三则             沈 括
18*纪念孙中山先生              毛泽东
19眼睛与仿生学               王谷岩
20*景泰蓝的制作               叶圣陶
注:篇目前标有*的是自读课文
文化常识(三)
我国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
[附录]
涉江
国殇
文化常识(四)
[附录]
垓下之围
毛遂自荐
荆轲刺秦王
文言基础常识(三)
文言基础常识(四)
写作
第一单元 对题材要深入开掘
第二单元 怎样安排线索
第三单元 论述要有"总"有"分"
第四单元 恰当地运用正反对照
应用文训练 新闻特写和新闻故事
口头表达训练 独白

当时是1999年10月1日左右,也就是韩寒第二次高一的上半个学期,那么学校发的新语文教材应该就是这里的第一册,且这本教材应该与韩寒在第一年时候的用过的语文教材一模一样。

全书只有一篇鲁迅的文章《白莽作《孩儿塔》序》,没有找到《“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整个高中语文书6册中都没有这篇文章。

这就说明,在这个1995年徐中玉主编的高中语文教材中,这篇文章已经被删除了,印证了前文的说法。在徐中玉的上海H版语文书之前,是1990年版的,上海石油化工总厂、闸北区教育局组织编写、姚麟园主编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初中语文试用本与高级中学语文实验课本(简称S版中学语文课本)已从1991年6月起,由上海教育出版社陆续出版。这个版本中有无这篇文章未知,在这里不重要。

参见:http://wuxizazhi.cnki.net/Search/SSFS199302028.html

在这一版的语文书中,既然没有这篇关于鲁迅骂梁实秋的杂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那么作者为什么说“如果到现在还有学生一见到梁实秋的名字就骂走狗”呢?

按照原文的思路,作者在这一段是批判学生阅读范围窄,语文教材跟不上时代,没有收入梁实秋的文章为其正名。但是,早在1995年徐中玉出版这本教材的时候就删掉了那篇文章,算是一种进步,照理来说已经很少有学生知道鲁迅骂梁秋实走狗这件事了。

这里就有两种可能的情况:

一、这句话是韩寒自己写的,他从课外书上曾看到过鲁骂梁的文章,也不排除还有少数学生知道鲁梁之争;

二、这句话是韩仁均代写的,他以前读书的时候课本上有这篇文章,经历过学生一见到梁名就骂走狗的事。

结合前文来看

【现在的教材编得实在太那个,就拿我比较熟悉的语文英语来说。乍一看语文书还以为我民族还在遭人侵略呢,动辄要团结起来消灭异国军队,这种要放在历史书里面。而真正有艺术欣赏性的梁实秋、钱钟书、余光中等人的文章从来见不到,不能因为鲁迅骂过梁实秋就不要他的文章吧?不能因为钱钟书的名字不见于一些名人录文学史而否认其价值吧?不能因为余光中是台湾人就划清界限吧?】

分析黑体字部分的语气,似乎作者早就经历过高中,而不像是个高一的留级生。而且,作者当时应该是在大致地浏览语文教材目录,粗略地翻看过之后结合自己的知识积累才得出了上述的这些结论。“乍一看”这个词既反映出别的读者看此书的第一反应,也是作者当时的感受。这本书,韩寒是已经学过一年的,理应不会在写这篇文章时发出这样的感慨。

还有,作者似乎亲身经历过“学生看到梁实秋的名字就骂走狗”的场景,而不仅仅是从书上得来的印象,这种事情发生在改革开放后80年代的大学是比较合理。上一篇文中已经说过,徐中玉是华东师大的教授,也是韩仁均的老师,同时也是主编各类教材的,比如韩寒的语文书(上海H版)。

这里后半句“那么徐中玉可以去面壁了”中的徐中玉,我认为出自老相识的韩仁均口中的可能性要大于出自一个仅仅把他当成一本语文书的主编的学生之口。

本段话是为了批判这本教材和教育制度的,这句话也理所当然暗含责怪徐中玉之意,梁实秋的文章一直没有被收入教材,作者似乎是有过学习经验的,知道梁的文章没有选入当年的教材,而不像一个高一留级生的语气。

因此,结合这些分析来看,这句话是韩仁均代写的可能性更大!

值得一提的是徐中玉和梁实秋的关系。

【文汇报:那当时为什么报考山东大学呢?您人在江苏,没出过省,而且山东大学的录取率当时据说是20誜1。  徐中玉:山大原名国立青岛大学,当时校长杨振声,中文系主任闻一多,外语系主任梁实秋。我的表兄郭斌龢和他们是一起从清华北大出去的,他们从美国回来后也在一起。表兄同在青岛大学外语系教书,他告诉我青岛地方清静、学校师资力量强,又可以照顾我。杨振声是当时京派文人的灵魂。“9·18”事变后,他们因未能阻止学生赴南京请愿抗日,引起国民党政府不满,都仍回北大清华去了。】

参见:http://book.hexun.com/2008-09-12/108748320.html

【“季羡林先生送给我书,我读了其中一些文章很有感触。鲁迅先生骂梁实秋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季先生很不赞成这个说法。梁实秋讲西方的人文主义,自有他的道理,不要把学术问题当作政治问题。你可以不同意他的学术观点,但不要扯到政治上去。季羡林先生反对任何人搞‘凡是’,对鲁迅也不例外。他认为不能说凡是鲁迅说的都是正确的,难道因为鲁迅先生对梁实秋有过意见,梁实秋就应永远打入十八层地狱么?这就是季先生的独立思考。”】

参见:http://news.qq.com/a/20090713/000758.htm

以及梁实秋的作品最终于2009年首次入选教材,鲁迅作品再次被删减,当时引起巨大争议。

参见:http://www.gmw.cn/content/2009-07/29/content_955462.htm

梁实秋两入教科书

参见:http://wood-lee.blog.sohu.com/136184045.html

当然 ,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2,那一帮到澳大利亚学习回来的留学生是韩寒的朋友还是韩仁均的朋友?

 3,“学习了六年英语”指的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

由于前文写作的时候疏忽,把“学习了六年英语”理解成了“学习了六年英语之后回国”,造成了一系列的严重错误,推理出了现在看来颇为荒唐的结论。尽管被韩粉就此揪住辫子到处宣传,正如张放和方舟子所遭遇的一样。笔者在这里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就此作出更正,还原事情真相。

真相,才是我所追求的,韩寒是否代笔于我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事实问题。

韩寒原文:

【至于英语,我的一帮从澳大利亚学习回来的朋友说,空学了六年英语,连筷子(CHOPSTICKS)、叉子(FORK)、盐(SALT)等吃所必备的东西和厕所(TOILET)、抽水马桶(TOILETBOWL)、草纸(T0ILETPAPER)等拉所必备的都不知道怎么说,只知道问澳大利亚人WHEREAREYOUFROM?HOWOLDAREYOU?一些废问题来寒暄。真是不知道自己六年来学了些什么。不过可喜的是笔者因理科差而留了一级,有幸学到新版的OXFORDENGLISH(牛津英语),比老教材要好多了。】

前文错误的推论在此:

 说完语文,就是英语了。

文中说“我的一帮从澳大利亚学习回来的朋友说,空学了六年英语,…只知道问澳大利亚人WHEREAREYOUFROM?HOWOLDAREYOU?一些废问题来寒暄。”

这里提到了“一帮”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的朋友说不好英语。疑点有两个:

第一、那个时候韩寒才高一,他的朋友已经出国六年,而且还是一帮朋友。那么早在六年前的1993年,难道那些孩子10岁就都一起结伴去澳大利亚留学了?

第二、假如真的如第一条所说,是一帮10岁左右的孩子跑去澳大利亚学习,那么在那个年龄段的孩子学习六年外语竟然只学会了最基本的日常口语吗?

首先,排除法,第三种情况的留学生是不可能的,因为时间不符合;

其次,《穿着棉袄洗澡》文中表示这帮子朋友回国后连“连筷子(CHOPSTICKS)、叉子(FORK)、盐(SALT)等吃所必备的东西和厕所(TOILET)、抽水马桶(TOILETBOWL)、草纸(T0ILETPAPER)等拉所必备的都不知道怎么说,只知道问澳大利亚人WHEREAREYOUFROM?HOWOLDAREYOU?一些废问题来寒暄”,而90年代初的那批留学生打工却是出了名的,这一代留学生也被人们称为“洗盘子换读书”的一代。难道十几岁的孩子家长就放心其一个人去澳大利亚留学打工洗盘子?甚至去打黑工赚钱?再想想,一群整天在餐馆洗盘子的人竟然会连工作的时候接触到最多的物品的英文都不懂,这完全不合常理!这一条也可以排除;

最后,就只剩下最后一种情况了,这群作者的朋友是80年末赶上“留学大军”的第一批留学生!无论从特征上来看还是从时间上来推测,都完全符合!

比如说这批人埋头苦学,不问窗外事,与朋友和教师的交流很少,老外对他们也不了解,他们就用当时并不熟练的英语跟他们介绍祖国。在澳洲最早的几个朋友几乎都是通过这个方式认识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的英语口语水平理所当然的差,不会说日常用语也是很正常的!

还有一点,那就是时间。时间不多不少,六年之后大家都统一回国了。这批学生显然是爱国心切,学成归来报效祖国,很符合第一代留学生的特征。至于为什么是六年? 非常简单,澳大利亚留学硕士两年加博士四年。

那么综上所述,假如这第一批留学生是88年前后出国到澳大利亚留学的,结合当时的社会背景,可以知道这群人显然就是赶上了前两批高考的大学生在得到85年国家开放留学的政策后顺这当时的潮流到澳洲的。(蓝色风暴注:方舟子也是留学大军中的一员)如果他们77年上大学的平均年龄作为20岁算,88年的时候他们已经30岁开外了。这个年龄的人学六年外语还是没学好也是非常正常的!作为这样一群人的朋友,除了韩仁均还能有谁呢?至于这群朋友是谁?网友们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动手!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硬是把这个94年前后朋友回国给他讲的段子给硬塞进这篇文章来移花接木了,只有那个“本人留了一级”才是描写韩寒话。

文章写到此,有一点就更加明确了,作者如此嘲笑那些朋友道:“不过可喜的是笔者因理科差而留了一级,有幸学到新版的OXFORDENGLISH(牛津英语),比老教材要好多了。”作者的言下之意就是你们留洋博士的英文水平还不如我呢!我还能学到《新版牛津英语》,比老教材要好呢

正如我在前一篇文章中“彻底还原法”所说,如果对基础事实判断造成错误,那么按照正确逻辑就会推理出错误的荒唐结论。好比要想推翻狭义相对论只需要证明“两条基本物理原理中的一条”有错误即可,例如光速不变原理。我这个错误的例子就当做验证“彻底还原法”原理的典型来分析!

根据原文的意思进行分析,作者是在讽刺国内英语教学的失败和老版英语教材编的差。那么这帮朋友应该接近韩寒,极有可能是他的同学。为了确定这个问题,笔者查找了一些资料:

韩寒在自己在《通稿2003》中这样说:

【很不幸的,因为国力和历史等等原因,我们要被迫学习一门外语,而且这个学科占有比语文重要得多的位置。我学英语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但是现在越来越早。】

 参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42581d010004w9.html

 根据韩寒的百科资料显示,他就读的学校如下:

【就读学校:上海市金山区亭林中心小学(原名逸夫小学)

上海市朱泾镇罗星中学(初中)

上海市松江二中(高中就读两年,高一复读两年,因七门成绩不及格而留级,后主动休学)

从百度地图上可以发现,朱泾镇比亭林镇更加处于上海金山县的郊区,如图所示:

韩粉是个屁X脑残别装逼鈥斺斨占颐亍洞┳琶薨老丛琛反收嫦啵ǜ

就全国来看,1992年小学英语还没推广。2001年,我国通过《全日制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实验稿),沿海及经济较发达地区大多数城镇小学开始从不同年级开设英语课。

参见:http://wenku.baidu.com/view/9ca14278a26925c52cc5bf21.html//@sunzhenge

朱泾镇上的小学学英语的时间应该不会早于亭林小学,也就是六年级。(但也有可能早于六年级,不排除这种情况))

这样推算的话,截止韩寒高一留级的1999年,韩寒的那一帮留学的朋友学习英语的时间最多只有5年,与六年的说法不符合,也就是说,这帮朋友是韩寒初中同学的可能性不大。有人提出,这帮朋友也许比韩寒大一级。有这个可能,但是初中生关系最好的朋友往往在同一届,故这帮朋友是韩寒初中学长的可能性较小。

据网友反映,上海其他推广小学英语的时间较早,比如:

【SHWLCMSSH_CQ:本人松江人,94年小学三年级开始学英语。后来不知何时松江的小学英语教育就从一年级开始了。 】

而韩寒的高中就是松江二中,这帮韩寒的朋友,最大的可能性是与其同学了一年或半年,高一时或之后去澳洲留学的学生。他们可能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1993年)开始上英语,直到1998年高一到澳洲留学,至此为六年。

 再来看原文的这句话:

【不过可喜的是笔者因理科差而留了一级,有幸学到新版的OXFORDENGLISH(牛津英语),比老教材要好多了。】

仔细分析后可知,这帮朋友可能用过那本韩寒痛骂的《牛津英语》老教材而无缘新教材因此,故笔者推定这帮这群朋友最有可能是韩寒第一次高一的同学。

不仅如此,还可以从他们出国留学和回国时间上来推理。

经查,澳大利亚的高中学期情况是这样的:

 一共分为两个大的学期,然后每个学期中间还要放假。一共是四段。

     每年2月份开学,4月份放假,放的是复活节的假,放两个星期。

     然后继续上课,到了6月份又放假,这个是寒假,有20多天。(蓝色风暴注:澳洲在南半球,此为寒假)

     然后继续上课,到了9月份又放假,放两个星期。

     然后继续上课,到了11月底就放暑假了。

     总之,每上两个月的课就放两个星期的假。

那么,有可能的情况是韩寒的高一同学学习了一个学期之后,寒假期间出国留学,到澳洲上课;在6月份澳洲寒假期间回国,此时正好韩寒高一之后的暑假,大家一起在同学会上碰面,说起自己刚到澳洲留学时连简单的英语也不会讲,韩寒在10月份把这个段子写进了《穿着棉袄洗澡》一文。(蓝色风暴注:这帮朋友在澳洲一个学期,也许还没有去洗盘子打工,也许已经打过工,在港区参观的时候在“筷子”“叉子”之类的英语上出了洋相,所以回国后当成段子来讲!)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韩寒的高一同学是在国内高一念完后到澳洲留学,于6月份到澳洲学期的中途学习,到9月份乘着有两个星期的假回国,周末的时候与韩寒在聚会上碰面,说起了自己学习英语的经历,后被韩寒写入文中(蓝色风暴注: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韩寒的生日是公历9月23日或农历八月初七(在1999年是9月16日),这两天都是在周四,韩寒有可能在周末回家,与朋友庆祝了自己的生日18岁生日!)

上述分析中还有一个最大的疑点:松江二中是上海市内的重点中学,能进这所学校的学生的英语理应不会太差,竟至于连“筷子和叉子”这些简单的单词都不会说,的确匪夷所思,也许当时的应试教育真的差到极点了吧。

写到这里,已经排除了前文中关于澳洲留学和英语学习的朋友是韩仁均朋友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前文的结论是错误的。这反而让我解释通了一个问题:那帮所谓韩仁均的硕博留学生朋友是不存在的。现在想来,一个能在海外生活六年的研究生如果连口语都不会那就很不合常理了。当时本人做出这个推理显然是过于粗心和武断,在没有看清原文的情况下贸然分析,从一个错误的事实上进行了严格的逻辑推理,结果就是得出错误的结论,在这里向大家道歉!

至此,两个问题的答案也是显然的了。

2,那一帮到澳大利亚学习回来的留学生的确是韩寒的朋友,最有可能是他的高一同学,也可能是其他的;

3,“学习了六年英语”显然指的是在国内的六年英语学习。

那么是不是就不能因此推论出韩仁均是代笔人以及会英语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无论从全文的用词和语气来分析,本文作者爱好并了解语文、英语和历史,韩寒的英语水平和历史水平是有目共睹的。

无论韩粉怎么抓住上一篇文章中的漏洞胡搅蛮缠,至少有两条强有力的证据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

再一次在这里强调一下:

一、

  【我曾从《知音》杂志上看见一个处境与我一样又相反的人,他两次高考数学物理全部满分,而英语语文不及格。最终他没能去大学,打工去了。】

  作者和《知音》杂志文章中的男主角的所谓处境一样又相反的意思也很容易解释:那个男主角擅长数学物理,而本文作者擅长语文和英语,他们都经历了高考,男主角最终没能去上大学,本文作者最终上了大学!

     这个经历了高考上了大学的人只能是韩仁均,而不可能是韩寒。

二、

   在韩寒交给《新民晚报》或者交给邱老师的《穿着棉袄洗澡》的誊抄稿上出现了两处公开发表的文章上所没有的内容,这就与邱老师声称的自己做了修改但是杂志社采用了韩寒的原版一字不改发表相矛盾。

 1,文章的标题不同,原来叫《全面发展的后果——穿着棉袄洗澡》,后来就叫《穿着棉袄洗澡》;

 2,文章内容有明显的删减,如图所示,具体如下:

仔细看最下面倒数第三行“或不同于崇明岛的形成,虽然不…”,倒数第二行“人生观,但也不至于”,最后一行“长在哪方”。这段话大家之前应该都没见过吧?

韩粉是个屁X脑残别装逼鈥斺斨占颐亍洞┳琶薨老丛琛反收嫦啵ǜ

因此,本文至少经过韩仁均、邱老师或者杂志社的大幅润色、删减与修改,而韩寒所做的,最多不过是写了一两个段子,为文章提供了一点素材,好让韩仁均将之加工伪造成是韩寒自己写的,仅此而已。

任何想要为韩寒的《穿着棉袄洗澡》翻案的粉丝和脑残们必须首先面对这两条证据,而不是其他的信息!

由于笔者个人精力有限,见识有限,文章难免疏漏,若读者再一次发现重大错误,欢迎各位,尤其是上海地区的网友请多指正,笔者一定更正道歉,因为我所做这一切的目的只有一个——还原事情真相,谢谢!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7e1d6101011vya.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