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视频采访看韩寒的真实文学水平超低 —- 作者:太阳论坛

发布日期: 三月 29, 2012 8:12 上午

来源:http://creato3.blog.sohu.com/209409909.html

诚如我一贯的思路,韩寒是否有代笔,关键在于其现场发挥的水平,因为这代表其真实水平或实力水平。《杯里窥人》是唯一一篇现场作文,在充满疑点的加复赛背景下,仍然写得狗屁不通。我只能找韩寒接受采访的视频了,后者是完全真实的现场表达,其语言文字能力一目了然。据说,韩寒是极少接受采访的,因此,尽管十多年来“横行天下”,留下的视频采访却是屈指可数。视频少,而视频中韩寒的话同样精贵得很,有时差不多了成了主持人及佳宾的单边表演了。从前面的杯里窥人,到这里视频窥人,倒也某种妙合。尽管我努力保持中立,去寻找一个著名作家的儒雅风彩和独到见解,不幸的是,我见到的尽是糟糕的语言逻辑和词语句法。几个视频中韩寒的表现,一如他在《杯里窥人》里的表现,狗屁不通!韩寒的真实文学水平,就是一个初中差等生的语文水平!

视频一: 王朔与韩寒铿锵对话

——什么时候写博客,挺少

——我还捡了不少猫,因为我在中环线上捡了一只猫,因为流浪猫我从来不捡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g1MTU0MDA=.html

记者陈辰将韩寒邀请到自己家里吃饭,与王朔相见,盼望“清梅煮酒”,南北双雄一番酣战。除了见面的握手寒暄,双方没有一次对话。王朔没话找话地神侃一通,而韩寒一直超级虚心地洗耳恭听。

    韩寒这里有两个堪称精彩的表现:
   韩:我还真挺容易受骗的。
   主持人:我可没有骗你哦,我的确是把你请到家里来吃饭。
   韩:是,你没有骗我,是真的。但是你不能骂大家,你跟我电话的时候,你说只有两个人。他们(工作人员)都是什么呢?
   评:我初听到骂字,真不懂为什么。后来,才想明白,那指主持人骂别的工作人员都不是人。厉害!
    主持人让韩寒和王朔同做一道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单选题,王在四个选项中选了一个类型的女人,而韩则全选。理由是哪个类型的女人,只要表现好了,都挺好的。如果不是风流成性或采花高手,那韩寒确实与众不同,胜出“听话”的王朔一筹。
    在王朔到来前,主持人一直想让韩寒谈文学,韩寒都全面的避开了。当主持人问到博客时,韩寒一下子满怀兴致地讲流浪猫。
   韩:我三四点钟上床睡觉,一二点钟起床,什么时候起床,取决于楼上有没有装修。
   主持人:那你写博客什么时候写,也是在深更半夜写吗?
   韩:其实倒是挺少的,也不耗费什么时间。对,我还捡了不少猫,我前两天还在中环线上捡了一只。这件事还控诉那个宠物医院,实在是太黑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在中环线上捡了一只猫,因为流浪猫我从来不捡。因为我觉得流猫是很幸福的,它们在垃圾桶里翻东西吃,你们以为它过得很辛苦,其实流浪猫是最开心的。…..那个猫可怜……
   主持人:你为什么不愿见王朔?

韩:就是不想见。

评:韩寒对文学问题三缄其口,当主持人谈到十分敏感的问题:什么时间写博客?因为博客的发表时间是清楚可查的,很可能与韩寒的的作息时间对不上号,因此,韩寒一句莫明其妙的“其实倒是挺少的”,自个跳到流浪猫上。刚说了“我还检了不少猫”,在前后相隔两句话将“在中环线上捡了一只猫”重复一遍后,又马上自我否定“因为流浪猫我从来不捡”。这样的前后矛盾在《杯里窥人》中随处可见,充分证明了《杯里窥人》的作者,多年以后,仍然是当年的混乱逻辑水平和语言表达能力。这为回避自己写博客的狗尾续貂,简直是慌不择路,尽显其真实的低劣水平,更显出博客代笔的巨大可能性。至于吃垃圾的流浪猫是为何幸福生活着,他韩寒要那么推理,我也没得法子。主持人也终于忍无可忍,打断流浪猫的长篇大论,进入主题:为什么不愿见王朔。没想到耗尽耐心而极不礼貌地回归主题的主持人,只得到侃侃而谈流浪猫的韩寒五个字的回答:就是不想见。

视频二、韩寒中文网采访韩寒视频实录

--韩式答问:我就这么一说;他就这么一说;这些都不好说;这个问题好傻,我还是不要回答;我不想回答空话和套话,但我只能回答空话与套话(回答完毕)

--文化是空的,每一个人都一种文化,还有附加的文化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V9BrjffzWg0

在这个视频里,我见到堪称经典韩式外交辞令。

   主持人:韩寒一直强调真正的读者,那么,什么是真正的读者?
   韩:我就这么一说。
   主持人:如果你将来不能赛车了,怎么办?
   韩:他就这么一说。
   主持人:你说过你想做一个传奇人物,你觉得现在不是吗?
   韩:这些都不好说,尤其是对于那些尚在的人来说,都不好评判。
   主持人:你最不愿意别人问你什么问题?
   韩:啊,这里还有人唱草泥马之歌…..这他妈的视频聊天聊惯了!
   主持人:外部许多媒体都说你不是一个传统的作家,你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韩:这个问题好傻,我还是不要回答。
   韩:我不想回答空话和套话,但我只能回答空话与套话。

评:主持人连提三个问题(代网友提问),韩寒三个奇妙的回答,统统拒绝:我就这么一说、他就这么一说、这些都不好说。韩寒还真是拒绝的高手啊,有此三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让你的问题全军覆没,无一生还!这韩式经典回答要是用到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估计在场记者会晕倒一大片--擂死人不尝命!对于自己想做传奇人物,在回答了“这些都不好说”后,莫明其妙地跟上两句:尤其是对于那些尚在的人来说,都不好评判。我的天啦,什么牛唇不对马嘴,此即是矣!由一个问题(传统人物)变成“这些”,本来就让人糊涂了。可是,从“这些”又变“那些”,还与“尚在的人”有关系。我相信,韩寒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这种任意的转折和变换,完全是《杯里窥人》的重要“特色”。

由于主持人的不屈不挠的坚强意志,锲而不舍,要大海捞针、沙里掏金,采访点东西出来,于是,继续发问。似乎现场的另一台电脑上在播什么歌,韩寒一个“草泥马”,极其巧妙而狠毒地将主持人的问题扔到一边,不予理睬。随后再补上一个“他妈的”锦上添“花”,看你主持人还敢放肆不。

    看来主持人不是缺心眼,就是久经考验,坚持不懈,还是继续发问。韩寒也见招拆招,给出了第四个经典式的挡箭牌:这个问题好傻,我还是不要回答。
    主持人再接再厉,韩寒魔高一丈:我不想回答空话和套话,但我只能回答空话与套话。那空话和套话也得说啊,而所谓的空话和套话,就是那两句话。这让我想起韩寒在一个节目中的回答。一女生对韩寒的沉默不语十分生气,问韩寒可不可以回答她一个问题,韩寒说:可以。女生再问,韩说我已经回答了你一个问题。看来,韩寒在枪林弹雨中的金钢不坏之身,是早有套路的。何方高人授之?韩寒父亲韩仁均矣。
   Ok,只要大家学会了韩寒上面五句答问战术,保证你打遍天下无敌手。如果还有人胆敢冲上来第六个问题,那就干脆“草泥马”。

主持人:你以前说你就是一个种文化,请问,你是什么样的文化?

   韩:…玩摩托手在于机械性能……所谓的文化都是空的,其实每个人都是一种文化,没有必要去玩别的附加的文化。

评:什么叫答非所问,此即是矣!问题多明白,韩寒已经“自我定义”为一种文化。但是,韩寒确实不懂得什么叫文化。让一个初中生谈文化及分类,难于蜀道上青天啊!所以,韩寒以一个“绝妙无比”的佛教用语“空”字,将主持人的问题连根拨起、灰飞烟灭。似乎不对啊,自己说过的话嘛。于是一如佛家慈悲,普渡众生:每个人都是一种文化。而且还告诉大家:没必要玩别的文化,而且是附加的。经过这一番的是是非非,烟雾迷蒙,回答了什么了吗?没有!但是,他确实在回答。至于与对方问的问题有没有关系,去“他妈的”。

视频三、 凤凰视频独家专访韩寒

———开不好的先河,遭到待遇

———手机很难看,很不实用,很没品位,所以是偷的

——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受害者需要自证清白,加害者却需要靠想像

http://v.ifeng.com/vblog/news/201202/df559df3-ee28-4c3e-8369-bd8f1df53839.shtml

针对代笔门,韩寒说:我不能开个特别不好的先河,让别人。…。有了这个先河之后,以后可能许多文字工作者都会遭到这样的待遇。

    评: 什么叫初生差等生语文水平,这就是!先河是个褒义词,指开创新道路、创造新潮流这类。质疑作家代笔,属于打假范畴,是个坏消息嘛,怎么能用先河呢。非要讲,也只能用先例啊。在韩寒来看,还有好的先河和“不好的先河”之分。你还别以是一时口误,后在紧着又一个先河呢。而且是“有了这个先河之后 ”。如果把先河换成先例,这句子是通的,但抽象比喻的先河在这里成了具体名词了,简直是乱弹琴。待遇这个词也是褒义,指得到有利有益的好处,发工资是待遇,休假是待遇,给奖金是待遇--所有的福利都是待遇。可是,作家被质疑造假,分明是坏事,在韩寒嘴里,也是待遇。这里可以用遭遇,也可以用对待,但绝对不可以用待遇。由此可见,韩寒连如此基本的名词都用反了,哪里是一个合格的初生语文水平嘛。我敢肯定,中国的绝大多数文盲都不会将受到的质疑、指责和惩罚称为待遇。谁能想像得出,如此这般低劣的词语水平的人,能在《三重门》中把现代白话汉语玩得酣畅淋漓、游刃有余。

同样针对代笔,韩寒说:比如说,我可以说你的手机很难看,很不实用,也可以说你的品位很差,但我绝不可能一口咬定你的手机是偷的,仅仅因为我看着比较奇怪。

   评:韩寒想说的是,方舟子可以指责他的文章写得不好、写得烂,但不能指责他是代笔。方舟子从来是肯定署名韩寒的那些文章写得好,是中年男子的力作,才怀疑代笔的。如果真的写得很破,那还需要怀疑代笔吗?这个逻辑讲不通嘛。为了强调韩寒这个“正确”的逻辑,他举手机为例。一个很难看、很不实用的手机,怎么就会想到是偷来的呢?难道小偷就是偷那种既不好看,也不实用的手机吗?荒唐透顶!而今三十岁的韩寒了,不会不知道小偷是专找名贵物品偷吧。既漂亮又贵重,当然更实用。如果说,那难看不实用的手机是检来的或别人送的,倒还说得过去。这都是些什么狗屁逻辑嘛!跟《杯里窥人》那些混帐逻辑有得一拼了,还真是“旗鼓相当”的一丘之貉啊。其共同之处在于:皆出自韩寒之手或之口。
   韩寒:我自己是一个没有立场的人,我希望大家都是没有立场的,我希望大家都去分是非,而不是去分立场,这个一定是比只有立场,没有是非要好很多。
   评:初听其立场之说,为之惊叹。因为我一直强调阶级斗争立场论害得中国人太苦了,在不是革命就是反革命的立场选择中,儿子被迫与父亲划清界线,反目为敌,丧尽天良、灭绝人性!至于其“分立场”而不是站立场,都可以不管了。站立场的根本目的就是分是非,由立场决定是非!当韩寒说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时,我失望到极点。显然,其立场论是别人背后指导的结果。只可惜,半生不熟,尽露马脚。
   韩寒:我是一个受害者,而受害者需要不断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加害者却需要靠想像力来煽动大家就可以了。
   评:前面说得也算有道理。后面一句一个“却”字,如同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饭,让人恶心到极点。却字,多么常用的转折词。这里本该用“只”字的,却用了“却”字。从“受害者需要”到“加害者却需要”,显然在为加害者鸣不平嘛,完全乱套了。常用的转拆词的混乱,在《杯中窥人》里普遍存在,如“但是…然而….”,转得人晕头转向。当一个人连基本的转折词都不能正确应用的时候,还能讲出基本道理吗?更不用说写出通顺的文章了,至于写出著名作品,简直是天方夜谭!

视频四、凤凰视频独家专访韩寒

——体育好,作文好,尤其成绩也不好

——打羽毛球没有过激行为,但被吃醋

——高中分文理科的境界

http://v.ifeng.com/vblog/news/201202/df559df3-ee28-4c3e-8369-bd8f1df53839.shtml

   主持人:你体育好,作文写得又好,像这样男生很受欢迎的。

韩:尤其成绩也不好,可能, 可能是。

评:主持人的说得很明白,体育好,作文好,所以受欢迎。可是韩寒却补充了一个要命的理由:尤其成绩也不好!这样的混帐逻辑,估计唯韩寒独有,并持续十年不变!韩寒在《杯里窥人》中说,他读了许多批评美国的的书和赞扬美国的书,结果对美国印象不好。难得再次遭遇这样的韩氏逻辑,不是偶然出错,是必然如此。

    韩寒谈到打架,被一个男生踢了两脚,他说: 学校安排了打羽毛球的项目,男女对打…我正好和那个男的女朋友打羽毛球,我没有做什么过急的行为….被踹了。

评:打羽毛球会有什么行为是过急行为?这过急行为与争风吃醋的挨揍又会有什么关系?这里应该指暖昧行为,或者再严重点,越轨行为嘛。一个“著名作家”,连这样基本的词汇都用不对,拿什么去把一本小说写得严丝合缝、滴水不漏嘛!分明就是草包,就是没人愿意开包看看。

主持人:你那时最喜欢的课程是什么,最不喜欢的课程是什么?最喜欢语文中吧?应该。

韩:也一般,但语文老师对我比较好。

主持人:你是文科哈,我也是文科的。

韩:我还没有分文科理科的境界。

主持人:高二就分了啊

韩:可我高一就退学了。

评:高中分文理科,不过一个时间问题,进度问题而已,与学生的境界八杆子打不着的吧。韩寒竟然用境界这么高挡的词,可见他脑子里的词是多么有限,又多么混乱。

另外,韩寒谈到,他小学字写得不好看,初生模仿父亲的字,模仿得很快。因此,网友说韩寒与韩父的字很相似。

视频五、韩寒(含9部)访谈精选分析合集

——不知《三重门》和《就这么漂来漂去》的书名和内容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bJPWiBydvA/

有好事者,将韩寒的各种采访中关于文学创作的视频集合一起。几乎在所有的视频中,无论主持人或现场观众如何追问,韩寒都闭口不谈他的作品,或者支支吾吾,或者直接拒绝,或者岔开话题。当韩寒在谈到女人与赛车时,则侃侃而谈,流畅自如。在谈到女人,往往有独到见解,让人耳目一新;在谈到赛车时,经验丰富,专业娴熟。显然,韩寒的口语表达没有大问题。可是在文学方面,韩寒却毫无专业性可言,除了那“文坛是个屁,谁都装逼”的“独到见解”,再也没有表达出什么长处了。更让人惊讶的是,韩寒并不了解他自己的作品。兹举三例。

(一)、在2000年的一个《对话》节目中(http://video.sina.com.cn/v/b/42243591-1694793355.html)中,韩寒明确表示,不知道《三重门》是什么意思。尽管近来解释说,他当时就是不想说,摆架子,装个性。但现在的韩寒仍然没有告诉我们,那本书为什么取名“三重门”。在《对话》节目中,节目组请来另一位全才的高中女生,其形象非常像《三重门》中的苏珊。主持人问那女生是否像《三重门》中的苏珊时,很简单的一个是字就OK了。可韩寒一番吞云吐雾,溜之大吉。主持人拉转驴头,再次追问,韩寒的回答是:这个问题私下交流。如此简单明了的问题,韩寒却在逃避,说明了什么?那《三重门》不仅不是韩寒写的,韩寒连读都没有认真读过。因此,他哪里知道苏珊是谁?是什么样的角色?更不知道《三重门》与书的内容有什么关系了。

(二)、在一个访谈节目中,主持人问《就这么漂来漂去》的名字是怎么取的。韩寒说,那是他的一个朋友取的。主持人问朋友是谁,韩寒说保密。主持人继续问,为什么不是常用的飘来飘去,而是奇怪的漂来漂去。韩寒说,那是电脑默认的。关于这个书名总算有了回答,似乎比《三重门》进步了许多。到底谁有资格为这位天才少年作家取一部小说的名字呢?我们不知道。而最终的结果却是电脑默认,这作家简直把自己的作品当游戏了。这可能吗?当然不可能!唯一的可能是,那小说与韩寒根本就没关系!在一个视频中,主持人转达网友请求:韩寒给小孩取一个名字,韩寒还熬有介事地问对方姓什么。结果呢,韩寒东南西北绕了好几圈就完了,尽管主持人再次提醒,他以沉默告终。

(三)、网易主持人问韩寒《就这么漂来漂去》封底的一段话(取自方舟子博文):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7SHKhe0cT8 “年轻人,谁都希望有速度。在街上,速度是车决定的而不是人决定的。所以在还没有速度的时候,先给我感觉,给我排气管的声音,让我在半夜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传说….”

韩寒:啊,这不是我写的。

  主持人:不是你写的?

韩寒:这……我不知道出版社哪加的,放在后面,我自己都觉得很别扭,我看了,很肉麻啊。

主持人:我也觉得很肉麻。

韩寒:因为这完全不是我写的。

韩寒一再坚持说,那不是他写的。事实上,那就是小说中的内容。难道真是编缉太过热心,而且表达欲强烈到不能自己,给韩寒加上去的吗。当然不可能,天下没有这样的编辑 !而且韩寒在谈他出版刊物时说到,他非常珍惜自己的文字,编辑要修改一个标点符号,都需要征得他的同意。这再也清楚不过了,那本小说就不是韩寒写的!

视频六、文人相亲与文人相轻

这是网友截屏的结果,博览群书的著名作家,连文人相轻这样的嘴皮子话都不知道,还弄出个文人“相亲”来,这是典型的初生语文水平的表现.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