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胡玮莳惹的祸—韩寒参加复赛补考真相 —- 作者:雨中漫步1968 2012/4/3

发布日期: 四月 3, 2012 7:12 上午

来源: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463596.shtml

      在“人造韩寒”的神话里,韩寒因为没有收到复赛通知书,在单独进行的复赛补考中写出《杯里窥人》而一鸣惊人。但是围绕这次补考的决策过程、通知过程和考试过程,各方说法不一,互相矛盾,甚至有人怀疑有没有这次补考。随着各种最新资料的出现,这次复赛补考的事实真相已经逐渐浮出水面。
  一、韩寒本来无需参加复赛,因为韩寒早已内定为C组一等奖。萌芽出版社组办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最大的卖点就是免试保送上大学。大赛分为A、B、C三个组别,其中C组为30岁以下成人组,无需参加复赛。由于韩寒只是高一学生,高考是两年后的事情,两年后哪所学校还会去考证韩寒获得的是B组还是C组一等奖,所以内定韩寒为无需复赛的C组一等奖,是最好的办法。后来萌芽内部刊物上把韩寒列为C组一等奖,就是最好的证明。虽然萌芽解释说是排版错误,可为什么韩寒不参加复赛却可以单独参加补赛,参加补赛又被排版错误,当多个偶然指向同一个人时,就是必然。这个必然就是韩寒实际上内定的就是C组一等奖,只是后来排版时没有修正这个错误。
  二、不明真相的胡玮莳跳出来搅局。胡玮莳对于韩寒的喜爱不是装出来的,她不仅记得韩寒的复赛通知书是寄到松江二中的,而且很可能还给韩寒打过电话。据参加过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宋静茹回忆,她的复赛通知就是由萌芽的副主编桂未明电话通知的。萌芽能够电话通知远在吉林的宋静茹,为什么不会电话通知上海本地的韩寒。本来已经内定好了韩寒不用参加复赛,但因为胡玮莳最初(而且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很可能不知道萌芽内定韩寒为C组一等奖的事。所以在复赛时特意关注韩寒有没有参赛,甚至还可能直接向赵长天、李其纲们反映过韩寒没有来参赛的事。赵、李不便明说,只好用可能没接到通知为由搪塞胡玮莳。胡可能还真就打电话问过韩寒,对方只好说没有接到通知。胡信以为真,回过来向赵、李提议让韩寒补考。
  三、韩寒补考的决定是在前一天(27号)晚上的饭桌上定下来的。对于不明真相的胡玮莳出来搅局,赵、李在心中暗骂傻B的时候,也只好顺水推舟,否则其他缺考的都自动取消资格,不给韩寒补考机会说不过去。在当天晚上的饭桌上,赵、李试着与评委们敲定让韩寒补考。关于这一点,青春老前辈早就提示过,赵长天的儿子那多很可能也参加了那天晚上的饭局。确定韩寒参加补考后,赵、李便向韩仁均透露了考题。我们知道,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准备了24套题,抽出3套。其他的都作废了,其中很可能就有往杯子里扔一块布的行为艺术题,赵、李便选择了这一题目,让韩仁均连夜起草。陈村回忆,当晚晚饭后评委集中阅卷,萌芽在出版物中也称连夜讨论,确定获奖人员名单。当然,这个连夜讨论应该是萌芽内部的讨论,目的是为第二天上午评委的讨论确定候选人名单。
  四、28号上午的讨论与韩寒补考无关。关于28号上午的讨论,陈村的回忆《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终审评奖》说得很清楚,没有讨论韩寒补考的事。只是陈村把时间搞错了,如果按照陈村的回忆,颁奖应该是在29号,实际上就在28号当天下午。就在评委们开会讨论的时候,胡玮莳按照前一天的决定,在9点钟的时候打电话给韩寒,通知他们来参加复赛。实际上,韩寒父子早就知道了消息。只是胡玮莳还被蒙在谷里,所以胡玮莳回忆,在电话中问韩寒敢不敢参加复赛,而早已胸有成竹的韩寒把牛皮吹到天上。
  五、胡玮莳的搅局反倒成全了韩寒。韩寒父子于11点赶到青松城大酒店后,李其纲现场出题,但是因为临时找不到布,只好改成纸。17岁的韩寒还缺乏足够的应变能力,犹犹豫豫的还是原样照抄,写成了干布,最后的拉丁文也抄错了,可惜看不到《杯里窥人》的原稿,否则会发现很多抄写错误的。这个过程只有监考的林青清楚,胡玮莳是不知道的。所以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胡玮莳都把自己当成了伯乐,把韩寒当成了自己发现的天才,这就解释了胡玮莳后来的一系列举动。
  韩寒复赛补考的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不信大家可以向萌芽求证。这个过程中,赵、李是知道的,韩寒父子也是知道的,但是胡玮莳和陈村可能是不明真相的,所以一再的为韩寒背书,可惜被人卖了还在替人点钱,叹叹。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