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文者说1 — 作者:嵇孝林(庄庄6)

发布日期: 四月 5, 2012 1:00 下午 | 关键词:

– 仿柳宗元 《捕蛇者说》

    金山之野产异文,猥琐而迷茫,写求医,尽矢;书书店,无解之者。然谋而抄之以为稿,可以蒙公知、懵丫、浪、丽,迷冰冰,杀春绿。其始,其纲以长天命聚之,岁赋其一,募有能装之者,当其奖入。浜之人争奔走焉。
    有韩氏者,谋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吾祖恨于是,吾父悲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三年,几苦者数矣。”言之,貌若甚戚者。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 余将告于往事者,弃从文,专赛车,则何如?”韩氏大喜,欣然出涕曰:“君将放而生之乎? 则吾为车之不幸,未若吾为文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车赛,则久已病矣。自吾氏父子居三重门,积于今十三岁矣,而书稿之财日富。逼其口之出,屁其腹之入,号呼而放屁,饥渴而装逼,东泡妞,西骂战,独唱成团,往往而钱多者相藉也。曩与白烨斗者,今其才十无一焉; 与谈歌斗者,今其财十无二三焉,与吾骂战十三年者; 今其存十无四五焉,非倒则跑尔,而吾以赛车独存。舟子此伐吾家,叫嚣乎代笔,靡突乎对质,哗然而骇者,虽梨花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厕,而吾稿尚存,则弛然而卧。谨改之,时而印焉。成而甘食吾粉之有,以尽吾齿。唯今岁之犯死者数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车邻之旦旦有祸哉? 今虽死乎此,比吾车邻之死则已后矣,活好能
不乐耶?”
    余闻而愈悲。舟子日:“代笔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韩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假文之毒,有甚是韩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文风者得焉。

转自新浪微博@庄庄6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