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段从清晨到傍晚的旅程 —- 作者:舒炎

发布日期: 四月 6, 2012 3:45 下午

四月一日,在没等来韩寒的光明与磊落的真迹之前,我却意外地先等来了据称是韩寒亲手开写的博文,印象中,他大约不太用这种方式来写文章的,可没准现在韩寒想开了呢?你又能让他用怎样形式来见众人?

反正,让他显身来应答质疑,或显身来与读者面对面交流什么的,是万万不能够的,你问为什么?就不告诉你。至于弄某某个广告。在摄像片中摆一个类似坚毅的样子,或造个举目遥望远方作沉思状之类的造型倒是没有问题的。这不,大家也瞧见了,近三十岁的韩寒在某些相片中竟也留起点稀稀拉拉的胡须模样了,这大约标致着他从木纳阴柔转型为男子大丈夫的仪式已宣吿成立。当然,作为当代鲁迅的上唇应该要留点胡须,呵,这是必须的。或许这样会看上去更威风凜凛一点啰。

可不管如何讲,在家蛰伏二月之久后,韩寒仍然以拒见外界交流而只甩疑似他人文字的方式来和众人见面,确实不算威猛的迭择,而这篇博文竟然又是以记念张国荣为开篇点题的,读来似乎也情真意切。

张国荣离世应该有九年了吧,我不知道韩寒是否每年都在此日有纪念文出现?如果感情深,作为名人的他应不会仅限于今年的呀,看他泪眼滴滴的样子应该是每年的今日有所惦念以纪文才合乎常理的(对不起我又讲常识常理了),可查了后很遗憾,的确仅限于今年,我觉得韩寒有纪念张国荣的自由,他也可以迭择就今年今天的,如果他的目的很纯粹而不是曲线救己也能够善莫大焉。

或许,他的心从此真的变软了,变柔了,忽然想要抒抒个情也未可知。但在此时,我总忘不了韩寒几月前的一系列所作所为,嚣张之国骂开场,歇斯底里地诅咒,高调两千万的悬赏忽尔讲是开玩笑。锣鼓喧天的起诉忽尔又悄悄撤诉,这一切的一切,余音仍绕耳,场景也仍历历在目。令人触目惊心,一地鸡毛。这么现在一下子就。。。。。。。难道都变了么?还是都沒有什么变化,只是人家换了个把戏而己,呵那么,我把它当真的就是了。

看看韩寒的博文开头罢,2003年4月1日,我在开车从北京回上海的途中。。。。。。正当我被韩寒声情并茂的博文悲感时,他的两个月后熬出来的文章亮相又出现了问题,虽然我也晓得事件发生以来韩寒应对的笑话不少,可这次挺认真的记实纪念文也会出现纰漏么?不能吧,一个少年天才,20万字能一气呵成长篇的著名作家,一段小小的纪念文会有什么问题呢?

有人说了,文中讲,车开到山东段,能见石头少见绿色,所有频道里已全篇是记念张国荣的内容了,可张国荣是晚六点半左右以后死的呀。就算确认报道属实也该是7点后,8点钟以后的事了,况在大陆一般来讲所有频道扑天盖地纪念也该在第二天(即4月2日)才对,好象是吧。又先穿越了?

可挺韩人士听罢,早已按耐不住挺身出来解答了。韩寒,不能4月1日中午后开车的么?开到黄昏时到山东段,还是能见到点绿色的呀,对,接着,韩寒就开夜车,他大约这时听到张国荣死讯的,而纪念麻,就随之而来多少会有的呀。

看看,开夜车,尔等没话了吧?其他什么吃面地点呀,VCD什么的细节呀也狡辩过去了呵。他奶奶的,又要给圆过去啰.。无解。可没想到,最终打破此番僵局的竟然是韩寒自己,真是天造化了人。

不久,网上传来了他的光明与磊落的前言部分里,竟然有和先前韩寒发表的记念博文大致相同的记念文,里面有一句特有诗意的句子让此次争论最终有了答案。

我真恨不能把以下的三个句子大声朗诵出来才解快意,2003年4月1日,我在开车从北京回上海的途中,那是一段从清晨到傍晚的旅程,。。。。。。。呵,韩寒好坏的,这句著名的,那是一段从清晨到傍晚的旅程,把这个日子这个时间定得呀死死的,翻都翻不了身,呵,你让那些挺韩的人情何以堪?你让他们前面好不容易圆得慌都算作放屁了是伐?

前面博文实的日子虚的时间一晃,到书上前言实的日子实的时间死定再展开,一前一后的示众,能够说明什么?只能说明韩寒要么是天才,他把挺他的人都玩了亇底吊,要么韩寒就是个蠢才。连挺韩人士都沒法为他圆了,一篇小小的记实纪念文都写得前后矛盾,漏洞显出,先后穿越了时空,还谈什么一气呵成的长篇不作改动?(对不起我又用常识推理了)随便挺韩的如何胸闷去吧,只是现在笔者没功夫陪尔等玩。

我见了光明与磊落的使用说明书,所谓如何使用没这么讲,可说明确真的说明了不少。我在土豆网中见他自辩讲的写长篇干净是做学生时好习惯形成的理论,在这里变成文字随即转为了韩氏定律,我再也奈何他不得了。

只是令我吃惊的是,先前自称16岁彻夜就能闷读二十四史,管锥篇的韩寒,这次却首度承认了自己连四大名著全没有看过的暴料。可我就奇了怪了,到底是二十四史,管锥篇有趣高深呢?还是四大名著有趣高深呢?他为什么老和别人反着做事。反常理出牌呢?

这下,我大约明白了,怪不得韩寒16岁文史都能到管锥程度了,到了30岁他,倒管锥不住姚文元的腿,让他跑去延安和康生密在了一起,靠。去延安干什么?上井冈不更牛逼?至于三重门书中大量的知识,人物展示,韩寒淡淡说来非常有趣,掉书袋,为此,他还语重心长地教导读者不要去学他这样,不好的,如今的他仍然心有不甘地说,其实就是点到为止。瞧这个点到的拿捏程度,那个准的噢,保证杆杆打过去,杆杆进洞,呵,不,是个个进了这个书袋中。

最后韩寒又说了,我不喜欢谈文学,谈自己作品,是个人习惯。呵,又是习惯,习惯能让长篇小说干净一气呵成,习惯也能让不谈文学不谈作品成为韩氏的固有盾牌,那其他人还有什么可讲的呢?不喜欢谈文学,偏要写文学作品,还要写一张拿一张给人家看,晕死你们。

纵观使用说明书里,有一点已经做实了,韩寒可以和你谈时政(仅限文字)也可和你谈赛车,女人(这个可以视频和文字)但绝不和大家谈文学。大约今后,诸位将绝对看不到韩寒当众谈文学了,真是遗憾,他可能真的被吓坏了罢。而以前韩寒在文坛上仅有的那点,诸如一本书翻得人多了就成名著了。他们的文笔就是很淡很淡很淡呀,文人相亲之类的欢快雄伟的景象大约也将成为孤品绝版了。

或许若干年后,大家想乐一乐了,人家也可以类似这次光明与磊落一样出版,发个DVD什么的,让草民开怀一下解解馋. 如此而己。所以,不是我要批评质疑的人, 你们这样把人家吓得不出来讲文学了,弄得尔等今后连敬听天才指点文学的机会都没了呀, 还不是自己吃亏?

至于谈时政,那个韩三篇确实领教。谈赛车,你车都停不好又该如何聊?呵,唯有讲到韩寒的强项,女人,底下诸位才有些肃然起敬了罢。人家一句,只要发挥得好,活好都可以。打遍了天下无男手,这个也让笔者绝对是艳羡不已滴。

我们以后戓许只能领受,从躲在地窑中的韩寒那里射来的疑似别人替他发射的子弹了,确实可惜。可却也让人遥望他象狐狸般地着迷。

我不知道,韩寒过去讲的诸如,我所说的每句话都是呈堂证供,到如今还算不算呈堂证供了,我不知道他哪句话还算真?譬如以女儿诅咒还作数么?悬赏的事还是开玩笑?是真的?人家拿视频来应呈堂证供,他为什么又否认自己在视频上曾讲过的话?这不是他在使用说明书上讲的,人十几年会变化的罢,而这些仅仅是一个月间发生的事呀,那么多前后矛盾的事情都足能谎得过去的么?他的使用说明书答得问题又回应了人们哪些个具体质疑?有么?

干干净净的长篇文稿和光明何干?躲躲闪闪的无聊回答与磊落何补?不管将来事件会怎样演变?也不管挺韩的某些人怎样叫嚣,韩寒,从人生的顶点始抛物线似地下滑,最后可能在某一时刻硬着陆,大约不会用很长的时间了,那是一段从清晨到傍晚的旅程。

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24&id=8235855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