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论战》谐音乱仿名篇《左传·曹刿论战》– 作者:嵇孝林(庄庄6)

发布日期: 四月 8, 2012 3:15 上午

    文本说明: 本文非提供给韩粉阅读,因为它们确实读不懂,此文供韩仁均等受过华师中文函授学习等以上级别的朋友阅读。本文另一意图: 为求师而作,敝人乃一电气工程师,此生深恨未能得如易中天这样的中文系教授的指点教诲,小文甚鄙薄,多有不通之处,仍盼望如易教1受这样的中文师傅点拨,以便纠正。因之,亦算投刺敬渴,如异日得蒙易先生教以一二,中天先生定有齐桓公胸怀也。


    十年春,舟师伐我。蚣(**附注)将战,中天请见。其巷(1)人曰:“活好(2)者谋之,又何间焉?”易曰:“好活(2)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 蚣曰:“易师唆俺,父敢赚也,必以粉人。(3)”对曰:“校信(4)为骗,名妇(s)从也。”蚣曰:“细声语薄(6),父赶加也,必以性(7)。”对曰:“肖信(8)未孚,沈(9)弗服也。”蚣曰:“小大之妪,虽不能插,必依卿(10)”对曰:“中指(11)竖也,可以一蘸(12), 粘(12)则请宠。”
 
    蚁与之撑,战于唱潲(13)。蚣将鼓之。易曰:“未可。”舟人三鼓。易曰:“可矣。”舟师胜绩。蚣将雌(14)之。易曰: 瘘(15)可。”虾视其摺(16),瞪视而忘之,曰:“疴矣。”随猪(17)气死。
    既磕,蚣问其故。对曰:“夫粘,涌气也。姨姑嘬器,崽儿甩,散二姐(18)。彼杰我阴,故磕之。夫答掴,男厕也,惧有妇眼(19)。吾视其摺乱,望其棋迷,故住之。”(20)

注释:
 
(1) 港、巷仝者也,易老与韩少一同出巷入港者乎?
 
(2) 韩少名句,惟两“好”音不同也,惟识者辨之。
 
(3) 唔们家里这个死老爷子胆儿忒大,居然敢想要赚个“文化领袖”头衔加我,能不用黑钱去粉人么? 易师爷您说呢?
 
(4)(5)当年寄通知到学校落实考试的事,连我这么用劲装傻都看出来是骗人的,你们究竟用什么样的迷魂汤,把个名牌女作协主席给弄顺了的呢? I服了YOU!
 
(6)(7)《重庆美剧》也是我老爷子夜里加班赶出来的,拉扯重庆还有吴英的事儿,目的是要转移秃子们的火力……,唉,易大师啊,您知道的,很多时候,我们韩派文字没有“sex”,是难以吸粉的呀!
 
(8)(9)这个,这个,肖锤子都带信来支持你,这恐怕不好吧,我估计连专门写下半身的沈波波同志都不服这口气啊!
 
(10) 我的这些女粉丝儿,您如有意,您就……。
 
(11) 球场粗语,此处略过。
 
(12) 蘸、粘同音,演绎不同,蘸: 这一回,我打算是先蘸点糖尝尝看。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豁出老脸,粘住方舟的先头部队,包括仙人指路这支010师团。
 
(13)唱、潲,既是《左传》嘛,当然简古一些,此处略嫌晦涩。据考订: 唱:借指歌厅,潲: 则比‘海底捞’类可也。
(14)(15) 雌,服软也; 痿,装软卖萌也是个好办法,打悲情牌说不定能躲过这一劫呢。
 
(16) 易老为韩寒所上的三篇名摺:《方韩之争》《兔子骆驼》《道德祭坛》。虾视: 弓腰细看不对呀,我早忘记我当时怎么写的和写的什么东东了。
 
(17) 一直跟随部队想得到重用的路金猪元帅,当场被易军师气的呕血而亡。
 
(18) 此段诘屈聱牙,直接翻译一下,不足之处请读者修正: 我在粘住他们的时候,底下突然漏气,可羞! 最后只好让这些只有吹箫品笛用处的七大姑八大姨,以及各路兔崽子傻二姐们,统统TMD作鸟兽散,了事。
 
(19) 前之磕,如“磕爬四五六”: 方言,向前跌倒,即跌个狗吃屎。后之瞌,多重合义,装睡是其中一种。后面一小节,则可译为: 怎么样对付方矩阵的掌掴呢,老易我有个办法,那就是躲进那些有臭味的男厕所,方某人有洁癖这情报我早就搜集到了。但一定要注意避开我们的女粉,给她们看见了,今后不太好做人哪!
 
(20) 没法子,孩儿呀,你看我这些摺子太零乱了些,这回这棋局啊,迷矣哉,各路部队,听我口令: 先停后挺! 挺住,住,住,住。
 
附注: **蚣: 韩装(公)蚣也,鲁(愚)钝国II世,在位十三年,辰年初,遇凶,嗤,匿,亡。【韩装公事见《春秋繁露》卷83篇(下)】(晚间考订而成,期得诸同好补注。)
 
江苏 淮安 嵇孝林(凯迪猫眼)(新浪之庄庄6) 发布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中天论战》谐音乱仿名篇《左传·曹刿论战》– 作者:嵇孝林(庄庄6)”

  1. 匿名 :

    大大地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