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韩寒事件谈社会诚信 —- 作者:西风

发布日期: 四月 8, 2012 10:35 上午

2012年开局,中国大地上热闹纷呈,吸睛事件持续不断,先是重庆副市长王立军闯美领馆一事扑朔迷离,继而薄熙来遭免职,引发了一场人们对政坛上左、右派纷争的猜度。与此同时,在文化思想领域也展开了一场质疑少年天才韩寒的代笔事件,民众为寻求真相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引来一些文化领域的公知也披挂上阵,不惜战得伤痕累累,去力图维护一个可疑的少年天才。

韩寒事件的起因是,网络上一个名叫麦田的人写出一篇《人造韩寒》,韩寒用2000万悬赏砸倒了麦田的质疑的探究,“有钱能使鬼推磨”式的胜利,冲昏了韩寒的头脑,一杆蜡头银枪的毛刺捎带上了打假人士方舟子,一怒之下,方舟子拿出做科学论文的劲头推敲起了韩寒的作品。在作了一番符合常识性的分析和判断后,得出了韩寒背后有捉刀手的结论。面对种种证据,韩寒含糊其辞,“写作不可以自证”的反驳显得苍白无力。一时间,网络世界乱成一团,你方唱罢我登场,假作真时真亦假。这位裸游了十三年的“天才少年”、意见领袖”,犹如宠儿坑爹,一下子坑了无数公知的脸面,仿佛就要被拉下神坛。

如果一个社会缺乏诚信的信仰诉求,真伪评判失衡,那么发生什么样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不为怪。已故青年作家王小波曾说:从一个假前提出发能够推出无限多荒诞的结论。写小说的原则就是虚构,因此小说无论多么荒诞,都可以原谅,但生活却有神为摩西制定的戒律,不该充满小说式的离奇。现在的小说越来越靠近真实,而生活却越来越像小说。大家还记得丹麦作家写过一篇童话《皇帝的新装》。《皇帝的新装》揭示:在虚假的谎言下,一定能上演一出裸游的耻行。当一个真话被说出来之后,谎言的维系者恼羞成怒,并不肯承认错误,反而千方百计的虚张声势。当荒唐的童话故事在生活中发生时,有人就是愿意假戏真做,这正如孟子所说:“无耻之耻,无耻矣。”

任何事件只有正确与错误,真理与谬误,真与假的区别。并无左、右之别,所谓左、右都有偏离真理之嫌。重庆事件(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使领馆寻求保护和薄熙来引发的黑吃黑政治事件)、韩寒事件能引发人们对于真相的要求,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因为这是人们走向成熟和迈向真理的开端。

在加拿大这片土地上,因为有天赋人权的基督教观。法律象征着公平与正义。国会大厦一幅壁画,画的是:天平之上一柄正义之剑刺向一条蛇。隐含的意义,取自于《圣经》,基督徒都知道。人世最高审判者乃是正义的上帝。在加拿大,当一个公民被选作陪审团成员时,法庭上会要求陪审员手捧《圣经》宣誓:“一切判断均要凭借上帝赐下来的诚信。”这份诚信来自对造物主的敬畏。人,因为是神所造的,又最像神,曾经在伊甸园生活过,虽背弃神被赶出伊甸园,但人类良知的来源乃出于神。 人之所以异于其他生命的表现,是:人都愿意自己所生活的环境具有公平、正义和诚信。诚信是人的立身之本。是一种品行,也是一种责任。

如果还有人愿意死抱着一个指鹿为马的假货,歇斯底里般狂叫:“偶像不能倒,时代不能倒退!”那么就等于在说,我们现在的社会不需要诚信和真相,我们生活在谎言笼罩的《皇帝新装》的现场中。说真话是件该杀的事情。面对韩寒真伪之争论。不论结局如何,倒下的一定要是伪偶像,建立的乃应是诚信。这才是这场论战的积极意义和启蒙作用。

《马太福音》有一段这样的描述:当时,门徒进前来,问耶稣说:“天国里谁是最大的?”耶稣便叫一个小孩子来,使他站在他们当中,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所以,凡自己谦卑象这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象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耶稣希望我们像小孩,有小孩的真诚与谦卑,不要披上虚伪的外衣,才能进天国。

耶稣基督为了完成救赎的使命,尚且下到人间传道,发展门徒,建立信心,在十字架流血牺牲,而后复活,并叫小信的多马将指头探到有钉痕的肋骨里检查,最后完成了基督教信仰的一个自证过程,那么一个有十几年写作经历的韩寒却说作家不能自证,这真的是一种悲哀和不幸。

写于2012-04-08  刊于《追求》杂志86期2012年6月

连接查看:http://ocbf.ca/2007/magazine/search_86.php

作者系多伦多华人作家,加中笔会会员。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