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三重门》之一:《三重门》透露的行文时间 by 语文贩子

发布日期: 四月 10, 2012 3:54 上午

关注韩寒“代笔门”,是因为我曾经研究过“红学”,我觉得《红楼梦》八十回后是不是曹雪芹写的,是不是高鹗代笔,与韩寒事件有某种神秘的相通之处,今人的问题搞清了,有助于廓清古人的迷雾。

    三个月了,事件的进程可谓天下乌鸦一般黑,“凭谁为报东州信,今在羊肠百八盘”?凭胡适、俞平伯等一代大家,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出的结论,尚且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就凭这些加v不加v的粉丝和水军,只能乱花迷人眼了。

    你说《三重门》充斥文革“余孽”,随处可见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影子;他说姚雪垠还以明末农民起义为背景写下了长篇小说《李自成》呢!你说《三重门》犯了“巨额知识来历不明罪”,他说炫技何须真学问呢!

    旧时词牌先生通过对书中“周庄游记”“人民币兑美元10:1”“波黑战争”等记载的分析,说《三重门》的作者“停留在查字典、吃面条、写情书、听卡带的时代”“架空在改革开放的围城之外”,考证精严,但是降龙十八掌碰到小说可以虚构的“蛤蟆功”,胜负还是不分明啊。

    所以,本文不谈《三重门》的时代背景,只从文本分析,看看《三重门》作者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执笔为文的时间,“四两拔千片”(韩式汉语),一阳指废了他的“所有的”蛤蟆功!请看《三重门》的“自证”:

例1:    试想(中考作文题)《神奇的一夜》,这题目极易使人联想出去,实话实写,中国一下子要增加不少李百川,虽然中国正在“开放”,也不至于开放到这个地步。   (第9章)

分析:李百川,清人,著有《绿野仙踪》,书中集武侠,神魔,情色于一体,这作者由“神奇的一夜”想到“绿野仙踪”,进而调侃“开放”,可算是“恶趣”一例;中国的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文中说中国正在“开放”,且开放程度不高,那么流露出的行文时间会在哪一年呢?1988?89年闹学潮,开放的有点过度,都资产阶级自由化了啊。别忘啦韩寒可是1982年出生的!

    考虑到“正在”不好界定,考虑到可以有其他的说辞,这个例子全当开场锣鼓,图的就是个热闹,暂且放过!

例2:   俩人(罗天诚和小妹)走到桥上。那桥是建国后就造的,跨了小镇的一条大江,凑合着能称大桥。大桥已到不惑之年。  (第4章)

分析:这段直观了,1949+40=1989,其行文时间应该是1989年!

   不要和我说作者预设的时代背景就是1989年左右,据上文有人还认为时代背景更早呢,《三重门》的后记还说时代背景是反应试教育呢;别和我说这是虚构,这段文字是作者的客观陈述,有个细节的真实性问题好吧?再说,我说过《三重门》的写作时间是1989年吗?我的结论是这段文字(!)流露出的行文时间是1989年,我的这个结论有什么问题,欢迎方家不吝赐教!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782981010144ni.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