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苏杰《手稿的校勘学分析》论证的批判 —- @中国商军

发布日期: 四月 11, 2012 6:25 上午

 
复旦的苏杰今天又出现在微博,这次是以他最擅长的校勘学的基础理论为韩寒辩护。众所周之,古籍校勘学主要是对死人的行为进行有限度地重现,而校勘最让人诟病的是:其结论是否真得如校勘者所言,只是天知道,毕竟都是死人的事。但是苏杰是否有必要以前无古人的勇气对一个活人采用这种方法,是否绿色环保另当别论,因为只要健康的活人出来走两步就可以轻松证明的,何须有劳砖家证明呢?
本人今天不对苏杰的校勘学理论作评论,只针对其结论中的问题进行梳理,与众网友共享(今天不再讥讽刻薄,尽量理性)。加红框部分为苏杰原文
 
 
1、即使证明《磊落》比1999年《中文自修》更早,也还是不能证明在此之前没有其他版本存在。目前质疑最多的是:韩寒的《三重门》是在其它作者创作基础上进行抄写的。也就是,苏杰没能驳斥其它网友的推论:即韩寒的《磊落》是否对另外一份手稿的誉抄稿?换言之,苏杰充其量推翻了@中财尚超的结论,当然,中财尚超是否是一个大“托”另议。而苏杰是否真能推翻中财的结论,请看后面论述。
 
2、在此仍然假设苏杰的结论在校勘学上是可能有效。但是苏杰结论建立的前提是:韩寒是一个记忆力非常好,而且是对文学语言的记忆力非常好。现实中,很多人对某一学科知识过目不忘,但对于其它学科却是记之痛苦万端,比如国内研究生考试的《政治》。从韩寒公开的视频中发现,韩寒对于女人、赛车的事侃侃而谈,而面对文学及其个人创作的作品询问时,总是“记不清”。如果在电视及视频中的韩寒是其真人而不是替身,那么他在抄写文学作品中,对文学语言的记忆出错也就顺理成章。所以,苏杰的推理出程中忽视韩寒的电视及视频中的表现,其结论自然是不足信。
 
3、批驳原理同上一条,即韩寒对文学语言的记忆及判断是否达到正常作家的平均水平?没有这方面的证据,苏杰的结论无疑是片面的主观的。
4、相对而言,抄错一两个字,在稿上修改不太影响稿面的整洁;而抄重了一段文字,更可能让阅读者(前期可能是出版社编辑)认为这是低级的抄写错误。这对于一个智力正常的人来说,是能够预见到。因此,即使发生抄重一段文字,以其正常的智力,抄写者也会迅速撕下,另用稿纸重新抄写。除非是抄写者的智力低于正常人的水平,否则是不太可能发生这种低级错误。当然,如果苏杰老师能提供更多的信息,证明韩寒的智力存在严重问题则另说。 所以苏杰的结论仍然是草率与偏颇的。
 
5、假设这是创作稿。但是创作过程中是很可能出现一稿、二稿、三稿……任何一个有创作经验的人都有这种体会与经历。也就是说,苏杰文中没有提供更明确地证明《磊落》是整个《三重门》创作过程的第N稿?如果这是第三稿、甚至于第二稿呢?同时,苏杰也没能证明这样的“创作稿”(仅指修改部分),是否韩寒本人主动还是在其它高人指点下修改的。因为质疑者一直怀疑《三重门》有幕后者。这些,苏杰的所展示的论证并不能有效进证明。
 
综上所述,由于苏杰的论证过程中缺乏主要事实的相关信息的解释与证明,这样的论证是不严谨的,据此也就不可避免地导致结论的片面。这些信息如下:
1、  苏杰最多只是对中财尚超的个人结论质疑(其认为《磊落》是对1999年《中文自修》的誉抄),而不能推翻众网友的普遍性质疑。即韩寒是对另一作者手稿的誉抄。而事实上,经之前2、3、4条的批判,苏杰并没有充分理由推翻中财的结论。
2、  苏杰忽视了电视及视频中韩寒对文学作品及内容的一问三不知的事实,而主观地假设了韩寒是一个对文学语言具有相当好的记忆及写作运用的能力。当然,以此为前提得出的结论自然是空中楼阁了。
3、苏杰没有提供更多的信息判断《磊落》是《三重门》从创作到出版过程中众多步骤中的第N步,所以据此判断《磊落》是原创稿就过于轻率。
 
总之,苏杰的论证要成立,还得依赖于其它条件。为此,苏杰还得提供更多信息的并加以证明,才能让人认为其逻辑上合理、结论上可信。为了让韩寒洗白,十分欢迎苏老师继续努力工作,利用自身的优势,深入挖掘质疑派所不能收集的证据。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对苏杰《手稿的校勘学分析》论证的批判 —- @中国商军”

  1. 匿名 :

    这个老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