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门》手稿笔误类型分析(二)创作稿还是誊写稿 —- @xmwz2012

发布日期: 四月 11, 2012 10:07 上午

          笔者之前发表的博文“《三重门》手稿中的笔误类型分析”对笔误产生的原因、笔误类型、创作稿和誊写稿的笔误类型分布进行了讨论。笔误来源于大脑对音、形、义相近字词的混淆。笔误的类型组要分为同音类、形似类、义混类和反常类(音、形、义不相关)。在创作过程中,思维和文字高度同步,所以创作稿的笔误主要来自音、形、义相近的字词,即同音类、形似类和义混类笔误;而在誊写过程中,思维和文字的同步程度可以相对较低,所以反常类笔误在誊写稿中的比重可以显著增加。博文对所有采集到的《三重门》手稿笔误进行了分类,并根据反常类(106)笔误明显高于同音类(88)和形似类(35)笔误得出《三重门》手稿是誊写稿的结论。

        苏杰先生发表的博文“《三重门》手稿的校勘学分析”根据莫大伟(David Moser)的“中文口误笔误”(Slips of Tongue and Pen in Chinese,1991)研究结果对《三重门》手稿中的一些笔误进行了分类,给出了一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笔误,如“孔德”写成“孔道”,“海德格尔”写成“海德洛尔”,“单休”写成“单体”等,的语言学和心理学解释。甚至通过对笔画、笔顺的研究,“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干片”这样看似匪夷所思的笔误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释。在此基础上,博文给出4个推论,以证明《三重门》手稿是创作稿。
        两篇博文的结论相反,那篇博文的结论更可靠?
        虽然,苏杰博文对笔误的解释和分类有助于我们理解《三重门》手稿中的笔误来源,但是,博文中得出创作稿结论的逻辑存在问题,4个推论或者与创作稿结论无关,或者前提假设和事实判断不成立,所以博文得出的《三重门》手稿是创作稿的结论是错误的。以下我们对苏杰的博文的4个推论分别进行分析:
        推理1、手稿相对于其他出版的版本如《中文自修》更加“粗糙”,所以是更早版本。更早版本不等于创作版本,所以这个推论与创作稿结论无关。
        推理 2、手稿存在“大量笔误”,创作稿笔误应该比誊写稿笔误多,所以手稿是创作稿。大量笔误是多大量?比哪个誊写稿的笔误多,是比认真誊写的多,还是比马虎誊写的多?很显然,这个推论,无论是前提假设,还是事实判断都不成立。
        推论3、抄写稿因形近而产生的笔误应该占最大比例,而《三重门》手稿中的音同、音近笔误,由语义产生的代换、挤占笔误以及漏字笔误占多数,所以《三重门》手稿是创作稿。这个推论的前提假设和事实判断都有一定合理性,是苏杰博文最有力的推论。我们将在下面对它进行详细分析。
        推论4、誊写稿中应该有整段重抄的文字,《三重门》手稿没有发现整段重抄的文字,所以《三重门》手稿是创作稿。根据什么要求誊写稿必须有整段重抄的文字,即使《三重门》手稿中曾经存在整段重抄的文字,谁能确定誊写者没有重新誊写这一页手稿。很显然,这个推理,无论是前提假设,还是事实判断都不成立。
         苏杰博文的4个推论中只有“推论3”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其他3个推论或者与创作稿结论无关,或者推论前提假设和事实判断不成立。我们将证明虽然“推论3”的前提假设是基本成立的,但是它的事实判断是错误的,所以苏杰博文中的创作稿结论不成立。
         在分析“推论3”之前,我们先讨论一下苏杰博文和笔者之前的博文中所使用的笔误分类方法,以便我们按照统一的分类体系进行讨论。
        苏杰根据莫大伟(David Moser)的研究结果,把笔误分为以下四种:
        (1)代换笔误:包括相近音、义、形的代换,即语音代换、语义代换和占笔代换。
        (2)前置笔误:受前面字形影响(“提心吊胆”写成“担心掉胆”,是->旦)
        (3)延续笔误:受后面字形影响(“品种”写成“品和”, 中->口)
        (4)聚合笔误:两个字组成一个字(“较高”写成“[车高]”)
         笔者之前的博文则把笔误分为以下5种:
        (1)同音类:字音相关。
        (2)形似类:字义相关。
        (3)义混类:字形相关。
        (4)反常类:音、形、义不相关的笔误。
        (5)名称类:人名、地名、书名。
        虽然两个笔误分类系统有所不同,但是都是基于笔误来源于大脑对音、形、义相近字词的混淆这个基本假设。为方便讨论手稿的性质,我们重新进行如下分类:
        (1)语音导致混淆:【同音类】 / 【语音代换】。
        (2)语义导致混淆:【义混类】 / 【语义代换】。
        (3)字形导致混淆:【形似类、反常类】 / 【占笔代换、前置笔误、延续笔误、聚合笔误】。
         把反常类归为字形导致混淆笔误是因为反常类中包含很多与前后字词字形相关但是与被笔误字形不相关的笔误。苏杰认为漏字笔误在创作稿中更经常出现。笔者不同意这个观点。誊写时,写者对内容不熟悉,应该更容易漏字。为了讨论问题方便,我们把漏字笔误排除出去。
         这样“推理3”的前提假设变成:誊写稿以字形导致混淆笔误为主,创作稿以语音、语义导致混淆笔误为主。
         笔者同意这个假设是有一定道理的。创作时,内容已经在写者头脑中,所以写者只需关注正在书写的字词,受字形干扰较小;而誊写时,写者头脑中事先没有书写内容,需要不断关注范文中较大范围的字词,受前后字形干扰较大。但是,即使誊写者也难免受到头脑中字音、字义的干扰,所以更准确的前提假设应该是:
         创作稿中,字形导致混淆笔误明显少于语音、语义导致混淆笔误;而誊写稿中,字形导致混淆笔误可以接近甚至超过语音、语义导致混淆笔误的数量。
         那么《三重门》手稿中语音、语义、字形导致混淆笔误的分布是怎样的呢?
         我们对《三重门》手稿中的笔误进行重新分类和统计,结果如下(列表见附录1):
        
        笔误类型            笔误个数
        语音导致混淆          90
        语义导致混淆          38
        字形导致混淆        129
        
        结论:字形导致混淆笔误的数量(129)与语音、语义导致混淆笔误的数量(128)相当,根据誊写稿中,字形导致混淆笔误可以接近甚至超过语音、语义导致混淆笔误的假设,我们可以得出《三重门》手稿是誊写稿的结论。
        
        几个相关的问题:
        (1)可以重新设置笔误分类吗?
        莫大伟(David Moser)的论文指出,由于例句库(corpus)数量较小(150个短句),他的研究结论只是这方面研究的开始而非成熟,同时两个体系的笔误分类符合笔误来源于大脑对音、形、义相近字词的混淆这个基本假设,所以新分类体系具有合理性。
        (2)没有校勘学背景可以对手稿属性做出科学判断吗?
        鉴定手稿属于创作稿还是誊写稿的实际案例很少,没有专门的学科研究这个问题。校勘学只是研究多个版本之间关联性的问题,并不能直接研究单一手稿属性问题。只要拥有基本的语言学知识,采用严谨的科学方法,完全可以得出可靠的结论。
        (3)有人找出一些文学修改的例子,比如“不用了”改成“谢谢”,为什么在文章中没有讨论,文学修改的例子难道不能证明手稿是创作稿吗?
        文学词句修改不属于笔误范畴,需要单独讨论。由于文学修改过于简单,而且无法确定文学修改是在创作时,还是在后期改稿时完成,所以文学修改的例子无法确认手稿是创作稿还是誊写稿。
        
        附录1。《三重门》笔误分类列表(笔误来自@神算小鹤),
        (1)【语音导致混淆】— 90
        据多(居多),问题(问提),书藉(书籍),描准(瞄准)X2, 扉红(绯红),一幅(一副),对(兑),恣色(姿色),不乱之舌(不烂之舌),留露(流露),振灾(赈灾),写到(写道),接到(接道),博斗(搏斗), 决对(绝对),遥言(谣言),民义(名义),油烟酱醋(油盐酱醋),希奇(稀奇),光年记(光年计),在那头(在哪头),点播(点拨),夸讲(夸奖),为邃(未遂),报道(报到)X2,试验楼(实验 楼),篇篇(偏偏),凶像(凶相),沿续(延续),未扑先知(未卜先知),那带(那袋),会去(回去),苍促(仓促),重竖(重树),像这次(想这次), 一婉(一碗),战势(战事),追辑(追缉),向(像),国民(国名),百蜜一疏(百密一疏),形势(形式),竖立(树立),纠出来(揪出来),脚根(脚 跟),这么(怎么),背窝(被窝),说话吐(说话土),历害(厉害),不在(不再),这摊水(这滩水),失亲(思亲),冰摊(冰滩),倒脢(倒霉),播 (拨),秘码(密码),一但(一旦),纸章(纸张)X2,被了前面(背了前面),年势已高(年事已高),探名(探明),仕气(士气),镇镜(镇静),赠恨(憎恨),涨进(长进),初通(粗通),精彩分程(精彩纷呈),其状X残(其状X惨),慧X画涂(彗X画涂),薪近火传(薪尽火传),皇帝昏昭(皇帝昏诏),满目沧桑(满脸沧桑),出人头地(投地),残遭(惨遭)X2, 更残(更惨),其是(其实),到是(时)X5,吃相多了(吃香多了),城实(城市),糟践(遭践),这此(这次),政教出(政教处),
        (4)【语义导致混淆】 — 38
        女朋友(男朋友),高中毕业(初中毕业),伙伴(伙计),据信(据说),跳高类(组),脚与身体(腿与身体),胜利(斗志),上课(上床),要(不要), 抹到(抹掉),他(她),年月(个月),只要(只好),同学(同事),算不算(还不算),拔出来(爬出来),我独醒(我独清),渴酒(喝酒),祝兴(助兴),伸级(升级),这信(这封),更加灵感(灵敏),小镇下无敌(上无敌),眼开(眼看),内部(内容),一眼绯红(一脸绯红),拍手称慢(拍手称快),精神面容(精神面貌),口水慢(口水快),胆勇(胆敢),一个下晚(一个下午),说一说完(话一说完),精野无理(粗野无理),枪死(枪毙),理直气足(理直气壮),梁天诚(梁子君),老k(飞哥),《我的理想我的心》(《他的理想他的心》)
        
        (3)【字形导致混淆】 — 129
        拖问(施问),干山(千山),效游(郊游)X3,发懒(发嫩),有轶(有秩),阵年(陈年),例队(列队),一撒为二(一撕为二),拿到将(拿到奖),伦落入(沦落人),细看一篇(细看一遍),好几篇(好几遍),你给(给你),娇敖(骄傲),效县(郊县),效区(郊区)X2,稳稳约约(隐隐约约),裁客(载客),,构(勾)X2,限不得(恨不得),乘乖地(乖乖地),选选超过(远远超过),幽黙(幽默),双体日(双休日),单体(单休),撒的粉碎(撕的粉碎),稳私(隐私),《准南子》(《淮南子》)金傁梅奖(金酸梅奖),胸月禁(胸襟),自作主动(自作主张),领居(邻居),椅椅(桌椅),四两拔干片(四两拨千斤),难道像(难得像),适到好处(恰到好处),转声(转身),硬头发(硬着头皮),跳都来不及(逃都来不及),搬兵不动(按兵不动),硬 着头发(硬着头皮),李敖(李X),雷X(累X), 破着头发(硬着头皮),冷饭(冷饮),失身(失声),化了这么多钱(花了这么多钱),过度过用(作用),莫科科(莫斯科),主要(主意),萨德萨(范德萨),隐憋(隐蔽),相信(相近),钓掉(钓到),夸进(夸奖),清去(清白),光钱(光线),梯梯(楼梯),英势(英姿),吓了一逃(吓了一跳),淆旅重叠(肴X重 叠),伸后(伸舌),弊不住(憋不住),弊死(憋死),多县重点(够县重点),臂斗(劈头),如今(如此), 依照(依旧),中蜂(中峰),后面一顿(后面一句),旁在一旁(站在一旁),可许(兴许),多吹(边吹),摄像方(摄像师),攀岸(攀岩),悟然悟出(突然悟出),一眼温暖(一股温暖),嘲讽一般(嘲讽一番),真实(其实),通学生(走读生),刘拜(刘邦),翻(播),怎得(急得),《篇锥篇》(《管锥编》)。都偷(都修),倍倍受瞩目(备受瞩目),众生不哗(众生大哗),录名(慕名),动动仪(地动仪),觅协(妥 协),一脸为脸(一脸为难),层出不层(层出不穷),开以(可以),何置挂齿(何足挂齿),不歪于吧(不至于吧),拖威(施威),windo(Windows), 冷声(冷身),雨果尝(雨果堂),这么这了(这么长时间了),不吃道(不知道),手脚笨掘(手脚笨拙),功亏一贯(功亏一篑),请敬标准(请假标准),柳扬顿挫(抑扬顿挫),没意记错(没有记错),置之身坏(置之身外),觉定(决定),腆腼(腼腆),糊模(模糊),表秒(秒表),赏欣 (欣赏),眼睛(睛眼),听是(是听),监考二个(二个监考),你给(给你), 乘公(秉公),扒在(趴在),宋雄(余雄)X3,余雄(宋世平),余世平(宋世平)X2,宋世雄(余雄),高鄂(高鹗),海德洛尔(格尔)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