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韩小集-仿古篇 —- 作者:嵇庄

发布日期: 四月 11, 2012 12:47 下午

2一天不倒,我们的扫帚就不会放下半天。韩2倒下之前的每一天,那些挺韩者流如易中天、赵长天之类的都将活在@无风即风 @首都在线 @硬壳笨蛋 @唐博忽 @夏岚馨 @蒋泥 这些网友的‘文’林‘字’雨之中。跟@无风即风 等学习尝试制作带色彩的长微博,将敝人倒韩仿古篇修饰一下并集中贴出,读者评阅的同时,也请推荐些类似可‘改’易‘仿’的古文篇什,用于倒韩创作。此处仍十分感谢@懒熊梦话 老师那天帮我制作的仿古篇长微博,这几天也收到一些讲评意见,为我重炒这盘冷饭,添了些新料,一并谢过。Saturday, April 21, 2012

中天论战 谐音戏仿名篇《左传-曹刿论战》 嵇 庄 江苏淮安

文本说明:本文非提供给韩粉阅读,因为它们确实读不懂,此文供韩仁均等受过华师中文函授教育及以上‘级’别的朋友阅读。本文另一意图:为求师而作,敝人乃一电气工程师,此生深恨未能得如易中天这样的中文系教授的指点教诲,小文甚鄙薄,多有不通之处,仍盼望如易教授这样的中文师傅点拨,以便纠正。因之,亦算投刺晋谒,如异日得蒙易先生教以一二,中天先生定有齐桓公胸怀也。

  十年春,舟师伐我。蚣**将战,中天请见。其巷⑴人曰:“活好⑵者谋之,又何间焉?”易曰:“好活⑵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蚣曰:“易师唆俺,父敢赚也,必以粉人。⑶”对曰:“校信⑷为骗,名妇⑸从也。”蚣曰:“细声语薄⑹,父赶加也,必以性⑺。”对曰:“肖信⑻未孚,沈⑼弗服也。”蚣曰:“小大之妪,虽不能插,必依卿⑽。”对曰:“中指⑾竖也,可以一蘸⑿,粘⑿则请宠。”

  蚣与之撑,战于唱潲⒀。蚣将鼓之。易曰:“未可。”舟人三鼓。易曰:“可矣。”舟师胜绩。蚣将雌⒁之。易曰:“痿⒂可。”虾视其摺⒃,瞪视而忘之,曰:“疴矣。”随猪⒄气死。

既磕,蚣问其故。对曰:“夫粘,涌气也。姨姑嘬器,崽儿甩,散二姐⒅。彼杰我阴,故瞌之。夫答掴,男厕也,惧有妇眼⒆。吾视其摺乱,望其棋迷,故住之。”⒇

注释:

港、巷仝者也,易老与韩少一同出巷入港者乎?

韩少名句,惟两“好”音不同也,惟识者辨之。

唔们家里这个死老爷子胆儿忒大,居然敢想要赚个“文化领袖”头衔加我,能不用黑钱去粉人么?易师爷您说呢?

⑷⑸当年寄通知到学校落实考试的事,连我这么用劲装傻都看出来是骗人的,你们究竟用什么样的迷魂汤,把个名牌女作协主席给弄顺了的呢?I服了UU,SB.

⑹⑺《重庆美剧》也是我老爷子夜里加班赶出来的,拉扯重庆老薄同志还有吴英的事儿,目的是要转移秃子们的火力……,唉,易大师啊,您知道的,很多时候,我们韩派文字没有“sex”,是难以吸粉的呀!

⑻⑼这个,这个,肖锤子都带信来支持你,这恐怕不好吧,我估计连专门写下半身的沈波波同志都不服这口气啊!

我的这些女粉丝儿,您如有意,您就…将就着…。

球场粗语,此处略过。

蘸、粘同音,演绎不同,蘸:这一回,我打算是先蘸点糖尝尝看。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豁出老脸,粘住方舟的先头部队,包括仙人指路这支010师团。

唱、潲,既是《左传》嘛,当然简古一些,此处略嫌晦涩。据考订:唱:借指歌厅,潲:则比‘海底捞’类可也。

⒁⒂雌,服软也;痿,装软卖萌也是个好办法,打悲情牌说不定能躲过这一劫呢。

易老为韩寒所上的三篇名摺:《方韩之争》《兔子骆驼》《道德祭坛》。虾视:弓腰细看不对呀,我早忘记我当时怎么写的和写的什么东东了。

一直跟随部队想得到重用的路金猪元帅,当场被易军师气的呕血而亡。

此段诘屈聱牙,直接翻译一下,不足之处请读者修正:我在粘住他们的时候,底下突然漏气,可羞!最后只好让这些只有吹箫品笛用处的七大姑八大姨,以及各路兔崽子傻二姐们,统统TMD作鸟兽散,了事。

前之磕,如“爬四五六”:方言,向前跌倒即跌个狗吃屎。后之瞌,多重含义,装睡是其中一种。后面一小节,则可译为:怎么样对付方矩阵的掌掴呢,老易我有个办法,那就是躲进那些有臭味的男厕所,方某人有洁癖这情报我早就搜集到了。但一定要注意避开我们的女粉,给她们看见了,今后不太好做人哪!

没法子,孩儿呀,你看我这些摺子太零乱了些,这回这棋局啊,迷矣哉,各路部队,听我口令:先停后挺!挺住,住,住,住。

附注:**蚣:韩装(公)蚣也,鲁(愚)钝国Ⅱ世,在位十三年,辰年初,遇凶,嗤,匿,亡。 【韩装公列传见《春秋繁露》1883篇(下)】(晚间考订而成)

 

江苏淮安 嵇庄 (凯迪 猫眼之嵇孝林)发布 Thursday, April 05, 2012 

《曹刿论战》 出自《左传·庄公十年》 “百度一下”供“对照阅读”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guì)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jiàn)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徧(biàn),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bó),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sháo)。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shì)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韩氏贴  并序    嵇庄  (新浪微博原 庄庄6

壬辰春,微博大战,余围观之,偶见某视频中韩寒言,“苏轼嘛,这个,文笔不咋地,那个,我第一,苏轼第二,他是死人。儒家?什么儒家,我,真的,不知什么是儒家,真的。”仇恨入心,思掌掴之而不得。晚间独酌至半酣,为坡老泣下。是夜难寐,柜中取《寒食帖》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借酒发挥,曲笔涂鸦,胡改一气,为东坡出一口恶气。得罪,得罪名帖矣。所谓解名诗难,改名诗更难。半通不通与破朔迷离处,请读者修正,亦可算是仇恨入余之心而发之‘逗’芽者也。   2012-4-7 淮安

自我赖谎咒    (韩2的赖、谎、咒。是龙年最精彩的表演,据传演技已得到老谋子翻了几下青白眼。一起拍个大片请老方演反动派。)

已裹三凡客    (韩寒裹凡客,凡客憨憨裹。问网友,你打算也裹上一件么?My god.我不知道,say you.say me. 让大家告诉大家!)

年年欲惜蠢    (对不住@陈年BOSS,非亲非故的,叫您 年年不雅,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怪东坡原句用字了。“有蠢舔,无所畏”)

蠢蛆不容惜   (我乡有俗语“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与韩蠢蛆惺惺相惜者谁?!读者帮助梳理梳理,我们抽空修里修理。)

今年又苦雨   (此句为坡翁原句,借指@无风即风 之‘倒春寒’诗歌大赛,苦雨,苦啊。春雨贵似油,韩二遇寒流。)

两月秋萧瑟    (贾岛名句“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毛氏亦有词句“正西风落叶下长安”。倒韩大业秋风劲,杀声震天寒瑟瑟。)

卧梅又闻花   (罪过,窜改苏轼原句,用韩家装原句。因韩寒视频中说韩寒第一,苏轼第二,第二名的句子只能让位于第一名了。)

匿吾阉自穴    (匿,阉,不细释。穴,前阶段网友都很急,说韩2钻进老鼠洞了,可拟之?下一步,可能因揭假赛车而大“停电”!)

庵中偷妇去    (诗无达诂,这句改的我自己都有些找不着北了,恕我像韩寒那样,对自己的作品迷糊,哎,我不太清楚这个,这个。)

夜半真有力   (这一句,也请网友帮忙注释,我只能继续学韩寒,我,我,这个,那个,恩,嗯,反正,都这么回事,啊,嗯。)

何殊病少年    (偷懒用坡老原句,苏轼写的时候,可能已经想到九百多年后的韩2排名要超他,所以说他老人家写这句用意深哪!)

病妻偷已白    (胡说一句,据网友说H2土豆视频有某氏的提醒暴露小偷内情,同病相怜嘛,何况包括路金猪“我们都是一家人”。)

 

蠢将欲入户     (挺韩大将易中天、郭于华、张鸣等。肖锤子,还有可爱多不算,刑事犯,骗子,+154嗨货学秂,毕竟太不入流,去。)

愚师来不宜    (亲,你们这时候还来捧我,这不是存心要我的小命吗,还是有意吸引火枪手朝我进攻的呢?stop.暗号:有事烧纸。)

小晤如遇舟    (辣椒兄弟呀,我们吃海底捞的事,你他妈说出去干嘛,你们都学石深海叔叔亮我短信揭我短板的做法,我的队友。)

蒙萌水云里    (《萌芽》这一回是彻底地蒙在水云里了,再想懵丫,看来是有些困难的了。网友说李其纲要坐大牢,我看未必。)

空包猪寒才     (猪包装腹中空空的寒草包?这一句,我又有些犯难,或许实在改的不佳,再次请网友帮忙修正,先谢过您了。)

破招少失未     (韩家的招数忒毒,害人精写藏头诗,韩寒是逼不离口的“骂神”。失悔晚矣。@硬壳笨蛋 说 当初干的都是甚呢?)

那只是韩式     (拿自己女儿赌咒,又拿方舟子女儿说事儿,那只能是“韩式”的招数,绝招。不想再提旧话,有炒冷饭之嫌。)

单写吾含指     (术术这回是出大名了,刘戈预言,“单写”将是2012新创词,并会伴生出‘双写’‘合写’之类,年底的大盘点见。)

均门深三重     (韩仁均家有几重门?窃得仙人指路微博句:这家人拿微博当大炕了那个白花花的肉体究竟是谁?这个可有点黄。)

坟墓在腕里    (叹息,悔不当初啊,我死在老头子的手腕里了。哼,不要说高一退学的了,老罗高二退学想跟方舟子玩都在找死!)

也拟哭途穷   (东坡原句,毋须改,韩2在鬼节复活的代笔长微博里已经装狗,摇尾乞怜。“软文那个软哪,南风那个吹”!呸!)

死水吹不起   (东坡原句指心如死灰,直接引用说H2也非常准。韩2代笔长微博有“吹水”一句,读的我发懵,请教了广州人无风兄弟,才懂。谢过风弟的同时,也将韩先森的句子化用一下,否则,这么长的诗,只引“卧梅又闻花”一句,有点儿对不住主人蚣。)

(宋)苏轼《寒食帖》书法释文    百度一下   对照阅读

一:“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闇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二:“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

 

卖稿者言

——仿改刘基名篇《卖柑者言》为倒韩助力 嵇庄 3 April 2012

沪有年十七能卖文者,善藏匿抄稿,涉十三寒暑,而人莫能辩。出之烨然,粉质而黄色。置于市,贾十倍,人争鬻之。

  予贸得其一,析之,如有猥琐口气,视其中,则破朔迷离。予怪而问之曰:“若所市于人者,分明父代子笔也,将何以教少年,奉德育,供宾客乎?将炫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为欺也!”

  卖者笑曰:“吾父子业是有年矣,吾赖是以食吾躯。吾售之,人取之,未尝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世之为欺者不寡矣,而独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

今夫佩狐符、称作协副官者,洸洸乎者,其乃存盘告密之具也,果能授人文之略耶?峨大冠、遮长天者,昂昂乎者,实为龟缩蒙丫之器也,果能建教化之业耶?@罗捣蜂起而不知御,网民困惑而不知救;书册假而不知禁止,篇目逆而不知理顺,坐糜廪粟而不知耻羞。观其穿凡客,骑扒鲁,迷鸟窝之咖啡酷者,孰不活好乎可乐,屁逼乎可拟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吾默以应。

有顷,其父悲切拄杖以入,叹曰:“敝韩姓,性寒,字人精,落魄秀才也,家住三重门外磊落庄,笔名韩寒。生子名曰韩寒,叵耐痴傻,为生计故,父子合体为文而贾之,吾父子并金猪弟谋得《谈狗命》、《说冥主》、《要资由》,实乃为性狼掀起新浪者也,今方舟子诸是之不察,而独以察吾代笔之文,何哉?”

予默默无以应。退而思其言,类方舟子生猛之流。岂其愤世疾邪者耶?而托于Y以讽公知者耶? (今天放假,为戏韩擅改前贤名篇,罪过罪过!)

 

捕文者说 嵇庄 (仿柳宗元名篇《捕蛇者说》)

金山之野产异文,猥琐而迷茫;写《求医》,尽矢;书《书店》,无解之者。然谋而抄之以为稿,可以蒙公知、懵丫、浪、丽,迷冰冰,杀春绿。其始,其纲以长天命聚之,岁赋其一,募有能装之者,当其奖入。浜之人争奔走焉。   

有韩氏者,谋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吾祖恨于是,吾父悲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三年,几苦者数矣。”言之,貌若甚戚者。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弃从文,专赛车,则何如?”韩氏大喜,欣然出涕曰:“君将放而生之乎?则吾为车之不幸,未若吾为文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车赛,则久已病矣。自吾氏父子居三重门,积于今十三岁矣,而书稿之财日富。逼其口之出,屁其腹之入,号呼而放屁,饥渴而装逼,东泡妞,西骂战,独唱成团,往往而钱多者相藉也。曩与白烨斗者,今其才十无一焉;与谈歌斗者,今其财十无二三焉,与吾骂战十三年者;今其存十无四五焉,非倒则跑尔,而吾以赛车独存。舟子此伐吾家,叫嚣乎代笔,隳突乎对质,哗然而骇者,虽梨花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厕,而吾稿尚存,则弛然而卧。谨改之,时而印焉。成而甘食吾粉之有,以尽吾齿。唯今岁之犯死者数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车邻之旦旦有祸哉?今虽死乎此,比吾车邻之死则已后矣,活好 能不乐耶?”   

余闻而愈悲。舟子曰:“代笔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韩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假文之毒,有甚是韩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文风者得焉。 

 

短剑刺韩篇 仿《爱莲说》 江苏淮安 嵇庄

艾韩说

破朔迷离①之人,可爱者甚蕃。罗可爱多②独爱舟③。自蒙丫④来,世人甚爱于丹。予独爱寒⑤之挂红灯而不学,书等身而不读,中空外忽,不应不答,乡愿易卿⑥,庭停禁质⑦,可单写⑧而不可对谈焉。

予谓舟,人之狷介者也;于丹,人之浮诡者也;寒,人之好活⑨者也。噫!舟之爱,罗后常有闻;寒之爱,同欲者何人? 于丹之爱,宜乎螽⑩矣。

 

注释(很重要的哟,请网友帮助补注逗笑。)

韩韩博客用语。

@罗可爱多。

方舟子是也,罗2当年曾是方某的铁杆粉丝。

有《萌芽》等多重含义,不细释。

韩仁均之子、赵长天与李其纲、方方等伯乐所识拔培育的“千里马”

《论语•阳货》:孔子谓乡原乃德之贼也。李大钊 《乡愿与大盗》:“中国一部历史,是乡愿与大盗结合的纪录。”易卿者,莫非中天教授耶?此处恕“只渎不湿”。

韩“莺”起诉金山、普陀法庭是“停”了的,当然更禁“对质”。lady呱呱’女,也曾邀我出‘台’去!对质的事儿,侬可不宜啊提。

创自“术术”小姐的网络热名词

化用韩寒名句:“活好”就好。

读作“zhong”,虫名。蝗类的总名。

 

外一篇,目的在于为抵制韩寒代言品牌出作品而抛砖引玉也。 

烦客

水陆杂陈之物,可爱者甚蕃。罗可爱多独爱钱。自懵丫①来,世人甚爱凡客。予独爱年②之入淤泥而不然,粉亲脸而近妖,中空外塞,不侽不伎③,香怨益轻,停停惊窒④。可援交而不可泄完焉。

予谓钱,物之通神者也;凡客,物之浮闺者也;年,忍之龟⑤子者也。噫!钱之爱,罗后广有闻;年 之爱,同愚者何人? 烦客之爱,宜乎虫矣。

简释①《萌芽》的功用在于懵丫乎?看来要懵不下去了。②某姘牌大佬;③古代称以歌舞为业的女子。并借“”字用,读着“蔓”音④香怨益轻,停停惊窒:此两句包括前两句均白述‘烦客’现状,请细品之。⑤此处仍可借读作“jun,不细释。

《金山‘浪’传》(节选,未完成) 

讽刺韩2与老易,改自马中锡《中山狼传》。

方舟子打劣于金山,麦田导前,罗2伺候。假篇骗目,应证而倒者不可胜数。有‘浪’当道,人立而骂。舟子垂手登网,援@虚逐子 之弓,挟@太簇 之矢,一发饮羽,‘浪’失声而缩。舟子哂,挥手逐之。 惊尘蔽 沪,足音鸣 粤, 十兆之外, 不辨人马。    

时 黑者 中天先生正南适中山 以干视(TV),策‘贱缕’,朗‘涂’书,夙行失道,望尘惊悸。‘浪’奄至,引首顾曰:“先生岂有志于济物哉?昔毛宝放龟而得渡,随侯救蛇而获珠,蛇龟固弗灵于‘浪’也。今日之事,何不使我得早躲‘博’中以苟延残喘乎?异时倘得脱颖而出,先生之恩,生死而肉骨也,敢不努力以效龟蛇之诚!”

先生曰:“嘻!私汝‘浪’以犯@子卿 ,忤@不加V ,祸且不测,敢望报乎?然‘黑’之道,‘钱爱’为本,吾终当有以活汝。唾 有 获,固所不辞也。”乃出‘涂’书,控‘郎*’唾,虚虚掩饰‘浪’其中,前虞 @肖鹰 ,后恐@仙人 ,三 讷 之而未克。徘徊容与,追者益近。‘浪’请曰:“事急矣!惟先生速图!”乃局蹐四足自缚之,蛇盘龟息。

已而舟子至,求‘浪’弗得,盛怒。拔剑斩罗2曰:“敢讳‘浪’方向者,有如此罗!”先生伏踬就地,匍匐以进,跽而言曰:兔 道 子 德 骆 祭 驼 坛 ,,,,

 

拟改写马中锡《中山狼传》讽刺韩2与老易,但不知今日的东郭先生与狼的结局如何,韩2 是否会如敝人代笔拟的,韩寒自度曲中所唱的那般,报它易大爷的恩?

感谢中天 我的易大爷

易三篇骆驼换成兔儿弟

帮我躲过这 一 阵 子

到厦门我再给您配新戏

 

当然,更可能的结局是韩2(韩1)的品行如是,加上老易头的人老不值钱,过一阵子,是不是反咬一口,骂惯了,把个易大爷反咬上一口,这种现代版的活生生的东郭与狼的故事,究竟怎么进展,这也是本文暂时进行到此,待续的原因。不过,诸位读者也别急,韩2浪子绝对吃不住方舟子阵营诸“郎*”的火枪的,也可能到时候它主动‘吐槽’说出老易挺韩内幕的,那时候我会续写下去的,谢谢等待,下一小段,希望段子越短越出彩。

Saturday, April 14, 2012 草稿,芜湖旅次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