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拙劣的影射小说——韩寒第四篇垃圾博文批判 —- 作者:累了困了倦了

发布日期: 四月 12, 2012 6:28 上午

    
  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时节,韩寒父子及其幕后团队从冬天花败的死寂中醒来,嗅到了空气中某种不同寻常的气息,于是潜藏在他们体内的不安分因子开始萌芽了。这即将沉入杯底的烂纸团,这穿着棉袄洗澡的秽语狂,在求医无门被判处安乐死的前夜,梦想像少年那样再飞驰最后一把。
 
  可是那沉重的三道门槛,使他们惯用的巧言令色,从当年的哗众取宠,变成了今天的头号笑料。第一重门是他们缺乏钱钟书那样书店般渊博的学识,第二重门是他们也没有鲁迅般直面惨淡人生的猛士精神,第三重门是他们更不具备曹雪芹妙笔生花的写作技巧。
 
  韩寒及其幕后团队的第四篇垃圾博文,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肤浅幼稚的文字游戏,尽人皆知的新闻报道,玩世不恭的犬儒哲学,细节失真的小说情节。这是一篇拙劣的本末倒置的影射小说。写作者完全忽略了小说过程的趣味性和细节的真实性,而把庸俗的影射和可鄙的说教置于主要地位,仿佛这就是他们写作这篇假自述体影射小说的唯一目的。
 
  成功的影射小说应该是什么样的?来看看聚斯金德的经典之作《香水》。奇特的幻想和诡异的情节,正是依托于现实主义的逼真细节描写,一切才是那么可信并且充满了趣味,而其所影射的资本主义剥削的极端残酷性,则仅仅起到使整部小说主题升华的作用。作家并不说教什么,读者即使不理解小说所要影射的含义,也能从小说本身获得阅读欣赏所带来的美感和享受。
 
  同样的,卡夫卡的代表作《变形记》,在荒诞的不合逻辑的世界里,描绘人类生活的一切活动及其逼真的细节。读者的阅读过程,仿佛是走入了作家怪异而栩栩如生的梦境,而小说所要影射的人与人之间的孤独感和陌生感,则一切尽在感同身受心领神会之中。金庸的《笑傲江湖》也是一部影射小说,可是当我们年少轻狂酷爱武侠小说的年纪,在如痴如醉废寝忘食之时,竟然从不曾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什么影射。也竟然并没有削弱过我们沉浸在侠客梦里哪怕一丝一毫的阅读快感。
 
  个中奥妙何在?以韩骗集团集体创作的这篇尚未入门,处于影射小说低级状态的垃圾博文为反面教材。胡编乱造的情节,既缺乏细节的真实,更没有过程的趣味性。百万富翁租夏利、机场高速练龟爬、国级豪车玩国骂,新华门前炫飘移。凡此种种臆症患者发高烧65度的胡言乱语,除了臭豆腐成瘾难以自拔的脑残韩粉会对此津津乐道,对任何稍有文学鉴赏能力的广大网友来说,都是那么枯燥乏味甚至令人作呕。
 
  事实证明,所谓影射小说文本背后的创作动机,也即是作者意图借古讽今指桑骂槐的那点小见识,往往三言两语即能蔽之,而且常常不过是老生常谈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根本不值一提。而成功的影射小说则正如人生本身,人生的意义完全在过程之中,小说所要影射的道理,也正包括在小说这个虚拟世界之中。故事本身即是道理,人生之外并无意义。
 
  韩骗集团流窜至新浪微博以来,在消费张国荣遭到痛斥,骂社会微博被删,打悲情牌又被揭穿之后,黔驴技穷使出了骂政府的杀手锏。以消费国家大事的无耻投机嘴脸,结合玩弄文字游戏的惯用伎俩,枉图重温凭“高处不胜寒”五个字羞走高胖子的旧梦。我们可以说韩骗集团这次是完全打错了算盘。当年高胖子之所以含羞败阵,并不是韩草包这五个字有多大杀伤力,而是因为当年的韩草包还是个玉女形象光辉。如今韩草包已被揭发出无数代笔加弱智的铁证,谐音游戏这一套已经完全失灵了。否则“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十字真言,早就应该使韩骗集团双倍集体下跪投降。
 
  朋友们!韩草包的谐音小把戏已被此文彻底打回原形,韩骗父子草包集团曾经狠狠的消费这个世界,如今轮到这个世界来消费他们了!
 
来源: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3250931.s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