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老不尊 无聊文章  作者:向牛奶

发布日期: 四月 12, 2012 8:50 上午 | 关键词:

——评苏言《〈三重门〉作者身份的语言分析》
 
  这个叫苏言的教授人品很差,为什么我上来就如此出言不逊,是因为苏言前一篇文章。前一篇文章开始看起来虽然很荒谬,但作者苏言似乎还不是个胡说八道的“公知”,所以我开始很认真地跟苏言讨论,还想说服他,但仔细一看文章的后半段,才明白这个苏言也是一个无耻的“公知”。

  苏言说了“四两拔干片”的“片”字就是“斤”,而且苏言说“韩寒写这个“片”字的习惯是先写竖撇”这不是典型的扯淡吗?扯淡一是既然韩寒写的就是“斤”那何必涂抹掉这个字,在上面又写了一个真正的“斤”;扯淡二是所有中国的孩子都知道斤字的笔顺的“撇撇横竖”,是先上后下,不可能先写竖撇,按正常笔顺先写横撇;扯淡三是这个苏言怎么才能从手稿上看出笔顺来?毛笔字是可以看出来的,钢笔字圆珠笔等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如果仅此一例,还不能就认定苏言就是无耻,下面的就确定无疑了。苏言说到“双休”写成“双体”是因为挤占原则导致的,这个就是胡说了,因为“体”比“休”多一笔,不多这一笔就正确了,哪里来的挤占?更可笑的是苏言说“斤”字之所以写成“片”的模样是因为竖撇由于挤占的原因导致没延长下来,滑稽啊,那么大的地方还容不下半毫米的一个小尾巴?
  所以我就没情绪再跟这个苏言说什么了,也就没理睬苏言说的一个学了10年汉语就敢跟中国人讨论汉语校勘问题的外国鬼子的什么扯淡观点。
  今天又看到苏言的无聊文章,真让人哭笑不得啊。
  这篇《〈三重门〉作者身份的语言分析》上半部分又戴上了很学术很学术的帽子,苏言说的“语言指纹”理论即使是搞文学研究的也未必弄的明白。但有一点是明白的,要鉴定语言指纹是需要采样,采样不能错,采样错了就全错了。苏言是这样对比的, 他把《三重门》设立为“未知”然后拿《三重门》与韩仁均的作品比较,这就错了。这里苏言耍了个花枪,他强调的是“语言指纹”,很多人会误以为语言指纹如同人手上的指纹一样,这是错的,语言指纹仅仅是个形象的说法而已,真正的“指纹”是不变的,但文学作品中“语言指纹”是可以变化的,根据不同的语言环境、创作体裁、创作精力的投入等会有很大的差异。例如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前三部与第四部有很大差异,这是因为创作时间长,与语境相适应的社会环境发生变化导致的。泰戈尔的《草叶集》诗歌语言指纹没办法跟《沉船》一致,因为体裁不一样。所以拿韩仁均作品与《三重门》对比那是很不科学的,
  那么该拿什么与《三重门》对比呢,只能拿确定无疑是韩寒作品才可以,例如韩寒写的《把万水千山走遍》和《好大的北京》这两篇确实是韩寒的“杰作”,尽管不多,但这个就是韩寒作品,大家没有疑问。其它都不可以。这不是我胡说的,你完全可以请司法界人士来判断。
  语言指纹的对比是在文章作者近似年龄、相同教育背景、生活环境文化环境基本一致、文章题材近似或者完全一样的情况下对比。例如美国语言指纹比较好鉴定是因为美国是个多元国家,不同的民族尽管都用英语写作,但语言习惯是不一样的。
  语言指纹鉴定并不是万能的,唯一的,这是在没办法的办法。有的时候就不需要鉴定,猪都判断出来,例如“字可练,文风可模仿,但思想和生活经历必须亲为”,这个道理苏言你懂吧。你说了语言指纹相当于语言的DNA,咱就拿DNA说事。苏言今年估计七十有六,假如你与韩寒同时爱上了一个25岁的姑娘,姑娘怀孕了,这还用DNA鉴定吗?玩笑玩笑。说到上床,苏言你想没想到,《三重门》里面有很多关于男女情感和嫖妓的经历,这些经历韩寒如何得来。就算韩仁均可以在韩寒依然是胎儿的时候搬着百科全书对着他老婆的肚皮念,所以韩寒生出来就会读《管锥编》和《二十四史》,但韩仁均不会隔着肚皮教唆韩寒咋玩女人吧。韩寒愿意听,可韩寒他妈未必愿意吧。
  苏言举的UNA炸弹的例子很有趣,我们不妨也做个实验,我们去找同样的法官,法官找同样的陪审团。把韩寒的情况介绍一下:
  七门功课亮红灯,包括语言;
  高一退学;
  只会泡女人,张口闭口就是“活”;
  新概念作文大赛涉嫌作弊;
  巨额知识来源不明;
  《三重门》描写的都是大学生的生活,可那时候还是初中学生;
  手稿上有“四两拔千片”等等荒谬的笔误;
  八、在公开场合一谈文学立刻就“呆若木鸡”,换成赛车和女人,立刻就滔滔不绝……
  听了这些,陪审团肯定拒绝“语言指纹”鉴定,省两毛是两毛,那是纳税人的钱!
  在文章前面,苏言说了一段话。这段话我抄录在下面:
  “……如果多个选择形成一个集合,……甚至是独一无二的。例如买雀巢咖啡+涪陵榨菜+中华牙膏+绍兴黄酒+猕猴桃+喜悦猫粮,整个大卖场记录里,恐怕只有一个家庭”。说的真好,当所有的疑问都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的时候,那这个疑问就不存在了,也就是说当大家看一只号称是“兔子”的动物从头到尾巴,从皮毛到牙齿,咋看咋像一只老鼠,而且还躲在老鼠洞里不出来,那它就是老鼠,这还疑问什么?!
  苏言大言不惭地说可以影响司法鉴定,但你忽略了,你可以支配一个法官,但你无法支配全国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大学老师和全国的读书人。你影响不了全国众多的家长。其实也包括你,尽管你可以一昧着良心袒护韩寒,但你不敢让你的孙辈们去效仿韩寒,因为他就是“片”子!
  苏言做点有意义的事吧,写两篇道德文章。76岁的年纪不算大,还能做点人事。按你是年龄你应该是师长,但你不配,所以我直呼苏言罢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