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无真,何求其善? 作者:肖鹰

发布日期: 四月 13, 2012 1:57 下午 | 关键词:

坡兄:

  今读兄《当求真遭遇为善:超越韩战》(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284065.html)一文,实在一惊!恕弟深宅寡闻,与兄多年酒友,举杯对盏无数,竟然不知兄是韩粉。当然,这也难怪,在质疑韩寒代笔事件之前,我们在酒会上是没有人会谈“韩寒”的――他对于我们的同龄人,普遍讲,既不是粉的对象,也不是谈的资料。
  读兄此文,我非常赞同兄的文化理念和公共伦理,也理解兄对韩寒的理想投射和相应的宽容和期待。问题是,兄对于韩寒的求善,如果没有韩寒的真为前提,是可能的吗?兄认为韩寒的意义(美德)在于给予我们公众四个价值:公民意识,悲悯情怀,理想追求,智慧启蒙。这真是今天我们真实地看到的韩寒所具备的吗?
  在过去13年,我从来不是韩粉。1999年韩寒成名的时候,我正在北大做关于当代文学研究的博士后研究,读韩寒的作品,感到老气造作,背离“80后”和“青春文学”,故不关注也不评论他。我对韩寒并没有恶感,相反, 我曾在2009年回答《辽宁日报》关于当代文学评估采访提问比较郭敬明与韩寒时,作了这样的回答:“我不承认郭敬明是个作家,他就是无灵魂的贩卖文字的写手 ”;“韩寒是一位很好的社会批评家,其出色程度远超过他作为作家的表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5bc470100fqfg.html)。我对韩寒作这样的称赞评论,是因为2009年韩寒的博客文章在社会批判中产生了不可无视的积极作用。我对韩寒博客文章的阅读总数大概不超过10篇,认知到韩寒博客文章的“社会作用”,我主要是受到当时媒体舆论和周围一些人士的言论的影响――准确讲,当时称赞“韩寒是很好的社会批评家”,主要表达的是当时的社会印象,而非个人判断。在过去13年中,韩寒既不是关注对象,也不是研究对象,我的判断是一个粗略的流行意识。我真正开始关注和研究韩寒,是这次质疑韩寒代笔事件发展的结果,准确讲,是韩寒本人对两位最早的质疑者麦田和方舟子的连番堪称恶毒卑劣的回击言行让我判断“韩寒”的虚假性,而他及其背后强大的媒体和商团恃强凌弱的作法,则促成我从一个单纯的围观者转变为一个投入其中的坚定的质疑者。
  韩寒代笔质疑事件,从今年1月15日麦田发表《人造韩寒――一个关于“公民”的闹剧》到今天已过3个月。3个月来,我本人认为关于“韩寒”有三点是不容置疑的:第一,韩寒成名作《杯中窥人》和《三重门》等绝非“新概念作文”和“80后青春文学”,而是陈腐的书袋,它们本身不仅不是天才之作,而且不具备当代文学优秀作品的资质;第二,这次被质疑,韩寒至今为止的所有表现,都只能归结为:1)文史知识低于中学生及格水平;2)作为一个公民, 缺少起码的文明意识――平等、诚信、责任。兄所称的韩寒意义(公民意识,悲悯情怀,理想追求,智慧启蒙),的确可以从韩寒一度的博客文章中找到,但是,在公众能够直观的韩寒身上,是看不到的。第三,韩寒出版《光明与磊落》,所展示的“手稿”,对于任何一个有写作经验的人,都只能是“手抄稿”,以“手抄稿” 作“手稿”,不仅是愚众,而且自证“代笔”。据我今天已经获得的对韩寒的认知,我2009年公开称赞“韩寒是很好的社会批评家”,是不负责任的,应当向公众道歉。
  我以为,许多学界朋友对韩寒的支持,只出于立场的考量,而不顾及韩寒的实际所为。兄是否关注到,在这个事件中,不仅韩寒本人始终不敢面对方舟子们所提出的具体质疑证据作真正有针对性的回应,而且公开支持韩寒、反对质疑的代表媒体《南方周末》与挺韩公知,同样不敢有针对性的回应质疑论据。比如,韩寒在质疑事件以来,始终表现出其逻辑能力和语言组织能力的严重缺限(无论文字表达,还是口语表达都如此)。现在,韩寒出版了《光明与磊落》,针对其中韩寒自称的“一次成型”的“手稿”,坚持认定并主张“韩寒没有代笔”的《南方周末》与挺韩公知,为什么不再度站出来做辨析和解释:韩寒,今天作为30岁的成年人写一封不过200字的微博短信(致媒体人士石述思)都逻辑混乱、病句连连,怎么可能在13年前、17岁时数月间完成一部“包含巨额知识”的长篇小说,而且可以“一次成型”,做到几乎一个句子都无删改?
  但是,韩寒及其支持者却在最需要面对和解释的关键处,沉默了。兄在这篇文章中重申“宽容韩寒”。据我所知,至今为止,质疑者没有人提出要如何惩处韩寒,大家只是要求追问真相。所以,兄呼吁“宽容韩寒”,是否意味着针对韩寒追求真相就是“不宽容韩寒”?然而,韩寒和站在韩寒背后的支持不是一再声称韩寒的重要价值之一就是“敢于挑战权力、追问真相”吗?
  韩寒是谁?韩寒只是一个口号家吗?这是我这次公开多次批评公知的原因。比如我素所尊重的郑也夫教授,他在2010揭露汪晖抄袭事件,非常执着坚定,但对于韩寒代笔,却反对追问相。我想说的是,如果中国民主的未来可以寄托在“这个韩寒”身上,为什么不能寄托在一个虚伪的极权者身上?然而,不止一位挺韩人士表示,“打倒韩寒”,就是打倒了中国唯一敢对权力说真话的勇士,中国社会就会倒退20年。老兄是海外学成归国的文化人士,对于现代民主文明,比我有更直接深刻的体验。你听到2012年的中国教授和媒体名流还在用迷信个人的神话谈论中国民主的进退,你难道不会认为今天中国社会的民主意识已经倒退了36年,回到了1976的中国时代?
  我认为,公知们以韩寒为代言,只是打了一个幌子,在这个幌子下,公知们挟带着太多的犬儒和自私,而且他们的文革的帮派习气,绝不少于2010年力挺汪晖的新左派。我以为,中国文化和社会的未来,如果不能超越文革培养的帮派意识,绝不可能期望民主和文明。韩寒事件,是一个典型个案,表明的是,热衷于划线站队,无论左右,都在继续文革思维。韩寒的真假,无论就代笔与否,还是就公民意识与否,不能只看他几篇的博客文章的言论主张,而是更应当看他今天在面对质疑时的公开表现。听其言,观其信,这恰是支持韩寒的媒体和公知们不愿意面对的。
  以上看法,直言请教于兄,请兄批评!
  文祺!
  肖鹰
  2012年4月14日草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韩寒无真,何求其善? 作者:肖鹰”

  1. 6号站台 :

    肖鹰教授是个饱含激情、非常有社会责任感的学人。正因为他的激情,所以难免在言辞表现得激烈一些。然而,在尖锐的措辞后面,是一个有良知、有功力的学者对问题洞察的透彻和理性。“理性”的形象,仿佛与智慧、讲道理相联系,代表的是温文尔雅,然而在愚昧、欺骗面前,它事实上又是最锐利的武器。
    “反智主义”是迄今为止对韩寒事件、韩寒现象分析中总结出的最深刻的结论,它与方舟子倡导的科学、理性思维遥相呼应,形成了这次打倒“韩寒”、追求真善美进程中的两座思想高峰:))

  2. 四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 asmallboy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韩寒无真,何求其善? 作者:肖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