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第五篇垃圾博文纯属装逼的十条铁证 作者:累了困了倦了

发布日期: 四月 14, 2012 8:41 上午

     韩寒这个无法自证的秽语狂,曾经用一句“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逼退了老白烨。昨天,韩寒又在冒充复旦大学的民办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故妓重施,枉图用一句“你傻逼”逼退纠缠不休的方舟子。
 
  可是方舟子是个斗士,不是正人君子白烨。君子是不屑与流氓缠斗的,因为那样会把发型搞乱很不雅观。方舟子则是鲁迅的信徒,最喜欢的就是痛打落水狗。
 
  韩寒逼退的绝招失灵,摇身一变居然自己装起逼来。在韩草包的第五篇垃圾博文我是国王的白日梦中,全国网友听到分明却是韩阿Q老子先前也阔过的喃喃呓语。下面就逐条揭示给大家看,韩草包是怎样从原本堂堂正正的上海小瘪三,堕落成可耻的微博装逼犯的。
 
  铁证1 韩寒想拉余秋雨垫背
  众所周知,余秋雨正是在2008年因为含泪劝告一文,从声名狼籍直至一败涂地的。韩草包上来就把余含泪拉出来垫背,无非就是想告诉所有铁杆脑残韩粉说:小四骑马我骑驴,向前看,我不如。向后看,还有余含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至于说什么上海区领导托亲靠友找他帮忙,纯属是韩草包臆症大发作发高烧65度的醉后狂语,装逼到了飞流直下裘千丈的地步,过分夸张描写完全失败,暂且略过不提。
 
  铁证2 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让领导先爬
  市长亲自参加的豪宴,圆桌有多大,桌上是否有名字对号入座,菜肴是否为一人一份的分餐制,市长大人的主桌是不是在雅座包间,凡此种种皆属无从查考,暂不管它。
  韩草包为了上面那个巴爽一下而憋出的这句让领导先爬,装逼装到了人神共愤的境界。同样的一桌民脂民膏,市长腐了,你也跟着败了。胡吃海塞之后抹抹油嘴六亲不认,这不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又是什么?
 
  铁证3 好漂亮的树一棵价值多少钱?
  政府这些好漂亮的树一棵价值多少,韩草包对此是语焉不详,我们只好从韩草包的老板露金波那里找找答案。有了:露金波2009年的博文——关于韩寒的反义词说:韩寒给父母买了200多平米的房子,装修时,光一张床就17万。
  政府奢了,你也侈了,人家是不劳而获的血汗钱,你用代笔骗来的脑残粉义务集资款穷奢极欲又能光彩到哪去?韩草包杯里窥人13年,为什么就没有勇气造个镜子也窥窥自己?
 
  铁证4 陈丹青是韩寒不敢怒不敢言的朋友
  《城市让生活更糟糕》是韩寒2009年11月18日在嘉定世博论坛的演讲,韩寒把他2009年照本宣科错记成2010年,这种低级算术错误和韩草包的七门红灯完全吻合,暂不提它。
  韩草包说“也邀请另外几个我所欣赏的敢怒敢言的朋友”,请问当天同时受邀的陈丹青,真的是敢怒敢言吗?陈丹青2008年在《零点锋云》专访韩寒,两人大谈文学几十分钟,韩草包从头至尾敷衍搪塞,陈丹青几次三番按捺不住,结果怎么样?陈丹青面对韩草包的无知妄语,是不敢怒也不敢言,完全失去了当众大骂孔夫子丧家狗的魄力,令人失望至极。不能直言相劝者,是之谓佞友。敢骂孔夫子却不敢当面直斥韩寒之非者,是之谓懦夫。韩寒活到了三十岁还是个草包装逼犯,陈丹青这些损友是要负相当责任的。
 
  铁证5 交警总队是县级官员吗?
  随手在网上搜索一下就知道,交警总队是省级编制,市级称为交警支队,县级则是交警大队。韩草包装逼说什么和某县当地官员一起吃饭,居然这个是交警总队的,那个是治安总队的,完全是装逼失控的结果,吹牛不打草稿伤了脑残韩粉脆弱的自尊心,非常可耻也实在可笑。
 
  铁证6 县领导眼中的韩寒博客邮箱地址
  韩草包臆症大爆发,继续装逼说什么某县领导秘书通过韩寒博客邮箱地址,要韩草包帮县领导写一本传记。那么我们就来看看韩草包博客邮箱地址是个什么德性?很不幸的一个邮箱注册名:withhanhan@gmail.com。
  我人老眼花,把with看成了bitch,于是一起韩寒,就看成了婊子含含。这完全不是我的责任,要怪只能怪韩草包不怕生坏命就怕起错名。
 
  铁证7 版税一人一半的玄机
  韩草包继续白日梦,这次是某地级市领导求帮写传记,条件是版税一人一半。众所周知,韩草包所有书都是爹或枪手代写的,那么这位地级市领导要求的“版税一人一半”,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就很明显了。人家明明是在讽刺韩草包拿到版税还必须和代笔的爹或枪手分赃,韩草包连这点政治智慧都没有,难怪落到今天的可悲下场。
 
  铁证8 里面到底夹没夹?
  韩草包这位天天和书商一起打滚的红尘名利中人,连同那位根本不可能干净的文化商人,居然装傻充愣不明白办事要送礼的潜规则,这种打鸡血冒充处女的行业不正之风,必须受到严厉的谴责和纠正。就这点幽默细胞也敢争当微博女王,比起王朔《动物凶猛》“你夹那么紧,我怎么拔得出来”的著名黄段子,真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麻袋换草袋,一代不如一代。
 
  铁证9 镇政府下面有经委科委民政局吗?
  韩草包的第10个段子据网友揭发是从网上抄来的,这一条暂时没查到实证,先放它一马。
  那么镇政府职能部门,包括经委科委民政局吗?本人亲自在韩草包的老家亭林镇官方网站上查了十几秒,居然没有一个相关链接。事实证明,最低到县区级政府才下设经委科委民政局等职能部门,乡镇级政府根本没有民政局,而只有民政所,韩草包再次编段子失败。
 
  铁证10 全市杀狗博文是两年后删除的吗?
  2009年5月23日,韩寒在其博客转发了《XXX同志和XXX同志被狗咬了》一文,韩草包说他两年后接到要求删除的电话,事实是这样吗?随便百度一下就发现,在百度大明湖畔吧,网名叫“我是HMK”的贴子“韩寒今年2月至今被删的十一篇博文合集”,发贴时间为2010年5月4日的第10楼,正是这篇《XXX同志和XXX同志被狗咬了》。
  韩草包的嘴里究竟有没有一句真话?
 
  最后以2009年11月22日,谭飞博客的文章《韩寒 奥巴马 南方周末》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用韩寒的支持者之口,来为韩草包作一个盖棺论定,这是最合适不过了:
  有关部门需要韩寒这样一个所谓自由知识分子、青年领袖的声音,这会显得中国还是有自由的;但同时请韩寒同学不要过火,如果过火他的作品以及某些商业前程会受到相当程度影响。
 
  真相大白了,韩寒从一开始就是官方树立的人造偶像,韩草包还有脸继续骂社会骂政府以欺骗世人吗?还是停止一切装逼行为,直面你被揭发而不能自证的小说代笔萌芽作弊吧。

分享至
更多